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46】我好熱  
   
【246】我好熱

公寓陽台上,喬薇薇與涼薄肩並肩而立,靜靜欣賞著城市繁華而又美好的夜景.

站在他們的角度,放眼望去,盡是一片燈酒綠.

此刻的城市,好似一杯由一級特級調酒師精心調配出的七彩的雞尾酒,散發著迷醉人心的氣息.

這樣的美好,讓喬薇薇貪戀不已.

柔柔的晚風拂面而來,讓她心下一涼.

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,已經23點整……

她的生命,就只剩下這1個時了.

一個下午的時間,實在是過的太快,太快.

"薄爺,我們就只剩下1個時的時間了."喬薇薇深吸了一口氣,扭頭看著涼薄.

她的話,好似熊熊烈火,瞬間,將他的心燒了個灰飛煙滅.

他扭頭看著她,微微顫抖的五指輕輕拂過她的臉龐,動了動兩片棱角分明的薄唇:"女人,對不起,終究,我還是沒能為你找到解藥,終究,我還是沒能保護的了你,無所不能的我,卻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,對不起……"

他以為真的凌駕于一切之上,他以為自己無所不能,到現在他才明白,他再怎麼厲害,終是斗不過頭頂的這片天.

她看著他,心中雖五味雜陳,卻依舊強笑著,故作堅強與鎮定,道:"薄爺,我舍不得你.真的舍不得."

聽到她的話,一雙墨眸驟然緊斂,輕撫著她臉頰的動作頓了頓,他緩緩將手伸進了口袋,摸出了一顆白色的藥丸.

"這是什麼?"

她伸手,欲伸手去拿他手中的藥丸,他卻及時地將藥丸握緊……

"可以讓我永遠陪著你的東西."他緊握著藥丸,看著她,動了動唇.

她一聽,瞬間慌了心神.

她再次伸手,欲掰開他握著藥丸的手,卻不能夠.

男女之間的力氣,太過懸殊.

"你想干什麼?!"她怒吼,一張臉,憋的通.

"我過,我們之間,主動權在我,我不放你,你就逃不掉,所以,即便你是去地獄,我也會追過去."他看著她,目光堅定不帶一絲閃爍……

他的話,就好像一把散沙,生生灑在了她的心髒,落下了密密麻麻的深坑.

她的淚,終是不受控制地奪眶而出.

"涼薄,你聽好了!你給我好好活著!我不允許你死,你聽懂了麼?!"她撕心裂肺地叫喊著,每一個字都的無比用力,淚水,猶如斷了線的珠子.

他深吸了一口氣,沒有看她,只是蹙眉看著繁華的夜景.

她的話,絲毫沒有動搖到他.

"咚……!"

一聲悶響,她已經直直地跪在了他的腳下.

慘白的手,用力抓著他的褲腿,道:"薄爺,答應我,就算我死了,你也好好活著,好麼?"

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眸中一瀉而下的悲傷將她籠罩.

"你起來!"他低聲命令.

"薄爺,好好活著,答應我……"

他迅速將藥片放進口袋,而後,彎腰強行將她拉起,雙手緊緊攥著她的兩只手腕,雙眸猩.

"女人……"

"薄爺,你的世界,除了我以外,還有太多的東西需要你去守護,你怎能為了區區一個我,動了輕生的念頭.答應我,等我死了,你就一把火燒光我所有的東西,然後把這一切都當成是一場夢,忘了我,找一個好女人,用心去愛她,跟她結婚生孩子,過幸福的生活."她深地乞求,幾度哽咽到不下去.

"我的心,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僅有的奢侈品,除了你喬薇薇,誰都不配擁有……"

"薄爺,我人生最後的願望,就是希望你能好好活,如果你真的愛我,就請你答應我,好不好……"

"女人……"

"薄爺,想想你的父母,你的涼氏,你的肩上,扛著太多太多的東西,不是麼?"她緊緊地抱著他,淚水,浸濕了他的肩膀.

"啊……"胃部的的絞痛,抽搐的感覺讓她不自覺地Shen/吟出聲,抱著他的雙臂漸漸失去了力氣……

在她即將倒地之際,他迅速地攔腰扶住了她.

"薄爺,我好痛……"

真的好痛,她甚至能夠清晰地感受到,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她的胃里不斷地蠕動,撞/擊著那粉/嫩的內壁.

一抹血在她的眼底暈染開來,下一秒,她的肌膚也變成了青色,兩片唇瓣變成青紫色,身上的溫度驟然升高,猶如沸水般滾燙.

"我們回房間,我叫歐向北過來……"著,他便彎腰將她橫抱,進了臥室,心翼翼地將她放上了床.

