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32】睡夠了?  
   
【232】睡夠了?

喬薇薇深吸了一口氣,含淚朝他奔跑.

"知道了媽,我現在已經下樓了,現在就去醫……"涼薄的話,卻因看見朝她飛奔而來的喬薇薇而生生咽進了腹中.

他站在原地,拿著電話的手一點一點遠離耳朵,然後按下了掛斷,將手機放回了口袋.

下一秒,喬薇薇便已將他牢牢抱緊.

他的手頓了頓,心翼翼地環住她的腰:"女人,我媽,你對孫然動……"

下一秒,他所有的話,都被她的吻給堵在了口中.

她踮著腳尖,手自然地勾著他的脖頸,滑舌輕輕撬開他的牙齒,糾纏住他的舌.

門口的幾名保安見狀,立即羞澀地扭過了臉,低下頭,不敢再去看.

她激烈地吻著他,瘋/狂索取著他令人迷戀的氣息,淚水,再次自眼角滑落.

良久,她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他的唇瓣.

扣在他脖子上的雙手一點一點滑落回身側……

她梨花帶雨的看著他,動了動微腫的唇瓣:"薄爺,我什麼都知道了,孫然什麼都告訴我了,你這個傻瓜,為什麼不跟我明!為什麼不告訴我娶她只是為了解藥!為什麼要這樣一個人默默承受!

到最後,粉拳,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他的胸膛.

他看著她淚眼婆娑的樣子,長吸了一口氣,溫熱的指尖輕輕拭去她的淚,看著她含淚的雙眸,動了動兩片棱角分明的薄唇:"按照你這個性子,若是知道了這些,你能讓我這麼做麼?"

她看著他,用力吸了吸鼻子,再次將他抱緊.

"為了一個我,這樣委屈自己真的值得麼?"她淚如雨下,哽咽開口.

"只要你能活,別是跟她結婚,就是要我立馬去死,我都心甘願……"他用力摟緊了她,頭深深埋在她的發間,像是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.

"我有什麼好的,值得你為我這樣,我又任性,脾氣又差,做事又沖動,這樣的我,到底有什麼值得你付出這麼多的!"

"在愛里,沒有值不值得,只有愛與不愛,我愛你,不光愛你的優點,我也愛你的缺點."他一字一句認真地著,的深款款,的真誠感人.

兩個保安再次面面相覷,他們從來不知道,素來以陰狠著稱的冷面總裁,居然也有如此柔的一面,這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啊!他們一定是在做夢!一定是在做夢!

"去車里,這里冷,你剛產,不能吹風,嗯?"他溫柔地推開了她,彎腰,將她橫抱起,大步走向她色的瑪莎拉蒂,心翼翼將她放在了副駕駛位置.

關上車門,他邁著修長的雙腿,快速走到車的另一邊,上了車.

暗香浮動的車廂里,他手握著方向盤,道:"我先送你回去."

"薄爺,跟她離婚吧……"

"先去醫院,其他事,過後再談."罷,他便發動了車子,極速沖進車流.

"要你為我委曲求全,我甯願去死."看著他妖嬈又精致的側臉,喬薇薇動了動唇.

涼薄沒有答話,挑了挑眉,加快了車速.

車廂里,再次陷入甯靜.

喬薇薇側過臉,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逝的繁華,閉上了雙眼.

到了涼氏私人醫院,涼薄將喬薇薇抱回了病房後,就去了急救室門口……

走到急救室門口,涼薄慢悠悠坐在了千芳身邊,卻沒有話.

千芳扭頭,冷冷看著他,道:"你給我聽好了,馬上跟那個jian人斷絕所有往來,否則的話,我就報警,把她送進警察局!這個jian人,怎麼那麼惡毒,居然這麼傷害我們然!這還用上水果刀了!"

"媽,您一味薇薇惡毒,您了解事的真相麼?您去問問孫然,她都對薇薇做了什麼,您知道麼,薇薇本來懷孕了,就是因為她耍手段,現在孩子沒了!"到這一點,涼薄就恨的咬牙切齒.

"耍手段就對了!正室打擊三,天經地義!"千芳冷哼……

"媽,她肚子里懷的可是我們涼家的骨肉!"涼薄憤憤,道.

"我們涼家的骨肉只能出自正房!"千芳又道.

*-*-*-*-*-*-*-*-*-*

同一時間,喬薇薇病房.

從涼薄離開後,喬薇薇就一直仰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眼.

眼淚流多了,眼皮沉重酸痛的厲害.

或許是最近太累了,竟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.

……

她這一睡,就睡到了傍晚.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劃破了一室的甯靜.

