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69】一難盡  
   
【269】一難盡

"喂,你好,請問你是?"電話的那一頭,沐凡柔/和而又動聽的聲音灌耳而來.

喬薇薇淡淡地道:"你好,沐/姐,我是喬薇薇……有時間的話,來一趟咖啡二樓9號包/房."

"好……"電話那邊,沐凡干脆地回答……

二十分鍾後,包/房的門緩緩而開.

喬薇薇聞聲,優雅放下手中咖啡杯,看向了聲源處.

門口,一襲白衣,披散著一頭黑發的沐凡,讓喬薇薇的心顫/了/顫.

她的確很漂亮,而且看起來很溫婉,有北方女子的高挑,也有南方女子的柔美.

怪不得,涼薄之前那麼愛她……

"沐/姐過來坐."喬薇薇云淡風輕地著.

與喬薇薇四目相對時,沐凡故作羞/澀/地笑了笑,然後,拂/了/拂/一頭軟/軟/的發絲,走到喬薇薇對面,坐了下來.

喬薇薇高貴冷豔,沐凡溫婉簡約,這樣的兩個人坐在一起,顯得十分不搭調.

"你喝什麼?"喬薇薇問道.

"不用了,你叫我過來應該是有什麼話要對我?"沐凡直截了當,目光始終柔和的猶如三/春/的陽光.

"你的外表看起來很單/純,光看外表,你還真不像那種會死/纏/著別人的男人不放的女人."喬薇薇冷豔一笑,手指輕點淡紫色的桌面,動了動唇,道.

沐凡直接,喬薇薇比她還要直接.

喬薇薇的話,讓沐凡不悅極了.

這喬薇薇的意思,是在罵她表里不一麼?

哼,她還真是罵人不帶月莊字兒啊.

抬起頭,對上喬薇薇的眸,沐凡故作淡定地微微一笑,道:"喬/姐,涼子以前是我的."

涼子,這三個字,讓喬薇薇心里酸酸的.

記得有一次,她與涼薄開玩笑,曾經叫過他涼子,但是,他當時立馬要求她改口叫他薄爺……

呵,怪不得他不讓她叫,原來這稱呼,是專屬于沐凡的.

一秒鍾失神後,喬薇薇驕傲地扯了扯唇角,斜睨著沐凡,道:"對啊,你也了是以前……你們之間,已經是過去式了,現在,他愛的人是我喬薇薇,你你沒事總/纏/著他,你是想當我們之間的三/兒?"

喬薇薇的語氣雖然云淡風輕,但是眼睛里卻裝著滿滿的嘲/諷.

不管怎麼樣,她就是很不喜歡眼前這個沐凡.

"喬/姐,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.我真的很愛涼子,如果你想叫我退出的話,那麼對不起,我做不到."沐凡雖然心中早已怒火中燒,但是嘴角卻依舊掛著笑容.

"我之所以叫你出來,不是為了跟你什麼退出不退出的,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樣子,順便好心提醒你,不要做無謂的付出,免得最後自己害了自己."

喬薇薇的話,雖然得云淡風輕,但是卻在沐凡的心里,留下了一道深刻的烙印.

沉默了一會兒後,沐凡優雅起身,看了看表,道:"我只跟我們院長歐向北請了一個時的假,現在時間快到了,我得趕緊趕回去了."

完,沐凡便走出了包房.

看著沐凡的背影,喬薇薇的臉色越來越難看.

拿出手機,撥通了涼薄的電話.

電話接通後,不等涼薄話,喬薇薇便開口,道:"涼子?你跟沐凡之間還有專屬稱謂呢?"

"你,見過她了?"

"是,我見過了,真是漂亮,難怪你念念不忘,難怪你上回我叫你涼子的時候,你馬上叫我改口,而且還失神,原來是因為她啊."喬薇薇淡淡地道.

"女人,我……"

"知道了,我喬薇薇是不會因為這芝麻大的事生氣的……"喬薇薇口是心非地道.

"那就好.中午一起吃個飯?"

"不了,我一會兒還要回公司,就先這樣……"完,喬薇薇便掛掉了電話,然後,拿著包包走出了包/房.

同一時間,涼氏私人醫院,重症監護室.

病房內,面色蒼白的蘇清城正安靜地沉睡.

一旁,周楚榆則是靜靜坐在沙發上看著時尚雜志.

頁面翻動的聲音,在此刻靜謐無限的病房里顯得格外突兀刺耳.

"嘟嘟嘟……"Chuang頭桌上,已經調了靜音的手機上顯示辛阿姨來電……

余光瞥見手機屏幕上的亮光,周楚榆忙合上雜志,拿起了手機.

屏幕上的'辛阿姨’三個字,讓周楚榆嘴角輕揚.

與歐向北離婚到現在,她與辛的聯系倒是從來都沒斷過,她們兩個人總會隔三差五地打電話聊天.

