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49】你喜歡Se/狼麼?  
   
【249】你喜歡Se/狼麼?

"這可是粉鑽啊,而且這麼大,價值好幾億美元呢,我真不能要,你送我的那個願望,我就收下啦,但是粉鑽就算了吧."秋容捏著錦盒,有些為難.

"秋容,薄爺這麼有錢,哪里在乎這麼幾億美元,他給你你便拿著,不要白不要."一旁,歐向北朝秋容抬了抬下巴,痞笑道.

"秋容,既然是我哥給你的,你就拿著吧."一旁涼意看著秋容又道.

"哦……那好吧……"秋容點點頭.

既然意哥哥叫她拿,那她便拿著吧.

只是,這會不會太貴重了哦.

"對了,秋容,明天我生日,到時候跟涼意一起來參加生日宴哦."沉默了許久的周楚榆,看著秋容,笑道.

"哇……生日宴,楚榆姐姐,有沒有很多超級大超級大的奶油蛋糕哇?"

在她的世界里,生日宴就代表有很多很多奶油蛋糕可以吃.

周楚榆笑看著秋容,道:"有啊有啊……"

"Yeah!那我要去參加."秋容一看周楚榆有,立即樂開了花兒.

"我要飛的更高~~~~飛的更高~~~~~"汪峰高亢的聲線劃破了一室的歡樂氣氛.

歐向北立即拿出手機,看見是Bill的電話,便按下了接聽,道:"Bill啊,我都忘了告訴你了呢,薇薇的蠱毒解了,我們這有個可愛的姑娘,研制出了一次性徹底殺死蠱蟲的解藥."

著,歐向北便朝秋容眨了眨眼.

"……什麼?什麼?OhMygod!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!大巫師白珊也無法一次性殺死的蠱蟲……你的這個姑娘是怎麼辦到的?她叫什麼?是干什麼的?也是巫師麼?"電話那邊Bill的聲音顯得有些激動.

"她不是巫師,只是一個喜歡研究蠱毒的普通十七歲姑娘."歐向北又道.

"Oh!Mygod!這個姑娘,叫什麼名字……我能不能見見她."

"她的名字叫……"

"噓……向北哥,別……"涼意及時阻止了歐向北……

他不喜歡歐向北張揚這件事.

他怕這件事傳到白珊的耳朵里,白珊會因為秋容攪了她的好事而仇恨秋容,做出對秋容不利的事.

歐向北看了涼意一眼後,立即心領神會地改了口,對著電話那邊,道:"這個姑娘為人比較低調,不喜歡被人關注……"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周楚榆的生日晚宴,選在一處高檔休閑娛樂會所舉行.

來賓,非富即貴.

燈火輝煌的大廳里,氣氛火熱.

大廳這中間的游泳池里,幾個娛樂的大牌女星正穿著Xing感比基尼,在湛藍的池水中跳著豔麗至極的開場舞.

周楚榆,蘇清城,喬薇薇,涼薄,涼意,秋容,甯檬等與其他來賓圍站在泳池邊,手拿著酒杯,饒有興致地欣賞著這特別的水上芭蕾,口中,不時地發出歡呼與贊歎……

氣氛好到了極點……

一舞結束,掌聲轟鳴……

下一秒,整個大廳瞬間由明轉暗.

在一片騷/亂之中,大門緩緩而開……

一襲衣的歐向北手,推著點了28根蠟燭的大生日蛋糕,一步一步走了進來……

臉上的痞笑,在搖曳燭光的映襯下,顯得格外迷人……

這一瞬間,歐向北就是所有人注目的焦點……

他的目光,淡定地自眾人身上一掠而過.而後,而後穿過人群,定格在了周楚榆有些驚訝的臉.

他頓了頓步子,而後,朝樓上樂隊拍了拍手……

聲音剛落,二樓,全國最大的交響樂團立即奏起了歡快的生日歌.

"HappyBirthdaytoyou~~"

"Happybirithdaytoyou~"

歐向北一邊唱著,一邊慢悠悠地推著蛋糕,邁著修長的雙腿,往周楚榆的方向走……

周楚榆身邊的眾人,均是不自覺地為歐向北開出了一條路,並與他一起,跟隨著節奏,拍這手,與他一起合唱.

周楚榆怔怔站在原地,看著朝她翩翩而來的歐向北,心下一緊.

這樣的時刻,她心中沒有感動,那是不可能的.

當歐向北走到周楚榆面前時,音樂聲,戛然而止.

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……

他痞笑,握住了她的手,湊到唇邊輕輕一吻.

搖曳的燭光下,他深吸了一口氣,看著她,道:"祝我我永遠的老婆,周楚榆,28歲生日快樂."

看著他,周楚榆只覺得眼眶酸脹的厲害.

她蹙了蹙眉,忙抽回手,靜靜看著他,並沒有話.

一旁,蘇清城靜靜看著周楚榆臉上的表,濃濃的失落,在他眼底暈染開來.

