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38】是偷/吧?  
   
【238】是偷/吧?

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千芳看見孫然,只冷冷地白了她一眼,並沒有跟她話的打算.

孫然長吸一口氣,快步上前,垂下了眸,道:"媽,我心不好,想出去透透氣……"

千芳冷哼,依舊沒有搭理她,不斷換著台.

見千芳沒有回答,孫然垂下了眸,長歎了一口氣,快步往外走.

"大半夜的透氣,是偷/吧……真是個jian人,我要是你,我就去死."千芳斜睨著她的背影,大聲譏諷道.

千芳的聲音雖然不大,卻被孫然聽了個一清二楚.

孫然的再次長歎了一口氣,假裝沒聽到,出了門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孫然開著白色的賓利,沿著崎嶇的山路快速往鳳凰山頂奔馳.

入眼的荒涼與黑暗,讓孫然毛骨悚然.

開到山頂,借著明亮的車燈,孫然看到了站在懸崖邊的神秘女人……

女人一襲黑衣迎風而立,黑色長發隨風怒張,背影纖瘦,似鬼魅,似邪靈.

孫然刹了車,沒有關車燈便下了車.

女人側過臉,眯眼看著孫然,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.

銀色蝴蝶面具,在灼白車燈的映照下,閃著炫目的冷光.

看到她臉上的面具,孫然就特別想給她摘下來,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聖.

她真的很好奇,面具下到底隱藏著怎樣的一張臉.

孫然快步走到女人面前,看著懸崖下波濤澎湃的大海,聽著大海的咆哮聲,道:"你我合作過這麼多次,你是不是該讓我看看你的臉了?"

"可以……"女人冷笑,帶著黑色真皮手套的手,心翼翼解下了臉上的面具……

一張熟悉而讓人驚豔的臉,讓孫然心下一抖.

沐凡……

是照片上那個沐凡……

孫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.

"沐凡……?"

"你認識我?"沐凡邪笑著,重新將蝴蝶面具帶回臉上,問道.

"白天,我在薄爺書房找書的時候,在一本書里,看到了你的照片,你是薄爺以前的女朋友?"孫然問道.

"呵……他還留著我的照片?我還以為他早就丟了呢."沐凡冷笑,面具下的眸,暗了暗,道.

"你是他以前的女友是吧?"

"……"沐凡不語,冷冷地盯著她.

"不想我就不問了,對了,你要跟我討論徹底除掉喬薇薇的辦法,到底是什麼辦法啊?"孫然切入正題,往她身邊湊了湊,問道.

沐凡冷哼,往前邁了一大步,手輕撫著孫然身上那柔軟的白色貂皮大衣,看了一眼懸崖下的大海,問道:"你會不會游泳?"

"不會."孫然搖頭……

"手機給我用一下."女人又道.

"哦……"孫然點了點頭,將手機放在女人手里,道:"到底什麼辦法,你倒是啊."

"其實辦法很簡單,來,我告訴你……!"話音剛落,沐凡冷哼了一聲,然後狠狠將孫然推下了懸崖.

"啊……"

孫然的尖叫聲,在她掉進了冰冷的海水中後,徹底消失……

沐凡再次冷哼,道:"你死了,不就能徹底除掉喬薇薇了麼……"

完,她便轉身,撫了撫凌亂的發,快步走到她的車前,將一封遺書放在了車內駕駛座,然後用手機分別給千芳,涼薄,還有孫父發了個短信,寫道:"永別了,來生再見!"

發完短信後,她再次走到崖邊,聽著崖下的海浪聲,道:"哼,天衣無縫……"

話音剛落,孫然的手機便直直地落下了山崖,落進了海中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同一時間,涼薄公寓.

涼薄與喬薇薇剛洗完澡躺在了床上,床頭桌上,涼薄的手機便震動了一下.

涼薄不耐煩地伸出手,拿起手機,點開了孫然發來的短信……

短信上的內容,讓他不由地蹙起了眉頭,心下一緊……

喬薇薇緩緩爬起,看著短信內容,道:"永別?來生再見?她什麼意思,是要自殺麼?"

"嘟嘟嘟嘟……"涼薄剛欲下床,電話就來了.

涼薄看見是千芳打來的,便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那個孫然不知道搞得什麼把戲,給我發短信來永別……你,她會不會是真要自殺啊,她十一點多出去的時候,我看她臉色挺不好的."電話那邊,千芳緊張地道.

"媽,您在家等我."涼薄聞,立即起身,扯下了身上的浴巾,快步進了衣帽間.

喬薇薇快速下了床,赤足跑進衣帽間,對著正快速往身上穿著羊毛衫的涼薄問道:"什麼意思?孫然真要自殺?"

