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65】不確定還能不能活  
   
【265】不確定還能不能活

"這個問題問得好."辛猛地睜開雙眼,看著歐向北,繼續保持著原來的姿/勢,道.

"您是在思考什麼,哈?"看著辛的樣子,歐向北就很想笑.

"我一直在思考,我怎麼會生出像你這麼笨的兒子……"辛伸開腿,雙手撐著沙發面,恢複了正常坐姿,看著歐向北,道.

"我哪兒笨了?"歐向北繼續痞笑,一雙眼,漸漸眯成了一條縫兒.

"追楚榆追了這麼久,你還是沒能把她追到手,你你這不是笨是什麼?上回我我幫你,你還不用,什麼你要自己追她,追到現在,我看你們倆的關系還是在原地踏步,一點進展都沒有."辛抱怨道.

周楚榆這個姑娘,她真的是很喜歡,她真的很希望歐向北能趕緊再把周楚榆追回來.

她辛這輩子就只認周楚榆這一個兒媳婦兒.

"老媽,您過來該不會就是為了跟我抱怨這個的吧?我每天都在努力追她啊,最近我是天天給她送午餐,晚餐,玫瑰,天天晚上在她公司門口等她下班,可是,她就是不鳥我."歐向北起身,走到辛身邊,坐了下來,長臂隨/意/搭/在辛的肩膀,悶悶地道.

他與辛之間的相處,更多時候像朋友,而不像母子.

"我這次來這邊,我就是想幫幫你的,我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,你現在就給楚榆打電話,你就我得了癌症,快死了,然後,你讓她來見我."辛扭/動了一下坐/姿,看著歐向北,認真地著.

"噗……這叫絕妙的主意?等楚榆來了之後,您是不是還要告訴她,您人生最後的願望就是希望她能跟我複婚?完之後,您是不是還要聲淚俱下地博取同?"歐向北無奈一笑,道.

他這個老媽,真是打算將狗血進行到底啊,

有她這麼詛/咒自己的麼.

癌症…嘖嘖,虧她想得出來.

"是啊,這個法子,我已經想出來很久了,上次我就打算這麼做的,但是,你又不用我幫忙,所以,我就一直把這個法子擱在心里."辛又道.

"您還是算了吧.這事兒您就別管了,老媽,我自己系上的死結,我想自己打開,您還是收起您這些狗血的辦法吧."完,歐向北慢慢起身,出了門.

"你去哪兒啊?"

"出去走走……"歐向北答.

而後,歐向北就出了門.

"你嫌棄我的辦法狗血,那你倒是用你不狗血的辦法幫我把楚榆追回來啊!"辛喃喃自語,不斷抱怨.

出了門後,歐向北又開著寶藍色的蘭博基尼,來到了周楚榆家門口.

這麼多天來,他已經習慣了每/晚/睡/覺前來這邊看一看.

他最喜歡看那從她的房間里透出的暖光.

那光線,就好似她以前看他的眼神一樣,溫暖而又美麗.

車上,歐向北正坐在幽/暗的車廂里,盯著周楚榆的房間位置.

房間里,周楚榆則是靜靜站在窗簾後,看著路燈下,那炫目的寶藍色蘭博基尼……

最近,他每天晚上都會來這里,但是每次都是呆一會兒就離開,從來不會驚/動/她……

看著那輛車,周楚榆的心,又狠/狠/痛/了一下.

*…*…*…*…*

翌日.

娛樂公司.

開完會後,周楚榆就坐在電腦前,一般整理著秘書剛剛送來的財/務/報/表,一邊喝著咖啡.

暖陽流轉在她的臉,將她的肌膚映襯的格外白淨.

"咚咚咚……"敲門聲,劃破了一室的甯靜.

"進!"周楚榆沒有抬頭.

門外,手拿著合同的蘇清城聞,立即推開了門.

站在門口,看著周楚榆溫婉的臉,一雙墨眸,立即染上了一層笑意.

久久沒有聽到聲音,周楚榆抬頭,看著站在門口的蘇清城,微微一笑,道:"是你啊.?"

罷,周楚榆便優雅起身,撫了撫一頭好看的大卷發,走到了蘇清城面前.

蘇清城含笑看著周楚榆,將手中的合同放在了她手中,道:"這個是涼意簽好的演員合同,我來給你送這個的."

"送合同這種事兒,蘇大總裁還親自出馬啊?你讓你秘/書來不就行了麼?"周楚榆笑盈盈地看著蘇清城,道.

"我這不是想順便來看看你,然後等你一起吃午餐麼?"蘇清城清雅一笑,倚門而立,看著周楚榆,眼睛里,全是溫柔.

"不行啊,一會兒,我還要親自去我們公司在建樓盤工地上看看進度啊."

