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35】想毀了自己下半生的xing福麼  
   
【235】想毀了自己下半生的xing福麼

"薄爺,有空麼,能不能來我這一趟."孫然哽咽的聲音灌耳而來.

涼薄挑了挑眉,余光瞥了喬薇薇一眼,對著電話那頭,道:"知道了~"

聽到涼薄的回答,喬薇薇冷冷別過臉,面露慍色,保持沉默.

掛了電話後,涼薄優雅起身,將手機放回口袋,道:"我去她那邊一趟,等下飯菜來了記得全都吃光,嗯?"

他看著她,目光里滿是寵溺,傾城的嘴角微微揚起,迷人至極.

他是站在世界之巔的王者,卻只願為她褪去一身冷冽,傾盡所有溫柔.

"你們還有什麼好談的呢?談什麼談!"喬薇薇冷睨著他,道.

"你個醋壇子……"修長的指尖滑過她的鼻子,道……

"你才醋壇子呢,好了,你去吧,給你半個時."

"嗯,走了……"

話音剛落,兩片薄唇便貼上了她的額頭.

蜻蜓點水一吻後,他依依不舍的松開了她,轉身離開……

帶上門後,他又恢複了一身的清冷邪魅.

邁著修長的雙腿,快步往孫然的病房走.

孫然的病房門口,他蹙了蹙眉,直接推門而入……

床上淚如雨下,一臉蒼白的孫然看見涼薄,立即跳下了床,赤足沖到他的面前……

冰冷的手握住他的手,看著他,道:"薄爺,今天媽拿著……"

"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……"涼薄嫌惡地抽出手,睨著她,道.

"薄爺,是喬薇薇陷害我的,我沒有跟別人偷/,那個照片只是角度問題而已."孫然立即解釋.

"沒證據的事不要亂."他挑了挑眉,一張臉,清冷至極.

"我雖然沒有證據,但是我用手指頭想,我都知道是她……"到這里,孫然咬牙切齒……

此刻的她,再不是之前那副白兔的模樣.

"現在只有你跟別人偷/的證據,卻根本不存在什麼薇薇陷害你的證據……孫然,自己做過的事,乖乖承認就好,不要否認.更別想借這件事去誣陷薇薇什麼,你是偷/也好,賣/身也罷,我根本就不屑在乎!"涼薄又道,

"薄爺,你要相信我,我真的沒有……"

"有與沒有,都跟我無關."涼薄冷哼.

"薄爺,如果你跟我離婚的話,那麼,解藥我就不能給你了……"她伸手,扯住他的口,道.

"離婚?我為什麼要跟你離婚?"他再次嫌棄地撥開她的手,好似她的手上沾著什麼致命病毒一般.

完,他轉身就走,頭也沒回……

"嘭……"刺耳的帶門聲,像是一把刀,生生將她的心髒切割成了兩半.

這一次,她真的是冤枉的,可是卻根本沒有人願意相信她……

刺骨的涼,自腳底竄入心髒……

她卻依舊站在原地,好似呆滯.

為什麼就是沒人願意相信她,為什麼……

"喬薇薇,你到底給薄爺灌了多少**湯!"孫然咬牙切齒……

良久,她才回過神,吸了吸鼻子,捂著刺痛的Xiong口,回到了病床上.

此刻的她,好似失去了靈魂,目光呆滯,瞳孔散大.

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-*

涼薄再次回到喬薇薇病房的時候,她正坐在茶幾前有滋有味地吃著面.

看見涼薄,喬薇薇忙用手帕擦了擦嘴,將筷子放在大碗上,道:"這麼快?"

他薄唇一勾,雙手放進口袋,邁著修長的步子上前,坐在了她的面前,一只手自然地攬在她的腰間,下巴朝誘人的燕窩粥抬了抬,道:"喂我吃一口."

喬薇薇聞,心翼翼地舀了一湯匙燕窩粥,吹了吹,送到了他的唇邊……

"粥不是這麼喂的……"

他睨著湯匙中的燕窩粥,卻並沒有要吃的意思.

"那要怎麼喂……"

"我教你……"

罷,他便張口含住了湯匙中的燕窩粥,一只手,扣在她的後腦勺,唇,霸道地貼住了她的唇……

舌,輕盈地撬開她的貝齒,將粥送入了她的口中……

她下意識地吞咽,推開他,面色緋,道:"真惡心."

"你什麼?"他再次邪魅一笑,將她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,看著她,問道.

"你真惡心……"

"喝我的'牛奶’你都不惡心,吃我嘴里的粥就惡心了?"大掌輕車熟路地從下探入她的病號服內,隔著白色的文/胸,輕揉著她的豐/滿,語露/骨至極……

"滾!"她含笑低罵,粉拳毫不留地落在了他的Xiong/膛.