為她墊了枕頭後,他無力地坐在了床頭,拿出手機,欲撥打歐向北的電話.

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艱難起身,奪過他的手機,扔在一邊,用氣音道:"不要……薄爺,不要打電話,我不要睡覺."

"薄爺,抱緊我,好不好?我好冷."下一秒,她便徹底癱軟在床,好似一只被斬斷了翅膀的鳥,失去了所有力氣.

身子,由滾燙變成冰涼.

直竄毛孔的寒意,讓她不斷地顫抖.

就連牙齒,都開始不斷打架.

他見狀,立即躺了下來,為她蓋上了厚厚的被子,隔著被子,緊緊將她抱住.

牆上的掛鍾不斷搖擺,發出"滴答滴答……"的聲響.

好似在提心著他們,他們的時間正在一點一點地流逝,正在一點一點地變少.

"薄……薄爺,你,當著我的面,發個誓,好不好?就等喬薇薇死後,涼薄一定好好生活,絕不輕聲."她艱難地著,身子,不斷地顫抖.

"女人,別逼我……"

"快發誓,我求你,這是我最後的願望,你就不能滿足我麼?"她捂著絞痛不已的胃部,繼續乞求.

"好,我發誓,喬薇薇死後,我涼薄一定好好生活,絕不輕生."他,終究是拗不過她.

他依舊緊緊摟著她,緊閉著雙眼,無力地著.

他,拗不過她.

"薄爺,我希望你能夠牢記自己的誓."她苦笑……

突然,房間里陰風四起.

一縷黑光穿透了她的肌膚與包裹在她身上的被子,映照在雪白的天花板.

她的臉,漸漸由青色變成灰色.

疼痛感,越來越劇烈,這樣的痛,幾乎讓她的大腦一片空白.

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,胃里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一點一點變大……

他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鍾……

還差20分鍾,就十二點了.

他迅速爬坐起,拼命地搖晃著她的身體:"女人,女人……"

"薄爺,掀開被子,我好熱,好熱……"眸含淚看著他,道.

他狠咬著下唇,緊閉著雙眼,緩緩將被子拉開,看著自她胃部直射而出的黑光,流下了絕望的淚.

"薄爺,記住你答應我的事,大丈夫一既出駟馬難……難追."她繼續用氣音著,身子,漸漸縮成了一團.

這樣的疼痛,早已超出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范圍.

時間,一分一秒地流逝.

距離她離開的時間,也越來越近了……

她真的不想死,不想離開他.

如果能夠活下來,哪怕要她永遠忍受這疼痛,她也心甘願.

他靜靜看著她,不不語,一張臉,失去了所有的顏色.

耳邊,掛鍾不斷搖擺的聲音,讓他煩躁.

此刻,他感覺自己好像廢物!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人痛苦,卻一點辦法都沒有.

"薄爺,你看著我……"她不斷地Shen/吟,喘息,道.

他聞,將視線定格在了她的臉.

"薄爺,你給我笑一個,好不好?我想最後看一眼你的笑容."到這里,淚水再次模糊了她的眼.

他深吸了一口氣,強忍著眼淚,看著她,嘴角,一點一點地勾起……

這一笑,雖看起來勉強無比,卻依舊傾國傾城.

"你的笑容真好看……薄爺,聽人死了要喝孟婆湯,聽喝了孟婆湯就會忘記自己前世的一切,等我去了那邊,我一定不會喝那玩意,我不要忘記你."

"傻瓜,不喝孟婆湯怎麼投胎轉世."他立即收斂起自己的笑容,蹙眉看著她.

"我……我甯願做……做一只永遠無法投胎轉世的孤魂野鬼,也不要忘記你."

她強笑著,胃部的疼痛感更加劇烈了,眼皮,越來越沉重,越來越沉重……

"傻女人."

"薄爺,拉我起來."她汗如雨下,低聲呼喚.

他閉上眼睛,心翼翼將她扶起,讓她靠在自己的肩頭.

"呵呵,我們還剩下五分鍾."她微合著雙眼,深吸了一口氣,道.

胃部直射而出的光芒驟然收斂,就連疼痛感,都輕了許多……

這一切,都好似是暴風雨前的甯靜.

"嗯,還有5分鍾……"他含淚看著掛鍾,道.

一種,叫絕望的東西,在他心底深處肆意滋長,結成滕蔓,死死纏繞著他的心.

他多希望,時間,能夠為他們停下前進的腳步.

他不想她走,真的不想.

"記得,等我死了,一定要一把火燒光關于我的一切……"完,她便緩緩閉上了沉重的眼皮……

上篇:【245】瘋狂索取     下篇:【247】女人,張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