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1】你真的很煩  
   
【271】你真的很煩

歐向北眼神中的傷感與失落,讓周楚榆的心瞬間擰成了繩.

周楚榆冰冷而又堅定的眼神,好似一把刀,無/刺/進了歐向北的心.

這一瞬間,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心正在滴血.

全身的每一粒細胞似乎都在瘋狂地叫囂著喊疼.

"真心話?你覺得我煩?老婆……我要聽真心話."

"是.你真的很煩,歐向北!"周楚榆絕地著,垂落在身側的雙手漸漸伸向身後,然後,緊/緊/攥在了一起.

纖長的指甲深/深嵌入肉中,那是一種鑽心的疼.

"真心的?"歐向北又問,一雙失落的眸子定定看著她冰冷的眸.

他很想從中找到一絲閃爍,可是,卻根本就找不到.

"沒錯真心的!別再來打攪我跟清城的生活了,謝謝你了!你再這樣繼續下去,怕是你我兩個人連朋友都沒得做了!"周楚榆倒/吸/了一口氣,堅定地著.

"……"歐向北默了.

低下頭後,狠咬了一下自己的/內/唇,然後,道:"好,我知道了,我不會再來打攪你了."

絕望/潮/水/般洶湧而來,毫不留將他/吞/噬.

聽到歐向北的話,周楚榆的眼神黯淡了一秒後,又重新恢複了原本的顏色.

她倔強地嘴角上揚,睨著好似失去三魂七魄的歐向北,道:"歐向北,謝謝你!"

歐向北沒話,冷冷看了蘇清城一眼後,低著頭,一步一步地走出了病房.

病房門關閉後,周楚榆的眼淚徹底決堤.

就到這里,她與歐向北就算是撇的/干/干/淨/淨/了……

病Chuang上,蘇清城輕咳了一下,然後艱難地往Chuang邊挪了挪身子,抓住了周楚榆的手.

"我知道,你舍不得他.我也知道,你跟他的話都是口是心非的謊."他輕聲著,一雙眸子漸漸/垂/了下去,心,也因為自己的話而微微顫/動.

"……"周楚榆沉默,雙眸輕闔,身子,微微顫/抖.

"如果……如果這樣做實在讓你太痛,不如我們暫時先不結婚吧.我……"蘇清城吞吞吐吐地著.

聽到蘇清城的話,周楚榆立即睜開了雙眼.強笑道:"清城,既然好了要跟你結婚,那麼我就不會反悔,你放心,跟你結婚以後,我一定一心一意,徹底忘記歐向北."

"好……"蘇清城點頭.

歐向北從醫院出來以後,歐向北就開著車子來到了酒吧.

冷清的大廳里,歐向北獨自一人坐在吧台前喝著洋酒,身上,黯淡無光,再無往日神采.

一瓶酒下肚,他的頭開始有些暈眩.

他苦笑,又拿起一瓶酒,直接對/瓶/吹.

陸離的燈光打在他的眸,將他眸底的傷感,映襯的特外明顯.

又喝了半瓶酒後,他重重放下了酒瓶.

閉上眼睛,周楚榆的話,周楚榆的眼神就好像魔咒一般縈繞在腦海揮之不去……

他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.

最終,他還是輸給了蘇清城,輸的一敗塗地.

"呵……呵……呵……"他苦笑,卻是欲哭無淚.

一手抓著酒瓶,一手撐著下巴,他無力地靠著吧台,心,好像被撕成了一片一片.

一直坐了很久,他才踉蹌地滑下了吧椅,撐著昏沉沉的腦袋,腳步蹣跚地出了門……

外面正在下著雨,天空彤云密布,恰似歐向北此刻的心.

站在大門口屋簷下,伸手接了幾滴雨,他冷著臉,步入了雨中.

豆子大的雨滴打在身上,瞬間,讓他清醒了不少,

無精打采地穿過車水馬龍的路,他一個人靜靜坐在了路邊樹下……

看著來來往往的人與車,他感覺自己就好像被這個世界遺棄的人,孤寂到了極點,

雨水,自樹葉縫隙一點一點/滲/透在/身/上,他卻一點都沒覺得冷.

坐了很久,直到身上/濕/透,直到酒醒了一半,他才起身,徑直走到馬路對面,開上自己的車子,快速離開……

抓心撓肺的感覺幾乎折磨的他快要喘不過氣.

再次回到家門口已經傍晚.

推開門,看了一眼/濕/漉/漉/的院子,還有院中周楚榆親手布下的一草一木,他長吸了一口氣,快步走到內門門口,拉開了門.

門一開,辛便沖到了門口,看見如同落湯雞一般狼狽的歐向北,她心下一疼.

