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50】我/疼,你能輕/點麼  
   
【250】我/疼,你能輕/點麼

眼前,秋容坐在電腦前,目不轉睛地看著A/片,放在鼠標上的手兒,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.

涼意/快步上前,關上了電腦顯示器,居高臨下地看著秋容,責備道,道:"你哪里找到的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?誰讓你看這個的?你才多大?!"

"我的貼身傭人Apple發到我郵箱的,Apple,女的只有這樣才能讓男人死心塌地愛上自己,還,親親不能生寶寶,必須要這樣才能生."

"胡鬧!回去我就把Apple打發走!"涼意蹙眉,低吼.

"意哥哥,你不要生氣嘛!"秋容無辜地跳下了椅子,緊緊抓著涼意的手,搖晃著,撒嬌道.

涼意看著她,又生氣,又無奈.

"以後不許看這種東西,聽到沒有?"

她是這樣的純潔,他不想讓這些東西,汙了她的眼睛.

"我知道了,我不看了……"秋容悶悶地低下了頭,好似一個犯了錯的孩子.

"好了,睡覺吧."他伸手,摸了摸她的頭,長歎了一口氣,道.

"哦……"秋容點點頭,牽著涼意的手,上了床……

躺下之後,秋容又一次坐在了涼意的腹,清澈的眸子看著他的臉,道:"意哥哥,我們也學那個電影里的人,造寶寶好不好啊?"

"不好,睡覺……"涼薄緊閉著雙眼,不去看她.

"意哥哥,你討厭!"秋容聞,立即彈簧般起身,站在他的腿邊,雙手叉腰,居高臨下看著他,氣鼓鼓地道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翌日.

涼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里,恢複了正常工作的涼薄正認真地坐在電腦桌前,批閱著積壓了數天的重要文件.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劃破了此刻的安靜.

涼薄抬頭,看了一眼朝他緩緩而來的歐向北,而後,又低下了頭.

最後確認了一眼文件內容後,他挑了挑眉,在最後一頁,簽下了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——涼薄.

"我,搜救隊那邊剛剛又給我打電話了,他們,已經將鳳凰山附近海域搜遍了,還是沒能找到孫然的尸體,問我們是否繼續去其他海域打撈……"

涼薄沉默,又拿起一份文件,認真地看了起來……

"要我,還是算了吧,大海那麼大,誰知道尸體飄去哪里了?咱們這些天,光是為了打撈尸體就花了好幾億美元了,繼續下去真的傷不起.不如直接給孫然辦葬禮得了."歐向北又道.

涼薄挑了挑眉,放下文件,捏了捏眉心,看著歐向北,道:"那就停止吧……為了區區一具尸體,耗財耗力實在是不值得……"

歐向北聞,立即拿起手機,撥通了搜救隊隊長的電話……

"立即停止打撈."

完,歐向北便掛掉了電話……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孫然舉行葬禮的日子.

整座城市似乎都陷入了一片陰霾.

關于孫然葬禮的消息,也霸占了各大網站,電視台,報紙,雜志的頭條.

孫然來自世界各地的粉絲們,手拿著孫然的照片,將殯儀館門口圍了個水泄不通.

院子里,莊嚴肅穆的靈堂中,來自世界各地上流社會的精英,娛樂圈的大腕們絡繹不絕,紛紛前來上香悼念……

靈堂外,涼薄,千芳,涼天佑低頭站在門口,朝進出來賓們行禮.

記者們則是站在不遠處,不斷地拍著照.

靈堂門口不遠處的黑色勞斯萊斯加長車內,一襲黑衣,頭戴黑色貝雷帽的喬薇薇儼如旁觀者一般,靜靜看著所有的一切.

緩緩推開車門,她優雅地下了車,合了合身上黑色的貂皮大衣,她輕抬著下巴,一步一步地往靈堂內走,面色清冷,卻依舊女王范兒十足.

喬薇薇一出現,記者們立即將相機對准了她.

炫目的閃光燈,讓她不適地眯起了雙眼.

朝涼天佑與千芳行過禮後,她瞥了涼薄一眼,而後,大步流星進了靈堂……

拿起了幾根香,點燃後,她心翼翼地插進了香爐,卻並沒有像別人似的對孫然的遺像下跪.

她只是冷冷看著孫然笑靨如花的黑白照,道:"孫然……你以為你死了我就沒救了是麼?今天來我就是想告訴你,我,喬薇薇的蠱毒,已經徹底解了…恭喜我吧孫然……你放心,接下來的日子,我一定會好好陪在薄爺身邊,盡享受他對我的寵愛……"

完,她便轉身,蹙眉走出了靈堂……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孫然葬禮結束後,千芳便與涼天佑乘著私人飛機連夜回了美國紐約.

而涼薄,喬薇薇也帶著甯檬搬回了夢園.

