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33】公共汽車  
   
【233】公共汽車

"憑什麼?就憑你是個不要臉的三!就憑你差點殺死我最心愛的兒媳婦!要我,然出手殺死你肚子里的孽種就對了!一個三,居然妄想生下我們涼家的骨肉!你也不看看你自己,你配麼?!Jian人!"千芳冷冷睨著喬薇薇,語氣尖酸刻薄.

千芳的話,徹底激起了喬薇薇心中壓抑著的怒火.

她這是的什麼話!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心理變/態的女人!

喬薇薇看著她,雙手,在無聲之中緊緊握成了拳頭.

看著千芳這張趾高氣昂的臉,喬薇薇真的很想狠狠地給她一拳.

但是想到了涼薄,她又再次壓制住了自己心底的火氣.

"你如果是個聰明人的話,以後跟涼薄在一起的時候,最好給我避孕!像你這種肮髒的女人,你根本不配生下我們涼家的長子嫡孫!我們涼家的長子嫡孫只能由然這種純潔大方的姑娘來生!"千芳見喬薇薇不話,又繼續毫不留地道.

門外,涼意靜靜站在原地,看著緊閉的門.

狹長的眸,因為千芳的話而漸漸變冷.

她以前對他和他的母親冷嘲熱諷也就算了,現在居然又用同樣的方式對待這只鸚鵡!

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頭……

孫然?純潔?

哼……他是不是該叫她看看孫然不純潔的時候?!

冷靜了許久,他才恢複了一臉的溫潤.

推開門,優雅地走到千芳身邊,道:"大媽,這麼巧,您也在……"

看見涼意,千芳的臉色又陰沉了幾分……

她鄙夷地看著涼意,目光中帶著幾分譏諷,道:"我當是誰呢,原來是我們涼家見不得光的二少爺啊."

涼意表面上一臉的云淡風輕,心里,卻早已怒火沖天.

涼意這邊選擇了隱忍,而一旁的喬薇薇卻沒有.

"伯母,聽做人不積口德的話,死了是會下地獄的.而且下了地獄後,還得進油鍋,過刀山."喬薇薇冷哼,道.

"喬薇薇,你這是在詛咒我麼……"千芳怒目橫眉.

"沒有,只是提醒您."喬薇薇又道.

涼意靜靜看著喬薇薇,眸底泛起一層笑意,心中,一股暖意在流淌.

"你……"千芳指了指喬薇薇,欲又止,轉身,合了合身上的貂皮大衣,快步離開!

千芳離開後,世界就安靜了下來.

"她這麼罵你,你還忍著,你還真是忍功一流."著,喬薇薇又拿過剛剛吃剩下了一半的蘋果,咬了一口.

涼意看著她,邪魅一笑,坐在了床邊,手輕輕擦去她嘴邊的蘋果渣子,調戲,道:"你為我出了氣,你我該怎麼感謝你呢?是以身相許?還是贈送香吻?"

著,他的唇瓣便附了上來,依舊沒有深入,只是單純的四唇相貼.

喬薇薇冷冷推開他,擦了擦嘴,警告道:"你再這樣,我真打你了."

"我也是不自禁好麼鸚鵡,誰讓你剛為我出頭的樣子那麼可愛."手指輕挑起她的下巴,他玩味地著.

"雙面人,人格分裂."喬薇薇嫌棄地撥開他挑著自己下巴的手指,低罵道.

涼意挑了挑眉,看著她,道:"聽向北哥,你現在已經知道真相了?"

"敢你之前也知道蠱毒的事?你們都知道,就瞞著我自己,你們好意思麼!"粉拳輕輕打在他的肩膀,道.

"我們這不也是為你好麼."涼意捂著被她打過的地方,邪笑著,道.

"……"喬薇薇沒有再搭腔.

"嚓……"推門聲打斷了二人之間的談話.

涼意聽見聲音,立即收起嘴角的邪笑,披上了溫潤如玉的外衣……

他起身,合了合身上的淡藍色大衣,看著門口手提著大包包周楚榆,蘇清城.

