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68】偷/襲/成功  
   
【268】偷/襲/成功

"你/先/睡/吧,我去看看歐向北那子."涼薄並沒有回應喬薇薇的話,而是直接拿著手機下了Chuang.

"你們倆還真是好/基/友一輩子,你去吧,早點回來."喬薇薇半開玩笑地叮嚀.

"嗯,你早點睡,別想我想的睡不著,那樣的話,我會內疚的."涼薄伸手,撫/了/撫/她的發絲,滿眼溺愛,語氣溫柔.

喬薇薇淡淡一笑,隨手拿起一只雪白的枕頭,打了一下他的月複部道:"臭/不/要/臉/的,誰想你."

"你……"他溫柔拿過她手中的枕頭,然後/塞/回她懷中,玩味地著.

"懶得理你,你慢/點開車啊."

"遵命,寶/貝."他挑了挑眉,溫/熱的指尖細細描繪著她的唇,墨眸中流淌著一縷鉤/人/魂/魄/的曖/昧.

換好衣服之後,涼薄開著車子,離開了夢園.

歐向北家門口,炫黑的布加迪威航穩穩而停.

幽暗的路燈,讓布加迪威航顯得格外炫目,高貴.

暗香浮動的車廂里,涼薄隨手將指間一根即將燃盡的香煙丟出窗外,然後,下了車.

走到門口,看著燈火通明的別墅,他輕輕按了一下門鈴.

按了很久,歐向北才出來開了門.

看著扶門而立,一身酒氣的歐向北,涼薄不悅地蹙眉:"我就知道你子一定在家喝悶酒."

"嘿嘿,你聽我的事兒了?"歐向北步履蹣跚的出了門,胳膊自然搭在涼薄的肩膀,搖搖晃晃地道.

濃濃的酒氣撲鼻而來,涼薄嫌棄地撥開歐向北的胳膊,向後退了一步,借著路燈光,斜睨著他微的臉,道:"嗯,怕你喝死,就來看看你."

歐向北雖然喝的不少,但神智依舊清醒,涼薄的話,讓他心下一暖.

打了個長長的酒嗝兒後,他痞痞一笑,道:"走吧,我們進屋,外面涼."

完,歐向北便轉身,長腿往門內跨了一大步,頭部忽而一陣暈眩,在他即將摔倒在地時,涼薄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.

進了門後,換了拖鞋後,涼薄便扶著歐向北走到客廳沙發前,面對面坐了下來.

看著茶幾上幾只姿/勢/各/異的空酒瓶,涼薄交疊起修長的腿,道:"你子,不要命了?"

"周楚榆都要嫁給別人了,我TM要命還有什麼用,我感覺我現在就好像被丟在了漫無邊際的沙漠,真的好絕望,從我們去年冬天離婚後到現在,沒有哪一刻能比現在更絕望的了."

歐向北無力靠著靠背,輕聲著,嘴角的苦笑越發深刻,一雙眸子,好似深秋的樹葉,失去了所有色彩.

"我看她現在是鐵了心不准備再跟你在一起了,你真的將她傷的太深了……"涼薄語重心長地著,一張臉,嚴肅無比.

"呵呵,是,她對我,是徹底死心了.可是,我感覺的到,她對我的愛根本沒有變,從她每次看我的眼神中,我就能感覺到."到這里,歐向北煩躁地長歎了一口氣.

"你現在打算怎麼辦?"涼薄挑眉,問道.

"只要她還沒跟蘇清城結婚,我就有機會.今年,是我們兩個人相識的第11個年頭,這麼久的感了我真的不想放棄."

歐向北的樣子,讓涼薄一陣心酸.

他了解歐向北現在的心,當他以為自己快要失去喬薇薇的時候,他又何嘗不是這樣的.

看著歐向北,涼薄不知道應該什麼話來安慰.

在這一刻,怕是任何安慰的話,都會顯得蒼白無力.

"跟沐凡的事,你處理的很好,就該那樣做,對待感,就應該一心一意,腳/踏/兩/條/船/的人死的會很快,你知道麼?我現在真的好希望時光可以倒流,好希望電視上所的穿越變成現實."

動了動沉重的頭部,歐向北又搖搖晃晃地拿起了茶幾上的半杯洋酒,一飲而盡.

淚水,沿著他的眼角緩緩流淌.

想到周楚榆,他的心就會刺痛.

想借助酒精,暫時麻/痹自己的神經,好讓自己暫時忘了周楚榆,好讓自己的心暫時好受一點,可是卻不能夠.

別人都是越喝越迷糊,為何他越喝越清醒.

歐向北苦笑,伸手谷欠拿另一瓶洋酒的時候,涼薄卻在他之前,搶過了酒,並且將酒放在了腳下.

"歐向北,借酒澆愁,從來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."

"呵呵……我也知道,可是,若是沒有酒精的麻/痹,我怕我會心痛到死過去."

時至今日,只要一想到周楚榆親眼目睹他與陳怡Luo相擁的畫面時,絕望轉身離去的樣子,他就恨不得親手殺了自己.

