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31】殺了我你也活不了  
   
【231】殺了我你也活不了

夢園.

巴洛克風格的大臥室里,正發著燒的孫然仰躺在雪白的大床上,雙眸微合,無力喘息,虛弱的好像風中的蘆葦.

微涼的手,輕觸著右臉上的紗布.

紗布下,那一陣一陣的刺痛感讓她悲不自勝.

想到涼薄無地將她拋入水中的那一幕,想到涼薄將滾燙的煙頭按進她皮肉的那一幕,恨意,再次在心底激蕩起一層驚濤駭浪.

直到現在,她依舊清晰記得那皮肉被煙頭燙熟的味道.

喬薇薇,都是她!

如果,這個世界上沒有喬薇薇的存在,那麼,她肯定就不會像現在這般痛苦!

"嚓……"門緩緩而開.

孫然搖了搖劇痛的頭部,扭頭,警惕地看著門口的喬薇薇.

眼前,一陣一陣的暈眩,她很想起身,卻一點力氣都沒有.

"嘭~!"刺耳的帶門聲,瞬間讓室內溫度降至冰點.

喬薇薇下巴微抬,一步一步朝孫然走去.

此刻的喬薇薇,好似來自地獄的索命閻羅,帶著一身讓人毛骨悚然的陰森.

撲面而來的殺氣,嚇得孫然魂不附體,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,對著門外尖叫:"來……!"

下一秒,兩片微涼的唇瓣便被喬薇薇死死堵住……

孫然無力地掙紮.

喬薇薇卻是淡定地唇角一勾,迅速取出口袋中的注射器,將針頭插進了孫然的手腕……

冰冷的液體一點一點滲入血管,孫然的掙紮也變得越來越無力,到最後,徹底蔫了下來.

此刻的孫然,神智雖清醒,身上軟的好像沒了筋骨,連動都不能動.

滿是恐懼的眸死死鎖著喬薇薇,很想大聲呼救,卻不能夠.

"救命,救命……"她無力地呢喃,聲音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.

此刻的孫然,再次陷入了深深的絕望.

"樓上的傭人都被我打發下去了,你那婆婆剛好也不在,你,誰來救你?"喬薇薇冷笑,拔出針頭,隨手將注射器丟在一邊,而後又在口袋里取出了水果刀……

輕輕將水果刀往上一拋,刀在空中做了一個完美的後空翻後,又穩穩落回到了她的手中.

喬薇薇冷哼,蔥白的手,緊緊握住了刀柄……

一道寒光投射在孫然的臉,孫然不斷地搖著頭,用氣音呢喃:"喬姐,不要,不要……"

喬薇薇置若罔聞,優雅地坐在了床邊,修長的五指輕輕掀開孫然右臉的紗布.

鮮的指甲輕輕劃過那觸目驚心的傷口.

刹那間,鮮血湧動,血腥蔓延.

"額……"孫然無力地Shen/吟,儼如待宰羔羊.

"孫然,這種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的滋味如何?"

"喬姐,我求你,放過我吧,我不敢了."孫然繼續用氣音無力求饒.

"放過你?你當時怎麼不放過我的孩子?"到孩子,喬薇薇的目光又冷了幾分,死亡的氣息自她身上傾瀉而下.

冰冷的刀尖對准了孫然的Xiong/口,手上的力度一點一點加重……

殷溫熱的血噴湧而出,疼痛感,讓孫然不自覺地蹙起了眉頭.

感覺到死神的腳步距離自己越來越近,孫然心里,越發的恐懼不安.

"喬薇薇,殺了我你會後悔的……"

喬薇薇冷笑,在距離她心髒只有一寸的地方停住了動作……

殺氣騰騰的眸定定看著孫然泛著驚恐的眸,咬牙切齒:"後悔?不殺你,我才會後悔……"

罷,喬薇薇又慢慢加重了手上的力度.

"喬薇薇,我若是死了,你也別想活,你早已中了我下的絕命蠱,這個世界上只有我能夠解此毒……"感覺到刀尖離自己的心髒越來越近,孫然立即選擇將一切和盤托出……

當下,保命要緊!

"你在什麼?"喬薇薇驟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五指卻依舊緊緊握著刀柄,側著耳朵,想把她的孫然的話聽得更真切一些.

"薄爺跟我結婚,也是為了給你換解藥,記得我們結婚那天薄爺喂你吃下的藥丸麼?那便是解藥,不過,想要徹底殺死你體內的蠱蟲,一共需要三顆藥,分三年服用,如今,你只吃了一顆,還有兩顆呢……殺了我,就等于殺你自己……"孫然緊閉著雙眼,無力道.

完,孫然便徹底厥了過去.