周楚榆與蘇清城肩並肩上前,將各自手上的東西放在了床頭桌,然後,坐了下來.

"涼意,你今天來的可真早."蘇清城看著涼意,道.

"剛好沒什麼事,你這個時間,怎麼不在咱們公司辦公啊?"涼意笑盈盈地看著對面的蘇清城,坐了下來,問道.

公司成立到現在,一直是蘇清城在公司忙碌,而涼意就是個名副其實的甩手掌櫃.

"今天公司沒什麼事."蘇清城看著他,道.

而後,蘇清城又將目光定格在了喬薇薇臉上,道:"薇薇,今天看你氣色還不錯的樣子."

"是啊,臉色比前兩天好多了."周楚榆又道.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讓喬薇薇欲又止……

四個人一齊看向站在門口的歐向北……

看見蘇清城與周楚榆坐在一起,還靠那麼近,歐向北心里就各種不舒服.

冷漠地盯著蘇清城看了很久,歐向北才慢慢收回目光,恢複了一臉的痞笑,快步走到了涼意身邊,看著喬薇薇,道:"薇薇,看來是我給你的藥起作用了吧?看你現在真的是面色潤萬人迷啊."

"嗯,你那個藥,不錯.吃了睡眠都變好了."喬薇薇又道.

"老婆,一會兒沒事的話,咱們出去吃午飯?"歐向北大喇喇坐在了涼意身邊,交疊起修長的雙腿,下巴朝周楚榆抬了抬,道.

他的一聲老婆,惹得蘇清城的眸立刻暗沉了幾分.

周楚榆看著歐向北,心下一沉,道:"不用了……我跟清城一會兒要去郊區玩."

歐向北聞,笑容徹底僵硬在了臉上,心中的醋壇子再次被打翻……

去郊區玩!!!!

蘇清城這貨,現在這是已經展開行動了麼……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*-*-*-*-*-*-*-*-*-*-*-*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是夜.

灰白風格的大臥室里,涼意靜靜地坐在電腦前,看著手中幾張經過特殊處理的照片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.

照片經過了特殊處理,所以只能看得到女主角孫然的臉,卻看不到男主角沉醉的臉.

這幾張照片,是他特意在視頻上截的.

單這麼看照片,很容易被人誤認為孫然是在跟別人很享受的在做/愛,根本看不出來是強/*.

再次看了幾遍,確認這幾張照片毫無瑕疵後,他動了動唇,狹長的眸中閃過一絲陰謀的光……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*-*-*-*-*-*-*-*-*-*-*-**-*-*-*-*-*-*-*-*

翌日.

陽光漫溢的客廳里,剛剛從醫院回來的千芳疲憊地坐在沙發上,不斷地捏著眉心.

"夫人,有少***快遞."

聽到女傭的聲音,千芳緩緩睜開了雙眼,拿過女傭手中的盒子,道:"好了,你下去吧."

女傭離開後,千芳蹙眉打開了盒子……

映入眼簾的是一堆色/照片,還有一封信.

照片的女主角不是別人,正是她的好媳婦孫然.

這一瞬間,她只感覺體內的怒火瘋/狂上湧……

伸出手,揉了揉劇痛的頭,而後打開了那封信……

信上這樣寫道:"然,時至今日依舊難以忘懷那夜我們的激/火/熱,懷念你高超的床/技,這幾張照片送給你,留個紀念吧,Baby,很抱歉,那夜對你用力過猛,害你失去了可愛的寶寶."

這一瞬間,千芳只感覺大腦"嗡……"一片空白……

孫然,她居然是這種水/性/楊/花的女人!

懷著孩子,還出去跟別人偷/!

原來,孩子根本不是她打掉的,而是她跟人做/愛做掉的……!

這個無/恥的女人!這個肮髒的爛貨!

千芳甚至開始懷疑,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許都只是個野種.

這一瞬間,千芳忽然感覺孫然惡心到了極致……

"孫然,你TM也太會演戲了!"千芳咬牙切齒,手用力按壓在不斷抽痛的心髒……

她真的是看錯人了!那孫然根本不是什麼清純佳人,只不過是輛公交車.

