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44】一點都不疼  
   
【244】一點都不疼

"薄爺,美國FBI都出動了,還是找不到,怎麼辦,我們要不要再想想別的辦法."良久,電話那邊才傳來了甯墨瞳帶著疲憊與為難的聲音.

甯墨瞳的話,讓涼薄的眸再次冷了下來.

墨黑的雙眸,再次燃燒起攝人心魄的火光.

"廢物,一群廢物!找不到就繼續給我找,打的什麼電話!"涼薄低聲咒罵……

下一秒,手機便毫不留地砸向了電視……

一瞬間,電視屏幕猶如干涸經年的土地,裂開了無數條讓人觸目驚心的口子.

而手機,也已經四分五裂,徹底報廢.

一旁的三個人見狀,不由地打了個寒顫,心,幾乎快要跳出嗓子眼兒.

涼薄發怒的樣子,真的很可怕.

他們誰也不敢話,甚至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,生怕一個不心,會被涼薄活活撕碎,吞入腹中.

"嚓……"開門聲,劃破了一室的靜謐.

周楚榆,歐向北,蘇清城循聲望去……

而涼薄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茶幾,劍眉緊蹙.

甯檬一走進客廳,便被客廳里冷冽的氣氛給嚇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.

握在書包肩帶上的手,微微顫抖,站在原地,想一個木偶,不敢話,也不敢動.

"甯檬,放學了啊."周楚榆開口,打破了沉默.

"嗯……楚榆姐,向北哥,清城哥,你們都在啊……"甯檬站在原地,忐忑地看著眼睛好似會噴火的涼薄,聲地著.

周楚榆三人強笑著朝甯檬點了點頭.

"你們聊,我去廚房做飯."著,甯檬便疾步進了廚房,連書包都忘記放下.

"……"

甯檬離開後,客廳里又陷入了一片死寂.

周楚榆扭頭,輕拍了一下涼薄的肩膀,道:"沒准兒明天就找到了."

涼薄不語……

所有人都沒有再發.

臥室的門被無聲地拉開……

被胃部的刺痛感折磨醒了的喬薇薇站在臥室門口,看見客廳里的景,一顆心,好似跌進了萬丈深淵.

她沒有話,因為,她根本沒有勇氣,去打破眼前的這片死寂.

歐向北抬起頭,看見門口的喬薇薇時,心中不免感覺有些不可思議.

按理,用了他的藥,是不可能會這麼快醒來的.

他立即問道:"薇薇,怎麼這麼快就醒了?"

歐向北的話,將眾人的視線都拉到了喬薇薇的身上.

喬薇薇捂著刺痛的胃部,走到涼薄身邊坐了下來,動了動蒼白的唇瓣,道:"胃刺痛,痛醒了……不過,這痛我還能承受得了."

"難道是你的身體產生抗藥性了?明天我再給你換一種藥試試."歐向北道.

涼薄心疼地摸了摸喬薇薇不斷冒著虛汗的頭,道:"怎麼流這麼多虛汗."

"不知道."喬薇薇搖了搖頭,苦笑道.

一旁,周楚榆心疼地看著喬薇薇,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,生怕自己會在喬薇薇面前流淚.

外面,天色漸漸變灰.客廳里的世界,也隨之變得有些幽暗……

這邊V市已是傍晚,幽暗一片,而另一邊倫敦卻正是上午,眼光明媚.

英國黑手黨領秋景天宅邸.

儲藏室里.

一身粉色蕾絲家居服的秋容,站在擺滿了絕命蠱蟲與各種植物精華液的桌子前,蹙眉拿起了一只裝著絕命蠱蟲的透明瓶子,心翼翼地擰開了瓶蓋.

一雙因為連續48個時沒睡覺,而血絲密布的眼睛,怒瞪著瓶內齜牙咧嘴的黃色蠱蟲,道:"死蟲子!我就不信我殺不死你!哼!"

罷,她便拿起了一旁盛滿了透明色司雀草精華的試管,然後,心翼翼將司雀草精華倒入了手中的蠱蟲瓶內……

一秒鍾後,原本齜牙咧嘴的蟲子漸漸安分了下來,開始變得萎靡不振.

看到蟲子萎靡不振後,秋容隨即將瓶子放在了桌上.

然後,拿起了一把鋒利的刀……

冰冷的刀尖放在已經血肉模糊的左手手心,秋容深吸了一口氣,默念道:"秋容不怕不怕,那麼多下都已經割了,也不差這一下了,為了意哥哥什麼都不要怕哦……!"

話音剛落,冰冷的刀尖便深深刺入了那血肉模糊的皮肉……

秋容痛呼,握緊了拳頭,將自手心流淌而出的血心翼翼地滴進了蠱蟲瓶內……

鮮的血一滴一滴落進了瓶內,如同一縷一縷美麗的紗,慢慢地輾轉,擴散,將瓶中透明的司雀草精華染成了色.

