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26】好女不跟狗斗  
   
【226】好女不跟狗斗

周楚榆見狀,立即上前,拉開自己雙眼猩的母親,道:"媽,您別這樣……"

周母心疼地看著周楚榆,顫抖的手輕撫著她的臉,道:"孩子,你受苦了."

周父怒指著歐向北,道:"子,我把我的寶貝女兒交給你,是讓你寵她愛她,不是讓你糟蹋她的!"

"歐向北!你太讓我失望了!你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!你賠我孫子,你賠我孫子!"歐母一手捂著自己不斷抽痛的胸口,一手狠狠地將歐向北推倒在地,不斷地嗚咽.

歐向北深吸一口氣,緩緩爬坐起,全身的筋骨好似被人生生抽了去,一點力氣也沒有.

他沒有看任何人的眼,更沒有抬頭,苦笑道:"繼續吧,想打的繼續打……"

周楚榆見狀,立即上前"撲通……"跪在了雙方父母面前,將歐向北護在身後,道:"爸,媽,叔叔,阿姨,不要再繼續了,我求你們了……"

"楚榆,事到如今你還幫著他,你到底長沒長心!你給我起來!"周母立即上前,強行將周楚榆拉扯起,責怪道.

"楚榆啊,我替我們家這個混子跟你道個歉……"歐母走到周楚榆面前,拉住周楚榆的手,滾燙的熱淚滴落在她的手背.

"阿姨,事都已經過去了."周楚榆強笑,體貼地為歐母擦著淚.

"好了,楚榆,走,我們回去!"周母再次狠狠白了歐向北一眼,拉著周楚榆就往外走.

周父緊隨其後……

周家一家離開後,歐母與歐父無力地癱軟在了座椅之上.

歐向北依舊坐在原地,伸出手,狠狠地撕扯著自己早已凌亂的發絲,道:"爸,媽,還要不要打我了,要打的話,繼續……"

舞台上彈鋼琴的女子十指開始飛快跳動,曲調從柔美過渡到激昂……

"滾出去!"歐向北對著舞台大吼!

音樂聲戛然而止,女子戰戰兢兢起身,快速下了舞台,離開了房間.

"你拿別人撒什麼氣!"歐母冷聲呵斥!

"走吧,別管他了,讓他自生自滅吧,我們回D市!"歐父起身,拉起歐母就往外走……

所有人都離開後,華麗的包房陷入了死寂……

歐向北伸出手,狠狠抽了一下自己被打腫的臉,起身,走到餐桌前,坐了下來.

拿起桌上的酒,扔掉瓶蓋後,直接對瓶豪飲.

黑白分明的桃花眼,暗淡無比,再無了昔日的光彩.

"我要飛的更高~飛的更高~"汪峰高亢的聲線劃破了一室的寂靜.

微醺的歐向北放下酒瓶,身子慵懶後靠,緩緩在口袋里拿出手機,沒有看是誰,便直接接了起來.

"喂……誰啊,這麼缺德,打擾爺我喝酒."

"一會兒來我公寓吃飯,有好消息跟你們宣布……"電話那邊涼薄不容拒絕地道.

*-*-*-*-*-*-*-*-*-*-*

涼薄的公寓因為歐向北,周楚榆,涼意,沉醉的到來而顯得分外熱鬧……

燈火通明的餐廳里,幾個人有有笑的吃著飯,雖然歐向北跟周楚榆兩個人坐在一起還是有些尷尬,但整體氣氛還算不錯.

剛剛在學校補習完功課的甯檬推門而入時,灌耳而來的歡笑聲,讓她不由地嘴角輕揚.

放下書包,脫下大衣,洗了個手後,甯檬就一蹦一跳地往餐廳走……

站在餐廳門口,甯檬眸中的笑意卻在看見沉醉的刹那凝固.

雖是冤家路窄,可這也不帶這麼窄的吧……

這個沒品男!

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!

沉醉抬頭,一張臉,因看見甯檬驟然變冷……

"沒品男!"

"死丫頭!"

兩個人同時指著對方,低吼道.

不明所以的眾人看了看甯檬又看了看沉醉,完全不知道什麼況……

難道這倆人認識?而且還有深仇大恨?

"你個死丫頭,你怎麼會在這里!"

"你個死沒品男,你怎麼會在這里!"

甯檬,沉醉再次同時驚呼……

甯檬撅嘴,蹙眉上前,坐在了沉醉對面,看著他帥到欠扁的混血臉,道:"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的眼睛很像泡泡麼,瞪那麼圓……"

甯檬此話一出,沉醉差點被她氣到吐血.

沉醉倒吸一口冷氣,指著甯檬的手指慢慢勾起,手一點點握成拳頭……

尼瑪,他的眼睛哪里像泡泡了!

沉醉盡力按捺著自己心里的慍意,皮笑肉不笑,道:"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個潑婦麼,話那麼難聽……"

"那個我能不能插個嘴問一句,你們倆到底什麼況?"涼意用胳膊肘碰了碰身邊的沉醉,滿眼好奇.

