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2】別走,求你  
   
【272】別走,求你

咖啡.

包房里,周楚榆與辛面對面而坐,兩個人都同樣保持著沉默.

雪白的圓桌上,兩杯濃咖啡,正冒著徐徐的熱氣,散發著淡淡的幽香.

周楚榆一邊攪動著咖啡,一邊低著頭,打破了沉默:"阿姨,您叫我來,是……"

她始終沒有抬頭,因為,她沒有勇氣去看辛那滿是傷痕的眼神.

辛依舊沉默,良久,才徐徐起身,走到周楚榆身邊'撲/通’跪了下來.

她這一跪,瞬間,讓周楚榆慌了心神.

周楚榆立即起身,雙手緊抓著辛的兩只胳膊,慌張地問道:"阿姨,您這是做什麼,有什麼話,您起來."

辛苦笑,抬起頭,用那含淚的眸子靜靜打量著周楚榆的臉,道:"楚榆,我求你,回頭吧,不要跟蘇清城結婚了,你若是真的結了婚,我怕歐向北那子會瘋掉.你知道麼,他現在已經開始自/殘/了,我們歐家這一輩,就歐向北這一/棵/獨/苗/兒,他若是有什麼事,我跟他爸爸就活不下去了."

周楚榆聞,心中沉睡的痛覺又開始慢慢蘇醒.

"阿姨,您起來話先,您這樣不是折/煞/我麼?"周楚榆又道.

辛的樣子,讓周楚榆心疼.

此刻的辛,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擴闊太太,她只是一個心疼自己兒子的可憐母親.

見辛依舊沒有反應,周楚榆也立即跪了下來.低著頭,抓著辛的手,道:"阿姨,您這是做什麼呀."

"我知道,那個子以前很/渾/球,跟你結婚後,不但不收斂,反而還變本加厲的在外面/瘋/玩,可是楚榆,他現在真的已經改了,阿姨求求你,你就給他一次機會,好不好?你們兩個人,這麼多年了,你就真的舍得這樣放開他的手嗎?"辛繼續著,眼睛里面寫滿了卑微.

周楚榆輕輕松開了辛顫抖不已的手,然後,柔了柔頭發,看著辛含淚的眸,道:"阿姨,對不起……除了這個,我什麼都可以答應您."

"楚榆……阿姨真的求你了.你沒看到歐向北那個可憐的樣子,是,他當時跟陳怡的事的確狠/狠/傷了你,還害得你一氣之下打掉了孩子,可是楚榆……"

"好了,阿姨,您別了,我真的不想再拿自己的未來做賭注.我已經把人生最美好的時光都放在歐向北的身上了,人的青春,就那麼幾年,我全都給了他,可是最後他給我的除了傷痛,還有什麼?我不想繼續犯傻.阿姨,您沒事找我聊天什麼的我歡迎,但是,若是歐向北的事,您就別找我了."不等辛完,周楚榆便打斷了她的話.

罷,周楚榆便狠了狠心,起身,拿起套在椅背上的黑色愛馬仕經典款包包,轉身離開.

看著周楚榆離去的方向,辛徹底絕望了.

她知道,周楚榆是真的鐵了心了.

搖搖晃晃地起身,拍了拍膝蓋,辛用雙手用力捂住淚水縱橫的臉頰,倒吸了一口氣.

周楚榆這樣堅決,她的兒子歐向北要怎麼辦!

站在原地良久,辛才拿著包包走出了咖啡廳.

出了門,冰冷的晚風撲面而來,讓穿著單薄的辛不由地打了個寒顫.

此刻的城市,華燈初上,四處,洋溢著繁華與妖嬈.

一路走回家後,辛拿出鑰匙,進了門.

上了樓後,她快步走到了歐向北的臥室門口,輕輕推開了門.

房間里,一片漆黑.

濃濃的煙酒氣息,讓辛忍不住輕咳.

開了燈,整個世界由暗轉明.

Chuang上,懷抱著與周楚榆結婚照畫冊的歐向北,正在沉睡,一張臉,蒼白的嚇人,額頭上,冷汗直冒.

辛見狀,立即疾步上前.

坐在Chuang便,伸手,試了一下歐向北額頭的溫度.

卻是燙的嚇人.

手心,這熾/熱的溫度,讓辛又不自覺地熱淚盈眶.

拿出手機,她撥通了望北醫院首席醫生卡西的電話.

"喂,卡西,你們院長感冒發燒了,你趕緊來看看他……"

完,辛便掛了電話.

二十分鍾後,卡西來了.

為歐向北量了體溫,打了一針感冒退燒針之後,便離開了.

辛則是一直坐在歐向北的Chuang邊,用力抓著歐向北的手,黯然流淚.