再次步入臥室,入眼的奢華,讓喬薇薇感覺既陌生而又熟悉……

臥室里所有的家具,裝飾品全都換成了全新的,雖然風格色系還跟原來一樣,但依舊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.

"這里的一切我都換成了全新的,喜歡麼?"涼薄反手輕輕帶上了門,從後面抱住了她,道.

"喜歡……"喬薇薇淺淺一笑,道.

"去洗澡……"著,他便霸道地將她橫抱起,進了浴室……

浴室里,所有的一切也都更換成了全新的.

所有的擺設都比原來的更加精致.

已經放好了溫水的金色巨型大浴缸前,他心翼翼將她放在了地上,輕撫著她的發絲,道:"喜歡這個浴缸麼?"

"浴缸弄這麼大干嘛?比床還要大……"

"大點才能活動的開,不是麼?"他曖昧地看著她,嘴角勾著一抹傾倒眾生的邪笑.

妖嬈的黑瞳帶著幾分玩味與曖昧.

"果然是只會用下Ban身思考的生……"

當目光觸及到浴缸前的那一副巨大而精致的油畫時,她徹底傻了眼……

畫中這個站在金絲籠里,一絲/不掛的女人,不正是她麼……

看著畫,喬薇薇的臉瞬間到了脖子根兒.

這要是讓傭人看見,她的臉往哪擱啊……

"這……這畫哪來的?"

"我畫的……"

"你變態啊……"

"嗯……"

"讓傭人看見我的臉往哪擱啊!"她抱怨,著便欲上前將畫撕下.

"女人,這可是我整整花了三天時間畫出來的,你真忍心撕掉?再了,傭人都是女的,看見就看見了.嗯?"他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,看著她,蠱惑道.

"萬一哪天保鏢進來看見怎麼辦?保鏢可是男的!"

"男的看見了直接挖眼,不解釋."他云淡風輕地道.

"哪有人把這個掛在浴室的?"

"那你想掛在哪?要不直接掛臥室?或者客廳?"他含笑看著她,將她的雙手帶到了自己的胸前.

"你……"

"掛在這里,洗澡的時候,一邊喝著酒,一邊欣賞這幅畫,多享受,嗯?"他低下頭,與她額頭對額頭……

他們的距離是如此之近,近到可以將彼此的心跳聽得一清二楚.

"你絕對是變/態!"她抱怨道.

"只對你變/態."他輕聲著,溫熱的氣息盡數散落在她的臉頰.

"……"

見她不話,他壞笑了一笑,輕輕松開了她,而後,直接將自己脫了個精光,躺進了溫熱而巨大的浴缸.

"衣服脫了,進來伺候薄爺洗澡,薇子"他邪魅地笑著,輕輕朝她勾了勾手,蠱惑道.

他的聲音,依舊該死的好聽.

璀璨的燈光流轉在他妖嬈而又美豔的臉,攝人心魄的眸子里,流淌著一絲玩味.

喬薇薇依緩緩褪下了身上的衣物,步入浴缸,坐在了他身邊,身子微微後仰,雙腿自然交疊在一起,眼眸微闔,道:"看什麼看,還不趕緊伺候薇爺洗澡,涼子."

一句'涼子’讓他心下一沉,掩藏在心底某處的記憶瞬間複蘇……

記憶中,有一個叫沐凡的女子,總是喜歡這樣喚他……

良久沒聽到他的聲音,她緩緩睜開了雙眼,看著他黯淡無光的眸,道:"想什麼呢……"

她的話,瞬間拉回了他所有的思緒.

他打了個激靈,扭頭,灼熱的目光細細熨燙著她的臉,道:"叫薄爺."

"OK……薄爺,還不趕緊伺候薇爺洗澡?"喬薇薇再次輕闔上了雙眸,下巴輕抬,吩咐道,儼如高高在上的女王,氣場十足.

"膽子越來越大了,連我你都敢吩咐,嗯?"他寵溺地看著她,一邊唇角輕輕勾起,一笑傾城,再笑傾國.

話音剛落,溫熱的中指便輕輕探入了她的幽深的干/澀處,輕輕動了動,似懲罰,似**.

"你輕點.我疼."

"還敢不敢吩咐我了?嗯?"他邪笑,停留在干/澀處的手指再次加重了力度.

"不敢了不敢了,薄爺饒命,的該死."喬薇薇倒吸一口冷氣,乖乖求饒.

"你可知罪?"

"我知罪,我知罪行,的罪該萬死.罪該萬死."

看著她的樣子,他不由地輕笑出聲.

緩緩抽出了手指,放在唇邊吻了一下,道:"被我睡死,或者被我睡死,或者被我睡死,三種死法,你選一樣吧."

她一臉黑線……

又來這一招.

他還真是樂此不疲.

"無聊……"她白了他一眼,伸出手,捧了一捧溫水,輕輕潑向了他傾國傾城的臉頰.

上篇:【249】你喜歡Se/狼麼?     下篇:【251】點了火就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