帶著一身疲倦的涼薄輕輕走到了病床邊,優雅地坐在了沙發上,卻並沒有開燈.

微涼的指尖輕觸過她的唇瓣,眼眸中,帶著難掩的憔悴.

唇瓣上,輕而微涼的觸感,讓喬薇薇緩緩睜開了雙眼.

看著他傾國傾城的臉,她用力伸了個懶腰,道:"薄爺,你什麼時候來的?"

"剛剛,睡夠了?"他溫柔地著,聲音依舊迷人……

罷,他便拿起遙控器,開了燈……

刹那間,整個世界由暗轉明.

"她是不是沒死……"想到孫然,喬薇薇的目光又冷了下來.

"沒有……"他搖了搖頭,看著她,道.

她冷哼:"哼,算她命大,剛好被你媽碰上了……否則,現在,她應該在火葬場,而不是醫院."

"既然你已知曉了所有的事,以後就不要再去傷害她了,等三年後拿到最後一顆解藥,我就跟她離婚……"他伸出手,摸了摸她溫熱的臉,指尖,在她高挺的鼻梁來回盤旋.

"我不要,你們現在就離婚,你委曲求全換來的生存機會,我不要!如果是這樣,我甯願去死!"她不斷地搖頭,任性地著.

她不知道也就罷了,現在知道了,她絕不允許他這樣……!

這樣的生存機會,她甯願不要!

"那你有沒有想過,你死了,我怎麼辦?你死了,你解脫了,那我呢?女人,不要這麼任性,你乖一點,好不好?"

"我不要,我不要…"著,她便搖搖晃晃地起身,光著腳丫下了地,欲往外走……

他快速上前,擋在了她的面前,道:"你去哪?"

"既然,你不同意跟她離婚,那我就去掐死她!她死了,你就不用繼續委曲求全了!!"喬薇薇伸出手,擦了擦臉上的淚,繞過他就往門外走……

涼薄墨眉一挑,冰眸一眯,快步上前,在她即將奪門而出之前,擋在了門口.

雙手,緊緊攥著她的肩膀,低吼,道:"喬薇薇,你給我冷靜一點."

被他這麼一吼,她不由地打了一個寒顫.

這個男人,發起怒來,氣場真不是一般的強.

倏爾,他又放軟了語氣,無奈地看著她,握住她的手,再次彎下了尊貴的膝蓋,跪在了她的腳下:"喬薇薇,算我求你,不要丟棄這活下去的唯一機會,你是我的人,我要你活,我不要你死!"

她心下狠狠一抽,看著他,全身力氣全無.

這是他第二次為她屈膝.

"咚……"她直直地跪了下來,看著他,動了動唇:"薄爺,我恨孫然……我恨這該死的絕命蠱!"

她恨孫然,真的好恨!世界上怎麼會有孫然這種卑鄙惡毒的生物存在!

"只要三年,三年後,你要折磨她也好,要殺她也罷,我涼薄奉陪到底,但是現在不行!不行!"他又動了動兩片薄唇,語重心長地著.

"薄爺,對不起."她用力抱緊了他,貪婪地深吸著專屬于他的淡淡薄荷香.

這味道,讓她沉醉,讓她安心.

他緊緊抱著她,心中百感交集.

良久,他才挑了挑眉,松開了她,起身,橫抱著她走到了床邊……

陽台上,銀白色蝴蝶面具遮面的神秘女人靜靜半蹲,仔細聽著病房里的一切.

面具下的眸,泛起一層陰謀的光……

怪不得孫然可以嫁給涼薄,原來是因為絕命蠱……

所以,她完全可以一箭雙雕.

她根本沒有必要再留下孫然這顆棋子.

只要孫然一死,這喬薇薇也就必死無疑……

烈焰唇得意地上揚,她冷哼,走到陽台邊,猶如一只飛鳥,敏捷地跳了下去……

雙腳穩穩著地後,女人扶了扶臉上的蝴蝶面具,風速離開……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翌日.

病房里,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的喬薇薇靠坐在床頭,一邊吃著蘋果,一邊看著財經頻道.

財經頻道上,此刻正播放著關于涼氏收購某房地產公司的新聞……

"嘭……"刺耳的推門聲劃破了一室的好氣氛.

喬薇薇緩緩將手中的蘋果放進了果盤,扭頭,看著怒氣沖沖朝她而來的千芳.

"伯母……您有事?"喬薇薇問道.

千芳不語,快步走到病床邊,揚起手,火/辣/辣的巴掌毫不留地印在了喬薇薇的臉.

喬薇薇捂著臉,看著千芳,道:"伯母,您憑什麼一次又一次的打我?!"

上篇:【231】殺了我你也活不了     下篇:【233】公共汽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