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4】因為心有所屬,所以心無旁騖  
   
【274】因為心有所屬,所以心無旁騖

最上層,總統套/房/臥室.

金碧輝煌的歐式宮廷風空間內,彌漫著淡淡的玫瑰幽香.

已然清/洗/乾淨的歐向北,正悄然站在落地窗前,抽著煙.

雪白的浴巾圍繞在他的月要間,一塵不染的玻璃,映照出他Xing感迷人的身段.

抽一口煙,他默然看著微信朋友圈中,自己與周楚榆蜜/月時拍下的唯一一張合照,心中,百感交集.

虛掩的門緩緩而開.

透過玻璃,歐向北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玫瑰,此刻的她已經換上了一身淺粉色的及膝連衣裙,紮著馬尾,清/純的好像大/學/生.

歐向北並沒有回頭,又抽了一口煙,對著玻璃中的她道:"過來……"

他的臉,嚴肅而又清冷,完全沒了昔日看見美女時的笑顏.

站在門口的玫瑰聞,立即提著一顆心,邁著沉重的步子,走到了歐向北身邊.

就這樣與歐向北站在一起,她都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與他的差異.

他是高富帥,就連耳釘都是全球限量款.

"歐少,你好,我是玫瑰."玫瑰心翼翼地著,眼神里,帶著幾分忐忑.

她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做這種事,就能遇到高富帥中的高富帥歐向北.

瞥了她一眼,歐向北痞笑:"你好……"

而後,他便輕輕推開了窗戶,將手中即將燃盡的煙頭,丟擲下樓.

清冷的晚風撲面而來,掃走了一屋子的沉悶.

見玫瑰打了個寒/顫,歐向北立即關上了窗戶,然後,側過身,一手抓著欄杆,一手圈在她月要間,將她拉進了他的懷/中……

這一瞬間,玫瑰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.

而歐向北卻一點感覺都沒有.

他清冷一笑,而後便將頭深/深/埋進了她的發間.

當唇/瓣即將靠近她的下顎時,他一個激靈,冷冷松/開了她,然後,又在口袋中取出一根LUCKYSTRIKE的香煙,點燃,兀自抽了起來.

他是真的已經中了叫做'周楚榆’的毒了麼?

為什麼他現在對別的女人一點感覺都沒有了.

甚至,還沒親這個玫瑰,他就覺得惡/心.

"你走吧."

"歐少……"

冷冷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不動的玫瑰後,他邁著修長的腿,走到了Chuang頭櫃前.

隨手拿起Chuang頭櫃上的一張一百五十萬的支票,折成紙飛機……

只隨手一丟,紙飛機立即劃著拋物線,落在了玫瑰的腳下.

"你的報酬給你.一百五十萬.這下,你可以安心走了吧?"歐向北清冷痞笑,看了玫瑰一眼,然後便坐在了Chuang邊,又吸了一口煙.

玫瑰尷尬一笑,將柔亮的黑發收攏到一邊,優雅下蹲,撿起了紙飛機,看了一眼,然後起身,道:"歐少,為什麼點了我卻又不/碰/我?你對我不滿意?"

"你很漂亮,身材氣質也很好,我很滿意."歐向北淡淡地著,話間,雪白的煙霧猶如薄紗一般脫口而出……

"那是為什麼?"

"因為心有所屬,所以心無旁騖.你走吧."歐向北輕聲著,嘴角的笑容清冷,卻也迷人,眼神中,帶著疏離與冷淡.

玫瑰微微一笑,拿著紙飛機,道:"歐少,謝謝你."

完,玫瑰便親了一下飛機,快步走出了房間.

玫瑰離開後,整個空間又安靜了下來.

歐向北心底昏睡的疼痛,又一次在安靜的環境中漸漸複蘇……

從今天起,他會試著隱藏起這傷痛,如此,才能不讓老媽與他的好兄弟擔心.

摁滅煙頭,他整個人沉沉倒了下去.

松軟的大Chuang因為他的倒/下而陷進去一大塊.

**這邊,歐向北正一個人默默品/嘗/疼/痛的滋/味,另一邊F區的沐凡,也同樣如此**

雪白的大Chuang上,剛剛被樓竹狠狠掠/奪過的沐凡撐著幾乎快要散架的身子,艱難爬坐了起來.

扯了扯身上皺巴巴的睡裙,沐凡,剛准備下Chuang,樓竹便從浴室內走了出來.

看見樓竹,她的心,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兒.

