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0】自作多?!  
   
【270】自作多?!

辛的話,讓周楚榆的心'咯噔’了一下.

複婚?她可以答應辛任何事,唯獨複婚不行.

沉默了一會兒,周楚榆得體一笑,看著辛,道:"阿姨,我可以幫您視線任何願望,唯獨您這一個願望我不能答應,對不起.蘇清城我是嫁定了,歐向北……我們兩個真的不可能了,過去了,就是過去了,糾糾纏纏今年已經是第十一年了,我不想繼續下去了."

她知道,對一個肺癌晚期的患者這些不好,但是有些話,她必須清楚.

周楚榆的話,瞬間澆熄了歐向北心中燃起的希望之火.

辛假裝輕咳,看了一眼面目無光的歐向北,然後,又將目光定格在周楚榆的臉,乞求道:"楚榆,這子是真的知道錯了.不要讓我帶著遺憾離開,我現在唯一想/要/的就是你跟向北和好,然後和和美美地過日子,給我們歐氏生個可愛的繼承人."

著,辛又用白手帕捂住了嘴巴,開始假裝咳嗽.

周楚榆的眉,在觸及到白手帕上那青紫色的唇膏印後蹙了蹙.

再仔細一看辛的嘴唇還有眼圈上的黑色,周楚榆瞬間明白了這一切.

她懂了,辛癌症是假,想阻止她跟蘇清城結婚才是真……

怪不得,這一切都來得這麼巧合.

感覺到周楚榆正在盯著自己看,辛立即尷尬地輕咳了一下,故作虛弱又道:"楚榆啊,算阿姨求你了,嗯?"

周楚榆淡雅一笑,拭了拭淚,拿過辛手中的手帕,擦/了/擦/辛的眼圈還有嘴唇……

看著白手帕上那刺目的顏色,周楚榆沒有話,只是將手帕放回辛手中,然後淡定地起身……

歐向北與辛見謊被拆穿,立即尷尬地低下了頭,誰也沒話.

"阿姨……我先回去了."完,周楚榆便轉身,氣定神閑地離開……

辛猶如做錯事的孩子一般抓著手帕,看著周楚榆離去的背影,呢喃道:"兒子,老媽的演技不好麼?"

"……"歐向北沒話,起身,快步追了出去.

門口,在周楚榆上車之前,歐向北及時擋在了她的身/前,抓著她一只手腕,氣/喘/籲/籲,道:"老婆,你別生氣.我……跟我媽,也是……"

"我沒生氣啊.歐向北.等我結婚的時候,給你跟阿姨送請帖,你們到時候一定要來啊."周楚榆淺笑著撥開了歐向北的手,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……

完,周楚榆便瀟灑地上了車,連看都沒看歐向北一眼.

他默然站在原地,看著漸漸遠去的車子,淚水漸漸模糊的雙眼.

忽然感覺,如今的周楚榆,就像眼前這漸漸遠去的車子似的,與他的距離越來越遠了.

他好懷念曾經那個心里眼里只有他,不管他怎麼瘋,怎麼狂,都始終守在他身後的周楚榆.

帶著滿心的荒涼,轉身,他猶如一具失去了靈魂的行尸走肉,一步一步進了門……

換上拖鞋,他失魂落魄地走到正在對著鏡子卸妝的辛身邊,坐了下來.

他一句話也沒,只是安靜地靠著沙發,抽著煙.

繚繞的煙霧,為他的臉,籠上了一層彌散不開的憂郁.

透過鏡子,看了一眼歐向北的表,辛心下一疼.

將鏡子與化妝棉放在一邊,辛側過身子,緊抓著歐向北的一只手,道:"兒子,對不起啊……都是我不好.剛剛演戲演過頭了我不該用白手帕捂嘴的."

想到剛剛那一幕,辛就無比內疚.

明明,周楚榆已經相信她的話了.

"……"歐向北沒有話,只是靜靜抽著煙.

"兒子……"

"一千道一萬,還是怪我以前太傻/13,若是我不那麼作/死,她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對我,呵呵…"歐向北苦笑,又吸了一口煙.

"沒關系,只要他們還沒結婚,咱們就還有機會……"

"就是她結婚了,我也不會放棄……"完,歐向北便起身,拿起沙發靠背上的外套,穿在身上,道:"老媽,我出去一趟."

"你去哪兒?"辛立即起身,問道.

歐向北現在這個狀態,她真的害怕他這樣出去,再惹出什麼事端來.

"放心吧,這次我不會去喝酒了,我想去醫院,找那個蘇清城談一談."完,歐向北便拍了拍辛的肩膀,轉身出了門.

半個時後.

重症監護室門口,歐向北頓住了步子,然後,輕輕推開了門.

一推開門,一股子濃烈的藥水味便撲鼻而來.

