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66】別再叫我老婆  
   
【266】別再叫我老婆

涼氏私人醫院.

急救室門口,周楚榆慌張地來回踱步.

雙手十/指/緊/扣,抵著下巴,不斷在心中為蘇清城默默祈禱.

現在的她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,就是希望蘇清城能夠活下來.

只要他能活下來,要她怎麼樣,她都無所謂.

那個民工,擺明是沖著她來的,雖然她不知道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對她.

應該躺在里面的是她,而不是蘇清城.

想到這里,她的眼淚,又一次流/淌而出.

匆忙的腳步聲,在走廊的另一頭響起.

周楚榆抬眸,看見朝她快步而來的喬薇薇,她立即淚眼婆娑地迎了上去.

喬薇薇氣/喘/籲/籲/地抓著周楚榆的手,滿眼的焦急:"楚榆姐,你別著急,我相信蘇清城會沒事的."

"薇薇,我真的好怕,真的."看著喬薇薇,周楚榆淚如雨下,身子,猶如風中飄揚的落葉一般,不斷顫/抖.

看著周楚榆的樣子,喬薇薇心下一疼,卻找不到任何語來安慰她.

牽著周楚榆的手,喬薇薇與周楚榆一起,走到白色的長沙發前,坐了下來,焦急地等待著醫生最後的'宣/判’.

"楚榆姐,我始終都相信,好人有好報,蘇清城這麼好的男人一定不會有事,一定."喬薇薇緊喔著周楚榆的手,呢/喃.

"嘟嘟嘟……"手機的震/動聲,讓周楚榆谷欠又止.

拿出手機,看見是歐向北的電話,周楚榆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喂,向北."

"警察已經抓到了那個民工,那個民工,他是因為整整半年沒有拿到自己應有的報酬才會這樣的,他之前找工頭要錢,工頭一直不肯給,還是你的意思,工頭還必須得等樓盤完工之後才能發錢,而且工頭還告訴他,如果辭職,就會扣除他的工資.他的媽媽前幾天重病住院,因為沒錢醫治,已經去世了,所以他才會那麼憤怒."

歐向北的話,讓周楚榆感覺有些無法置信.

工人們的工錢,她明明都是按月讓秘/書打到工頭的卡上的,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況.

"我派人去工地核實過了,問了幾個工人,他們也都況屬實,而那個工頭也親口向我承認了,你給他的錢,全都被他拿去賭/博/輸/光/了……現在,我已經把工頭送去警/局了.還有,我已經封鎖了消息,所以,這件事暫時不會擴散出去."

"謝謝你,向北."周楚榆淡淡地著.

"不用,我跟涼薄一會兒處理完事就去醫院找你們,老婆,別太擔心,一切都有我呢."

歐向北的話,讓周楚榆心下一暖.

沒有回應歐向北她直接掛斷了電話.

一旁,已經將電話內容聽得一清二楚的喬薇薇義憤填膺,道:"那無/良工頭!居然這麼壓/榨/弱/勢/群體!如果不是那個死工頭,那個工人也不會崩潰到來殺你!"

話間,急救燈驟然熄滅.

急救室的門,緩緩而來,

周楚榆與喬薇薇聞聲,立即起身,快步走到了急救室門口.

看著率先走出來的主刀醫生,周楚榆緊張地問道:"醫生,怎麼樣了?"

這一刻,周楚榆跟喬薇薇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兒.

醫生不急不慢地摘下了口罩看著周楚榆與喬薇薇,道:"病人心髒嚴重受損,但是經過手術縫He之後,暫時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,只不過,不排除傷口後續發生感/染的可能,所以還需要轉入重/症/監/護病房觀察一段時間."

醫生的話,讓周楚榆與喬薇薇暫時松了一口氣,兩個人激/動的熱淚盈眶.

周楚榆手捂著劇/烈跳動的心髒,向後退了一步,看著醫生,道:"醫生,謝謝您,謝謝您."

"救死扶傷是我們醫生應該做的,不用謝.況且里面這位還是薄爺的朋友呢."醫生道.

話間,面色慘白的蘇清城被護士們心翼翼推了出來.

此刻的蘇清城,就好像一/根/干/枯/的稻草,毫無生氣可.

看著蘇清城的樣子,周楚榆的心又狠狠地痛了一下.

本來,這些罪都應該是她來承受的.

就像他的,他真的是在拿命保護她.

人心都是肉長的,周楚榆承認,她現在真的被蘇清城感動了.

牽著喬薇薇的手,周楚榆與她一起跟隨著護/士們/進/了VVIP加護病房.