如果,當時他的他懂得珍惜,那麼,就不會有現在的心痛與悔恨.

"歐向北…去睡/一/覺吧."看著歐向北,涼薄蹙眉道.

"怕是今夜又要無眠,如果陪楚榆去工地的人是我,那麼為她擋刀的就不會是蘇清城,那麼,她也不會匆忙答應跟蘇清城結婚.為什麼我當時要在醫院里辦公,為什麼!"緊握的拳頭狠狠砸上自己的腿,歐向北字字句句擲地有聲.

"別再想這些沒用的了,事已經發生了,不是麼?"涼薄低聲著,眉間的'川’字越發深刻.

"看來,我必須得請我老媽幫忙了,為今之計,想阻止楚榆跟蘇清城結婚,就只能卑/鄙地用我老媽之前的那個狗/血辦法了……"歐向北道.

"什麼辦法?"涼薄好奇地挑眉,問道.

"讓我老媽假裝癌症,然後,跟楚榆,她最後的願望就是希望楚榆跟我複婚……"歐向北道.

"祝你們成功"涼薄淡淡地著.

這邊,歐向北家氣氛沉/悶而壓/抑,另一邊,涼意家卻剛好相反……

涼意公寓,客廳.

"意哥哥,你看這個劇本上有一場戲,是男女主角親/親,抱/抱,造//人耶……"沙發上,秋容指著《你若安好》劇本中間一頁的內容,對身邊正專心致志看著軍事頻道的涼意,道.

一張臉兒,因為劇本上描寫的親/親戲碼,還有造人戲碼而通一片.

涼意側過臉,伸手碰了碰她巧的鼻尖,看著她微的臉蛋,道:"嗯,怎麼了?"

"到時候,咱倆真的要在那麼多人面這樣那樣的麼?"秋容低著頭,聲地著,一張臉,越發的潤可愛.

真是個純潔的丫頭.

涼意尷尬一笑,手背輕蹭了一下她的頭發,道:"嗯,是啊,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話,到時候拍那場戲的時候,你的戲份可以用替/身,然後,到時候借/位."

秋容聞,頭立即猶如撥浪鼓一般搖晃,嘟著嘴,對著涼意含笑而又溫柔的眸,道:"切,我才不!要是用了替身演員,你不就得跟別人這個那個的了麼?不要不要,這個絕對不要哇!"

看著秋容可愛的樣子,涼意的嘴角,不自覺的揚起了一個完美的弧度.

這個可愛的丫頭,真是他的開心果兒.

"你呀你,丫頭,我看你晚上都沒怎麼吃飯,現在/餓/不/餓?"涼意體貼地問道.

"我/餓……"秋容堅定點頭.

"那你想吃什麼?"

"我想/吃……薯條,薯片,我還想吃漢堡,章魚丸子,鐵板魷魚,炸串,麻辣燙,麻辣米線……"她開心地數著手指,盡地著自己喜歡的垃/圾食品.

"能不能點不那麼垃/圾的?"涼意一臉黑線.

這個丫頭,來中/國後就有點學壞了,天天不正經吃飯,就知道吃那些垃/圾食品.

涼意的話,瞬間澆熄了秋容對美食的幻想.

扁了扁嘴,她悶悶地柔了柔頭發,看著涼意,道:"那我就沒啥想/吃的了呀."

"啊……我想起來了,我有想/吃/的了!"秋容傻笑,純淨的目光不斷在涼意絕美的唇上流轉.

"什麼?"涼意問道.

"是這個……"著,秋容便嘟著嘴,吻上了涼意的唇.

依舊,只是簡單的四/唇/相/貼.

少/女馨香的氣息在鼻息間蔓延,涼意忙伸手,推開了秋容,尷尬輕咳,手輕輕刮了一下她精致的鼻梁,道:"你這丫頭."

秋容眯眼微笑,一雙眼睛瞬間彎成了可愛的月牙兒.

嘴角可愛的梨窩兒與口中那兩顆俏皮的虎牙兒,更讓她顯得有些孩子氣.

"嘿嘿嘿.意哥哥,偷/襲/成功."秋容得意地道.

完,秋容又往涼意身邊湊了湊,腦袋斜靠在涼意的肩膀,撒嬌道:"意哥哥,明兒你有空不?"

"明天一整天都會很忙,要去幾個電視台做訪談,而且,還有一個廣告要拍."涼意道.

"唔……還想叫你明天陪我一起出去走走呢,正好我明天不用去上表演課."秋容失望地道.

"明天剛好周六,你去找甯檬玩啊."

"嗯,好主意!"秋容點頭,一抹笑意在嘴角散開.

*…*…*…*…*

翌日.

咖啡.

咖啡廳包/房里,喬薇薇一邊攪動著面前香氣撲鼻的摩卡,一邊憑著記憶,按下了沐凡的號碼,然後,將手機湊到了耳邊……

上篇:【267】再也回不去     下篇:【269】一難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