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30】想要的,不擇手段占有  
   
【230】想要的,不擇手段占有

在煙頭距離孫然臉頰兩毫米處,涼薄手上的動作頓了頓,又道:"現在明白了麼?"

恐懼,讓她雙目渾/圓.

她知道,如果她再否認,那麼,這燃燒著的煙頭就會毫不留落在她的右臉,讓她毀容……

她深吸一口氣,閃爍的目光對上涼薄充滿壓迫感的眸,動了動唇:"我明白了,薄爺,饒了我吧,我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."

他看著她,傾城的輪廓籠上一層鬼魅之色.

冰眸一眯,滾燙的煙頭毫不留印上她的右臉,深深嵌入那紫的肌膚……

"啊……"她捂著臉,脖子痛到青筋暴起.

她好似聞到了皮肉被燒熟的味道,那麼惡心.

"薄爺,我是個演員,臉是我的全部!你怎麼可以!你太殘忍了!……!"豆大的淚珠不斷往外翻滾,她看著他,眼眸深.

"殘忍,你也好意思這倆字兒.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你更殘忍的人麼,孫然!"

"有,你不就就是麼?!薄爺,我過,我之所以這麼做都是因為我愛你!幾次三番傷害深愛你的我,你這不是殘忍是什麼?薄爺,如果你肯正眼瞧我一下,如果你肯離開喬薇薇,那我也不至于變成壞人,不是麼?"孫然嗚咽,滿心都是委屈.

他才是最殘忍的,為了一個喬薇薇,居然這樣對待她,甚至無地毀了她的右臉.

"如此恐怖的深愛,我真要不起!"他,無地起身,居高臨下看著她,拿出手帕擦了擦手,而後,隨手朝她身上一丟,摸了摸自己腰間的槍,道:"本來我想一槍崩了你的……"

而後,他對著身邊的保鏢道:"給我繼續!"

罷,他便轉身,快步離開,頭也沒回!

涼薄離開後,保鏢們又將孫然放進了大鐵籠,重複著剛才的動作……

*-*-*-*-*-*-*-*-*-*

同一時間,涼氏私人醫院加護病房.

"鸚鵡,想不想教訓那個jian人?我可以幫你."雪白的沙發上,涼意交疊著修長的雙腿,修長的食指輕點著下巴,狹長的眸死死鎖著靠坐在床頭面無表的喬薇薇.

看著她的樣子,他的心,好像針紮一樣的疼.

喬薇薇側過臉,看著他,道:"我叫你幫我殺了她,你干麼?"

"除了這個,別的都好商量."他挑了挑眉,狹長的眸子,閃過一絲複雜.

"那你在這里費什麼話……"吸吸鼻子,想到自己的孩子沒了,眼淚又一次奪眶而出.

看見她的淚,他的心,猛地一緊,起身,坐在了床邊,伸出手,溫柔地為她拭去眼淚,動了動唇:"不准哭,再哭我可親你了,鸚鵡……"

"……"喬薇薇默然,沒有話.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打斷了二人之間的談話……

聽見聲音,涼意忙下了床,合了合衣服,恢複了一身的溫潤柔和,笑盈盈地看著門口手拿著幾盒藥物的歐向北……

"哎呀,這一路給我堵的,心里真是各種草泥馬奔騰而過啊,這V市到了下班高峰期,真是讓人蛋疼."歐向北邊走邊道.

涼意再次溫潤一笑,看著歐向北手里的藥盒,道"這是什麼啊,向北哥."

歐向北走到涼意身邊,看了他一眼,然後將藥放在了床頭桌,看著喬薇薇,道:"薇薇,這個是我新研究出來的補藥,里面濃縮了上百種珍貴的中草藥,一天三次,每次三顆,連吃一周,保准兒你面色潤萬人迷."

"謝謝你啊,歐向北."喬薇薇費力地扯了扯唇瓣,看著歐向北,道.

看著她蒼白如紙的臉,歐向北也很心疼,卻是痞痞一笑,擦了擦她臉上的淚痕,道:"咱們之間誰跟誰啊,你謝我我會不好意思的……"

喬薇薇默然別過臉,長歎了一口氣,沒有話.

