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52】用/嘴更舒/服  
   
【252】用/嘴更舒/服

刹那,秋容與甯檬的心同時提到了嗓子眼兒.

而後緊握著彼此的手,一起回頭.

映入眼簾的一張蒼白而又滿是皺紋的臉,讓兩個人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.

二人同時咽了咽口水,看了看旁邊車影稀疏的馬路,異口同聲:"你……你是誰!"

白珊冷笑,一縷寒氣自她眼底流淌而下,讓人不寒而栗.

"有本事解我的蠱毒,卻不知道我是誰?"白珊冷笑.

在秋容與甯檬還沒反應過來之前,白珊已經站在了秋容的面前,並死死掐住了她的下巴……

"咳咳咳……"窒息感人,讓秋容不斷輕咳.

"救命啊,救……"甯檬尖叫著轉身,欲往旁邊的一家藥店跑,尋求幫助……

白珊冷哼,扯下脖頸上的黑色寶石吊墜,狠狠朝甯檬的後腦丟了過去……

炫黑的寶石,在脫離白珊手心後,帶著炫目的光芒落在了甯檬後腦處.

劇痛感,讓甯檬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意識,癱軟在地.

黑色的寶石也隨之落地.

接觸到地面後,寶石頓時收斂起了所有的光芒.

"咳咳咳,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"秋容不斷地對著馬路上疾馳而過的車子尖叫,可是,根本沒人注意到她們的存在.

白珊冷哼,尖銳的黑色指甲深深嵌入了秋容脖頸稚嫩的皮肉之下……

鮮的血自脖頸流淌而出,強烈的窒息,讓秋容恐懼到了極致……

"啊……痛痛……嗚嗚嗚"秋容驚呼,豆大的淚珠奪眶而出.

白珊冷冷看著她,手上的力氣,卻因為接觸到秋容的鮮血時,瞬間消失……

尖銳的疼痛,自墨黑的指尖蔓延至心髒,這種感覺讓她難受到了極點……

整個人好似被丟進了熊熊烈火之中,全身的每一寸肌膚都在燒痛.

她甚至能夠清晰地感受到,有一股至純至淨的力量自指尖竄進了身體,並且已經開始與她體內修煉多年的邪氣相對抗,顯然,這股純淨的力量更勝一籌.

眼前暈眩與身上的劇痛,讓她徹底失去了所有力氣,癱軟在地,不斷掙紮.

她逝去的師父黑鬼曾經告訴過她,他們巫師最大的克星就是擁有至純至淨血統的人類,這種乾淨到一塵不染的血,只一滴,就足以讓他們體內修煉多年的邪氣化為烏有.

只是,人類本性自私邪/惡,擁有這種血統的人,世間罕見.

她沒有想到,自己今天居然倒黴的遇到了.

她懂了,這個女孩解蠱毒時,一定用了自己的血.

絕命蠱蟲至邪至惡,遇上至純至淨的血必定會有所反應……再配上一些藥物,一次性殺死蠱蟲是必然.

"啊!!!!!"身上的疼痛似乎更加劇烈,白珊不斷地原地打滾,疼的好似一條剛放進油鍋里的蠶蟲.

秋容見狀,立即緊張地拿出手機,撥通了涼意的電話:"意哥哥,我們在區外面的路邊遇見白珊了,她現在好像很痛苦,你快來把她抓走!"

白珊聞,欲掙紮著起身,卻根本動彈不得.

秋容看見白珊的樣子,心里的恐懼,瞬間消失無蹤.

她雖不知白珊為什麼會忽然這樣,但她知道,白珊此刻已經沒有辦法再傷害她了!

五分鍾後,涼意,涼薄,歐向北,沉醉,喬薇薇,周楚榆幾個人快速跑了過來!

看見白珊,涼薄率先上前,伸出腳,狠狠壓在了她的腹.

而其他人則是沖到了躺在地上的甯檬身邊.

涼薄居高臨下睨著白珊,動了動唇:"這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!"

"哼……沒想到,這個世界上還真有流著至純至淨血液的人類,我更沒想到擁有這種血液的居然是這麼個黃毛丫頭!哼……我白珊修煉了這麼多年,居然栽在了這個黃毛丫頭的幾滴血上!"白珊有氣無力地著.

體內的邪氣,早已潰不成軍,至純至淨之氣,直接竄進了白珊黝黑的心髒……

"啊……!!!!"伴隨著她的一聲痛呼,黑色的氣團隨即噴口而出……

"不……不……"看著漸漸消散的黑霧,白珊絕望地搖頭……

這可是她修煉了多年的至邪之氣,一個巫師,若是沒了這至邪之氣,身上的巫術就會徹底消失,淪為廢物!

眼前一黑,下一秒,她整個人徹底沒了知覺……!

