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5】抱一個  
   
【275】抱一個

按了按眉心,涼薄立即伸手關上了窗戶.

而後轉身走到自己的大辦公桌前,坐了下來.

扯了扯身上的領帶,他又煩躁地打開了電腦,開始瀏覽甯墨瞳下午給他發來的郵件.

既然已經決定徹底遠離沐凡,那麼,他就不會下去.

他不想再因為沐凡,而讓喬薇薇誤會.

"嚓……"辦公室的門緩緩而開.

涼薄慢悠悠將目光從電腦屏幕,移動到了門口.

看見喬薇薇,他的嘴角,立即微微揚起.

推開手中的鼠標,他曖昧地朝她張/開了懷抱,道:"這麼好,來接我下班?過來,抱一個."

喬薇薇冷豔一笑,邁著優雅的步子,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,偏坐在他的大/腿之上,雙手輕/勾著他的脖頸,下巴輕抬,道:"你初戀在樓下,該不會是因為她,所以一直在這里待到現在吧?"

"你呢?"

"逃避呢這是?"

"不逃避,萬一又讓某人誤會怎麼辦?"涼薄寵溺地看著她,嘴角,勾著一抹傾倒眾生的笑.

這一笑,傾國傾城,足以迷住所有天底下所有女人的眼.

"涼拌唄."喬薇薇滿意一笑,將鼻尖對准了他的鼻尖,蹭/了/蹭,吐氣如蘭.

"你這是不是在勾/引我犯罪?"他低聲著,大手用力扣在她的月要間,溫/熱的目光細細熨/燙/著她的臉頰.

她嫵媚一笑,鼻尖依依不舍離開了他的鼻尖,動/了/動/烈焰唇,道:"我哪有?"

"你哪哪都有……"他輕笑,眼睛里全是溫柔.

"出去吃飯?"

"能先在這里讓我飽餐一頓不?"他打趣道.

"滾!"她狠狠白了他一眼,著臉,彈簧般起身,粉拳用力打在他的肩膀.

"東西,想吃什麼?"他面不改色地起身,拿起牆上的黑色西裝,套在身上,問道.

簡單地穿衣動作,由妖孽的他做起來,倒徒增了幾分美感.

"想吃薄爺親手做的菜行不行?"喬薇薇淺笑上前,踮著腳尖,認真為他整理著領帶,問道.

"當然可以,等會我打個電話,包個西餐廳."

"我都已經包好了……"

"敢,你這東西是有備而來?"

"那必須的,有點想吃你上次包餐廳給我制造浪漫驚喜時做的那種牛排了."

打好領帶後,喬薇薇輕輕拍了一下他身上的西裝,又道:"我們走唄?"

"嗯哼……"他用手輕刮了一下她的鼻梁,輕點了一下尊貴的頭,道.

二十分鍾後.

某高級西餐廳.

此刻,喬薇薇正獨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一邊玩著手機,一邊等待著涼薄的美食登場.

燈火輝煌的空間,因為只有喬薇薇一人而顯得有些安靜.

此刻的她,早已饑腸轆轆.

按捺不住自己不斷叫囂的胃,她起身,快步走進了後廚.

此刻,涼薄正在煎著牛排.

他的手法是極為嫻熟的,動作,一如既往的優雅.

就這樣看著他,真的很難讓人相信,他是一個極少下廚的人.

這個男人就是個天才,任憑什麼事到了他面前都不算事,煎牛排,也是如此.

這樣看著她,喬薇薇只覺得心中暖洋洋的,不出來的甜蜜.

又有誰會想到,站在世界最高層的男人,竟然會願意為她挽起子,走進廚房.

拿出手機,她心翼翼地為他拍了幾張照片.

疾步走到他身後,她從後將他抱/緊,素面朝天的臉緊/貼著他健/碩/結實的後背,道:"大廚,你快點,我餓."

"餓了那邊有甜點,先吃一點壓一壓,馬上就好."涼薄輕輕翻動著牛排,目光始終專注在兩塊牛排上.

"不要,我就要吃牛排."喬薇薇低聲著,語間,帶著幾分柔/.

"饞貓,出去再等五分鍾,這里油煙大."

"OK……"著,喬薇薇便依依不舍地松/開了他,快速出了廚房,坐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.

五分鍾後,涼薄准時將兩份牛排擺上了桌,然後,坐在了她的對面.

喬薇薇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叉,切了一塊牛排,送/進/了/口/中.

"有進步……晚上回去,我得給你一個獎勵."

涼薄挑了挑眉,一邊切著牛排,一邊看著喬薇薇,饒有興致地問道:"什麼獎勵?准備以/身/相/許?"

"去你的,今天我去范思哲專賣店的時候,給你買了套春款的西裝,淺藍色的,可好看……"

"你什麼時候見過我穿那些花里胡哨的顏色了?"涼薄淡淡地道.

