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64】我在思考  
   
【264】我在思考

"我怕我不強調你會忘記,凡凡,我真的太想/你了.你房/間在哪兒?"樓竹丟掉拐棍,將沐凡橫/抱/起,眼睛里,漾著一抹谷欠.

"你放開我!"沐凡掙紮.

她真的不想,再跟這個老/男人發生/那/種/關系.

以前沒有記憶就算了,現在恢複了記憶,她真的不想.

她現在心里眼里只有一個人,那就是涼薄.

"你不答應繼續做我的Qing/人,為我暖/Chuang也可以的凡凡,我不介意將我們的照片……"

"上樓,左拐,第一個房/間"沐凡聞,立即停下了掙/紮,不再反/抗.

"乖凡凡……"樓竹滿意一笑,急/不/ke/耐/地抱著沐凡上了樓.

沐凡臥室門口,他直接用腳踹開了門,迫/不/及/待/地將她丟在了大Chuang上……

沐凡靜靜躺在那里,一/動/不/動,空洞的目光里,滿是憤怒.

看著她猩的眸,樓竹Xie/惡一笑,退下外套,襯衫……

那充滿著脂肪的上/身,呈現在了沐凡的眼前……

看著沐凡微的眼眶,他/爬/到了她的身/上,看著她:"寶貝兒.我來了."

這樣的Qin/密接觸,讓沐凡感覺惡/心至極.

他一直折/騰了她足足兩個時,直到她徹底承/受/不/住,他才松/開了她,起身步入了浴/室.

大Chuang上,沐凡靜靜呼吸著一室的霪/霏之氣,空洞的目光死死盯著天花板上炫目的水晶燈.

兩行熱淚緩緩自眼角流/淌而出.

剛剛,他對她強/取/豪/奪的時候,她多想對他使用催/眠/術,控制他的思維,讓他自己自/殺,可是,她的催眠術也是他教的,而且,他只教給了她皮毛,她的三腳貓功力,根本傷害不到他.

胃里面,又開始翻江倒海.

撐著猶如被車輛碾/壓/過的身子快速爬/起,她赤足跑進了衛生間.

蹲在馬桶邊,她開始瘋/狂地嘔吐.

想起剛剛的一幕一幕,她就覺得惡/心/至/極.

直到將胃里的東西全都吐了個乾淨,她才起身,一步一步走到了洗手台前.

光可鑒人的鏡子映照出她此刻的樣子.

鏡中的她,面色蒼白,皺皺巴巴的白色睡衣覆/蓋著纖瘦的身子,好似久病成災的人.

而脖頸上,胳膊上,那一/處/處/通/的印/記,更是顯得突兀無比.

"嚓……"伴隨著一聲不輕不重的開門聲,沐凡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兒.

她轉身,看著身披浴袍,倚門而立,一身邪氣的樓/竹道:"睡/也睡/過了,你是不是可以走了?"

"好歹,你得給我做一頓飯吧?我從早上到現在可是都沒吃東西呢.凡凡,我想吃/你給我做的打鹵面了."樓竹快步走到沐凡身邊,手背輕碰了一下沐凡的臉,眼神里,流轉著貪婪與溫柔.

"好,我這就給你去做,你吃完趕緊走."沐凡瞪了他一眼,冷漠地著.

"不要試圖往飯里面下毒之類的,若是我有什麼意外,我們的照片分分鍾就會出現在大眾的眼前."

他,是一個危險的男人,他總能猜透她心里所想.

沐凡不語,邁著兩條酸痛的腿,走出了衛生間.

樓竹站在原地,整理了一下斑白的發,熾/熱的目光在她纖瘦的背影上肆意流轉.

*…*…*…*…*

晚上涼薄做東,在某高級餐廳開了個包廂.

涼薄,喬薇薇,歐向北,周楚榆,涼意,甯檬,秋容,蘇清城幾個人圍坐在一起,有有笑地聊著天,氣氛,歡快無比.

暗香浮動的包廂里,洋溢著一片歡笑聲.

"薄爺,薇薇姐,我餓了,能不能點餐了啊?"中午在學校沒怎麼吃飯的甯檬早已饑腸轆轆.

"沉醉還沒到呢."秋容笑道.

"什麼,沉醉?那個沒品男也要來?"

"是誰在背後罵我啊?"隨著門的緩緩而開,姍姍來遲的沉醉慵懶地倚門而立,嫌棄地看著甯檬,道.

"是我,怎麼了?"甯檬蹙眉看著沉醉,毫不示弱.

除了靜靜抽煙的涼薄之外,其他幾個人面面相覷……

大家都知道,甯檬跟沉醉又要開始了.

只要這倆人湊在一起,一定會斗嘴.