"兒子……你這是喝酒去了?怎麼這麼濃的酒味兒?就算楚榆不要你了,你也不能這麼折磨自己啊……就算是夏天,這樣淋雨人也得生病啊,何況還是春天,快進來,我們換件衣服……"辛緊張地道.

看了辛一眼,歐向北沒有話,只是低著頭,愣愣地進了門,沒有換鞋便上了樓……

辛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跟在他身後,一路跟著他走到了主臥室門口.

"兒子,快進去換換衣服,我下去給你做飯.嗯?"

"……"歐向北沉默著點點頭,然後便進了門.

關上門後,歐向北靜靜貼著門板,看著眼前同樣保持著原樣的臥室,心又是一疼.

所謂物是人非,的就是這種感覺吧.

目光環顧四周一圈後,又定格在了周楚榆的梳妝台.

這樣看著那精致的梳妝台,他仿佛還能看到周楚榆靜靜梳妝的模樣……

回過神,走到梳妝台前,看著鏡中自己這張蒼白的臉,歐向北的拳頭,毫不留打在鏡面,在光可鑒人的鏡面猶如地震般開裂.

鮮的液體,自緊握的拳頭上一點一點滲/透而出,在鏡面留下一條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.

看了看自己血肉模糊的手,歐向北只是苦笑著從口袋中拿出一根煙,點燃,兀自/抽/著.

碎裂的鏡面,映照出他的失落.

撫了撫一頭/濕/透/的墨發,他呆坐在原地,猶如木偶.

一個時後,他的腳下早已煙蒂密布,血跡斑斑.

整個房間也已經被煙霧熏染成灰色.

垂落在一側的手,還在不斷往外冒血.

"嚓……"推門聲,劃破了一室的沮喪.

歐向北卻如同聽不到一般,繼續靠著椅子,抽著煙.

看見歐向北滴血的手,辛立即疾步上前,狠狠捶打了一下他的肩膀,看了看他腳下的一大堆煙蒂,道:"我是叫你進房間換衣服不是讓你自殘的!兒子,你別這樣好不好?咱們家,就你這一棵獨苗兒,你若是把自己折磨壞了,你讓我跟你爸爸怎麼辦?"

"媽……楚榆她是真的不要/我了,真的不要/我了……你,我該怎麼辦,沒了她,我該如何活下去!"歐向北無力靠在辛的身上,不斷滴著/水/的頭發緊貼著她的月複,滿臉的頹廢.

"兒子,你不會沒有她的,我去幫你求她,我去跪下求她,求她回到你身邊,我相信,她一定會回來,來,我們先把傷口處理一下,當心感染."到最後,淚水,再次模糊了辛的視線.

歐向北是她唯一的兒子,看著他心痛,她比他還要痛.

"呵呵,她不會回頭的,媽,您知道麼,她煩我……呵呵,她煩我……愛了我整整十年,守了我整整十年的女人,現在煩我了.媽,你我是不是犯/Jian,非要等到失去後,才知道珍惜."

"兒子,沒准兒楚榆的是氣話.來,我們先包紮下傷口……"著,辛便松開了歐向北,拭了拭眼淚,快步走到Chuang頭櫃前,取出了大醫藥箱.

迅速將醫藥箱搬在歐向北血跡斑斑的腳下後,她心疼地抓過歐向北的手,用鑷子心翼翼地為他取著傷口中的脖子渣子.

鑷子探/入傷口,歐向北一點反應都沒有,辛卻早已痛到無法呼吸.

清理完玻璃渣子後,辛又為他的傷口消了毒,上了藥.

包紮好傷口後,辛迅速合上急救箱蓋子,然後起身碰了碰歐向北身上/濕/噠/噠/的衣服,道:"兒子,把衣服換了,別感冒了,媽求你了,行不行?"

歐向北沒話,乖乖點頭,起身,快步走進了衣帽間.

看著歐向北落寞的背影,還有梳妝台上那沾著血的破碎鏡面,辛長長地歎了一口氣,在口袋中拿出手機,撥通了周楚榆的電話……

很久,電話才接通.

"楚榆,現在方便麼?我們能不能見一面?"

"阿姨,我現在在醫院照顧蘇清城呢.有點不方便……"

電話那邊,周楚榆的話,讓辛心下一陣失落.

"楚榆,阿姨求你了,你就出來跟我見一面,只要十分鍾就好……行不行?"辛低聲下氣地道.

為了她的兒子,她願意向周楚榆低頭.

"阿姨,我……"

"楚榆,我就在咱家附近的綠島咖啡廳等你,我會一直等到你來為止."

完,辛便掛掉了電話.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70】自作多?!     下篇:【272】別走,求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