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是誰曾在深夜一遍遍要/我  
   
是誰曾在深夜一遍遍要/我

鋒利的刀刃在陽光下閃著刺目的寒光,刀影投射在陳怡猩的血眸.

"歐向北……"她狠咬著牙根,攥著刀柄的力度又加重了幾分……

猶如一頭發了怒的雄獅,帶著一身的殺氣,快步往歐向北的方向跑……

"老婆,我……"歐向北的話卻在余光瞥見那抹殺氣騰騰的身影後,徹底吞咽進了腹中.

"心!"他伸出手,快速將周楚榆護在身後,抬腳,在陳怡的刀即將落在自己身上時,狠狠將她踹飛在地……

"啪……"刀尖與地面碰撞,發出清脆刺耳的聲響.

"啊……"腹的一陣陣痙攣,讓陳怡不自覺地悶哼出聲.

眸中的殺氣卻依舊不減,蜷縮的身子,一點一點往水果刀靜躺的地方挪動!

一旁,周楚榆嚇得幾乎快要魂飛魄散.

歐向北卻依舊淡定自然,一副兵臨城下依舊穩若泰山的模樣……

他冰冷地痞笑,邁著懶洋洋的步子上前.

在陳怡的手即將接觸到刀柄之時,抬腳,雪白的男士短靴狠狠踩上她包裹著紗布的手,用力碾動.

"啊……"她再次慘叫,紗布下的傷口,再次撕裂,溫熱的血液將雪白的紗布徹底染.

"Xiong大無腦的女人.殺我的方法那麼多,你為何非要選擇這最愚蠢的一種."歐向北冷哼,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中,籠著一層濃濃的不屑.

陰冷的氣息在他頭頂傾瀉而下,讓人不寒而栗.

陳怡掙紮,另一只手用力撕扯著他的褲腿,瞥了一眼一旁驚魂未定的周楚榆,又將目光定格在了歐向北的臉.

"歐向北,今天算你命大."陳怡咬牙切齒.

他再次冷笑,一只腳,狠狠踩在她的腹.

在口袋拿出手機,撥打了V市警察局局長的電話.

"速度給我派人來我XX路別墅門口,這里有個女瘋子持刀殺人,馬上把她給我關進牢房,我要讓她永不見天日!"歐向北惡狠狠地看著陳怡,輕抬起下巴,對著電話那邊命令道.

"是是是,歐少,我們這就過去!"電話那邊,局長低身下氣地道.

"我給你們十分鍾時間!"罷,歐向北便立即掛掉了電話,將手機揣進口袋.

自知自己逃不過此劫,陳怡絕望地仰天冷哼,兩行熱淚奪眶而出,浸濕了傷痕累累的眼角.

她用余光看了一眼旁邊的周楚榆,絕望的目光又落回到歐向北怒目橫眉的臉,道:"也不知是誰,曾在深夜一遍一遍地要我,不知疲倦,是誰我的床技比周楚榆好來著?歐少,你翻臉翻的還真快."

陳怡的聲音雖然不大,但周楚榆卻聽得真真切切.

心髒上那觸目驚心的傷疤,再次被人狠狠地撕揭開,鮮血橫流而出,那是一種無法喻的痛.

歐向北下意識地扭頭,用余光看了一眼旁邊的周楚榆,又斜睨著陳怡,道:"要你,也不過是玩玩你而已,居然自不量力想要上位,我歐向北的女人,只能是周楚榆.你也不看看你自己,虛榮拜金惡毒,你跟她有的比麼?"

就這樣,他將自己的一字一句化成了鞭子,毫不留地抽打在了陳怡的心.

陳怡苦笑,看著他,滿眼都是仇恨,她真的好想起身,將他碎尸萬段,卻根本連掙紮都掙紮不得.

這樣的感覺真是糟糕透頂.

"嘀嘟嘀嘟……"刺耳的警笛聲越來越近.

警車風速靠近,在距離歐向北僅半米的地方停了下來.

車上,兩名警察飛速而出,快步上前,看了看地上狼狽不堪的陳怡,朝歐向北恭敬鞠躬,道:"歐少!"

"把她給我帶走!永遠關在監獄里!記住,是永遠!"歐向北厲聲命令.

"是!"兩名警察恭敬點頭,半蹲下身子,將已經渾身癱軟的陳怡架起,並為她戴上了手銬,粗魯地拖著陳怡往車上走.

深陷絕望泥潭的陳怡並沒有掙紮,因為她知道,自己掙紮也沒用.

站在原地,看著警車開遠後,周楚榆一步一步地走到歐向北面前,看著他,撫了撫被風吹的有些凌亂的發絲,道:"我走了……"

"嗯."歐向北點頭,拿過她手上的行李箱,為她放在了車上,並為她拉開了車門.

