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63】我的心是鋼鐵做的  
   
【263】我的心是鋼鐵做的

喬薇薇承認,這樣看著涼薄這樣站在大雨里,她確實心疼.

可是,想到他做過的那些事,她又再次狠下了心.

她冷哼,定定看著樓下那一抹猶如高山般屹立的身影,對周楚榆道:"讓他淋著吧,跟我有半毛錢關系."

"薇薇,你明明就心疼了."周楚榆豈會不了解喬薇薇的心思,她是怎樣的人,周楚榆再了解不過.

周楚榆知道,喬薇薇一向就是刀子嘴豆腐心.

"薇薇."

"行了,別了,楚榆姐,來我們喝酒."

著,喬薇薇就拉著周楚榆,走到沙發前,坐了下來.

拿起茶幾上的酒,她又為周楚榆倒了半杯酒,然後,與周楚榆碰了杯,道:"為了我們的友誼干杯,友誼萬歲."

完,喬薇薇淺淺一笑,將杯中酒一飲而盡.

幾杯酒下來,一抹暈,在她的臉上擴散開來.

一旁,周楚榆輕輕搖動著杯中酒,卻並沒有喝.

雷聲越發的刺耳,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.

這也讓周楚榆不禁開始擔心涼薄.

放下酒杯,周楚榆快步走到窗前,手扶著窗簾,看著依舊站在雨里紋絲不動的涼薄,心里面越發的焦急.

任憑身體再怎麼好的人,在這樣冰冷的雨水下站這麼長時間,也會受不了的,畢竟現在是春天而不是夏天.

看了正故作淡定,安靜品酒的喬薇薇一眼,周楚榆道:"薇薇,我下/去/給他開門."

涼薄,可是她從學生時代認識的就認識的好朋友,周楚榆不忍心看著涼薄這樣在雨里站著.

再這樣站下去,人非得生病不可.

"楚榆姐,不許去.就讓他淋著!"喬薇薇又道.

"薇薇,他都跟沐凡清楚講明白了,你還想怎麼樣."

"我過了,他現在這麼做,已經晚了!"

"薇薇,你何必鑽牛角尖呢,你明明已經心軟了,為什麼還要這樣折磨他,折磨你自己?"

"我的心,是鋼鐵做的,從來都不會/軟."喬薇薇苦笑,道.

周楚榆沒有回應喬薇薇的話,只是拿起牆邊的一把粉色的蘇繡雨傘,轉身,走出了房間.

"楚榆姐,你回來!"喬薇薇冷聲道.

她的話並沒有喚回周楚榆.

五分鍾後,全/身都在滴水的涼薄與周楚榆一前一後進了喬薇薇的臥室.

站在門口,他打了個寒顫,一步一步朝喬薇薇走著,腳步所到之處,留下一抹一抹斑駁的水漬.

即便已經變成了落湯雞,他身上的英氣依舊不減一分一毫.

看著涼薄走到了喬薇薇面前,周楚榆立即識趣地為他們關上了門.

門關上後,整個房,間,就只剩下喬薇薇與涼薄兩個人.

喬薇薇優雅抬頭,看著面前儼如落/湯/雞/一般的涼薄,心下卻是一痛.

心上雖然很不舒/服,但是表面上,喬薇薇依舊裝得云淡風輕.

她輕輕搖晃著酒杯,看著面色蒼白的他,淡淡地著:"干嘛?"

涼薄沉默不語,一雙滿是陰郁的眸子死死鎖著她的臉,只長臂一伸,她便輕而易舉備被他拉/進/了懷中……

他身上的冰涼,讓喬薇薇不/適地掙/紮了一下.

然而,在他的面前,掙/紮永遠都是最沒有用的東西.

他再次加/重/力/度,將她抱/住.

冰涼的雨水,沿著他的發絲一點一點滴在她的肩膀.

絲絲的涼意,一點一點滲/入她的骨髓.

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.

"你這個狠心的東西.沐凡那邊我已經好了,也撇清了,之前我為了她欺騙你,的確是我不對,但是,我之所以會騙你,不是因為我動搖了,而是因為,我怕你知道會接受不了,會跟我鬧,我怕你知道了會離開我.女人,原諒我,好不好?我們永遠也不結束,好麼?"

被他這樣抱著,聽著他深款款的話,喬薇薇的心,瞬間又軟了.

她用/力/地倒/吸/一口氣,趁著他松懈,狠狠推開了他.

粉拳,不但敲打著他的Xiong/膛,一下一下,那麼那麼用力.

"現在才來這些,你早干什麼了?你給我Gun,你Gun!你Gun!Gun出我的世界,就算你沒動搖,可是你也了,在你心中,還是有她的位置的!"

涼薄站在原地,靜靜看著她,承受著她的捶打.

他的目光始終溫柔無限,盡管,她打的他有些疼.

過了好一會兒,他才溫柔地抓住了她的手,看著她眼淚縱橫的臉,道:"對不起.我錯了,我會努力,徹底把她忘記的,嗯?"