"我錯了?"

"滾!"她再次低罵,尷尬地推開他,彈簧般起身……

他笑盈盈地看著她緋的臉,身子後靠,手指輕點著沙發面,悠悠開口:"我滾了,你如何解決生/理/需/要?"

"找別人!"她白了他一眼,坐在了他身邊,拿起筷子,夾了一塊烏骨雞肉,送入口中,優雅地吃著.

"你是我的專屬物,若是你跟哪個男人有仇的話,你完全可以選擇跟他在一起……"他玩味地看著她的側顏,霸道宣.

"在一起之後,你准備怎麼辦?"喬薇薇放下筷子,雙手親昵地勾著他的脖子,下巴輕抬,嘴角漾著一抹傾倒眾生的笑.

"我會挖掉他看過你的雙眼,剁掉他碰過你的手指,切掉他親吻過你的嘴唇,割掉他上過你的老二……反正我的雙手早已沾滿了鮮血,我也不介意手上的血再多一點."他冰眸一眯,嚴肅認真,溫熱的指尖在她唇瓣細細描繪,道.

他的云淡風輕,她卻聽的毛骨悚然.

"要不要這麼血腥.這麼*力.這麼殘忍."

"要……動了我的女人,這些是必然."

"真變/態"罷,她便緩緩松開了他的脖子,打了個冷顫,再次拿起筷子,慢悠悠吃著桌上的飯菜.

"不過,這個世界上,敢搶我獵物的人,估計,還沒有出生……"他看著她,再次動了動唇.

而後,他又挑了挑眉,在口袋里取出一根煙,點燃,抽了一口……

動作,一氣呵成,優雅連貫.

喬薇薇吃飽喝足後,舒服地靠在了他的肩頭,伸出右手,拿過他指間的香煙,抽了一口,道:"孫然都跟你了什麼?"

"還能什麼,自然是喊冤.她也不想想,我可能向著她麼?不自量力."罷,他便又拿過了她指間的煙,抽了一口,然後,溫柔地將煙霧傾吐在她線條迷人的臉.

她閉著眼睛,手,不斷拉動著他的衣服拉鏈,道:"我能她現在淪落到如此地步我很開心麼……"

他側過臉,吻了吻她的發頂,道:"能."

"我是不是變邪/惡了……"

"你本來就邪/惡."他玩笑地著,唇,不斷親吻著她的發頂.

"你再一句……"喬薇薇伸手推開他,指著他傾國傾城的臉,含笑著,下巴輕抬,女王范兒十足.

"你邪/惡……你邪/惡……你邪/惡……"他看著她,眼帶笑意,摁滅了手中的煙頭,道.

她聞,嘴角漾起一抹壞笑,手,倏爾附在他下/身私密處,隔著布料,不斷地用力按壓.

"嗯……"他痛呼,緊握住她的手腕,阻止了她的動作:"想毀了自己下/Ban/身的性/福?

"啊……痛,你松開!"她痛呼,不斷地扭動著手腕,試圖掙脫開他的束縛.

"我為什麼要松開,嗯?"

他玩味一笑,大手只輕輕一推,她便如同紙片般仰躺在了雪白的沙發上.

一只手依舊緊握著她的手腕,另一只手則不輕不重地按壓著她的肩膀……

"啊…因為我是病人!"喬薇薇再次痛呼.

"換一個理由……"灼熱的目光細細熨燙著她的臉,他曖/昧地動了動唇.

"因為我是弱者……"

"你哪里弱?再換一個理由……"他又道.

"因為我是愛著你的女人,所以你要對我溫柔點……"喬薇薇實在痛得受不了,咬咬牙,也不再管那三七二十,肉麻的話直接脫口而出.

完,她就感覺自己雞皮疙瘩起了一身.

"這個理由……"他挑了挑眉,頓了一會兒,又補充道:"我喜歡……"

"喜歡就松開我,我很疼."她催促道.

他墨眸一眯,握著她手腕的五指一點一點減輕了力度,松開了她……

她連忙爬坐起,手捂著自己已經青紫的手腕不斷地轉動,道:"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麼?"

"不知道."他看著她,長指輕挑起她的下巴,道.

"你……"

每次"針鋒相對",都是她先敗下陣來.

"剛剛你你愛我……你准備怎麼跟我證明你的愛?"挑著她下巴的手一點一點挪到了她的耳垂,來回地摩擦,聲音曖/昧迷人.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34】我餓/了     下篇:【236】東西,想榨/干我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