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56】討杯茶暖暖身子  
   
【256】討杯茶暖暖身子

寶藍色的蘭博基尼前,黑色的別克商務車緩緩而停.

車內,蘇清城看了一眼正眯眼看著他們的歐向北,而後,扭頭看著周楚榆,問道:"需要我跟你一起下車麼?"

"不用."周楚榆果斷搖頭……

她可不想這兩個人再因為她而打起來.

蘇清城聞,點了點頭,倒也沒什麼.

"好了,我下車了."著,周楚榆便下了車……

下了車後,周楚榆瞥了一眼靜靜靠在路燈柱上的歐向北,而後,便轉身,朝蘇清城揮了揮手.

直到黑色的別克商務車消失在她的視線,她才深吸了一口氣,轉了身.

歐向北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,站在原地,看著她,動了動唇:"老婆,你回來了."

他的眼神,帶著不出的落寞與無奈.

周楚榆心下一緊,道:"嗯.這麼晚了你不回家,站在這里干什麼?"

雖然現在已是春天,但夜晚依舊寒冷無比,他穿的這樣單薄,難道都不嫌冷麼.

他靜靜看著她,慢慢站直了身子,雙手放進口袋,向她走了一步,道:"在這里等你."

"歐向北……"

"老婆,我真的好冷,讓我抱抱."話間,他長臂一揮,緊緊將她抱在了懷里.

熟悉的氣息撲鼻而來,讓他一陣滿足.

他將她抱得很緊,生怕她會推開他.

"歐向北,你松開!"她雙手抗拒地抵在他胸前,不斷掙紮,道.

他置若罔聞,依舊緊緊抱著她.

"真暖和.老婆,直到你離開了我,我才意識到自己對你的在乎,如果,如果我能早點意識到的話,我想,我們之間絕對不會是現在這副樣子,我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,每天活在自責與煎熬之中."

因為吹了太長時間的冷風,此刻,他的聲音,有些沙啞.

他的話,再次觸碰到了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.

她蹙眉,眼圈微,不再掙紮,動了動唇:"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,只有結果和後果."

他聞,長歎了一口氣,不再話.

一直抱了她很久,他才緩緩松開了她,道:"能跟你討一杯熱茶暖暖身子麼?老婆……"

"很晚了,我想休息了,你……"

她的話還沒完,便被他的手指堵在了口中.

"老婆,撇去其他的事兒先不談,咱至少還是朋友吧.朋友等了你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,跟你討杯熱茶喝,你這樣拒絕是不是有點不對?"

周楚榆蹙了蹙眉,而後,便撥開了他放在自己唇瓣上的手指.

轉身,走到門前,打開了大門,看著歐向北,道:"進來吧."

歐向北心下一喜,嘴角立即勾起了一抹滿意的痞笑.

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大門.

穿過不算太大的院子,兩個人走到了內門門口.

打開門,一股暖意撲面而來,讓人舒/服.

他率先進了屋,換上拖鞋後,快步走到客廳茶幾前,自然且隨意地坐了下來……

"你先坐,我去給你泡茶."周楚榆看了他一眼,快步進了廚房.

目光環視了四周後,歐向北便交疊起了修長的雙腿,靜靜等待著周楚榆的熱茶.

很快的周楚榆便端著一杯安神茶,心翼翼地走到了他的身邊,彎腰,優雅地放下了茶杯.

而後,她便坐到了他的面前……

歐向北看了她一眼後,伸手拿起了茶杯,道:"怎麼不是綠茶.我比較喜歡喝綠茶."

"大晚上的喝綠茶,不怕睡不著覺麼?喝安神的吧."

她還是,一如既往的體貼.

他嘴角一勾,茶杯湊到鼻尖聞了聞後,淺啜了一口淡黃色的液體,道:"味道還不錯."

看著他喝完了一整杯茶後,她又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……

"十一點多了,你茶也喝完了,該回家了."周楚榆道.

歐向北放下空杯,起身,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.

伸出手,自然地攬上了她的楊柳細腰,頭輕靠在她的肩膀,道:"先別急著下逐客令,讓我好好跟你坐一會兒.咱們有多久沒這樣單獨兩個人坐在一起了?"

鼻息間,熟悉的氣息,讓她再次蹙了蹙眉.

她輕闔上雙眸,伸手,推開了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頭,而後,快速起身,睨著他,道:"歐向北你別動手動腳的."

他伸出手指,湊到唇邊,比了一個'噓’的手勢,又道:"好,我不動手動腳,你坐下來,陪我話."

