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57】獨自療傷  
   
【257】獨自療傷

"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,Sorry……"

電話那邊,灌耳而來的聲音,讓涼意眉頭/深/鎖.

這一刻,涼意的心中,全是不安.

按下掛斷後,涼意又撥通了周楚榆的電話.

"楚榆姐,那只鸚……我嫂子跟你在一起不?"

"沒有,我跟薄爺,向北,甯檬,幾個人正在分頭兒找薇薇呢,你看到報道了?"

涼意蹙眉,道"是,看到了!"

想到那篇報道上的內容,還有畫面,涼意就覺得生氣.

金/屋/Cang/嬌,呵呵.

沐凡回來了,所以哥哥的心又動/搖了,是麼?

他知道,以那只鸚鵡的性格,雖然不可能會做出什麼傻事,但是,她現在一定是獨自一個人躲在角落里默默承/受/痛苦,獨自療傷呢.

"具體的等以後坐在一起再吧,你要是有時間的話,也出來幫我們找一下……"

"嗯,我先去各大酒/吧看看."

著,涼意便起身,走到牆邊,拿起一件灰外套穿在身上.

"意哥哥,你干什麼去?我的話還沒完呢?"不明所以的秋容見狀,立即起身,快步走到涼意身邊,牽住了涼意的手.

"秋容,我們的話題以後再聊,我現在有急事需要出去一趟,你先乖乖跟沉醉待在家."涼意低頭,看著秋容素面朝天的臉,道.

完,涼意便扭頭,看著正注視著他的沉醉,道:"沉醉,你在家陪秋容,我出去一趟."

沉醉聞,立即摁滅手中的煙頭,快速起身,拍了拍褲子上的煙灰,看著涼意,道:"行,我知道了意爺."

"意哥哥,你干什麼去?"秋容問道.

"回來再,嗯?"涼意看著秋容,唇角努力擠出一絲笑容,手輕拍了拍秋容微涼的臉,滿眼的溫柔.

他現在真的很/急/,實在沒有辦法,跟秋容解釋太多.

他一定要快點找到那只鸚鵡,他不能讓她一個人待在角落獨/自/承/受/痛苦.

"哦……"秋容悶悶地點了點頭.

看秋容點了頭,涼意便整理了一下外套,快速出了門.

外面的世界,有些陰沉.

大片大片的烏云遮蔽著天空,空氣涼而潮,好似下一秒就會下雨一般.

走出公寓樓,冷風撲面而來,涼意不由地打了一個寒顫.

抬頭,看著被烏云遮蔽的天空,他快速跑到黑色的卡宴旁,拉開車門,上了車.

發動了車子後,隨即狠踩著油門,沖出了公寓區.

車子剛開出區,天空就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……

找了幾家高檔酒/吧後,涼意又開著車子,來到了酒吧.

黑色的卡宴停在酒/吧門口的時候,雨勢已經變大.

籠在煙雨之中的城市,好似一幅憂傷的水墨畫.

豆大的雨珠不斷拍打著車窗,發出讓人煩躁的聲響.

幽暗的空間里,一臉陰沉的涼意,因為看見酒吧門口橫停的色瑪莎拉蒂,而心下一喜.

拍了拍額頭,拿起副駕駛座上沾著雨水的黑/色/折疊傘,推開車門,打開傘,下了車……

快速跑到大門口,將雨傘交給門口的保安後,他快速推開門,步入了酒/吧.

在霓虹交錯的大廳搜尋了一圈後,他並沒有發現喬薇薇的身影.

隨意抓過一個waiter,他焦急地問道:"喬薇薇在哪個包/廂?"

"您喬/姐啊?她在樓上808."waiter看著涼意,道.

在口袋里拿出一疊//鈔/票,拍在waiter手中,道了一聲謝謝後,涼意立即轉身,跑到樓梯口,邁著大步子,上了二樓.

808包廂門口,涼意頓住了步子.

慢慢舒展開緊蹙的眉頭,顫抖的手,輕輕推開了門……

門緩緩而開,一股濃濃的煙酒氣息撲鼻而來.

站在門口,看著幽暗的角落,那正坐在沙發上不斷抽著煙的喬薇薇,他的心,驟然縮成一團兒.

聽見開門聲,喬薇薇深吸了一口煙,抬起頭,一雙空洞的眸子定定看著站在門口的涼意,故作堅強,笑道:"涼意,你怎麼來了?"

涼意沒有話,只是陰沉著臉走到了喬薇薇的面前坐了下來,長臂一伸,心疼的攬/她/入/懷.

"新聞上……"

"嗯,正如新聞上所,薄爺金/屋/Cang/嬌了,背著我,呵呵……"

"鸚鵡,在我面前,你無需假裝堅強.想哭鼻子,你就抱著我哭.想要打人,那你就打我,想要罵人,你也罵我,我願意當你的最佳出氣筒.嗯?"他認真得著,手輕碰/了/碰/她芬芳的發絲,一雙狹長的眼,漸漸染上了一層暈.