此刻,蘇清城正靠坐在Chuang頭看電視,面色依舊蒼白的好似宣紙一般.

看見歐向北,蘇清城無力地問道:"有事?"

歐向北蹙眉,輕輕帶上門,走到他身邊,道:"自然是有事,沒事我會找你麼?"

"什麼事?"嘴上雖然在問,但是蘇清城對歐向北來這里的目的,還是心知肚明的.

歐向北冷哼,看著蘇清城,道:"離開周楚榆,只要你肯離開她,你想/要多少錢我歐少都會給你."

"我就知道,你來這里一定是為了跟我這些的,我果真沒猜錯,對不起,要我離開她,我做不到,你就是把全世界給我,我也不要,對我來,她比任何東西都重要."

"蘇清城,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,你別以為你現在是病人我就不敢把你怎麼著……"

"歐向北,經曆了這麼多,你怎麼還跟個孩子似的,動不動就知道用武力解決問題,你想打我,那你便打,除非你殺了我,否則,我是絕不可能離開周楚榆的."蘇清城清雅一笑,云淡風輕地著,絲毫沒有被歐向北身上的戾氣鎮住.

"蘇清城!"

"你個花花公子,現在知道珍惜她了,你早干什麼去了?無論如何,我都不會松/開她的手,沒事的話,你就出去吧!我想休息了!"

蘇清城的話,徹底點燃了歐向北心中的炸/藥/包.

本來他就看蘇清城很不順眼,現在他下這番話後,歐向北就看他更加不順眼了.

"蘇清城!"著歐向北便死死抓住了蘇清城的衣領,緊握的拳頭對准了蘇清城的臉,卻並沒有打下去,一雙猩的眸中,燃燒著震懾人心的怒火.

"嚓……"緊閉的門就在此刻被周楚榆從外推了開來.

周楚榆一進門,就看見歐向北正用拳頭對著蘇清城.

她蹙著眉,一張臉迅速冷了下來.

"歐向北,你這是要干什麼!你知不知道他是個病人!"周楚榆快步上前,狠狠將歐向北推在一邊,低吼道.

看著周楚榆為了別的男人對他/吼/叫,歐向北的心又是一疼……

他苦笑,向後退了一步,看著周楚榆,冷哼:"呵呵……病人?病人怎麼了?!病人欠揍,我歐少也一樣收拾,怎麼,老婆,我這還沒動手,你就心疼了?!"

周楚榆不語,揚起手"啪!"一個火/La/辣的巴掌毫不留印上了歐向北的左臉!

她的巴掌,打在他的臉,卻傷了他的心……

"老婆,你打我?!為了這個男人!"

"下次,你若是來Sao/擾清城,我還會打你!歐向北!算我求你了,你別再來打擾我們的生活了,行麼?!我都跟你過多少次了,你為什麼還跟牛皮糖一樣的粘/著我?你都不累麼!你放了我吧!"周楚榆低聲著,到最後,煙圈漸漸變.

"放了你,那誰放了我?周楚榆,那誰放了我!你知道我每天都是怎麼過的麼?呵呵……"歐向北輕聲著,到最後,他竟是不自覺地苦笑.

蘇清城坐在一邊,靜靜聽著兩個人的對話,卻只是保持著沉默……

"你自己放了你自己就好了,別再糾結了.有些話,我都了很多次了,也累了!不管你怎麼做,我跟清城這個婚,我們是結定了!"

她的眼神,猶如千年寒冰,刹那間,冰凍住了他的心.

他輕柔了一下火/燒/火/燎/的臉頰,看著周楚榆倔強的臉,道:"可是,你不愛他!你愛的是我."

"愛這東西,都是靠慢慢培養的……而且,歐向北,你是不是自作多了?我早就不愛你了."周楚榆冷冷地著.

跟歐向北糾/纏了這麼久,真的不想再繼續跟他糾/纏了.

如今,她既然已經決定要跟蘇清城結婚,那麼她就該絕點,徹底讓歐向北死心.

"周楚榆,別為了擺脫我而違心的話,我不信!"歐向北蹙眉,手指輕輕描/繪著周楚榆的唇角,字字句句,鏗鏘有力……

"呵呵……違心的話?抱歉,我並沒有違心的話,我早就不愛你了,若是,你真的愛我,就請你給我追求自己幸福的空間,別再像個/跟/屁/蟲/似的了,我很煩!"周楚榆絕地著.

她知道,對待歐向北,不絕已經不行了.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白天還有一章3000字的,更新時間一般在下午一兩點.

想知道周楚榆蘇清城到底會不會結婚麼?想知道歐向北接下來會怎麼做麼?一切內容,都在下一章……

上篇:【269】一難盡     下篇:【271】你真的很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