護士們心翼翼將蘇清城放在病榻上,然後,給蘇清城掛上吊瓶之後,就離開了.

整個空間,也隨著護士們的離開,而瞬間安靜了下來.

周楚榆與喬薇薇各自站在病榻兩邊,看著蘇清城,兩個人的表,都是同樣的沉重.

"嚓……"推門聲,在此刻顯得格外突兀,刺耳.

歐向北,涼薄,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門,各自走到自己女人的身邊……

"薄爺,向北,處理的怎麼樣了?"周楚榆問道.

涼薄挑了挑眉,優雅落座,交疊起修長的腿,看著周楚榆,聲地動了動唇:"那個工頭已經被逮捕了,警察會依法處置."

一旁,一直沉默的歐向北緩緩從口袋中拿出手帕,心翼翼為周楚榆/Ca/拭/著眼淚,然後,長臂一伸,霸道攬她入懷.

"老婆,你一定嚇壞了吧,當時……"

熟悉的氣息撲鼻而來,周楚榆蹙眉,冷冷推開了他,道:"薄爺,向北,謝謝你們."

"大家這麼多年朋友了,什麼呢?"涼薄淡淡地著,隨手將喬薇薇拉到了自己的腿上.

喬薇薇,涼薄,歐向北三個人在病房里坐了一會兒,就走了.

彌漫著血/腥味的病房里,周楚榆靜靜坐在沙發上,緊/抓/著蘇清城的雙手,等待著他的蘇醒,一雙眸子,黯淡無光.

兩個時後,一直處于昏睡中的蘇清城終于睜開了雙眼.

看見蘇清城睜了眼,周楚榆立即松開了他的手,起身,看著他的臉,激動地問道:"清城,你終于醒了,感覺怎麼樣?"

看著周楚榆激動的表,蘇清城用力地扯了扯唇角,動了動慘白慘白的唇瓣,用氣音道:"還好,就是心髒有點疼."

"都是我不好,如果,我不讓你跟我一起去工地,就不會發生這種事."到這里,周楚榆又一次了眼眶.

"傻女人,還好我跟你一起去了工地,若是我沒有去,那受傷的可就是你了."蘇清城聲的著,眼底,泛著一層笑意.

"蘇清城……"

"我喜歡的女人,我願意拿命去保護.周楚榆,為了你,別是擋刀,就是要我親手一片片削去自己的皮肉,我都心甘願,你知道麼?"他深款款地著,眼睛里流淌著一層蠱惑人心的溫柔.

蘇清城的話,讓周楚榆淚如雨下.

從到大,除了父親之外,從來沒有哪個男人對她這般好/過,甚至願意拿命來守護她.

"蘇清城,你到底喜歡我什麼……"

"喜歡一個人從來都不需要理由,你的那話,是真的麼?你真的願意嫁給我麼?"蘇清城無力問道.

"嗯,我願意,等你痊愈了,我們就辦結婚典禮."周楚榆堅定地點頭.

即便,她並不愛他,她也願意嫁給他.

只因為,她被他感動了.

"好,話算話."蘇清城用力微笑,眼眶含淚.

雖然,他知道,周楚榆之所以答應要嫁給他,完全都是是因為感激與感動.

雖然,他知道,周楚榆心中還是裝著歐向北.

但是,都不在乎……

只要能夠永遠這樣卑微地守著這個女人就好.

周楚榆用力點頭,看著蘇清城:"嗯,話算數,等你好了,我們就結婚."

"好……"蘇清城淺淺一笑,緩緩閉上了雙眼.

看著蘇清城睡下後,周楚榆便坐了下來,安靜地玩著手機.

時間一分一秒地游走,直到外面的世界漸漸染上一層灰,蘇清城仍舊未醒.

放下只剩下一格電的手機,按了按不斷叫喚的胃部,周楚榆優雅起身,背上包包,谷欠出去買吃的.

"嚓……"伴隨著一陣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病房門緩緩而開.

站在病榻邊,看著手提大包包的歐向北,周楚榆沒有話.

四目相對時,歐向北朝她痞痞一笑,然後邁著修長的腿走到她身邊,將手中東西放在Chuang頭桌後,他溫柔地道:"老婆,我猜你一定/餓/了,所以,就給你買了點吃的."

"……"

看著他籠著痞笑的臉,周楚榆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,咬了咬牙,低著頭,道:"歐向北.以後,你再也別叫我老婆了,讓清城聽到不好."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65】不確定還能不能活     下篇:【267】再也回不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