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40】我很痛  
   
【240】我很痛

歐向北看涼薄上了車,立即加快腳步,上了涼薄的車.

系上安全帶後,歐向北疲憊地打了個呵欠,看著涼薄,道:"事已至此,看來我們只有再找別的辦法救薇薇了.或許,我們還可以去求你岳父,他不可能找不到白珊."

"你以為我沒想過麼?只是,你認為他可能會幫我麼?別開玩笑了……"

涼薄長歎了一口氣,道.

黑色的路虎,一路穩穩地下了山.

車內的氣氛,沉重到了極點.

"嘟嘟嘟嘟……"手機的震動聲,劃破了一車廂的安靜,壓抑.

涼薄一手握著方向盤,一手慢悠悠拿出手機,看見是千芳的電話,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喂,媽……"

"你那邊怎麼樣了?"

"在她車上發現了她的遺書,現在軍艦還有搜救船只正在進行打撈搜救.我岳父怎麼樣了?"他無力地著,一雙黑瞳,散打無光,整個人看起來失魂落魄.

"哎,搶救的不及時導致腦缺氧,醫生醒醒過來的幾率只有20/."電話那邊,千芳悶悶地著,聲音里帶著難以掩蓋的疲憊.

聽千芳完,涼薄便掛掉了電話……

"歐向北,把孫然自殺還有我岳父昏迷不醒住在涼氏私人醫院的消息放出去……"

"你是,引蛇出洞?"歐向北一個激靈,扭動了一下坐姿,看著涼薄,一雙眼,恢複了原本的神采.

"對,我們要讓白珊自己出來."罷,涼薄便加快了車速.

將歐向北送回家後,涼薄一個人來到了涼氏私人醫院.

孫星病房門口,涼薄疲憊地捏了捏眉心,推門而入.

坐在病床邊的千芳看見涼薄,立即快步迎了上來,心疼地握住了他的手,道:"瞧你的眼睛,血絲都出來了,趕緊回去睡一覺.好好休息休息."

"我沒事."涼薄輕拍了一下千芳的手,而後快步走到了孫星的病床前.

此刻的孫星,正戴著氧氣罩,安靜地躺在病床之上,眉宇之間平靜無比,好似只是在熟睡一般.

"兒子,你聽媽的話,回去休息吧,你瞧你憔悴的."千芳再次心疼地握住涼薄的手,長歎了一口氣,道.

"媽,這個節骨眼上,我怎麼睡得著."涼薄看著千芳,臉上愁云慘淡.

此刻的他,再也沒了平日的威風凜凜.

"有什麼睡不著的,喬薇薇也不是立刻就會死……再,她若真的死了,難道你還不活了?"千芳道.

她真的不明白,自己的兒子到底喜歡喬薇薇什麼.

居然能夠為了喬薇薇做到如此地步.

"我已經經曆過一次失去摯愛的痛,我再也經曆不起第二次了……她若死了,我還如何活."到這里,涼薄的心再次抽痛.

"你……"千芳本想罵他,但是,看他這個憔悴疲憊的樣子,她實在是不忍心對他重話.

涼薄緩緩拿出手機,撥通了夢園保鏢室的電話,命令道:"馬上給我到涼氏私人醫院頂層9號加護病房安裝針孔攝像機,另外,安排人給我24時盯著病房里的畫面,發現有陌生人進入病房,立即抓住!"

不等電話那邊回答,涼薄便直接掛掉了電話.

千芳疑惑地看著涼薄,道:"安裝針孔攝像頭做什麼?"

"孫星現在這個樣子了,他老婆白珊不可能不現身,她若是現身了,我們剛好可以當場抓住她,威脅她拿出解藥……"涼薄道.

"這是什麼意思?孫然不是只有一個爸爸麼?"千芳越聽越糊塗,實在不知道涼薄這到底是的什麼.

"孫然還有一個媽媽,叫白珊,是世界第一大巫師,她是絕命蠱的研制者,手上握著絕命蠱的解藥,現在懂了麼?"涼薄又道.

"這孫然的媽媽居然是個巫師,哼……孫然真是沒一句實話!還什麼自己只有一個父親!"千芳不悅地道.

"好了,我送您回家吧,病房里若是有人的話,白珊根本不可能會進來."涼薄又道.

千芳點了點頭,與涼薄一前一後出了病房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涼薄將千芳送回到夢園後,便回到了公寓.

走到客廳,就看到喬薇薇正蜷縮在沙發上睡覺.

他邁著疲憊的步子靠近了她,腳步很輕,卻輕而易舉地吵醒了處于淺睡眠狀態的她.

"唔……"她用力伸了個懶腰,打了個呵欠坐起,伸手攬住他的勁腰,抬頭,看著頭頂那雙猩的眸,道:"況如何?"

"她跳海了……現在船只跟軍艦還在打撈.我岳父聽到這事兒,心髒病發,醫生,醒過來的幾率只有20/"

喬薇薇聞,心下'咯噔’了一下.