"楚榆姐,許願吹蠟燭吧."喬薇薇往周楚榆身邊湊了湊,道.

周楚榆看了看喬薇薇,又看了看眼前的歐向北,閉上眼睛,交/合起雙手,對著燭火,在心中靜靜許願.

搖曳的燭火,在她臉上閃爍著,更是增添了她身上的柔美之氣.

良久,她才緩緩睜開了雙眼,而後,將吹滅了蠟燭……

蠟燭熄滅後,整個世界由暗轉明,掌聲雷動.

周楚榆微笑看著眾人,道:"非常感謝大家來參加我的生日宴,祝大家都能有一個美好的夜晚……"

而後,周楚榆伸手在一旁侍者手中拿起一杯香檳,與眾人舉杯,一飲而盡……

一首悠揚的華爾茲奏起,來賓們漸漸散去,走向了舞池……

"我是不是可以吃一塊蛋糕了呀?"一旁,早已禁受不住蛋糕誘惑的秋容往蛋糕前湊了湊,滑舌舔了舔唇瓣,道.

"可以,來……"周楚榆微笑,切下一塊蛋糕,放入盤中,而後,遞給了秋容……

"唔……好吃."秋容用手指挑了一塊奶油放入口中,一臉的滿足.

"好了,我們去那邊吃."涼意拍了拍她的肩,指了指沙發的位置,道.

"好……"秋容點頭,跟著涼意一起走到了角落沙發處,坐了下來.

"楚榆,能請你跳一支舞麼?"蘇清城瞥了一眼一直盯著周楚榆的歐向北,而後站在了周楚榆面前,紳士地朝她伸出了手,道.

歐向北見狀,立即不悅地蹙起了眉頭,在周楚榆的手落在蘇清城手心之前,迅速抓住了她的手,然後,用力將她拉進了懷中,道:"老婆,先陪我……"

著,他便彎腰,橫抱著她進了舞池.

周楚榆掙紮,他卻根本不理會,大步流星地往舞池的方向走……

舞池里,他心翼翼地放下了她,雙臂一伸,用力將她扣在了自己懷里,緊緊抱著她,道:"老婆,別當著我的面跟別的男人玩親密……"

周楚榆雙手抗拒地抵在他的胸口,道:"歐向北,你到底想怎麼樣,你別忘了,我們已經結束了."

"結束了也完全可以重新開始."環在她腰間的力量再次加重,他低眸看著她,眼睛里全是認真.

"不可能……"

"有個什麼牌子的廣告語怎麼來著,一切皆有可能……"他痞笑,看著她帶著幾分慍色的臉,道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晚宴一直持續到午夜十一點才結束.

涼薄,喬薇薇,甯檬到家後,已經十一點半.

洗過澡後,一襲白色睡裙的喬薇薇疲憊地倒在了床上,仰面看著頭頂炫目的水晶燈,打了個呵欠,閉眼,道:"哎,真是累啊……"

涼薄自然地扯掉了腰間的浴巾,曖昧地看著她,嘴角自然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.

溫熱的身子直接壓了下來,雙手,隔著布料緊握住她胸前的柔軟,反複揉/捏.

"嗯……"她低/吟,輕輕睜開了雙眼,看著他道:"色/狼."

"那你喜歡色/狼麼?"

"不喜歡……"

"不喜歡?"他邪笑,滿是谷欠的眸子緊緊鎖著她.

一只手,輕車熟路地探入睡裙下,反複摩擦著她毛絨的私/密.

他的手,好似帶電,只幾下,便惹得她顫抖不已.

感受到她的濕潤後,他緩緩收回了手,而後,快速分開了她的雙腿,挺身而入……

"嗯……"她輕吟,雙手緊緊抓著床單,承受著他猶如狂風暴雨般的占有.

"女人,能繼續這樣睡/你,真好……這一切,都是秋容的功勞……"

"嗯……真沒想到,一個十七歲的姑娘,居然能夠研制出完全殺死蠱蟲的藥物.比白珊牛逼多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"

陽台上,靜靜聽著臥室內的一切,一張滿是皺紋的臉,越發的猙獰……

秋容……

就是這個叫秋容的人為喬薇薇解了蠱毒是麼?

而且還是用的能夠一次性殺死蠱蟲的藥物.

她作為絕命蠱的研制者都無法做到的事,這個叫秋容的十七歲姑娘,又是如何做到的……

她一定要會會這個姑娘……!

竟敢壞她好事!

哼!

想到這里,兩只皺紋密布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頭……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同一時間,涼意公寓.

巨大的噴灑下,涼意認真地沖洗著身子,動作優雅而又流暢……

洗趕緊之後,他隨手扯過了一條浴巾,圍在腰間,而後,走到洗手台前,對著鏡子,吹干了頭發,快速進了臥室.

映入眼簾的一幕,讓他徹底怔在了原地……

上篇:【248】你上床     下篇:【250】我/疼,你能輕/點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