周楚榆再次回頭,看了一眼自己曾經以為會住上一輩子的地方,吸了吸鼻子,走到了車前.

在她欲彎腰進車里的時候,歐向北再次長臂一伸,用她入懷,用那極致沙啞的聲音道:"你恨我麼?"

他的懷抱,一如既往的溫暖.

恨麼?

她早已心力交瘁,根本無力去恨.

"……"她沉默,推開他,不帶任何留戀地上了車,關上了車門.

一扇車門,再次將兩個人隔絕在了不同的世界.

她黛眉一蹙,發動車子,狠踩著油門,急速離開.

他站在原地,直到她的車子徹底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才轉身,挑了挑眉,進了別墅.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中餐廳

華麗到讓人驚歎的宮廷風包房內,一股淡淡的熏香味在空氣里流淌.

打扮清新的鋼琴師,在包房舞台上動演奏著優美到讓人心舒暢的鋼琴曲.

歐家,周家兩家人圍坐在鍍金的雕花桌旁,一邊吃著美味佳肴,一邊聊著天,氣氛好到了極點.

"哎,親家公,親家母,我真是沒想到楚榆居然這麼給力啊,這麼早就懷上孩子了,一想到我要當奶奶了,我的心就各種激動啊."歐母辛一邊夾著菜,一邊著,臉上的喜悅無以表.

"一眨眼,我都要當爺爺了,時間過得還真快……"歐父看著周父周母,嚴肅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笑意.

"可不麼,跟楚榆她爸結婚好像還是昨天的事,可一轉眼,我都要當外婆了."周母一邊剝著蝦,一邊道.

"哈哈……"一旁,周父喜笑顏開.

歐向北與周楚榆四目相對,面露難色.

看著兩家老人都這麼開心,他們忽然不知該如何開口這件事兒了……

周楚榆用胳膊肘推了推歐向北,用眼神示意讓他話.

而歐向北卻只是尷尬地痞笑,看了看她,然後又看著周父周母不斷傻笑,張了張嘴,卻不知道該如何去……

"對了,楚榆啊,你們不是有事兒要跟我們宣布麼,是什麼事兒啊?"歐母看著周楚榆,饒有興致地問道.

周楚榆深吸一口氣,扭頭再次與歐向北四目相對,而後將又將目光落在了歐母的臉上.

她看了看歐母,又看了看歐父,還有自己的父母,低下頭,緊攥著雙手,動了動唇,道:"孩子,已經意外流產,我跟歐向北也已經離了婚了,我想我們倆還是適合做朋友,並不適合做夫妻……"

此一出,整個包廂的氣氛立即冷了下來,兩家老人均是目瞪口呆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.

"楚……楚榆,你什麼,你再一遍?"周父伸出手用力揉了揉自己劇痛的頭,看著自己的女兒,一臉的不可置信.

"我,我們離婚了,孩子也意外流產了……我我們兩個人還是比較適合做朋友."周楚榆依舊低著頭,根本不敢去觸碰自己父親的眼神.

周母,歐母早已淚流滿面.

面色陰沉的歐父驟然起身,快步上前,揪著歐向北的領口,一把將歐向北從座位上抓起,道:"楚榆,是不是這個子惹你了,你告訴我!"

自己的兒子是什麼德行,他心知肚明,他知道,事絕對不是像周楚榆的那麼簡單.

他不相信這兩個人離婚只是因為性格不合,也不相信孩子流產只是因為意外.

"就是,楚榆,你,是不是歐向北欺負你了?"周母一邊摸著眼淚,一邊看著周楚榆,問道.

周楚榆立即起身,看著歐父,連連搖手,道:"不是的,不是您想的那樣."

歐向北蹙眉看著自己怒目橫眉的父親,又瞥了一眼其他人,低下頭,干脆地道:"是,是我欺負她了,我混蛋,婚後依舊不知道收斂,找三,泡四,害的楚榆傷心欲絕打了胎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!……"

"嘭!"歐向北話音剛落,歐父的拳頭便毫不留地落在了他的嘴角.

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,歐向北伸出手,擦了擦嘴,雙眼緊閉,道:"爸,媽,岳父,岳母,你們誰想要打我就使勁打吧,我知道,我就是欠揍!"

其他三人聞,紛紛快步上前……

"啪!"周母揚手一個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歐向北的右臉.

歐向北閉著眼睛,站在原地,默默承受.

他知道自己該打,所以,他不會做任何的反抗.

自己中下的苦果,自己親自去品嘗.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網站開始控制VIP章節字數每章3000字,所以這章就是3000字,而且以後每章都是3000字,原本是一天保底6000字分三章,現在是6000字分兩章,字數都是一樣的.以後加更章節也是3000字~

上篇:【224】再谷欠火焚身也不會上你     下篇:【226】好女不跟狗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