但是,這個節骨眼兒上,辛這麼巧給她打電話,她想,一定是歐向北跟辛什麼了.

按下接聽,周楚榆起身,快步走出病房,一邊帶著門,一邊聲道:"喂,辛阿姨."

"咳咳咳……楚榆啊.能不能來歐向北這一趟,我想見見你."

電話那邊辛的咳嗽聲,還有那虛弱到顫抖的話聲,讓周楚榆心下一緊.

她立即問道:"辛阿姨,您怎麼了?"

"哎,一難盡,楚榆,你來一趟吧."

"好,我這就過去."周楚榆立即緊張地點頭,道.

完,周楚榆就掛斷了電話.

看見路過的護/士,周楚榆立即跑到護/士身邊,道:"護/士,你幫我照看一下蘇清城,我現在有急事要出去."

"好的,周/姐"護士點頭.

看護士點頭後,周楚榆立即跑進了專用電梯.

從醫院出來後,周楚榆就匆忙上了自己新買的銀白色賓利,然後,發動了車子,出了醫院.

電話中辛的聲音讓周楚榆感覺辛的狀態似乎很不好.

辛一直對她很好,她也一直都把辛當成自己第二個媽,聽到辛話的聲音,周楚榆感覺心里七上八下的.

十五分鍾後,周楚榆的車子停在了歐向北別墅門口.

迅速推開車門,跳下車,周楚榆疾步走到大門前,按響了門鈴.

兩分鍾後,大門緩緩而開.

開門的是歐向北,他的臉上籠著一層揮散不去的憂傷.

歐向北的表,更加加重了周楚榆心中的不安.

"向北,阿姨她,她怎麼了?"周楚榆問道.

歐向北長歎一口氣,看著周楚榆,道:"哎……她的況不怎麼好,你進去看看吧."

歐向北的回答,讓周楚榆的心'咯噔’了一下.

周楚榆立即推開了歐向北,快步跑到了開敞的內門門口.

站在門口,周楚榆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風吹亂的頭發,然後不斷輕/撫著瘋/狂跳動的心髒,進了門.

換上拖鞋後,周楚榆快步走進了客廳.

歐向北緊隨其後.

一進客廳,周楚榆就看見了沙發上,面色慘白,唇色青紫,看起來有氣無力的辛……

四目相對時,辛假裝虛弱地輕咳,然後,朝周楚榆和歐向北擺了擺手……

"兒子,楚榆,你們倆過來."

周楚榆見狀,立即疾步走到辛身邊,坐了下來.

歐向北站在原地,在心中對自己老媽的演技,還有化妝師的特效化妝術大加贊賞了一番後,慢悠悠地走到周楚榆的身邊,坐了下來.

"阿姨,您這是怎麼了?"抓著辛微涼的手,周楚榆眼眶微.

"哎,一難盡啊.我現在已經是肺癌晚期了,楚榆.咳咳咳……"辛故作虛弱地著,然後,又顫抖著在口袋中拿出手帕,捂著嘴巴,假裝咳嗽.

聽見自己老媽的話,歐向北瞬間感覺天雷滾滾.

周楚榆來之前,老媽不是要假裝胃癌麼,這怎麼又成肺癌了……

"什麼?肺癌晚期?"辛的話,瞬間讓周楚榆的大腦一片空白……

"是啊,晚期了,這是醫院的化驗單."著,辛便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張自己提前讓醫院開好的假化驗單,放在周楚榆的手中.

看了辛一眼,周楚榆立即打開了皺皺巴巴的化驗單.

化驗單上--癌症晚期四個字,讓周楚榆熱淚盈眶.

這四個字,對周楚榆來,無疑就是晴天霹靂.

"醫生,我只能活兩個月了."辛長歎一口氣,又道.

"兩……兩個月?"周楚榆擦了擦淚,問道.

見周楚榆已經對自己的謊深信不疑,辛心下一喜,輕闔上雙眼,道:"是,只能活兩個月了."

一旁,一直保持著沉默的歐向北,在周楚榆目光觸及不到的地方用力朝辛擠了擠眼睛,用口型道:"你真牛!"

辛冷冷看了歐向北一眼,又將目光落回到了周楚榆的臉上,顫抖的手,捧著周楚榆的雙手,道:"楚榆,能不能滿足我最後一個願望?"

"阿姨,您,您想讓我幫您做什麼?"周楚榆倒吸了一口氣,流著眼淚,問道.

"我聽向北,你要跟一個叫蘇清城的結婚了,阿姨能不能求你,別跟他結婚?要結,你還是跟我們向北結吧.我這輩子,最後的願望,就是希望你能跟向北複婚……你能不能答應我?"辛問道.

上篇:【268】偷/襲/成功     下篇:【270】自作多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