孫然的話,好似一大把炙熱的散沙,生生撒在了她早已千瘡百孔的心……

抓著刀柄的手一點一點變得無力,一雙帶著殺氣的眸,漸漸失去了焦距……

所以,薄爺跟這女人的婚姻只是一場交易,他只是為了解藥,而不是別的.

腦袋里嗡嗡作響,心中五味雜陳,百感交集.

喬薇薇徹底失了神,腥咸的淚奪眶而出,模糊了她的眼.

"啊!!!殺人了!!來人呐,殺人啦!!!"推門聲,夾雜著千芳的尖叫聲劃破了一室的死寂.

下一秒,如發怒雄獅般的千芳,快速上前,狠狠推開依舊處于失神狀態中的喬薇薇.

喬薇薇無力地蜷縮在地,手,輕輕地捂著抽痛的胸口,貝齒,狠咬著下唇.

幾十名保鏢魚貫而入.

看見眼前的狀況,保鏢們都徹底傻了眼.

"還不快趕緊給我把人送到醫院!"千芳看著保鏢們,厲聲命令.

看著Xiong口插刀,流血不斷的孫然,千芳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.

一名保鏢快速上前,心翼翼將孫然橫抱起,箭步往外跑……

"把這個jian人給我送到警察局!"千芳怒目橫眉,顫抖的手用力指著地上的喬薇薇冷聲命令!

保鏢們面面相覷,看了看床上的一大灘鮮血,又看了看千芳,最終將目光定格在了失魂落魄的喬薇薇身上,卻沒有下一步的行動……

他們深知,喬薇薇是涼薄的心頭肉,若是真把她送進警察局,恐怕,涼薄會分分鍾剁了他們,丟進海里喂鯊魚.

"愣著做什麼?"千芳怒吼.

保鏢們面色冷峻,低著頭,猶豫不決.

一邊是薄爺,一邊是老夫人,他們著實不知該如何選擇.

好像,不管選哪邊,都逃不過一個'死’字.

"怎麼,我的話你們也敢不聽麼?!"千芳再次呵斥道.

幾名保鏢這才猶豫著上前,拉起喬薇薇,道:"喬姐,真的得罪了!"

保鏢冰涼的手,徹底拉回了喬薇薇的思緒……

"都給我滾開!"話音剛落,喬薇薇便用力掙脫開了保鏢們的束縛,如同一只受了驚的鹿,飛快沖出了臥室.

保鏢們並沒有阻攔.

因為他們知道,讓喬薇薇逃掉,才是最正確的選擇.

如此一來,他們兩邊都不用得罪.

"你們這群廢物!"千芳隨手拿起床頭桌上的鬧鍾,狠狠朝保鏢們中間砸去!

保鏢們齊齊低下頭,不敢話.

緊接著,千芳,拿出手機,撥通了樓下保鏢室的電話,命令道:"喂,給我攔下喬薇薇!別讓她出了夢園的大門!"

喬薇薇乘著電梯下了樓後,直接快步穿過客廳,推門而出.

拉開車門,她立即進入了色的瑪莎拉蒂,發動了車子.

狠踩著油門,炫的瑪莎拉蒂,如脫弦之箭,飛速往外奔馳.

大門口的保鏢看著飛奔而來的瑪莎拉蒂,並沒有阻攔,因為,他們並不想聽千芳的話……

車子一路暢通無阻,離開了夢園.

保鏢們看著瑪莎拉蒂遠去的方向,再次面面相覷.

一名保鏢道:"我們這麼做是對的吧?"

"廢話!"另一名保鏢立即道.

車上,喬薇薇沾染著鮮血的手死死握著方向盤,踩著油門的腳再次加重了力度……

她要去找涼薄,現在就要去!

一只手無力地伸到羽絨服口袋,撥通了涼薄的電話……

"薄爺,你在哪……"

"不是永遠也不見我了?我在涼氏,怎麼了……"

喬薇薇聞,立即掛斷了電話,將手機丟在一邊,飛速往涼氏奔馳,

想到孫然的話,她的淚再次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.

他為她付出了那麼多,可是,不明所以的她卻一次一次地用語傷他.

她以為,他是在乎孫然才會庇護她……

她卻不知道,也完全沒想到,他之所以選擇庇護孫然,完全是為了她……

想到自己曾對他過的那些殘忍話語,做過的那些殘忍的事,她的心都快要碎了.

二十分鍾後,瑪莎拉蒂穩穩地停在了涼氏集團樓下……

喬薇薇合了合身上的羽絨服,下了車.

剛欲往大樓內走,就看見了一襲黑衣,邊往外走,邊打著電話的涼薄.

幾天不見,他的身形明顯消瘦了不少……

看見他,她的心,再次狠狠地一抽……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30】想要的,不擇手段占有     下篇:【232】睡夠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