沉醉沒有話,邁著修長的腿走到她身邊,坐了下來,然後瞧著二郎腿兒,側過臉仔細地盯著甯檬帶著慍/Se的臉,打趣道:"這別的姑娘都是越變越好看,你怎麼就越變越丑了呢?瞧這額頭上,這是痘痘麼?"

本來額頭上因為上火長了一顆大痘痘,甯檬就郁悶的很,現在被他這麼一,她就更加郁悶了.

"你不也是麼?別的男人都是越變越有味/道,你怎麼越變越**/絲了呢?"甯檬道.

"見過像我這麼帥的**/絲麼?嘴巴這麼毒,當心以後沒人要啊."沉醉自戀地拍了下自己的臉,道.

"你也是!"

兩個人一來一回斗嘴間,飯菜已經上了桌.

"行了,一人少一句,吃飯."一直沉默的涼薄發了話.

兩個人這才安靜了下來,狠狠瞪了彼此一眼後,一起拆開了筷子.

吃過飯後,幾個人並沒有立即起身離開,而是繼續坐在一起談天地.

一直聊到十點多,幾個人才起身,走出了餐廳.各回各家.

涼意,秋容,沉醉三個人回到家已經十點半.

一回到家,沉醉就不悅地坐在了沙發上,扯了扯領帶,道:"早知道有那個死丫頭在,我就不過去了."

秋容與涼意相視一笑,無奈聳肩,一前一後走到沉醉面前,坐了下來.

"你你平時也算是個正常人啊,怎麼一看見甯檬,你就跟打了雞血似的?那麼激動"涼意交疊起修長的腿,下巴朝沉醉抬了抬,道.

"對啊,對啊,我看你們倆有點像電視劇里演的那種歡喜冤家啊.我覺得以後沒准兒,你倆能湊一對兒哦."秋容一邊拆著薯片,一邊道.

"切……跟她湊一對兒?除非火星撞地球.她長的那麼丑,爺我才看不上呢."沉醉不屑地著.

他對那個死丫頭可是一點兒好印象都沒有,嘴巴那麼毒,跟個/潑/婦/似的.

"甯檬哪里丑啊,皮膚好,臉蛋好,身材也不錯,算是完美的了,除了心髒有點問題之外她幾乎沒有什麼缺點啊."涼意又道.

"她心髒有問題?我呢,看著那麼弱不禁風,一/推/就/倒/的."沉醉點燃一根煙,抽了一口,淡淡地著.

"嗯,她從心髒就不好,以前還做過換心手術,雖然手術很成功,但是,她現在的身體仍然需要藥物來維持."涼意點頭,道.

完,涼意就奪過了秋容手中的薯片,手指狠狠彈了一下她的額頭,道:"你這個丫頭,不是了,這些垃/圾食品要少吃.你再這樣,我就把你打包送回英/國了."

"哦,那我不/吃了啊."秋容乖乖點頭.

現在'英/國’就是秋容的弱/點,不管什麼事,只要涼意一'英/國’兩個字,這個丫頭立馬就會乖乖聽話.

看著秋容乖巧可愛的樣子,涼意溫柔一笑,起身,手撫/了/撫/她的頭發,滿眼Chong/溺,道:"乖,走吧,咱們睡覺去.明天不是還要去楚榆姐的公司上/表/演課麼?"

"恩恩!"秋容狠狠點頭,起身,高高興興拉著涼意的手,隨著他進了臥室.

沉醉坐在原/處,看著兩個人的背影,不解地搖了搖頭,有時候,他真的很佩服涼意的忍/耐/力,天天跟一個女的同/Chuang/共/枕,他居然還能夠做到守/身/如/玉,果然啊,沒有嘗/過/女/人滋/味的Chu/男就是比他們這些普通男人要純潔的多啊.

*…*…*…*

同一時間,歐向北家.

回到家後,歐向北開了燈,然後,換上拖鞋,一邊哼著歌兒,一邊往客廳走.

當目光觸及那正盤坐在客廳沙發上,含笑看著他的辛時,他著實嚇了一跳……

他這老媽也真是的,來這邊不提前跟他也就算了,這怎麼坐在家里還連燈都不開呢?這家里忽然出現個人,這真真是很容易嚇人一跳的好麼?

歐向北猛地打了一個寒/顫,然後,看著辛,道:"老媽,你怎麼不開燈啊."

辛清了清嗓子,看了歐向北一眼,然後輕闔上眼皮,雙手擺成蘭花指,放在膝蓋上,道:"我……在思考."

"老媽,您在思考什麼啊?跟個老/尼/姑/似的."歐向北痞痞一笑,走到辛對面,坐了下來,交/疊/起兩條腿,身子慵懶後靠,云淡風輕地道.

他這個老媽,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.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一會兒還有一更3000字的,正在寫著呢.大概兩點多能出來,親們可以等睡醒後看.

上篇:【263】我的心是鋼鐵做的     下篇:【265】不確定還能不能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