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24】再谷欠火焚身也不會上你  
   
【224】再谷欠火焚身也不會上你

不……他不能,他決不能就這樣走進老媽跟孫然設下的圈套!

他不能因為區區的春/藥,就背叛喬薇薇!

想到喬薇薇,他的大腦立即清醒了幾分.

灼熱的大掌,毫不留地將孫然推倒在地.

"嘭!"骨骼與地面撞擊發出沉悶的聲響.

"啊……"孫然趴在地上,痛得大腦一片空白.

"Jian貨!"他低罵,牙齒狠咬著下唇,強壓著自己身體里越來越猛烈的谷欠火,一步一步艱難地走進了浴室,反鎖上了門.

鑲金貼鑽的蓮蓬頭下.

他shen/吟著擰開了冷水開關.

而後便褪下了身上所有的衣服……

刺骨的冷水均勻地散落在線條完美的身體.

鑽心的涼,讓他身上的谷欠望緩解了不少.

足足沖了半個時冷水澡,堅/挺,脹/痛的部位才漸漸軟了下來……

滿身的谷欠火被徹底澆熄後,他隨手扯過牆上的浴巾,圍在腰間,拉開了門,快速步入臥室.

"噠……噠……噠……"拖鞋與地板碰撞,發出讓人膽寒的聲響.

一雙冰眸死死鎖著大床上不斷嗚咽的孫然,一步一步地上前……

強烈的殺氣,自他頭頂傾瀉而下,讓人不寒而栗……

看到他的樣子,孫然不由地打了個冷顫,下意識地向後縮了縮身子,淚眼婆娑地看著他,道:"薄……薄爺……"

涼薄不不語,狠咬著牙根,往前跨了一大步,大手,毫不留地掐著她纖長的脖頸,道:"孫然,若不是你還有利用價值,你的脖子現在早就斷了……"

孫然吸吸鼻子,一臉的委屈:"薄爺,我只是太愛你,你知道麼?……"

"別用愛來粉飾你自己的無/恥!我就是再欲/火/焚/身,我也不會上除了喬薇薇以外的任何人!聽懂了麼!"

掐著她脖子的手再次用力……

"咳咳……"她不斷地輕咳,掙紮,一張臉因為窒息而憋得通……

良久,他才狠狠地松開了她,快步進了衣帽間!

換好了衣服後,他看都沒看孫然一眼,便快步走出了臥室.

"嘭!"用力帶上了門……

站在門口,他冷眼看著自千芳臥室透出來的光亮,墨眸一眯,快步走到千芳臥室門前,直接推開了門.

梳妝台前,正耐心往臉上塗抹著乳液的千芳看見涼薄,目瞪口呆.

這是怎麼回事,她是買到假藥了麼?

"兒……兒子,你不是該跟然在一起麼?"千芳滿眼問號,道.

涼薄冷哼,快步上前,看著千芳,道:"媽,很抱歉我沒能如您所願!我勸您以後還是消停點吧,別再跟著孫然一起胡鬧!我的心在喬薇薇身上,她孫然就是蹦跶到死,我也不會看她一眼!"

罷,涼薄便快速轉身,離開了房間"嘭!"用力帶上了門……

震耳欲聾的關門聲,讓千芳不由地打了個寒顫.

她立即起身,出了房間.

"咚咚咚……"主臥室外,千芳敲了敲門道:"然,睡了麼?"

"媽,您進來吧!"

聞,千芳立即推開了門,快步走到了孫然的面前,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她問道:"怎麼回事這是?我明明放了雙倍的劑量,他怎麼會……"

"媽……他甯願強忍著谷欠望讓自己難受也不肯要我.媽,我到底哪里不如喬薇薇呢,為什麼薄爺就是不喜歡我啊."到這里,孫然更是委屈的淚如雨下.

看著孫然的樣子,千芳心下一疼.

"孩子,別哭……他喜歡她沒用,只要我不承認她,她就永遠進不了我們涼家大門!"千芳緩緩坐了下來,伸出手,將孫然抱在懷中,咬牙切齒,道.

*-*-*-*-*-*-*-*-*-*

幾日後.

再次步入自己與歐向北曾經的"愛巢",鼻息間,熟悉的味道讓周楚榆百感交集.

"老婆,穿鞋."

歐向北的聲音,輕輕拉回了她的思緒.

她低頭,看著腳邊手拿著拖鞋的歐向北,淡淡一笑,穿上了拖鞋.

"我只是來搬我的行李的……"她冷冷看了他一眼,徑直進了客廳,然後,疾步往樓上走.

歐向北眉頭一蹙,快步跟上,帶著貪戀的目光死死鎖著她的背影.

進了衣帽間後,周楚榆就開始收拾行李,而歐向北則只是靜靜坐在光可鑒人的木質地板上,看著她,一身的頹廢.

"我爸媽今天晚上就到了,你打個電話給叔叔阿姨吧,讓他們也過來,明天下午我們大家見上一面.具體的地點時間我到時候短信給你."周楚榆一邊心翼翼地將自己的衣服往地上的行李箱中放,一邊道,看也沒看歐向北一眼.

"嗯……好."歐向北倒吸一口氣,動了動唇,望著她,道.

周楚榆打包好自己的衣物後,一手拖著一個巨大的行李箱谷欠往外走.

歐向北見狀,立即起身,擋住了她的去路.

長臂一身,霸道地擁她入懷.

頭,深深埋在她散在頸間的長發中,道:"老婆,這兩天過得好不好?"

"挺好的.歐向北,你這稱呼真該改改……"

"遲早我還要再叫回來的,改什麼."他再次加重了身上的力度,生怕她會推開她.

"咳咳……你松開我,我喘不過氣了歐向北."她目光暗了暗,不斷地掙紮.

"對不起,老婆……"歐向北聞,立即將她松開,雙手放在她的肩頭,道.

周楚榆沒有看他的眼,伸手推開他,拖著自己的行李箱就往外走.

歐向北快步跟上……

下了樓,周楚榆直接拖著行李箱出了門.

大門口,周楚榆轉身看著歐向北,放下行李箱,緩緩在口袋里拿出別墅的鑰匙,道:"這個是這里的鑰匙,還給你."

歐向北靜靜站在風里,接過冰冷的鑰匙,複又將鑰匙放進了她的口袋,道:"即便我們離婚了,你也還是這兒的女主人,想來隨時可以來,鑰匙你收著,如果你實在不想要這鑰匙,那你就丟了吧."

白色的EleMMentPalazzo房車後,面戴口罩,身著白色羽絨服的陳怡狠咬著牙根,滿是恨意的眸死死鎖著歐向北……

包裹著紗布的手伸向口袋,迅速掏出了一把鋒利的長水果刀……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因為大家給力的包,月票,今兒咱們還是加更了一章,總共更了4章.

月票,包神馬的統統朝偶砸過來吧,只要你們敢送夠數量,我就敢加更!

上篇:【223】是不是很想/要     下篇:是誰曾在深夜一遍遍要/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