涼意實在不記得這倆人什麼時候還有過交集啊!這到底是個神馬況啊……

"你還記得那個把我的臉打到青紫的那個死丫頭麼!就是她!"想到那天那一幕,沉醉就來氣.

"你無理在先的好麼?不然我能那麼對你麼?我有病啊?!"甯檬凝眉,道.

"祝你早日康複!"沉醉毒舌地道.

甯檬的臉,因為他的話更加漲!

一旁,眾人這才慢慢反應了過來……

"所以,甯檬,你上次是撞上了沉醉的車?"喬薇薇道.

"是啊,薇薇姐……"甯檬點頭,卻依舊氣鼓鼓地看著沉醉.

想到上次的事,她就恨不得再上去狠狠地抽沉醉幾個大耳瓜子,活了十八年,就見過比他更無/恥,更討厭的男人了!

"好了,你們倆也別吵了,坐在一起都是朋友."周楚榆勸解道.

"好了,甯檬,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個是我在英國讀書時認識的同學,叫沉醉."涼意伸出手,拍了拍沉醉的肩膀,倒黴.

甯檬看著沉醉,再次朝他做了一個鬼臉.

"沉醉?這得有多自戀才會叫這個名字啊,是希望全天下女人都為你沉醉的意思麼……"甯檬又道.

甯檬此一出,眾人差點噴飯.

在大家面前,甯檬素來溫順,他們可從不知道,甯檬還有這麼一面.

"那你呢?這得多變態才會叫甯檬啊?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很尖酸刻薄麼,嘖嘖……"沉醉看著甯檬,下巴朝她抬了抬,冷睨著她,完全沒有要退步的意思.

幾次三番的語較量後,兩個人對彼此的印象又壞了幾分!

"好了,都適可而止吧."一直保持著沉默的涼薄,動了動唇,道.

涼薄發了話後,甯檬才收斂了下來,低下頭,不再去看沉醉.

沉醉見甯檬溫順了下來,也沒有再去什麼.

畢竟他是個紳士!紳士!要有風度!風度!

"對了,哥,不是有好消息宣布麼,是什麼?"涼意開口,帶回正題.

涼薄聞,與喬薇薇相視一笑,然後一起起身.

涼薄的目光自眾人身上一掠而過,然後,道:"好消息就是薇薇懷孕了."

眾人目瞪口呆……

涼意長眸一眯,將目光定格在喬薇薇滿是笑容的臉,心中,不出來的滋味.

這只鸚鵡,居然懷孕了……

"所以,我這是要當干爹了麼?"歐向北挑了挑眉,痞笑道.

下一秒,歐向北臉上的笑容卻因想到自己的孩子而收斂.

原本,他也像涼薄一樣幸福.

可是,所有的一切都被他親手毀了.

"薇薇,薄爺,恭喜你們啊."周楚榆起身,微笑舉杯.

其他人也先後站了起來,舉起酒杯……

幾只精致的高腳杯輕輕一碰,發出清脆的聲響.

杯中的酒,在燈光下折射出一道道炫目妖嬈的……

將酒一飲而盡後,眾人才坐了下來.

涼意猶如一個局外人一般靜靜抽著煙,看著喬薇薇滿是笑意的臉,眉頭深鎖.

涼薄將涼意的表盡收眼底後,挑了挑眉,夾起一塊雞翅,放到喬薇薇碗里,道:"你不是喜歡吃這個?"

看著二人親密無間的樣子,涼意再次深深吸了一口煙,而後緩緩吐出,煙霧繚繞中,一雙眸,越發的深不見底.

沉醉扭頭,看了涼意一眼,手放到桌下,輕拍了一下他的大腿,表示安慰……

"今天這菜是楚榆姐做的吧?味道真好."甯檬道.

甯檬此一出,沉醉立即又將目光落在了她的臉上……

看著甯檬滿嘴油光的樣子,沉醉再次毫不留地道:"吃相那麼**/絲……!"

"你……"甯檬擦了擦嘴,心中的炸藥包再次被他點燃……

這個男人,天生就具備把別人氣到吐血的能力!

"我什麼啊?死丫頭?"沉醉看著她氣鼓鼓的樣子,心中又是一喜,兩條墨眉不斷地上下舞動,眼底全是笑意.

"算了好女不跟狗斗!"甯檬別過臉,不再搭理他……

"沒素質!"沉醉道.

吃過晚飯,聊了一會兒之後,眾人便一起離開了公寓……

站在公寓樓門口,喝的微醺的涼意伸出手,拍了拍涼薄的肩膀,道:"哥,嫂子懷孕了,你現在一定覺得很幸福吧……?"

涼薄看著他,墨眸一眯,伸手自然地攬過喬薇薇的腰,道:"那必須的."

黑色的路虎車後,銀色蝴蝶面具遮面的神秘女人聽到涼意的話後,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,面具下那空洞的眸,籠上了一層濃濃的恨意……

垂在身側的雙手,緊緊握成拳頭……

上篇:是誰曾在深夜一遍遍要/我     下篇:【227】腹的灼/燒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