"那走吧,我陪你一起去."蘇清城道.

"行."

罷,周楚榆就轉身,走到自己的辦公桌旁,拿起桌上的黑色香奈兒菱格包,與蘇清城一起走出了辦公室……

蘇清城開著黑色的別克商務車,在周楚榆的指引下,來到了C區,Star娛樂在建樓盤工地.

工地門口,停下車子後,蘇清城率先跳下了車,然後,為周楚榆拉開了車門,並且朝周楚榆伸出了手.

輕輕將手放在蘇清城手心,周楚榆優雅下了車,足尖著地的刹那,黑亮的發絲一點一點從腦後滑到了右肩……

黑色的別克商務車後,一輛黑色的桑塔納緩緩而停,車內,衣著破爛的民工手拿著利刀,惡狠狠地看著周楚榆的背影,道:"哼,無/良的總裁……"

完後,民工便迅速推開了車門.

"無良的總裁,你給我去死!"民工手持利刀,嘶聲怒吼,快速朝正站在車前,跟蘇清城話的周楚榆跑去,一雙猩的眸子里,滿是憤怒與仇恨.

蘇清城與周楚榆聞聲,同時扭頭,看向了聲源處.

看見民工手中的刀,蘇清城立即將周楚榆護在身後……

下一秒,冰冷的匕首,深/深/刺/進/了蘇清城的心髒……

鮮血,猶如噴泉一般噴/湧/而出,染/了蘇清城身上雪白的襯衫……

疼/痛感,讓蘇清城無力地癱/軟/在地.

"啊……"民工見狀,立即/抽/出/刀,轉身跑進自己的桑塔納,狠踩著油門離開.

驚魂未定的周楚榆見狀,立即拿出手機,撥打了涼氏私人醫院院長的電話,然後,又打了110……

打完電話後,周楚榆顫/抖著半/跪在地,看著仰/躺/在地上,Xiong口/還不斷往外淌/血的蘇清城,心如刀割.

心痛感,慌張感,讓周楚榆感覺大腦一片空白.

"清城,清城,你怎麼這麼傻,你為什麼要替我擋刀呢?"她依舊半跪在他的身旁,淚水,模糊了她的眼.

蘇清城蒼白一笑,一手捂著不斷淌血的地方,一手,顫抖著伸向她的臉,一下一下為她拭著眼淚.

"我愛你,所以我願意拿命保護你."看著周楚榆,蘇清城無力一笑,動了動蒼白的唇.

血越流越多,迅速在他身下/形成了一條觸目驚心的血河.

而蘇清城的臉,也越變越白,那兩片唇瓣,更是從蒼白,變成了慘白.

血/腥/味,在兩個人的鼻息間蔓延.

"楚榆,我覺得我快/不/行/了……"看著周楚榆,蘇清城無力地著.

心髒上的疼痛,幾乎快要讓他窒/息.

蘇清城的話,蘇清城此刻的樣子,讓周楚榆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被撕碎了.

不,他一定不會有事的,一定不會!

"你胡,不會的,你絕對不會有事的,蘇清城,你堅持住,救護車馬上就來了,等你治好了,我們馬上就結婚,好不好?"緊抓著他兩只沾滿了血的手,周楚榆幾乎哭成了淚人兒.

周楚榆的話,讓蘇清城了眼眶.

終于,他從周楚榆的口中,聽到了'我們馬上就結婚’這句話.

這一句話,他真的等了好久好久,終于,在他不確定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的時候,讓他等到了……

"周楚榆,這是你的.好,為了你,我堅持,我盡……"量堅持.

下一秒,蘇清城便疲憊地闔上了雙眼.

看著蘇清城漸漸闔上的眼皮,周楚榆無力癱坐在地,顫抖的手緩緩湊到蘇清城的鼻尖.

他還有呼吸,雖然呼吸很微弱……

血,還在繼續流淌……

"蘇清城,你醒醒,你別睡,你醒醒,我們聊聊天啊,你,我們的婚禮,到時候辦西式還是中式的呢?"她輕晃著蘇清城的肩膀,眼淚,滴在他的手背.

"……"

她的話,卻並沒有等來蘇清城的回應.

"嘀嘟嘀嘟……嘀嘟……嘀嘟……"

救護車的聲音在此刻響起.

周楚榆聞聲,立即顫抖著起身,朝著救護車不斷揮手……

周楚榆的身邊,印著涼氏私人醫院標志的救護車穩穩而停,醫護人員們抬著擔架魚貫而出……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VIP讀者群:338933776

只收VIP讀者,進群請主動遞交VIP訂/閱截圖.

上篇:【264】我在思考     下篇:【266】別再叫我老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