"對了,薇薇給你講個笑話."著歐向北便大喇喇地坐了下來,交疊著雙腿,又道:"我有一個哥們兒,沒事兒就嗑/藥,昨天警察臨檢,那丫的剛好嗑/藥嗑過量了,警察去抓他的時候,他就躲在了音響後面,當時,他還可無辜地對警察'我都躲到云彩里去了,你怎麼還能看見我’那警察瞬間被他雷的外焦里嫩.哈哈哈……很好笑是不是……那貨簡直就是個逗/比啊,有木有?"

他的笑話最終以冷場收場.

涼意溫和地扯起半邊唇角,拍了拍歐向北的肩膀,道:"向北哥,咱走吧,讓嫂子一個人靜一靜."

歐向北聞,看了涼意一眼,立即起身,撫了撫喬薇薇的發頂,道:"薇薇,那我們就先走了,明兒再來看你."

喬薇薇點點頭,目送二人離開……

看著門緩緩而關後,喬薇薇搖搖晃晃下了床.

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,伸出手,拉開雪白的窗簾,看著外面紛揚而落的雪花,眉頭深鎖.

"老天爺,我上輩子是得罪過您麼,您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……給了幸福再收回,倒不如一開始就別給我,那樣我就不會有失落,不會有心痛."

她在心中默念,目光停駐在了樓下那正在堆著雪人兒的一家三口身上.

雖然距離太遠,看不清他們的表,但是她知道,他們的臉上一定都掛著幸福的笑容.

樓下的那份溫暖,她是如此羨慕.

看著那個在雪中蹦蹦跳跳的女孩兒,喬薇薇的心再次一緊.

抓著欄杆的手,一點一點用力,指甲在乳白色的欄杆上不斷的滑動……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開門聲,灌耳而來,打斷了她的思緒.

她回頭,看著一身白色羽絨服,手拿著白色保溫壺的甯檬,沒有話,直接回過頭,繼續看著樓下的景.

看著喬薇薇一身落寞的樣子,甯檬感覺自己心里壓抑到了極點.

她快步上前,放下保溫壺後,從後面緊緊抱住了喬薇薇,蹙眉,道:"薇薇姐,楚榆姐把事都告訴我了,那個孫然簡直可惡透頂!她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最最最賤的女人!她賤都侮辱了賤這個詞兒!"

到'孫然’三個字,甯檬更是咬牙切齒,這個三番兩次加害喬薇薇的女人,真是討厭死了!

喬薇薇長吸了一口氣,碰了碰甯檬的手,任由她從後抱著自己,繼續看著樓下,道:"作業寫完了麼,沒事的話就回去吧.我現在心里煩得很,就想自己呆著."

"昨夜我在學校就寫完了,薇薇姐,我給你在飯店買的補湯,我看著你喝完我就走."

"……"喬薇薇沒話,撥開甯檬的手,走到床邊,坐了下來.

擰開保溫壺,倒了一壺蓋熱湯,咕咚咕咚一飲而盡,而後,蓋上蓋子,將保溫壺放在一邊,道:"好了,你現在可以回家了."

"薇薇姐……"

"快回去吧……"完,喬薇薇就躺了下來,將被子拉過頭頂,不再去看甯檬.

"那好吧,你有什麼吩咐隨時給我打電話,我隨叫隨到."甯檬又道.

見喬薇薇沒有答話,甯檬無奈地聳了聳肩,嘟著嘴,快步走出了病房,輕輕為她帶上了門.

帶上門欲離開,一個轉身,卻差點撞上匆匆而來的涼薄.

甯檬下意識地向後退了退,看著一身冷冽的涼薄,道:"薄爺,薇薇姐她想一個人呆著."

"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."

他看著甯檬,目光卻並沒有什麼焦距.

"哦……"甯檬點點頭,快步離開.

看著甯檬走遠後,涼薄清了清嗓子,推門而入.

撲鼻而來的消毒水味,讓他不自覺地蹙了蹙眉.

快步走到床邊,靜靜坐了下來,欲伸手去拉她臉上的被子,卻在即將觸碰到被邊時,猶豫著收回了手……

她緩緩拉開被子,看著頭頂一張陰郁的俊顏,道:"孩子沒了,你有沒有殺了孫然的沖動."