他們涼家居然娶了這麼個女人,簡直就是家門不幸啊!

顫抖的手心翼翼地收好照片還有信件,她起身,拿起沙發上的貂皮大衣套在身上,對著正在擦拭走廊的傭人道:"告訴司機,備車!"

罷,她便拿著快遞盒子出了門.

乘著黑色的林肯加長車,千芳再次來到了涼氏私人醫院.

拿著盒子,乘著電梯,一路怒氣沖沖地上了頂樓.

孫然的病房外,她再次冷哼,而後抬起腳狠狠踹開了緊閉的門.

床上,正處于熟睡狀態中的孫然緩緩睜開眼,看見千芳一身怒氣的樣子,不明所以地起身,問道:"媽,您怎麼了?誰惹您生氣了麼?"

看著孫然素面朝天的臉,這一瞬間千芳只覺得她惡心至極!

明明是一只騷/狐/狸,居然敢在她的面前假裝清純佳人!

怒發沖冠的千芳快步上前,打開盒子,將盒子里的信件還有照片全都倒在了孫然的面前……

"什麼啊?"孫然不解地低下頭,目光,卻在觸及到照片上,那好似高/潮中自己,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住……

上次,喬薇薇不止找人強/*她,而且還拍了視頻麼……

這喬薇薇倒也真會截圖……

打開信……信上的一字一句徹底讓孫然傻了眼.

孫然緊張地抬頭,對上千芳怒氣沖沖的眸,手緊緊握住千芳溫熱的手,不斷地搖晃,道:"媽,不是您想的那樣,是……"

"滾開,jian人!別拉著我的手,我嫌髒!不是什麼不是,難道照片還有假麼!孫然,我真是沒想到,你居然是這種貨色!懷著孕還跟別人偷/,你到底是有多饑/渴難耐!偷弄掉了孩子,你還回來跟我哭訴,跟我演戲,騙我孩子是你自己打掉的!你真不愧是演員啊!演技真是一流!"千芳嫌棄地甩開她的手,指著她,破口大罵.

此刻的千芳,已然失去了理智!

看著這樣的千芳,孫然的心徹底提到了嗓子眼兒……

她艱難地下了床"撲通……"跪在了千芳的腳下,扯著她的褲腿,道:"媽,不是,這只是喬薇薇的報複手段,她因為我害得她車禍,所以就找人強/*我!我害怕您知道了嫌我髒,把我趕出涼家,我就沒敢."

"陷害喬薇薇成癮了是吧?強/*?有這麼享受的強/*麼?"罷,千芳又嫌棄地抬了抬腳,將孫然踹到了一邊,道.

千芳這一腳,不偏不倚,落在了孫然的傷口處.

孫然吃痛,捂著傷口,繼續跪坐在地上,看著千芳,道:"這只是截圖的角度問題,媽……不是這樣的,不是……"

"孫然,你是不是當我傻的?你以為我還會再相信你的鬼話麼!以前,被你單純無辜又可憐楚楚的樣子欺騙了!從現在開始,不要叫我媽!我們,涼家沒有你這樣的兒媳婦!"著,千芳便轉身,欲往外走.

孫然淚流滿面,艱難地起身,再次擋在了千芳面前,跪在了地上,緊緊抱著千芳的大腿,道:"媽,不是,真不是……"

"好了,你不要再演戲了!肮髒的東西!我真是眼瞎啊,居然會讓我兒子娶你這麼一個浪/蕩的女人!我怎麼沒早點看出來你的真面目呢!居然還一次一次的幫著你對付人家喬薇薇!一直人家喬薇薇是狐狸精,現在看來,真正的狐狸精另有其人啊!"千芳再次冷冷抬腳,用力踹開了孫然,快步離開……

傷口,被千芳這麼用力一踹,開始不斷往外淌血.

孫然呆坐在地上,卻好似感覺不到一般,不斷地嗚咽……

不是,真的不是,這次,她真的是被冤枉的……

她真的冤枉啊,為什麼不相信她!

她捂著不斷淌血的傷口,再次起身,追了出去……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32】睡夠了?     下篇:【234】我餓/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