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41】還是這里痛?  
   
【241】還是這里痛?

歐向北忙蹲下身子,手,附在喬薇薇的胃部,輕輕按了一下,道:"還是這里痛?"

喬薇薇無力地點頭.

歐向北聞,又摸了摸她滿是細汗的額頭,手心感受到的滾燙溫度更是印證了他心里的想法……

歐向北蹙眉,看著涼薄,道:"恐怕,真是絕命蠱發作,她的樣子,跟上次是一模一樣的."

涼薄聞,深吸一口氣,緊緊閉上了雙眼.

整個人癱軟在地,心,再次絞痛……

一旁,涼意的眸也因歐向北的話而徹底暗了下來.

絕命蠱發作,他知道,那意味著什麼.

"涼意,你去我醫院辦公室把我的醫藥箱拿過來."著,歐向北便起身,在口袋中掏出鑰匙,放在了涼意的手心,道.

涼意點頭,快步走出了客廳.

喬薇薇深吸了一口氣,淚眼看著頭頂涼薄籠著憂傷與落寞的臉,道:"薄爺,發作了是不是代表我很快就會死了……"

涼薄聞,緩緩起身,坐在了她身邊,將她的頭放在自己大腿,道:"不會,我不會讓你死."

"可是生死有命……"

"什麼生死有命?!我不允許你死,你就死不了,就算閻王他把你抓了去,我也會追到陰曹地府把你救回來."他霸道地著,顫抖的手不斷輕撫著她的發絲.

一旁歐向北見此場景.深吸了一口吸,一顆心,同樣抽痛,眼圈微……

"我打電話給我上次那個精通巫蠱之術的泰國朋友Bill,讓他來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."罷,歐向北便拿出了手機,撥通了泰國Bill的電話……

電話剛一接通,歐向北便立即道:"喂,Bill,還記得上次那個身中絕命蠱的薇薇麼,她體內的蠱毒好像又發作了.你能不能來看一看?"

"OK……我這就出發……"電話那邊Bill用並不流利的中文,回答道.

掛了電話後,歐向北看著涼薄和喬薇薇,道:"Bill現在就出發,大概下午就能到."

涼薄點頭,伸出手,輕揉著喬薇薇的胃部,問道:"這樣會不會好一些?"

"不好,我好痛.痛到我想死."喬薇薇Shen吟,一滴淚滑落在他的大腿,浸濕了他的褲子.

半個時後,涼意急匆匆地拿著急救箱走了進來.

歐向北接過急救箱,快速取出了一次性注射器與退燒止痛藥水.

抽好了藥後,歐向北心翼翼地將藥物注射進了喬薇薇的身體.

剛剛注射完,喬薇薇便合上了雙眸,沉沉地睡了過去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燦爛的午後陽光,透過半開的窗簾,散落進巴洛克風格的大臥室……

雪白的大床上,面色蒼白的喬薇薇依舊處于沉睡狀態.

兩片唇瓣,雖已褪去青紫卻是蒼白無比.

一旁,Bill心翼翼地取下了自己手上的色寶石戒指,放在了她的胃部……

寶石戒指在接觸到喬薇薇的胃部後,立即發出了炫目的光芒……

那光芒,刺目而又耀眼,世間罕見.

一旁,涼薄,歐向北,涼意異口同聲地看著Bill問道:"Bill,怎麼樣?"

Bill長歎了一口氣,將戒指戴回手上,鬼魅的丹鳳眼分別掃了三人一眼,然後定格在了涼薄的臉,用並不熟練的中文,道:"她體內的蠱蟲,已經蘇醒……"

"為什麼會這樣?"歐向北問道.

"按理,吃了第一顆解藥之後,只要制蠱人不去用咒語呼喚蠱蟲,蠱蟲不到時間是不會醒來的……"Bill又道.

涼薄聞,一雙眸漸漸冷了下來,修長的手指點了點下巴,看著Bill道:"你是誰,是白珊喚醒了她體內的蟲子?"

涼薄字字句句擲地有聲,周身的殺氣,讓人心驚膽寒.

Bill心下一顫,看著涼薄,道:"是的.一定是這樣的.這蠱蟲,一旦被喚醒,就會徹底瘋狂,一周之內,必定會長成成蟲,然後,不斷在人的體內產卵,繁殖,啃噬人的五髒六腑……除非在一周內拿到解藥,否則喬姐必死無疑."

涼薄聞,怒氣沖沖朝Bill邁了一大步,雙手,死死抓著Bill的衣領,低吼道:"什麼叫必死無疑,你誰必死無疑!還有沒有別的辦法了,你快!"

此刻的涼薄,徹底失去了理智.