涼薄看了喬薇薇一眼,沒有話,又從口袋里拿出手機,撥通了夢園保鏢室的電話……

電話剛接通,他便立即命令道:"馬上給我查看一下門口的監控錄像,看看孫然晚上是開著什麼車,往哪條路走的,你只有五分鍾時間."

罷,涼薄便掛掉了電話,在衣架上拿起一件深藍色的大衣,穿在身上,快速往外走.

喬薇薇也立即拿起一件玫色的皮草,披在白色的睡裙外,跟上涼薄的腳步,道:"薄爺,我們一起."

涼薄,頓住了步子,摸了摸她的臉,道:"你乖乖在家等我."

罷,涼薄便快步離開了屋子……

下了樓,涼薄剛上車,手機便再次響了起來……

看見是夢園保鏢室的電話,他立即按下了接聽:"怎麼樣了?"

"薄爺,少奶奶是往XX路的方向走的,少奶奶當時開的是一輛白色的賓利"

涼薄聞,立即按下了掛斷,然後撥通了歐向北的電話,命令道:"馬上去警察局給我查一下XX路的監控錄像,務必給我找到孫然!她開的是一輛白色的賓利車."

"什麼況?"電話那邊,歐向北問道.

"我剛剛收到了孫然的短信,她永別了,我懷疑她是要自殺,務必給我快速找到她,她絕對不能死!她若是死了,薇薇就沒救了!"

掛了電話後,涼薄蹙眉發動了車子,沖進夜色,往夢園奔馳.

內門門口,炫黑的布加迪威航一個急刹車穩穩停了下來.

停下車後,涼薄便進了門……

他一進門,坐在茶幾前忐忑不安的千芳便快步上前,抓住了他的手,道:"你,她要是真死了怎麼辦!咱們怎麼跟孫家人交代啊.我打孫然的電話,她一直是關機的!"

"嘟嘟嘟嘟……"手機的震動聲,讓涼薄欲又止.

涼薄拿出手機,看見是孫父孫星的電話,便立即接了起來……

"喂……岳父."涼薄道.

"涼薄,然呢?為什麼,她會給我發永別的短信,你們把她怎麼了?"

"岳父,您冷靜一點,我已經派人去找她了……"涼薄不耐煩地捏了捏眉心,道.

"嘟嘟嘟嘟……"

他的話,並沒有等來孫父孫星的回答.

聽著電話那邊冰冷的掛斷音,涼薄再次蹙了蹙眉.

"怎麼?她爸也收到短信了?"千芳緊張地問道.

"是!看來,她這回是玩真的了……"涼薄挑了挑眉,道.

"天哪,她可千萬別死啊!早知道我就不對她那麼多過分的話了!下午的時候,我就不該再到你們臥室去罵她,她肯定是被我罵的!"千芳緊張地不斷搓著手道.

涼薄看了千芳一眼,將手機放回口袋,坐到了沙發上,焦急地等待著歐向北的電話.

千芳緊張地走到了涼薄面前,也坐了下來,雙腿抖動不斷……

轉眼,半個時過去了,歐向北的電話依舊沒打來……

"嘭!"刺耳的踢門聲劃破了一室的緊張,凝重.

涼薄與千芳聞聲望去……

看見門口怒氣沖沖的孫星,千芳緊張地起身,道:"親家公啊!"

涼薄優雅地摁滅了手中的煙頭,起身,合了合身上的衣服,淡定地看著孫星,道:"岳父……"

孫星雙拳緊握,氣沖沖快步上前,踮起腳尖,雙手緊緊抓著涼薄的領口,道:"到底是怎麼回事,然怎麼會想到自殺!你是不是又讓她受了什麼委屈!"

"親家公,你冷靜點,我們已經派人去找然了,或許,她只是嚇唬嚇唬我們的!"千芳戰戰兢兢上前,握著孫星的手腕,道.

"冷靜,我怎麼冷靜!我的女兒我最清楚,她因為怕我心髒病發,就算是極度傷心的事,不到萬不得已,她都不會告訴我!生怕我會為她擔心!這樣的她,怎麼可能大半夜給我發這種短信嚇唬我?她若非真的想死,根本就不可能會給我發這種短信!你們,你們到底對我女兒做了什麼!"孫星聞,松開了涼薄,狠狠甩開了千芳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,道.

"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做啊!"千芳假裝無辜地擺了擺手,道.

現在,千芳只能否認……也不敢不否認.

"嘟嘟嘟……"就在此刻,涼薄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……

上篇:【237】下/面給我吃     下篇:【239】可能是跳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