"年紀輕輕的,天天就知道黑白灰,你不煩我還煩呢.那你要是不喜歡的話,我/干/脆送給涼意或者歐向北好了……"喬薇薇給涼薄倒著酒,一邊道.

"你敢……"

"是你不穿花里胡哨的顏色的."

"我願意為了你穿一次."輕拿起酒杯,他細細地看著杯中妖嬈的色液體,道.

"這還差不多."

這邊,喬薇薇與涼薄正在愉快地用著餐,另一邊,涼意與秋容同樣如此.

同一時間,涼意家.

餐廳里,秋容一邊開心地往嘴里塞/著各種薯條,一邊看著對面正優雅吃著拉面的涼意.

"意哥哥,這薯條真好吃."

輕放下筷子,涼意無奈地看著吃薯條吃的幾乎都要樂開花的秋容,道:"秋容丫頭,你現在還是長身體的時候,天天正餐不吃一點,就知道吃這些東西,你再這樣,我就把你送回英/國了."

"明天開始我一定好好吃飯.對了,意哥哥,下午我不是沒有表演課麼?然後我就跟甯檬在家看電視啊!結果,我們在電視里看到了一個超級/不/要臉的女人呢."秋容輕輕用手背擦/了/擦/嘴,扁著嘴,道,

"怎麼了?"涼意饒有興致地問道.

"有個女明星啊,不記得叫什麼了,她參加節目的時候啊,就跟主持人玩真心話游戲,然後主持人問她最想/睡/的男人是誰時,她居然好不/要/臉/地是你耶!當時我跟甯檬都差點吐血了呢!"秋容不滿地著,一雙清澈的眸子里寫滿了不悅.

"……"涼意一臉黑線,一時之間,竟然找不到任何話來回應秋容.

"哼……她想跟你一起做A片里那種事呢!"

起A片,涼意又想起秋容去年,在他房間電腦前看她的貼/身/傭/人Apple給她發的A片的景.

"你還敢這個!"涼意低聲呵斥.

他以為這個丫頭那次看過之後,很快就會忘記那些事,沒有想到,她今天居然又提起……

他討厭她這些東西.

她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淨的天使,他不想讓那些髒東西來玷/汙她的心.

況且,她還沒有到了解那些事的年紀.

"不就不嘛,意哥哥,你凶什麼!真討厭!"秋容不滿地撅嘴,用力將手中的半份薯條拍在桌上,低聲道.

一張臉兒,憋得通,儼如深秋的蘋果.

看見她的樣子,涼意長歎了一口氣,語氣軟了軟,意味深長地道:"好了好了,是我不對,我不該這麼跟你話.可是秋容,對意哥哥來,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淨的天使,意哥哥不喜歡從你口中聽到那些不雅觀的詞語.你懂麼?以前看過的東西,我希望你能盡快地忘記."

"哦……"秋容乖乖點頭,一張嘴兒,依舊撅得老高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一個月後.

時光,在指縫中悄然流逝.

一轉眼,就到了周楚榆與蘇清城舉辦婚禮的日子.

婚禮,選在美/國夏威夷的一處私人海灘……

由雪白的玫瑰與氣球裝點過的沙灘,浪漫而又唯美.

婚禮並不對外開放,除了周楚榆蘇清城雙方的父母,還有至親好友外,並沒有其他人到場.

周母,蘇父,蘇母,涼薄,喬薇薇,歐向北,涼意,秋容,甯檬等人,此刻正靜靜坐在由白玫瑰裝點而成的地毯兩邊,等待著新郎新娘的登場……

"你還好吧?"涼薄輕拍了一下/身/邊歐向北的肩膀,詢問道.

雖然這一個月以來,歐向北一直表現的很灑脫,很陽光,但是涼薄還是知道,他並沒有完全從傷痛中走出來.

他也知道,歐向北最近每天都在找不同的女人,可每次都是純聊天,這一點,後宮的經理曾經跟他過好幾次.

歐向北這樣做的目的,他懂.

無非就是想盡量讓別人覺得他已經恢複了原來的樣子,無非就是不想讓他親近的人為他擔心.

"我很好啊,我有什麼不好的?"歐向北灑脫地聳了聳肩,看著涼薄,痞笑道.

喬薇薇聞,蹙眉看了歐向北一眼,卻也只是無奈地長歎了一口氣……

喬薇薇知道,今天周楚榆與蘇清城結婚後,他們三個人的故事,就會畫上句點……

之前,她與涼薄都找周楚榆聊過,但是,看周楚榆的樣子,是真的已經對歐向北徹底死心,即便,她跟涼薄將歐向北為了她三天不吃不喝不睡的事告訴了周楚榆,她還是沒有想過回頭.

上篇:【274】因為心有所屬,所以心無旁騖     下篇:【276】世界上最痛的感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