蠱蟲的幾只腳,瞬間消失不見…

原本萎靡不振的蠱蟲,痛得不斷在瓶底蠕動,翻滾,撲騰……

血滴盡了後,秋容拿起手帕輕輕擦了擦手,又拿起了一旁已經調制好了的減毒深色奪命草精華,用滴管吸了少量後,認真地滴進了蠱蟲瓶內……

所有步驟都進行完畢後,秋容緊張地盯著瓶內的蠱蟲,不斷地在心里祈禱——蟲子,你快死吧,快死吧!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劃破了一室的緊張之氣……

聽見聲音,秋容不悅地蹙眉……

"不是了都不要來打攪……"秋容不悅地轉身,卻在目光觸及到門口一襲白衣色涼意時,生生將後面幾個字吞進了腹中……

一雙泛著血絲的眸立即染上了一層笑意.

嘴角微微上揚,露出了一對可愛又迷人的梨渦.

"意哥哥……!"秋容歡呼,如兔子一般蹦跳著上前,開心地緊抱住了涼意,咧嘴笑著……

這一笑,兩只可愛的虎牙便露了出來……

"丫頭,你多久沒睡覺了,眼睛怎麼這麼?"涼意溫柔地推開了秋容,伸出手,捏了捏她的鼻子,緊盯著她血絲密布的眼睛,蹙眉,問道.

"唔……也沒多久,就48時呀.你不是你嫂子沒有這個就會死麼.我不能讓她死呀."秋容再次燦爛一笑,看著涼意,道.

"那你也不能不睡覺啊."涼意心疼地伸出手,握住了她的左手……

"啊……痛,松開!"秋容痛呼,快速抽出了被涼意緊握的手.

入眼的一片,讓涼意心下一疼……

他立即緊張地握住了她的左手手腕,心疼地打量著她幾乎已經被刀劃到血肉模糊的手心,問道:"這怎麼回事兒?"

"研究這個不是需要血麼,然後我就……"

"秋容,需要血你可以去找別人的,為什麼要用自己的!為什麼要用刀去割自己的皮肉!"涼意緊攥著她的手腕,面帶慍色.

"我找了好幾個傭人還有保鏢來試過,但是,他們的血對蟲子都沒有作用,只有我的才有啊.而且提前放好的血還不行,還必須要現滴的才可以呢.所以,我就只能用一次就割一次咯."秋容嘟嘴,悶悶地著.

"意哥哥,你這是生氣了麼.你不要生氣嘛.人家一點都不疼哦."秋容撒嬌道,完,又孩子氣地朝涼意眨了眨眼.

眼前的女孩兒,是這樣純潔美好,好似一塊水晶.

她的眼眸,是這樣清澈,連一絲雜質都沒有.

涼意看著她,心疼地攬她入懷,道:"丫頭,對不起,我讓你受苦了."

她一直被秋景天保護的很好,是一個泡在蜜罐兒里長大的公主,連摔倒磕破皮都會哭鼻子.

可是這樣的她卻為了他,做到了如此地步.

"意哥哥,為了你,別是用刀劃自己的皮肉,就是要我把自己的心髒取出來,我也心甘願哦.別忘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哦,為你做這點事真不算什麼呢."秋容笑著道.

到這里,秋容不由地回想起,媽媽去世那個晚上,傷心越絕的她在大雨里狂奔差點被車撞到的景……

那千鈞一發之際,若不是路過的意哥哥奮不顧身將她推開,恐怕,她早就死了.

他成功的將她從死神手里搶了回來,自己卻被車子給撞飛出去老遠……

車子撞了他後就跑了,大雨里,從未經曆過這種事的她,看著不斷淌血的他一時之間手足無措……

再然後,父親的人就找來了,並將他帶來了這里療傷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中國V市.

上午9點.

一直處于淺睡眠狀態中的喬薇薇忽然睜開了雙眼.

想到自己的人生只剩下今天一天,心里就充滿了痛苦,絕望.

側過身子,看著身邊熟睡中的涼薄,她的心,再次抽痛.

赤足下了床,走到床前,蒼白纖瘦的手輕輕拉開了窗簾……

一縷陽光落進臥室,在她蒼白的臉上四散開來……

第一次感覺這座城市是這樣美好,即便它是擁堵的,它是喧鬧的,她依舊感覺它美好非常.

想到自己即將離開這座城市,去往一個叫地獄的地方,她的心里充滿了不舍.

溫暖的雙臂從後緊緊環住了她的腰,下一秒,她便為圈在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.

撲鼻而來的淡淡薄荷氣息,讓她不由地閉上了雙眼.

光可鑒人的玻璃,映照出二人此刻的模樣.

"早啊."他道.

"早……"微涼的十指緊握住他的手,她用力地微笑.

"我們就只剩下一天時間了,薄爺."

"……"

涼薄不語,圈著她腰部的雙臂驟然用力.

頭,深深埋進她的發絲,貪婪地呼吸著屬于她的氣息.

這一刻,他忽然感覺,懷中的她就好似美麗的泡沫……

好似,只要輕輕一碰,就會粉身碎骨.

上篇:【243】不論地獄天堂,我都陪你闖     下篇:【245】瘋狂索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