"有,我已經教訓過她了."

"呵,教訓."

"女人……"

"薄爺,咱倆分手吧.跟你在一起,受到的傷害太多,而且,每次孫然傷我,你都選擇庇護……我累了,不想再繼續下去了.這樣的日子,我過怕了."話剛一出口,她的心又再一次狠狠地抽了一下.

看著她絕望又蒼白的臉,聽著她無力而又堅定的話語,他蹙眉,心中,血流成河.

"女人,你什麼?"他的聲音,沙啞至極,帶著濃厚的滄桑之感.

"……"她長歎一口氣,不再話,側過身子,雙眼緊閉.

這一次,她真的是徹底的,累了,怕了,倦了.

這條路,她不想再繼續陪他走下去了.

他伸出手,扳正她的身子,雙手,用力扣住她的肩膀,看著她:"你剛什麼?"

"我,我累了,我我們分手."她下巴輕抬,看著他,冷魅一笑,道.

到'分手’兩個字的時候,她刻意加重了語調,以示強調.

"你又來了,早過,你我之間,主動權在我,我不喊停,你就沒有資格分手."灼熱的手,輕輕撫上她蒼白的臉龐,一下一下地滑動,凝眉,霸道宣.

"感是兩個人的事,你一個人了不算……"她閉上雙眼,長歎了一口氣,道.

"我們的感,我一個人了就算.我早就過,你是我的金絲雀,只能呆在我為你打造的金絲籠里,只要我不放你,你就永遠也飛不走……"溫熱的指尖繼續輕撫著她精致的面部輪廓,好似在撫摸著美麗的泡沫一般,心翼翼.

她冷哼:"薄爺,做人不要太自私."

"是,我是自私,只要是我想要的,我都會不擇手段占有."他看著她,目光深邃到讓人看不出任何緒.

"你只會占有,卻不會呵護,每次被孫然傷,你都選擇庇護她,這一次,你我的孩子因她而死,你也只是教訓了她而已,你這麼做,只讓我感覺,你根本就不在乎我這個孩子,你口口聲聲愛我,你的愛,就只是這樣而已麼,對于這樣的你,我已經徹底失去信心了,我喬薇薇決定了,從今天開始,我要徹底退出這場亂七八糟的感,在我還沒徹底體無完膚之前."她一字一句地著,態度堅決.

"時間會讓你慢慢看清所有的東西,喬薇薇."他撫摸著她臉頰的動作頓了頓,眼神,堅定而又認真,字字句句鏗鏘有力,擲地有聲.

"如果,上次沒有因你那一跪心軟,那麼就不會有現在的痛苦萬分.其實,上次我就該徹底退出的.偏偏這顆心,***不爭氣."喬薇薇無力地看著他,蒼白的唇瓣勾起一抹冷豔的弧度……

她雖在笑,眼神,卻帶著絕望.

這種絕望,足以讓他腸穿肚爛.

她的話,讓他無以對.

難道,他就不想親手殺了孫然麼?

他比她更想,可是,殺了孫然誰來解蠱毒……

若沒有這該死的絕命蠱,那孫然早已尸骨無存了!

他沒有再話,生生將所有的委屈都吞進了腹中,看著她,道:"好了,你好好休息.我明天再來看你……"

"永遠都別來了……"

完,她便閉上了眼,側過身子,兩行熱淚,自眼角滑落……

他沒話,捏了捏眉心,又挑了挑眉,合了合大衣,邁著修長的腿,出了病房……

帶門聲在耳邊響起,她苦笑,睜開眼,身子蜷縮成一團,手緊緊握成拳頭放在口中,淚水再次決堤……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數日後.

病房里,面色依舊蒼白的喬薇薇靠坐在床頭,手拿著水果刀,交疊著修長的雙腿.

冰冷的刀影投射在她一雙滿是殺氣的眸.

她冷哼,放下水果刀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,換下身上的病號服後,她快速將水果刀放進羽絨服口袋,而後,快步出了病房……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【明兒開始虐孫然~~~~~到底會怎麼虐捏?敬請期待,咩哈哈~~~~~~~】

上篇:【229】窒息與恐懼     下篇:【231】殺了我你也活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