涼薄本想直接一槍解決了她,但是想到這是在大馬路邊,便拿出手機,撥通了V市公安局局長的電話……

"局長……我們在XX區南面大概20米的地方,這里有一個罪犯,需要你來處理一下!你只有十分鍾時間!"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警察局審訊室里.

銀白色的圓柱上,已經徹底失去了巫術的白珊不斷掙紮.

凌亂的發絲遮蓋了她的半邊臉,一雙空洞的眸恨恨看著對面的喬薇薇.

一股戾氣,自她的眼眸一瀉而出,讓人不寒而栗.

喬薇薇冷哼,慢悠悠起身,走到了她面前,雙手優雅交疊,斜睨著她,道:"白珊,真沒想到,我居然有機會跟向來行蹤詭秘的你面對面……"

"真是沒想到,我白珊有生之年,居然會遇上秋容這個克星!若是沒有她的血!你喬薇薇的毒就不可能解,而我的巫術,也不會完全消失被你們困在這里!真想不通,如此至純至淨之人怎會被你這個賤/人遇上!"白珊恨恨看著喬薇薇,用那極致蒼老沙啞的聲音嘶吼道.

"知道這叫什麼麼?這就叫,邪不壓正!"喬薇薇冷哼,伸手,摸了摸她凌亂的白發,云淡風輕地著……

罷,她便淡定地從口袋里取出了一把已經上了膛的色/女士手槍.

輕輕將槍往空中一丟,手槍做了一個完美的後空翻後,再次落回了她的手心……

"嘭!"伴隨著一聲巨響,冰冷的子彈直接穿透了白珊的心髒.

鮮的血,自子彈洞里噴湧而出,血腥味,在審訊室里蔓延.

下一秒,白珊便永遠地閉上了雙眼.

生命就是如此脆弱.

解決掉白珊後,喬薇薇冷笑,將槍放回口袋,而後,朝門外拍了拍手.

六名警察,魚貫而入,在喬薇薇身邊站成一排,頷首,齊聲道:"喬姐!"

"把她處理了吧!對外就,她濫用巫術害人,已被你們擊斃就行了……"

"喬姐,我們知道,薄爺已經交代過了!"警察們再次異口同聲.

喬薇薇輕輕點了點頭,而後合了合衣服,快步走了出去.

警察局門口.

剛走出警察局大門,喬薇薇便看到了悠閑倚車而立的歐向北與涼薄……

她深吸了一口氣,快速走到了二人面前,道:"完事了,咱們走吧……"

"怎麼解決的?"歐向北好奇地問道.

喬薇薇緩緩自口袋拿出色的手槍,在歐向北面前晃了晃……

"一槍解決?這麼干脆?這也太不解恨了吧?我們跟你一起進去,你還不用,若是我們進去了,我們一定會幫你活活折磨死她,而不是讓他死的這麼干脆!"歐向北又道.

喬薇薇看了一眼旁邊一臉沉靜的涼薄,又看了看歐向北,道:"我自己的仇人,我只想一個人,親手,解決……"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夢園.

浴室里.

巨大的金色大浴缸里,喬薇薇慵懶地依靠在涼薄的懷里,看著對面牆上油畫中,Luo體站在金絲籠中的自己,問道:"你是生怕我不知道自己是被你圈養在籠子里的鳥麼?居然還把我畫在金絲籠里."

"嗯哼…"他輕輕搖動著杯中酒,嘴角噙著一抹傾倒眾生的笑,看著她,道.

"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你還學過油畫啊,畫的居然這麼逼/真……"喬薇薇伸手,拿過他手中的酒杯,喝了一口酒,道.

"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……"他側過臉,手指輕抬起她的下巴,道.

"真沒想到,秋容的血居然這麼特別,可以解蠱毒,破巫術……"喬薇薇又道.

"那個姑娘確實不一般."涼薄又道.

話音剛落,溫熱的手,便扣住了她的手腕,緩緩將她的手,帶到了他下/身沉睡的某處.

"你下面還沒好,不如今晚用這個代替?"他挑了挑眉,灼熱的目光落在了她蔥白無骨的手.

她聞,立即輕輕握住了手中的柔軟,而後,一點一點上下滑動……

"嗯……"他享受地低/吟,沉睡的某處開始一點一點抬頭,脹/大,一雙眸,漸漸變得迷離.

她的動作持續了很久,直到一股濁白黏/膩的熱流噴濺在手心,她才慢慢松開了手,而後跨坐在他的身上,學著他的樣子,用手指輕抬起他的下巴,道:"薄爺,怎麼樣?舒/服麼?"

微闔的眸緩緩睜開,對上她帶著幾分嫵媚與玩味的眼睛,動了動唇:"舒服……如果用嘴的話,會更舒服,你覺得呢?女人"

上篇:【251】點了火就跑     下篇:【253】對不起,我潔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