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29】窒息與恐懼  
   
【229】窒息與恐懼

周楚榆驚愕地看著喬薇薇,道:"薇薇,你……你醒了啊."

周楚榆完全沒想到喬薇薇會剛巧在這時候醒過來.

"楚榆姐,我問你呢,你的到底是什麼意思!"喬薇薇定定看著周楚榆,一雙眸,空洞的沒有任何焦距,兩行熱淚奪眶而出,浸濕了雪白柔軟的枕頭……

心,好似被刀割成了一片一片,好疼,好疼.

牙齒狠咬著下唇,她好希望這只是一場夢.

然而,口腔中的血腥與疼痛,卻殘忍的告訴她,這一切都不是夢,這一切都是真實的.

她的孩子沒了?化成了一灘血水?就因為孫然身上的那股異香?

不,她不要相信,不要!

"薄爺,你快告訴我,這是什麼意思!這都不是真的,對不對,對不對啊?!"她又側過臉,看著涼薄,無力地問道.

看著她的樣子,涼薄心下一疼.

他長長地倒吸了一口氣,伸出手,將她拉起,緊緊抱在懷中.

頭,深深埋在她香味撩/人的發間,卻沒有話.

"你們都是啞巴麼,我問你們話呢!"喬薇薇低吼,手,不斷地捶打著他的後背,淚如雨下.

老天為什麼這麼喜歡跟她開玩笑.

賜給她幸福,卻又分分鍾將幸福收回,讓她痛不欲生.

"薇薇,你冷靜點."周楚榆伸出手,拍了拍她的肩膀,心里面酸楚到了極點,喬薇薇的痛,她感同身受.

一旁,女醫生見狀,長長地歎了一口氣,而後,快步出了病房.

"涼薄,我恨你,你當初為什麼要去招惹孫然這個jian人……如果你不去招惹她,我就不會屢屢受傷,如果當初,你讓我親手殺了她,她就不會再有機會害死我的孩子!我恨你!我恨你!"她的拳頭,一下一下毫不留地捶打著他的後背,不斷地嗚咽.

失去孩子的痛,已經徹底讓她失去了理智.

他依舊緊緊地抱著她,不斷親吻著她的發絲,道:"我也恨我自己."

淚水劃過他的臉,此刻的他,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者.

此刻的他,只是一個失去了孩子的普通父親.

他又何嘗不恨自己,如果當初沒有酒吧買醉,那麼,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.

想到這里,他真恨不得一槍崩了自己.

"對不起,是我沒有保護好你."摟著她的力度再次加大了幾分.

下巴,不斷摩擦著她的發頂,滿眼是殤.

"啊!!!啊!!!!"她撕心裂肺地哭喊,似是要將聲帶撕裂,捶打著他後背的手漸漸變得無力……

纖長的色指甲,一遍一遍在他單薄的灰色羊絨衫上反複滑動.

她真的快壓抑死了,她真的快要瘋了!

滾燙的熱淚浸濕了他的Xiong口,也燙傷了他的心.

她撕心裂肺的叫喊聲,就好像一把刀,徹徹底底地將他劃了個體無完膚……

一旁,周楚榆終是也沒能控制住自己的緒,淚如雨下.

哭喊到徹底失去力氣後,喬薇薇伸出手,推開了涼薄,無力地動了動唇瓣,道:"薄爺,楚榆姐,你們都出去吧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."

"女人……"

"求你們了,出去,讓我一個人靜一靜."喬薇薇看著他,低聲乞求.

她只想一個人呆著.

涼薄沒有再話,伸出手擦了擦眼角的淚,拉著周楚榆離開……

他們離開後,病房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.

喬薇薇無力地靠坐床頭,伸出手,摸了摸不斷抽痛的腹,一顆心,好似被千斤巨石壓著,連呼吸都極為困難.

她曾經幻想過無數次,孩子出生後的景.

甚至有時候,她還會好奇,到時候孩子開始咿呀學語了,會先叫爸爸,還是先叫媽媽……

得知自己懷孕後,她真的很幸福,每天都好像泡在蜜罐中似的.

然而,美好的東西在她這里,總是轉瞬即逝.

這場美夢,她才做了沒幾天,便被孫然那個jian人無地拍醒.

伸出手,拿過床頭桌果盤里的水果刀,手指輕輕劃過刀刃,一雙眸,殺氣騰騰……

這一次,她一定要殺了她……

這一次,她一定會計劃好,不會再那麼沖動,更不會告訴任何人.

這一次,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.

孫然不死,她怎得安生.

殺她孩子,她要她付出血的代價.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夢園.

動感的音樂在臥室里流淌.

一襲白色休閑裝的孫然跟隨著節奏,盡甩著一頭烏黑的長發,瘋狂搖擺.

烏黑的發,肆意飛揚,Xing感而又嫵媚.