看著歐向北蒼白的臉,想到周楚榆的那番話,還有那絕的樣子,她的心中五味雜陳.

她的兒子,以後到底應該怎麼辦.

好不容易浪子回頭,難道,又要繼續頹廢下去麼?

"老婆,你別走,我求你,我求你……"歐向北不安地呢喃,淚水不斷地自緊閉的眼角流淌而出.

白灼的燈光,將他的唇,映襯得格外蒼白無血.

此刻的他,就好像一個被拋棄的孩子.

抓著歐向北的手,辛竟然找不到任何語來回應歐向北的夢語.

看他的樣子,肯定又是夢見周楚榆要離開他的畫面了.

"老婆,我再也不敢了,我不要你跟別人結婚."

"老婆,沒了你,我還守著這灰暗的世界做什麼?不如讓我死了算了,死了算了……"

"老婆……老婆……我真的愛你.相信我,好不好?"

歐向北一遍一遍地低聲呢/喃,整個人都在顫/抖,眉宇間的'川’字,越發明顯.

他的字字句句,就像是沸/騰/的開水,生生潑在了辛的心髒.

辛立即又拿出手機,撥通了周楚榆的電話.

可是,電話那邊,卻是關機.

"老婆……!!!"歐向北猛地驚醒,卻發現自己的淚,早已濡/濕了枕頭.

他剛剛做了一個夢,他夢見周楚榆跟蘇清城結婚了,他在婚禮上拼命求周楚榆不要跟他結婚,甚至都給她跪下磕頭了,她還是無動于衷,甚至還當著他的面,跟蘇清城擁/吻……

雖然知道是夢,但是為何心髒還是不肯停止抽/痛.

"兒子,你醒了?我們下去吃晚飯?我給你煮了粥"

辛伸手,一邊試著歐向北額頭的溫度,一邊道.

他的額頭,還是有些燙,但是,明顯溫度比剛才要低很多.

"我不想吃飯,媽我困了,只想睡覺,您別管我了."完,歐向北又閉上了眼睛,側過身子,將被子拉過頭.

辛長歎了一口氣,不舍地拉開被子,看著歐向北的背影,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"兒子,多多少少下/去/吃一點吧.不然,我給你端上來?"

"媽,我求您了,您讓我一個人靜一靜,好不好?"歐向北煩躁地低吼.

他現在真的很煩,只想一個人安靜一會兒.

他的聲音,讓辛不由地打了一個寒/顫.

辛搖了搖頭,起身,道:"好了,我不打擾你了,一個時後,我會上/來/給你送粥!"

完,辛便轉身離開.

聽見帶門聲,歐向北艱難地爬坐起,動了動猶如被石頭重擊過的頭部,靠著Chuang頭,又一次拿起了自己與周楚榆的結婚照畫冊.

翻開畫冊,他一頁一頁地看著畫冊上,自己與周楚榆昔日的恩愛合影.

一顆心,擰成了一團兒.

美好的幸福,他曾經也擁有過,可是,他卻混/蛋地親身將那份幸福撕碎了.

周楚榆一直在他身邊守了他十年,那十年中,他居然沒有意識到周楚榆對自己的重要Xing.

他真的是,要多該死有多該死.

合上畫冊,他輕輕闔上雙眼,自虐般的一遍遍回想自己與周楚榆一路走來的一幕一幕.

一個時後,門緩緩而開.

辛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白米粥走了進來.

歐向北睜開眼時,辛已經端著白米粥,坐在了他的面前.

淡淡的粥香味,縈繞在鼻尖,他卻一點胃口也沒有.

"媽,拿走吧,我不想吃."

"歐向北,不吃不喝還自殘,你是真的很想死了是不是?"辛用力將大米粥放在Chuang頭桌,責備道.

"嗯.我這種渣子,死了還好了呢.呵呵……"歐向北又閉上了雙眼,絕望地扯動著唇瓣,道.

"歐向北!"

"媽,您出去,我現在聞見飯的味道,我就很想吐.我求您了,拿走吧."歐向北低聲道.

"拿走你妹啊,拿走,你給我/張/嘴!"著,辛便挖了一大勺白米粥,送到了歐向北嘴邊.

歐向北依舊緊閉著雙眼,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.

"你聽話!吃/一/口,就/一/口,嗯?"辛的語氣又/軟/了/下來,無奈而又可憐地著.

歐向北始終不肯張/嘴.

最終,辛還是選擇了放棄……

"粥我給你放在這,你若是/餓/了的話就吃一點."罷,辛便起身,走出了房間.

走出房間後,辛又一次撥打了周楚榆的電話……

這一次,電話通了.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【VIP讀者交流群:338933776僅限VIP讀者加/入,進群請主動找管理員提交截圖.】

上篇:【271】你真的很煩     下篇:【273】女人要多少有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