"走開!"喬薇薇又一次冷冷推開了他,將臉轉到了一邊.

"不走……!永遠也不走."涼薄伸手,扳正她的身子,看著她,道.

話間,他又再次將她抱住.

熟悉的氣息,讓他一顆冰冷的心,瞬間又暖了起來.

"這是你最後的機會,如果,你再在我與沐凡之間徘徊,我一定會徹底離去,讓你永遠也找不到我!"

"你這是原諒我了?"涼薄用/力/抱著她,一抹笑意,在他嘴角蔓延.

"……"喬薇薇沒有話,只是任由他抱著自己.

良久,她冷冷推開了他,蹙眉,道:"還不趕/緊/去/洗個澡.想凍死麼?"

"一起……"

他邪邪一笑,著便抱著她進了浴室.

這邊喬薇薇與涼薄已經已過天晴,另一邊沐凡卻依舊深/深陷在痛苦的沼澤里,無法自拔.

同一時間,F區.

拖著疲憊的身子,沐凡回到了涼薄送給她的別墅.

進了大門,穿過院子,她無力地推開了內門.

一進門,一股奇異的香味便撲鼻而來.

這味道瞬間讓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.

換上拖鞋,沐凡快步走到客廳,看著沙發上一襲黑衣,頭發斑白,一身邪氣的老/男人,道:"樓……樓竹……你怎麼來了?你是怎麼找到我的?"

看著樓竹,她的眼睛里滿是驚恐與嫌/惡/.

他便是樓竹,當年救下沐凡的男人,世界第一大/毒/梟,第一制香師,世界第三大集團的總裁,現年60歲.

聽到沐凡的話,樓竹撫了撫一頭斑白的頭發,扯了扯身上中規中矩的中/山/裝,拿起手邊的一只鑲嵌著色大寶石的拐棍,一步一步走到沐凡的身邊,長臂輕輕一伸,攬過她的楊/柳/細/月要,鼻尖湊到她的脖頸處輕輕一嗅,道:"凡凡,我這不是想你了,來看看你麼?你可真夠狠心的,恢複記憶以後沒多久你就偷偷溜了,連一句話都沒留下,你知道這一年來,我找你找得有多苦麼?要不是看見之前涼薄跟你的那個新聞,我還真找不到你,原來你之前的初戀,是涼薄啊."

"你/松/開我!"想到自己失憶的四年中,一直在當這個老/男人的Qing/人,天天在這個老/男人身/下輾/轉/承/恩,她就覺得惡/心.

"凡凡,你沒恢複記憶之前,你對我可不是這個樣子的,我不但救了你的命,而且我還供你吃穿,教你武功,教你制/毒,制香,我對你多好,你不該對我這麼冷漠的"話間,樓竹的唇已經/落/在/了沐凡的下顎.

這一瞬間,沐凡只覺得胃里又開始翻江倒海,她狠狠推開了他,嫌惡地用手拭去下顎處他殘留的唾/液,道:"失憶的四年,我一直對你百依百順,是因為你騙我,我是你的Qing/人,還騙我,我們兩個人的感很深厚!甚至你還騙我,我是被人綁/架,逃跑的時候不心摔下了山崖"

樓竹聞,眼睛里立即流淌出一抹狡黠的光,一只手,輕/挑/起她的下巴,道:"騙你是因為我喜歡你,我從看見你的第一眼起,我就喜歡上/了/你……"

聽著從這個老/男人口中出的喜歡二字,沐凡只覺得毛骨悚然.

"你Gun開!"沐凡再次冷冷推開了他,低/吼/道.

這個老/男人,她真的一刻都不想再看見他.

看著他的臉,只會讓她想起失憶的四年間,那些月亢月莊而又惡/心人的過往……

"凡凡,我知道,你離開我都是為了涼薄那個伙子,我不介意你去追求你自己的感,但是,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繼續乖乖留在我身邊,做我的Chuang/伴……"

"你休想!"

如今,她已經恢複記憶,她絕不要再跟這個老/男人有任何瓜葛!

做他的Chuang/伴?他做夢!

"凡凡,以前我們兩個可是拍了不少好看又親/密的照片呢,你我要是把那些全都交給涼薄會怎麼樣?"樓竹鬼魅一笑,用拐杖輕抬起沐凡的下巴,無齒地威脅道.

"你這個卑/鄙//人!"沐凡低罵.

"你忘了你恢複記憶以前,你在我Chuang上不斷愛我的時候了?凡凡,我的要求很簡單,只是讓你繼續做我的Qing/人,給/我暖/Chuang,至于你會不會跟涼薄在一起,我不/干/涉……一年不見,我可真是太想你了."樓竹無/Chi/地著,字字句句里都流淌著濃重的Ai昧.

"你別再了!別再刻意強調以前的那段時光了,你越這樣,越讓我覺得惡/心!"沐凡冷冷撥開他抵在她下巴上的拐棍,喊的撕心裂肺.

上篇:【262】不再原諒     下篇:【264】我在思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