涼意的話,讓喬薇薇心下一暖.

卻只是輕輕推開了涼意,看著他,再次苦笑:"可是眼淚已經流/干/了,哭不出來了,呵呵.你是看見新聞,不放心,怕我死了所以才來找我的?"

"死?呵呵,如果因為這種事而死,那你就不是我的鸚鵡了."

他含脈脈看著她,深款款地著,溫柔的目光,不斷在她的臉上打轉.

"那是,我一直很堅強."苦笑著,撥開涼意捧著她臉頰的雙手,喬薇薇垂眸,面無表地著.

"可是我也知道,我的鸚鵡雖然不會因為這種事而尋死,但是,她一定會獨自一個人躲到無人角落暗自療傷,她雖然外表看起來無堅不摧,但是,內心其實很脆弱,有很多很多傷."抓過喬薇薇的手的雙手,輕輕捧在手心,他抬眸,看著她,繼續著,眸光淡淡.

"接下來,有什麼打算?"

"打算?我的打算就是,徹底跟你哥哥結束,給沐凡讓位.我要退出這場亂七八糟的感.反正沐凡這次回來,也是為了跟他和好的,反正,他也因為這個動/搖了,呵呵……"

"呵,真沒想到,哥哥會因為那個曾經拋棄過他的女人而動/搖……"到這里涼意的臉更加陰沉了幾分.

"當年,沐凡的離開本就是因為千伯母,是她派人/逼迫/沐凡寫下了那封信,並且將沐凡帶到了山上,反鎖在破房子里試圖燒死她,沐凡好不容易撞開門逃出來,卻被千伯母看見了,然後就下令把她抓回去,她拼命逃生的時候,不心掉下了懸崖,然後,她就失憶了,你想啊,當埋在心中多年的女人,再次出現,還告訴他這些事,告訴他自己消失多年的理由,他能不動/搖麼?口口聲聲什麼,在乎我多過那個女的,什麼那個女的要跟他和好,他拒絕了,哈哈哈……拒絕了以後,又親/力/親/為/地照顧那個女人,這跟不拒絕又有什麼區別?甚至為了照顧她,用應酬這個理由來欺騙我.若不是新聞曝光了,恐怕,我還一直被蒙在鼓里."到這里,喬薇薇緊握的雙手緊緊攥成了拳頭……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打斷了涼意即將出口的話.

涼意與喬薇薇同時抬頭,披著一身憂郁,立于門口的涼薄.

看見涼薄,涼意並沒有話,只是坐在遠處,靜靜看著他,一雙狹長的眸子,漸漸緊斂……

喬薇薇則只是冷笑著輕抬下巴,看著站在門口的涼薄:"我不是了?我退出,你還來做什麼?"

她雖然裝的云淡風輕,但是那暗淡的眸子,卻輕而易舉將她出/賣.

看著她帶著一縷傷痕的眼睛,涼薄快步上前,冷冷瞥了涼意一眼,然後,居高臨下看著喬薇薇,朝她伸出了手:"女人,跟我回去."

看著頭上一張精致至極的臉龐,還有那雙幽/深而又暗淡的眸子,喬薇薇心下一緊.

卻只是冷冷打開他的手,道:"跟你回去?我為什麼要跟你回去?我為什麼要跟一個心中還藏著別的女人的人回去?"

涼薄又看了涼意一眼,然後,蹙眉,看著喬薇薇,道:"我了,你比她重要!之前,沒有把實告訴你,還為了她,拿應酬當理由欺騙你,是我不對.我道歉,喬薇薇,你消消氣,跟我回去."

"我也過.攙著雜質的感我喬薇薇不稀罕,一個會因為別的女人的和好要求而動/搖的男人,一個為了別的女人欺騙我的男人,我不稀罕!涼薄,帶著你的沐凡,Gun/出我的世界."著,喬薇薇就拿起了面前一瓶沒有喝過的酒,起身,站在沙發上……

瓶子高過他的頭,她冷笑,然後,將瓶口四十五度/傾/斜……

金色的液/體/自/瓶/口/緩緩流/淌而出,沿著他的頭部一點一點向下蔓延,形成一縷一縷金色的絲線.

濃濃的酒氣,縈繞在三人的鼻尖.

涼意只是靜靜坐在一旁,冷眼旁觀,嘴角,因為喬薇薇的這一動作,悄無聲息揚起.

涼薄,也只是靜靜看著喬薇薇高貴冷豐色的臉,表依舊如同無風的湖面,沒有一絲波瀾,一雙墨眸緊緊鎖定在喬薇薇的臉……

"喬薇薇,脾氣你也發過了,能不能跟我回去?"伸手,拭了拭臉上的酒,涼薄靜靜看著粘在沙發上的喬薇薇,深款款.

涼意扭頭,緊斂的長眸細細打量著著喬薇薇的臉,等待著她的回答……

上篇:【256】討杯茶暖暖身子     下篇:【258】適可而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