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3】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 
   
【273】女人要多少有多少

辛拿著手機,一邊往樓下走,一邊等待著周楚榆的接聽.

"喂,阿姨,您還有什麼事麼?"

"楚榆,向北現在不吃不喝的,你能不能來看看他?"站在樓梯拐角,辛頓住了步子,再次放下了所有的自尊,乞求道.

"阿姨,對不起,這個節骨眼上,我不能再去看他,給他希望."

聽著電話那邊冰冷的掛斷聲,辛徹底地沒了辦法……

三天後.

歐向北不吃,不喝,不/睡,已經整整三天了.

雪白的大Chuang上,歐向北正獨自一人靜靜地仰躺在那里,空洞的目光死死盯著天花板.

刀刻般的下巴上,那密布的胡茬子,更加加重了他的憔悴.

此刻的他,就好似風中搖/曳的燭火.

抓心撓肺的感覺,一直折/磨/了他整整三天,三天……

"嚓……"門緩緩而開.

歐向北並沒有看來者是誰,只是一直保持著原來的姿/勢,定定看著天花板.

風塵仆仆的涼薄站在門口,看著歐向北的樣子,一張宛若神賜的臉,立即黯淡了下來.

他原本在美國總公司處理公務,因為昨天接到了辛的電話,所以,他才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.

邁著修長的腿,他一步一步走到歐向北身邊,居高臨下看著他落寞消瘦的臉,命令道:"歐向北!你給我起來!"

"起來做什麼?"歐向北低聲問道,聲音,沙啞到了極/致.

"起來吃飯,起來洗/澡!你看看你現在,像什麼樣子!"

涼薄甯願歐向北永遠像從前那樣桀驁不馴,花/心/囂/張,也不希望看著他像現在這樣失魂落魄.

現在的他簡直就跟個廢/人沒兩樣.

他們之間,是多年的兄弟,看著歐向北這樣,他的心里,真的難/受/極/了.

"這不是當初沐凡剛離開你的時候,我跟你過的話麼……我記得當時我還跟你了一大堆大道理,告訴你什麼天涯何處無芳草之類的,我最近,一直都在試圖用曾經對你過的那些話來安慰自己,但是,我發現一點用都沒有,很多話,安慰的了別人,卻寬慰不了自己."歐向北一字一句地著,到最後,他又緊/緊閉上了雙眼.

"歐向北,你給我起來!別跟個癱/瘓在Chuang的病人似的在這里裝/死!周楚榆現在還沒結婚呢!你不是完全沒有機會!"

"她已經煩我了,沒用了……她/親/口的,呵呵……"

想到周楚榆所的那些話,歐向北的眼淚又一次掉了下來.

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因未到傷心時.

"女的都喜歡口是心非,我看周楚榆明明還著愛你的,你起來!洗個澡,我們下去吃飯,吃完飯我把她約出來,到時候我跟她好好聊聊."涼薄冷聲命令,充滿壓/迫/感的眸子死死盯著他,墨眉深鎖.

見歐向北完全沒有反/應,涼薄立即伸/手,強/行/將他/拉/拽了起來,一只手死死抓著他的/領/口,一只手微微揚起,不輕不重地給了他一巴掌……

"歐向北!你能不能別這麼/孬/種!你給我站起來!你看沒看見伯母因為你都成什麼樣子了?你三天不吃不喝,伯母也沒吃沒喝,你知道麼?你這樣折/磨你自己,折/磨愛你的人,你覺得對麼?!要放棄周楚榆,你就給我放棄,重新再找好的!不想放棄,你就給我起來,像個男人一樣去戰斗!別讓我鄙/視你!"涼薄冷聲低罵,字字句句都重重敲在了歐向北的心上.

"呵呵……現在我除了放棄周楚榆,還有第二條路麼?找她?算了吧,我不想最後大家朋友都沒得做,我的心,真冷啊."歐向北低聲著,頭,始終沒有抬起.

"既然你選擇了放棄,那麼好!你就給我振/作/起來!明天我就給你介紹別的女人!"涼薄又道.

"好."歐向北重重點頭,然後,輕輕撥開了涼薄扯在他衣領上的手,挪了挪虛/顫/不已的身子,穿著拖鞋,下了Chuang.

幾天不吃不喝不/睡,就這樣站著,他的心跳都像劇/烈/運/動/過後一樣的快.

看著歐向北下了Chuang,涼薄欣慰地坐了下來,扯了扯領帶,脫下了外套道:"去洗個澡,伯母給你做了很多吃的."

歐向北沒話,長歎了一口氣後,他邁著沉重的步子,走進了浴室.

簡單沖了個澡後,歐向北圍著浴巾走到了洗手台前……

拿起刮胡刀,在臉上塗了一些泡沫之後,他開始對著鏡子,一下一下心翼翼地刮著胡子.

光可鑒人的鏡面,映照出他憔悴而又蒼白的臉.