她無奈地看了他一眼,走到他對面,坐了下來……

"你知道麼?自從你離開我以後,我的世界就成了黑白的了,你的一個轉身,帶走了我世界里的所有美好的色彩,每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刻,我都會被心痛的感覺給折磨醒,醒來後,手就會不自覺地去摸我身邊空著的半邊床.

他一字一句認真地著,那眼神,不帶一絲虛假.

看著他真摯的眼神,聽著他所的字字句句,她的心,再次狠狠地抽痛了一下……

"有時候,夜里睡不著,我就會不自覺地想起咱們以前的事,從咱們上學那會,一直到咱們離婚,一幕一幕總是不斷地浮現在腦海,我才發現,原來以前的自己是那樣的混/蛋,那樣的欠抽."

"我歐向北這輩子做的最後悔的事,就是沒好好珍惜那個叫周楚榆的女人."

"如果時光可以倒流,我一定不會再像從前那樣混/蛋……"

到最後,他的淚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……

他的淚,他的話,再次打開了周楚榆心中已經鎖住了的記憶之箱.

"歐向北,我過,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,只有結果和後果."周楚榆苦笑,看著他,道.

"周楚榆,你能不能送我一顆後悔藥.能不能求你救救我……"他起身,邁著修長的腿,走到周楚榆身邊,單膝跪地,一手,緊握著她溫熱的手,道.

"對不起,不能."她冷冷撥開了他的手,低眉,道.

他們之間,隔了太多的東西.

根本不可能再回到從前.

早在當初當初打掉孩子的那一刻開始,她對他的心就已經徹底死了……

他帶給她的傷痛,還停留在心頭,她永遠也忘不掉.

意料之中的回答,卻依舊讓歐向北的心狠狠抽痛了一番……

"沒有關系,我會繼續努力的,努力再次打開你的心扉."他起身,蹙著眉,道.

"好了,很晚了,你該走了."周楚榆沒有看他,低著頭,道.

"嗯……那我走了,老婆,晚安.不用出來送我了,外面冷."

著,歐向北便轉了身,快步離開……

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視線,周楚榆才回過神,起身,快步上了樓……

歐向北出了大門後,便無力地坐在了門口.

頭靠著牆,自口袋煙盒中抽出一根煙,點燃……

深吸了一口煙,靜靜看著頭頂的滿天星斗,優雅地吐著煙圈.

夜很冷,卻沒有他的心冷.

"周楚榆,我到底要怎麼做,你才能再次回到我身邊……"著,他便又將煙湊到了唇邊,深深地吸了一口……

歐向北一直在門口坐了很久.

也不知是安神茶還是尼古丁的原因,他竟沉沉地睡了過去……

翌日,周楚榆打開門,便看見了靠著牆壁瑟瑟發抖的歐向北.

此刻的他,面色蒼白,猶如流浪了許久的重病兒童.

她立即蹲下了身子,伸出手,摸了摸他滾燙的額頭,不斷搖晃著他,道:"歐向北,你醒醒,你傻呀,你睡在這干嘛?"

她的聲音,喚醒了昏睡中的歐向北.

他無力地睜開了眼,蒼白的唇瓣勾起一抹滿足的弧度,道:"老婆,你這是在關心我麼?昨晚在這里坐的太晚了,然後不自覺地就睡著了,能不能先進屋,我真冷."

著,他又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,牙齒,還在不斷打架.

"來,我扶你起來,心."

周楚榆艱難地將他拉起來後,便攙扶著他,一步一步往門內走.

臥室里.

將瑟瑟發抖的歐向北放在床上後,周楚榆便為他蓋好了被子.

"老婆,有退燒藥麼?給我吃一粒就好."他無力地著,聲音,沙啞至極.

"有……"著,周楚榆便在床頭櫃抽屜里取出了一瓶退燒藥,而後,走到飲水機前,倒了一杯溫水.

將藥片放在他的口中後,她一手拿著水杯,一手慢慢將他攙扶起,心翼翼將杯口湊到了他的唇邊.

喂他吃下了藥後,周楚榆又慢慢將水杯放在了床頭桌.

而後,在他口袋里拿出了他的手機,道:"我給你醫院那個副院長打電話,叫他派個醫生過來,給你打一針退燒針."

"咳咳咳……"歐向北輕咳,緩緩閉上了沉重的眼皮,沒有回應她的話.

醫生來了後,簡單地給歐向北打了一針退燒針後,便離開了.

而周楚榆則是進了廚房為歐向北熬大米粥.

偌大的房間只剩下了熟睡中的歐向北.

一個時後.

周楚榆端著煲好的粥進臥室時,歐向北已經醒了……

^^^^^^^^

上篇:【255】沒背景沒長相     下篇:【257】獨自療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