下意識地裹/緊/被子,看著他,道:"洗好了就趕緊走吧."

樓竹邪笑,手輕/撫/了一下一頭花白的發,一步一步走到沐凡身邊,坐了下來.

從被子中拿出她的手,他輕/輕地吻了吻她的手背,道:"凡凡,你把我伺/候的這麼舒/服,我都不想走了."

看著他蒼老的臉,沐凡的胃又開始翻江倒海.

"好了,要/我三次你就走.你要話算話."沐凡冷冷抽回手,看著他,道.

"凡凡,好歹以前是我救了你,好歹我養了你整整四年,還教了武功,制/毒,制香,催/眠/術等等各種技能,你真不該一直對我這樣冷漠的,凡凡.你,我好歹也是世界第三大財團的總裁,雖然錢沒有涼薄多,人也60多了,根本沒有涼薄年輕,但是,我也是全世界女人們夢寐以求的男人啊."樓竹一邊輕/撫著沐凡的下顎,一邊曖昧地著,眸中的溫度,始終灼/熱.

沐凡沒有話,只冷冷將臉別在了一邊,選擇了沉默.

"凡凡,況且,我對你也沒別的要求,你只要留在我身邊,繼續做我的Qing人,給我暖Chuang,其他的我什麼都不在乎,你要跟涼薄在一起,我也不會攔著啊.你就不能給我點好臉色?家伙,你就不能對我笑笑?"樓竹貪婪地看著沐凡,柔聲道……

他喜歡沐凡,喜歡她美麗的臉蛋,年輕緊/致的身體……

"你讓我如何對你笑?!"他給她的感覺除了惡心就是惡心……

見沐凡態度依舊冷漠,樓竹的眸子,漸漸失去了原本的溫度.

他冷哼,起身,斜睨著沐凡,道:"凡凡,沒關系,就算你不對我笑,我也/要/定了你.只要/我不死,你就擺脫不了我,對了,明天,我們有一筆大的毒/品交/易,需要你來幫我進行,還是以前的老規矩,事成之後,我給你十分之一的抽成."

"知道了,貨在哪?"沐凡問道.

"貨剛從英國總公司出發,預計明天早上才能到,明天早上,你只需要開著車去我們位于N區的私人停機坪接貨就行,交易對象飛機上的人會告訴你……"樓竹又道.

"知道了."沐凡冷冷點頭.

雖然她不喜歡樓竹,但是,她喜歡錢.

每次交易她都有十分之一的抽成,那是一筆很可觀的數字.

"好了,我走了,我一會兒還要回英國,我家那位已經給我打了無數個電話了最近,而且總公司也有好多工作在等我."樓竹笑了笑,手,輕/挑/起沐凡的下巴,道.

沐凡巴不得他趕緊滾蛋,滾了永遠也別回來.

聽到他這麼,沐凡的嘴角立即扯起了一抹完美的弧度,道:"嗯,你去吧."

"嗯……我走了,估計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是不會再回來了.你好好照顧自己,嗯?"樓竹又道.

"嗯!"沐凡冷冷點頭.

*…*…*…*

翌日,沐凡跟歐向北請了一天假.

中午,進行完巨額毒/品交易後,沐凡便開著新買的色蓮花跑車,來到了涼氏門口.

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涼薄了,最近,樓竹一直煩著她,她幾乎每天下班後的時間,全都交給了樓竹.

現在樓竹走了,她又有大把時間了.

下了車後,沐凡輕/撫了紮在腦後的馬尾,拿出手機,撥通了涼薄的電話……

"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,Sorry……"

電話那邊的聲音,一點一點澆熄了沐凡心中的期待.

"涼子,不接我電話是吧,那我就在這里等你."沐凡冷哼,拿著手機,一點一點退到了跑車身邊.

沐凡這一等,一直等到了六點,涼氏集團下班的時間.

看著從公司內魚貫而出的員工們,沐凡踮著腳尖,努力從里面尋找涼薄的身影.

可是,卻根本沒有……

公司所有部門的燈都熄滅了,唯獨總裁辦公室的位置,依舊燈火通明.

傍晚的風,吹得她有些冷.

打了個寒/顫,她立即雙手抱Xiong繼續倚車而立等待著涼薄.

風輕輕撩起她的發絲,劉海,此刻她,就如同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落寞公主……

最上層總裁辦公室.

雪白的窗簾後,涼薄一邊抽著煙,一邊蹙眉看著樓下幾乎快要化作白點的身影……
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
上篇:【273】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    下篇:【275】抱一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