刮乾淨胡子後,他又洗了一把臉,然後,便走出了浴室.

換好了一身乾淨的衣服,他與涼薄肩並肩下了樓.

樓下餐廳里,辛看見涼薄與歐向北走了進來,立即驚喜地起身,快步走到歐向北面前,抓住了他的手,眼圈微,道:"兒子,你終于肯下來了,我今天早上做的全都是你愛吃的,來,我們吃早餐."

辛近在咫尺的憔悴面容,讓歐向北內疚不已.

"媽,對不起……"想到這兩天他對辛的態度,還有辛為他擔心的樣子,他真的很後悔.

"傻孩子,母子之間從來都沒有對不起."辛欣慰地著.

完,辛又將目光落在了一旁淡定清冷的涼薄身上.

"涼薄,謝謝你,來,我們一起吃早餐."著,辛便拉住了涼薄的手,將他帶到了餐桌旁.

"伯母,我跟歐向北是多年的兄弟了,他有事,我管他是應該的,別謝謝這麼客套的話."涼薄優雅落座,看著辛,淡淡一笑.

歐向北撫了撫頭發,邁著長腿走到涼薄身邊,坐了下來,牽強痞笑,看著涼薄道:"謝謝你,罵醒了我."

看著不是親兄弟,卻勝似親兄弟的兩個人,辛滿足地笑了笑,然後坐在了歐向北的身邊.

三個人吃完早餐後,辛便進了廚房洗刷碗筷,涼薄與歐向北則是面對面坐在餐桌旁,吞云吐霧.

"給我介紹個美女?"歐向北皮笑肉不笑地道.

涼薄沒有話,只是慢悠悠地吐著煙圈,一雙墨眸細細打量著歐向北,像是要將他看穿一般.

被他這麼一看,歐向北極為不自然地扭/動了一下坐/姿,吸/了一口煙,又道:"看什麼,到底要不要介紹?"

涼薄知道,歐向北無非現在就是想借助別人來忘記周楚榆.

"行啊,女人你想/要/多少/就有/多少.昨天晚上夜/總/會的經理給我打了個電話,告訴我最近新來了一批Chu/女,今晚要開始拍/賣,你可以去看看……"

"陪我去看看?幫我把把關."

"我現在對這種場合沒興趣.女人,我看喬薇薇一個就夠了."涼薄淡淡地著,目光,堅定不移.

"又不是讓你跟我一起同/流/合/汙,就是讓你幫我把把關,找個最好看的玩玩.哥們兒太久沒玩過女人了.是時候開開葷了."歐向北故作瀟灑地道.

*…*…*…*

晚上十點.

歐向北的蘭博基尼穩穩橫廳在了V市最大的夜/總/會門口.

此刻的後宮門外,早已停滿了各式各樣的高級轎車,簡直比車展都要壯觀.

下了車後,歐向北將自己的邀請卡給保安看了一眼後,便徑直進了大門.

盡管今日不對外開放,但是燈火輝煌的大廳里依舊熱鬧非凡.

站在門口,看著已經坐在舞台下等待鮮/肉的男人們,歐向北不屑冷哼.

他們當中,很多人歐向北都認識,很多人都是已婚人士.

"有老婆了還出來得瑟,不知死活的鬼們!"歐向北冷聲著,然後,便在侍者的指引下,走到第一排最中間的超級貴賓席,坐了下來.

"喲,歐少,你不是不/玩/女人了?"熟悉的男聲在身後響起.

歐向北扭頭,冷冷看著站在他身後的M/市/市/長之子,動了動唇:"爺又想玩了,行麼?白少?"

"行,當然行……"

歐向北冷漠的眼神,讓白少膽怯地後退了一步.

另外那些認識歐向北的人原本也想打趣一番,但是看白少已經吃了癟,于是他們也都按/捺住了自己心中的沖動.

十分鍾後,整個大廳的燈光漸漸變弱……

十幾名身著比基尼的美女開始陸陸續續走上了舞台.

他們,便是今晚的主角,來自世界各地的Chu/女.

盡管,她們一個個全都是自己喜歡的魔/鬼/身/材,天使臉蛋,但是,歐向北對她們依舊興趣平平.

淡定地交疊起兩條腿,他的目光自美女們身上一掠而過,臉上的表卻一直冷冷的.

這樣的他,與周圍一堆色眯眯的男人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……

"歐少,您看好哪個了?"經理畢恭畢敬站在歐向北身邊,頷首問道.

"就那個玫瑰吧."歐向北指著正中間一身紫衣,學生味十足的長發美女,道.

"行,歐少,這個是最上面那層的總統套房鑰匙,您先上去等著,我這就安排玫瑰上去伺候您."著,經理便將鑰匙放在了歐向北手心……

上篇:【272】別走,求你     下篇:【274】因為心有所屬,所以心無旁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