想到神秘女人對她喬薇薇已經被送到醫院了,她的舞就跳的更加賣力了幾分……

手輕撫過柔軟的長發,再次甩了甩頭,晶瑩的汗珠兒四散而下……

"嘭!"踢門聲,灌耳而來,孫然置若罔聞,繼續舞動,她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踢門的是涼薄.

嘴角,扯起一抹勝利的喜悅.

她知道,涼薄之所以這麼生氣,一定是因為喬薇薇的孩子掉了!

"啪!"伴隨著音響的四分五裂,音樂聲戛然而止……

而孫然所有的動作,也因為這巨響而停止.

她清了清嗓子,深吸一口氣,轉身,看了一眼地上已經完全報廢的昂貴音響,用一種及其無辜的眼神看著涼薄殺氣騰騰的臉,道:"薄爺,你是不喜歡這種音樂?還是不喜歡我跳舞啊?"

看著她這一副云淡風輕,貌似無辜的模樣,涼薄心中的怒火,又猛烈了幾分.

他站在原地,漠然看著她,卻並沒有搭話,對門外的保鏢拍了拍手,道:"都進來吧!"

話音剛落,四名保鏢魚貫而入,占城一排,面色冷峻……

孫然看這陣仗,心下一緊,依舊一臉茫然無辜,道:"薄爺,這是做什麼呀!"

"把她給我抬到二樓……"

"是!薄爺!"4名保鏢立即上前,分別扯住孫然的胳膊腿,將她呈大字狀抬起.

"你們放開我!放開我!"

孫然不斷掙紮,卻無濟于事.

這里的保鏢,只聽涼薄的話.

"抬出去~"涼薄劍眉一挑,朝門外擺了擺手,冷聲命令.

"是,薄爺!"保鏢們恭敬頷首,快步抬著掙紮不斷的孫然往外走……

涼薄冰眸一眯,嘴角勾起一抹極致冷漠的笑,走出臥室,與保鏢一起乘著電梯到了二樓……

占地面積巨大的游泳池前,保鏢們在涼薄的示意下,粗魯地將孫然丟進了僅容一人的鐵籠,然後,快速上了鎖.

籠子里,孫然手扶著鐵網,想要掙紮,奈何籠子太窄,根本動彈不得,周身,都被鐵網死死困住.

泳池里,加了冰塊的水,升騰起一層層讓人恐懼的寒意……

孫然嗚咽地抽泣,道:"薄爺,您這是做什麼?"

涼薄居高臨下地睨著她,對身邊的保鏢命令道:"丟下去……"

"是!"保鏢們異口同聲.

隨後,兩名保鏢抬腳,死死踩住栓于籠上的鐵鏈,另兩名保鏢合力將籠子抬起,毫不留地丟進冰冷刺骨的泳池……

"啊~!!!!"伴隨著孫然一聲痛苦的驚呼,鐵籠一點一點沒入了水下……

"唔……"冰冷的泳池底部,孫然緊閉著雙唇,不斷地搖著頭,吐著氣泡,大腦因為缺氧一片空白.

逼人的寒氣毫不留地滲入毛孔,全身的肌膚冷到發痛……

整個人被死亡的氣息牢牢罩住,恐懼,寒冷,窒息,這些感覺幾乎快要將她生生撕成幾片.

張了張嘴,冰涼的水灌入口鼻,她又連忙閉氣.

鋪天蓋地席卷而來的窒息感,讓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……

泳池邊,涼薄淡定地看著手機,看時間差不多了,他冰眸一眯,朝身邊保鏢擺了擺手,沒有話……

保鏢們立即心領神會地整齊頷首,快速拉動繩索,將已經昏死的孫然拉回池邊.

"打開!"涼薄漠然看著籠中面色蒼白,渾身凍到發紫的孫然,命令道.

"是,薄爺!"一名保鏢上前,心翼翼打開籠子,將已經凍到全身僵硬的孫然拉了出來……

涼薄再次挑了挑眉,抬腳,炫黑的皮鞋毫不留地落在她的Xiong/口,反複踩壓……

"咳咳……"疼痛讓孫然漸漸恢複了意識,清澈的冷水自口腔噴湧而出,身子瑟瑟發抖.

用力地睜開沉重的眼皮,看著涼薄,牙齒冷得不斷打架……

到發紫的肌膚,泛起一層觸目驚心的雞皮疙瘩……

"薄……薄爺……為什麼這麼對我?"她繼續裝傻,溫熱的淚自眼眶流淌而出……

"你不明白?"涼薄冷冷問道.

而後,他再次冷笑,點燃一根煙,抽了一口,優雅地吐著煙圈……

"……"她再次打了個寒顫,咽了咽口水,大口大口地用力喘息,然後,不斷搖頭,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.

涼薄伸手扯了扯領口,而後優雅下蹲,手指輕抬起她冰涼的下巴,手上的煙頭一點一點靠近她的臉頰……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28】她好像快堅持不住了     下篇:【230】想要的,不擇手段占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