"女人,你放心,就算孫然死了,我也絕不會讓你死的,我已經讓歐向北去放消息了,我相信,白珊聽到自己的老公昏迷不醒,一定會出現的……只要我抓住了她,你就有救了."涼薄長歎了一口氣,坐了下來,伸手,將她攬入懷中,動了動唇.

他的聲音,因為疲倦,顯得滄桑而又沙啞.

"薄爺,就算我們最後找不到白珊,就算……我會因蠱毒而死,我也無所謂,我喬薇薇的這一生能夠遇到你,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."喬薇薇緊緊地抱著他,心中五味雜陳.

"你不會死,只要有我在,你就不會死."他再次抱緊了她,好似要將她揉進自己的靈魂中一般.

之前,怒氣上頭的時候,她真的以為殺了孫然也無所謂,解不了蠱毒也無所謂.

但是,現在,當她真的意識到自己可能會失去活下去的機會時,她卻有些害怕了.

她怕的不是死,她怕的是自己死了後薄爺傷心孤單.

她不敢想.

人,只有在真正聽到死神腳步的時候,才會害怕死亡,才會認識到活著的美好.

喬薇薇沒有話,任由他抱著,貪婪地深吸著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氣息.

濃濃的悲傷籠罩在兩個人頭頂.

壓的兩個人有些透不過氣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一個上午,孫然跳海自殺,孫父因承受不了女兒自殺打擊,導致心髒病發昏迷不醒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.

關于孫然的新聞徹底霸占了各大網站,電視台,報紙,雜志的頭條.

……

黑色的厚窗簾一瀉而下,徹底阻隔了屋外的陽光,讓人分不清此刻到底是白天還是黑夜.

掛滿了蠱蟲的幽暗房間里,一襲黑衣,一頭及腰白發的白珊靜靜看著電視上關于孫然,孫星的新聞,臉色越來越陰沉.

一雙黑眸,盛滿了悲傷與怒氣.

幽藍的光打在她滿是皺紋的臉,為她增添了幾分鬼魅之氣.

此刻的她,好似生活在地獄中的憤怒幽靈,渾身都散發著讓人膽寒的戾氣……

墨黑色的長指甲狠狠劃過自己的臉,墨黑的血液自皮肉中流淌而出……

她知道,這次的事一定是因為喬薇薇!

"啊……"她忍不住怒吼,猶如一只發了怒的老虎.

刹那間,房間里陰風四起.

鐵架上,裝著各種蠱蟲的瓶子不斷隨風碰撞,發出讓人膽寒的聲響……

這聲音,好似來自地獄的腳步聲,那麼淒涼而又恐怖.

"哼……"她冷哼,唇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.

沾染著墨色血液的手,用力扯下了脖子上那條黑寶石吊墜,握在手心……

"&%#%%&#"她緊閉著雙眼,開始不斷重複念著咒語.

然後,語速越來越快,越來越快……

炫目的紫色光芒自指縫間散射而出,映照的整個房間都一片紫.

各種蠱蟲瓶子碰撞的聲音更加刺耳,四周的陰風也越發凜冽.

"薇三號絕命蠱蟲,速速蘇醒,速速成長……"白珊緊閉著雙眼,激動地大叫道.

她的聲音淒厲無比,好似深夜的鬼哭聲.

白色的長發隨風怒張,恐怖至極.

"啊……"伴隨著一聲尖叫,白珊緩緩睜開了一雙陰森空洞的雙眸.

想到自己已經成功喚醒了喬薇薇體內的蠱蟲,她的嘴角立即勾起了一抹邪惡的笑……

"哼,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慘的,喬薇薇!我要你給我女兒陪葬!"

這邊,白珊剛剛念完咒語,另一邊喬薇薇就腹痛如刀絞……

"啊……"沙發上,痛到蜷縮成一團的喬薇薇不斷地Shen/吟.

光潔的額頭不斷往外冒著細汗.

眸底的血,越來越深,好似被地獄血池里的鬼血浸染過一般.

胃部好痛,好似千萬只鋒利的貓爪在上面用力滑動.

顫抖的手一點一點伸到頭頂,摸到手機後,艱難地解了鎖,撥通了涼薄的電話……

"薄爺,你快出來,我胃好痛."她用氣音聲地著……

她很想大聲話,可是這劇痛感,卻讓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氣……

書房里,涼薄,歐向北,涼意三個人快速走了出來.

看見喬薇薇的樣子,涼薄立即快步上前,半跪在她的身邊,道:"女人,你怎麼了?"

"我好痛,胃好痛……是不是絕命蠱又發作了啊……"喬薇薇緩緩睜開了血的雙眸,動了動青紫色的唇瓣,看著涼薄,用氣音道.

她眸底的血,還有唇瓣上可怕的青紫,讓一旁的涼薄,歐向北,涼意三人心下一緊……

上篇:【239】可能是跳崖了     下篇:【241】還是這里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