這樣的涼薄,讓人不寒而栗.

對上他猩的眸,Bill不由地打了個寒顫.

"薄……薄爺,您冷靜一點……我也是實話實,除了想辦法講解藥弄到手,根本就沒有第二條路."Bill緊張而又心翼翼地著,心幾乎快要提到了嗓子眼兒……

涼意聞,無力地垂下了頭,閉上了雙眼,沒有話……

面色陰沉的歐向北快速上前,拉開了涼薄,道:"你冷靜點!"

涼薄冷冷看了歐向北一眼,拿出手機,撥通了夢園保鏢室的電話,低吼道:"我叫你們給我監視孫星病房的畫面,你們監視的怎麼樣了?還是沒有陌生人進入病房麼?"

"薄爺,沒有……"電話那邊,道.

"Shit!"涼薄低罵,按下掛斷後,又撥通了甯墨瞳的電話……

電話剛接通,他便命令道:"聽好了,不管用什麼辦法,就算把這個世界翻個底兒朝天也好,一周之內,務必給我找到白珊!這是命令!"

不等甯墨瞳回答,涼薄便冷冷掛掉了電話.

涼薄掛了電話後,整個房間都安靜了下來……

烏云籠罩在眾人頭頂,壓的他們喘不過氣.

"我要飛的更高~飛的更高~"

汪峰高亢的聲線,在此刻顯得有些突兀.

歐向北看了明顯有些不耐煩的涼薄一眼,拿出了手機.

一看是搜救隊隊長的電話,便立即接了起來……

"歐少,我們打撈到現在,什麼也沒有發現,我們懷疑,尸體可能是隨著海浪飄遠了,或者,已經被海內的大型生物給吃了."電話那邊,道.

"給我繼續打撈!"歐向北命令道.

不等電話那邊回答,歐向北便立即掛掉了電話.

"這幫廢物!"歐向北咒罵.

"好了,你們三個先走吧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……"涼薄閉了閉眼睛,無力地道.

搜救隊隊長的什麼,他聽得一清二楚,只是,他現在沒有心思去關心一具尸體.

"好……那我們三個先走了……"歐向北干脆地點頭……

他知道,涼薄此刻,最想要的是一份安靜.

三個人離開後,整個房間又回歸了平靜.

涼薄長歎了一口氣,上了床,靠坐在床頭.

微涼的指尖輕輕劃過她蒼白的下唇.

心跳,好像快要停擺,大腦里混沌一片.

七天,他不敢想象七天後,若是找不到解藥會是怎樣的況.

他真的不敢想.

"額……"嘴唇上絲絲的涼意喚醒了沉睡中的喬薇薇.

喬薇薇緩緩睜開了微的眼睛,看著涼薄,道:"現在什麼時間了?我睡了多久了呀."

"女人,剛剛歐向北那個巫師朋友Bill來過了……"涼薄看著她,眉頭深鎖.

看涼薄愁眉深鎖的樣子,喬薇薇就知道,自己的況一定很不樂觀.

"什麼?是不是我很快就會死了?我還有幾天時間?"喬薇薇苦笑,道.

"……"他看著她,張了張嘴,欲又止.

"你告訴我吧,我承受得了."她繼續看著他,故作淡定,嘴角努力地上揚……

"七天……不過女人你放心,七天內我相信我一定能夠拿到解藥的."涼薄看著他,墨眸緊斂,眉宇之間帶著彌散不去的憂傷,眸底,波光粼粼.

七天,聽到這個數字,喬薇薇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……

也就是,七天後,若是沒有解藥,她就會死.

以前,她總覺得死是一件特別簡單的事.

然而,現在,當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可能快要走到盡頭的時候,她卻害怕了,不想死了.

七天,拿到解藥,談何容易.

"若是,拿不到呢……"

"不會,我一定拿得到,我不相信,我涼薄會被區區一顆解藥難倒."他自信而又堅定地道.

嘴上雖然這麼,但他心里卻充滿著各種不確定.

其實,他也不知道,自己到底能不能拿不拿到這解藥.

"不管拿不拿得到,讓我們好好珍惜這七天的時間吧."喬薇薇艱難起身,將頭靠在他的肩膀,淚如雨下.

鼻息間,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氣息,讓她迷戀.

"薄爺,如果我死了,你會不會很快就把我忘了呀."她深吸了一口氣,捂著抽痛的Xiong口,問道.

"不會,我會隨你而去."他深地著,心中的淚,如江河般洶湧.

"不要,我要你好好的生活,然後,找一個比我更好的女人結婚生子."

"你便是這世間最好的女子……"他深款款地著,一滴淚,滴落在她的發頂.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40】我很痛     下篇:【242】我愛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