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48】你上床  
   
【248】你上床

洗的一身神清氣爽的涼意走出浴室後,秋容立即上前,緊緊地將他抱住,道:"唔……意哥哥."

淡淡的沐浴乳氣息撲鼻而來,讓她安心,滿足.

"我還以為你睡了呢……"涼意緩緩推開她,手背蹭了蹭她的臉蛋,道.

"你不陪我睡,我怎麼睡得著嘛."她燦爛的笑著.

這一笑,可愛的梨渦,與那一對精致的虎牙盡顯無疑.

"好好好,陪你睡,你上床."涼意含笑看著她,捏了捏她的鼻子,道.

涼意話音剛落,秋容便立即乖乖上了床,平躺了下來.

面對她的時候,涼意總會各種沒有辦法.

涼意搖了搖頭,掀開被子,面對著她側躺了下來.

他的頭剛貼上枕頭,秋容便立即朝他身邊湊了湊,側過身子,緊緊摟住了他.

"意哥哥,你親親我好不好?上次親親懷孕沒成功……這次,我們繼續努力,好不好?"

秋容抬頭,看著近在咫尺的唇瓣,道.

"乖乖睡覺,別鬧."他無奈地著,然後閉上了雙眼.

這個丫頭,總是認為,親一親,然後在一起蓋著被子睡一睡,就能懷孕……

對于這一點,他真有點兒無奈了.

但是,又不知道該怎麼跟她.

秋容調皮一笑,直接將唇瓣貼上了他的唇.

依舊只是簡單的四唇相貼.

少女特有的馨香氣息撲鼻而來,他立即睜開了雙眼,然後,輕輕將她推開,道:"丫頭,你又鬧."

"哪有鬧,意哥哥,你的嘴唇真軟,像奶油蛋糕……"

面包……

第一次聽到有人用奶油蛋糕形容別人嘴唇的.

吃貨的思想,無人能懂.

"……"他不語.

"意哥哥……"

"嗯?"

"我愛你……"

"睡覺,我困了……"

"不要睡啊,你我這次能不能成功懷孕呢."秋容立即起身,跨坐在他腹,雙手不斷地搖晃著他的肩膀,道.

天性單純的她根本沒有意識到,此刻,他們的姿勢,有多麼曖昧.

"你乖乖的,意哥哥累了."

"……"秋容不再話,扁扁嘴,蹙眉滑到了床上,躺了下來,乖乖閉上了雙眼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同一時間,白珊家.

月光,透過半開的黑色薄紗窗簾散落進屋內,留下了一地銀白.

冰冷的地板上,白珊靜靜盤腿而坐,雙眸死死盯著手中的黑色寶石,等待著它發出光芒.

0:00到現在,她一直等了足足兩個時了,可是依舊不見寶石發光……

只要喬薇薇體內的薇三號絕命蠱蟲長成成蟲,她的寶石就會感應到,並且發出光芒.

按理0:00那蟲子就該長成成蟲了……

可是,為什麼,她一直等到現在,寶石還是沒有反應.

難道,有誰給了喬薇薇解藥?

不可能……這絕對不可能……

這個世界上除了她,根本沒人能研制出解藥!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翌日.

秋容睜開眼睛的時候,涼意還在熟睡中.

她淺笑,側過都身子,滿足地看著他安靜的睡顏,溫軟的指尖輕輕地觸摸著他的唇瓣.

唇瓣上酥癢的觸覺,讓涼意緩緩睜開了眼睛.

他立即握住了她不安分的手指,道:"這麼早就醒了?"

"嗯……"

"對了,丫頭,今天我哥哥嫂子他們會過來,他們若是問你咱倆是怎麼認識的,你就咱倆是在英國偶然認識的,問你怎麼會解這個蠱毒,你就你平時喜歡研究蠱毒之類的東西,總之,千萬不要漏嘴,不要暴露身份,知道了麼?"涼意叮囑道.

"知道啦."秋容乖乖點頭.

意哥哥什麼,就是什麼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中午,涼薄,喬薇薇,歐向北,周楚榆,甯檬,一行五人來到了涼意公寓.

幾個人剛走進客廳,剛坐下來,涼薄看著涼意,問道:"那個高人呢?"

"喝茶咯~!!"秋容清脆的聲音讓涼意欲又止.

眾人與涼意一起循聲望去.

只見一襲白裙,滿臉是笑的秋容正端著滿是熱茶的茶杯,心翼翼地朝他們走來……

她的笑容,是那樣乾淨,只是這樣看著,都會讓人忘記所有的煩惱.

幾個人饒有興致地看著秋容,眼中均帶著笑.

若非親耳所聞,他們絕對不會相信這樣一個女孩兒,居然能夠研制出解藥.

涼意看她端著托盤那搖搖晃晃的樣子,立即快步上前,接過她手上的托盤,道:"手上有傷不知道啊?這麼重的你也拿,不怕摔了啊.水這麼燙呢……"

秋容嘟嘴,用那包裹著紗布的左手,摸了摸自己的兩只麻花辮兒,看著涼意,笑道:"又不重."

涼意看了她一眼,無奈地搖了搖頭,轉身,走向眾人,穩穩地將托盤放在了茶幾上,又朝秋容擺了擺手,道:"過來……"

秋容見狀,立即聽話地跑著上前,站在了涼意身邊.

"這位,就是研制出絕命蠱解藥的秋容."

"嘿嘿,大家好,我是秋容."秋容禮貌性地朝眾人鞠了一躬,道.

眾人含笑看著秋容,對這個如貓一般乖巧的女孩兒都很是喜歡,

"秋容,這位是我哥哥,這位是我嫂子,這位是向北哥,這位是楚榆姐,還有這位是甯檬,甯檬就比你大一歲."

涼意含笑,一一向秋容介紹.

喬薇薇起身,笑著走到秋容身邊,看著她,道:"秋容,真的很謝謝你,若不是你,我必死無疑."

"這沒什麼啦,嫂子."秋容摸了摸頭,有些不好意思.

"你手怎麼了?"喬薇薇看著她包裹著紗布的手,問道.

"那個絕命蠱蟲只對我的血有反應,別人的都不行呢,所以,我就只好自己割自己的手取血啦."秋容繼續淺笑,輕描淡寫地著,絲毫沒把這當做什麼了不起的事.

一股感動與溫暖在喬薇薇心底深處蔓延開來.

她立即張開雙臂,緊緊將秋容抱在懷中,道:"秋容,千萬語,都道不盡我心里對你的感謝,謝謝你,為我做的一切,我喬薇薇欠你一條命."

涼薄見狀,也站了起來,邁著及其優雅的步子走到了二人身邊,然後口袋里取出了一只精致的寶藍色錦盒,道:"秋容,這個送你."

秋容緩緩推開了喬薇薇,好奇地接過錦盒,然後緩緩打開……

映入眼簾的是一顆鴿子蛋大的粉鑽,耀眼非常……

"這個太貴重了,我不能要呀."秋容忙合上錦盒,將它放回涼薄手里,道.

這樣的白鑽已是價值不菲,更別是粉鑽了,她怎能要這樣的禮物.

"秋容,這只是個禮物,拿著吧."著,涼薄便將錦又放回了秋容手中.

而後,他又道:"秋容,還要送你一個願望,他日,你若有什麼想要的或者想做的了,就拿著這顆粉鑽來找我,不管是什麼,我都會無條件滿足你."

上篇:【247】女人,張嘴     下篇:【249】你喜歡Se/狼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