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7】除非你死  
   
【277】除非你死

"除非你死!"周楚榆冷聲道.

既然選擇了跟蘇清城結婚,那麼她就必須對歐向北絕一點!

"好……這是你的!"歐向北苦笑,眼睛里寫滿了絕望.

看著歐向北越來越無/力的笑容,周楚榆不安地扭/動/了一下坐姿,問道:"你要/干什麼?"

歐向北不語,只是淡定地將槍口對准了自己的心髒……

"嘭……"

又是一聲巨響,冰冷的子彈毫不猶豫地穿/透了他的肌膚……

鮮的液體猶如噴/泉一般噴/湧而出,噴濺在周楚榆的臉,在她臉上留下一道道鮮的斑點.

淡定丟掉手槍,歐向北無力捂著自己不斷往外噴濺血的心髒,道:"好,那麼我願意用死來換你的回頭,老婆."

下一秒,他整個人便無力地倒在了地上.

"歐向北……歐向北,你干什麼,你為什麼要這麼做,你為什麼要這麼做!"周楚榆'撲通……’從Chuang邊滑到了歐向北的身邊,被領帶捆綁在一起的雙手不斷推/搡/著臉色越來越白的歐向北,淚水,眼淚,徹底決堤.

這一刻,周楚榆只感覺自己好像快要窒/息.

"因為我要向你證明我的心.老婆.能不能最後吻我一次……"歐向北蹙眉苦笑,身/下漸漸形成了觸目驚心的血泊.

"歐向北,你給我解開這領帶,我打電話給醫院打電話!"周楚榆痛哭乞求.

"沒用的,這子彈,已經打在心髒上了……"歐向北繼續微笑.

"胡八道!絕對不會!"周楚榆哽咽著低吼,牙齒,拼命撕/扯著手上的領帶.

"你相信我了麼?老婆……"

"我信了,我求你了,你把我的手解開!"周楚榆痛哭流涕.

歐向北不語,下一秒,整個人便失去了所有意識……

"歐向北!你給我醒醒,我不允許你死!"周楚榆尖叫,然後艱難地用嘴在歐向北的口袋中,取出了手機……

嘴上一陣無力,好不容易取出的手機立即掉進了血泊.

"嘟嘟嘟嘟……"就在此刻,血泊中的手機震/動了起來.

屏幕上,涼薄的名字,讓周楚榆心下一喜.

趴下/身子,用下巴點了一下接聽,她對著電話那邊嘶啞尖叫:"薄爺,快,找車來歐向北的別墅,歐向北快死了,他自己親手用槍打在了自己的心髒上……"

"嘟嘟嘟嘟……"冰冷的掛斷音隨之響起.

周楚榆艱難在血泊中爬坐起,身上,雪白的婚紗已然被歐向北的鮮血,染/了一大半……

雙手顫/抖著送到歐向北鼻尖,那越來越微弱的呼吸,讓周楚榆的心越來越疼.

她仿佛能夠感覺到,與自己糾糾/纏/纏十多年的歐向北正在一點一點地遠離她.

昔日的畫面又一次浮現在腦海,好的壞的都猶如洪水一般洶/湧而來,幾乎快要將她/吞/噬.

為什麼剛剛她要對歐向北那些話,如果她不,歐向北就不會這樣……

"歐向北!你醒醒,你不是想挽回麼?那你現在起來挽回,你給我聽著,你現在要是就這麼死了,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!歐向北,你睜開眼睛看看我,歐向北!"綁在一起的雙手不斷推搡著血泊中的歐向北,喊到最後,她幾乎快要不出話.

"歐向北,你若是死了一了百了,你有想過我的感受麼……歐向北,你一定要堅持住,一定要堅持住!"周楚榆用氣音著,整個人猶如被扯斷了線的提線木偶,無力地靠著Chuang……

含淚的眸掃視周圍一圈,入眼的那些原/封/未/動的東西,讓周楚榆的眼淚更加凶/猛.

"嘀嘟……嘀嘟……"

救護車的聲音灌耳而來,周楚榆顫/抖著起身,儼如一陣風一般踩著帶血的裙擺,快速跑出了房間.

樓梯口,雙腳又一次踩到了裙擺.

下一秒,整個人便如皮球一般快速/滾/下了樓.

顧不得身上有多痛,她再次艱難爬起,一步一步跑到門口,用/嘴/開了門……

一路跌跌撞撞穿/過院子,她又俯/身/用/嘴/打開了大門……

目光自門外的涼薄,喬薇薇,涼意,秋容,甯檬,身上一掠而過後,她對著自車內魚貫而出的醫護人員們道:"快……進去救救歐向北,二樓,右手邊,第一個房間……"

完,周楚榆的身子便徹底/Ruan/了下去.

眼疾手快的涼薄在她倒/地之前,及時扶住了她.

將周楚榆交付到喬薇薇的身邊,涼薄與涼意,秋容,甯檬一起迅速帶著醫護人員們進了家門……

所有人都離開後,渾身是血的周楚榆緊/緊/抱住了喬薇薇,道:"薇薇……我感覺這次歐向北的況很不妙.都是我的錯,歐向北問我怎樣才肯回頭,我除非他死……結果,他就真的用槍打了自己的心髒.薇薇……我好後悔,真的好後悔.如果時光可以倒/流,我一定不會那麼做……!"

喬薇薇含淚抱/緊了周楚榆,輕闔上雙眸,手不斷輕拍著周楚榆顫/動不已的心髒,道:"楚榆姐,別太傷心,歐向北一定不會有事,你沒錯,錯的是我跟薄爺他們幾個,如果我們當時攔住歐向北,那麼就不會出現這種事了."

"不……不,都是我的錯.他是歐家獨苗,他若是有事,歐家也完了,薇薇,我真的是造/孽!我真是可恨至極!我為什麼要跟歐向北那些話!"想到歐向北淡定對自己心髒開/槍的那一幕,周楚榆的心又狠狠揪在了一起.

"歐向北,他這是在用生命挽回你們的愛.楚榆姐,你別哭,我相信歐向北一定會沒事兒的.他是那樣健康有活力的陽光男人,他的生命力一定很頑強……"喬薇薇一字一句地安慰著周楚榆,心中卻也充滿了不安.

有些事,喬薇薇真的不敢想.

話間,幾乎快氣息全無的歐向北被醫護人員們抬了出來……

涼薄等人幫醫護人員們將歐向北放進救護車後,便各自上了各自的車子,喬薇薇與周楚榆則是上了救護車.

到了涼氏私人醫院後,歐向北便被推進了最上層涼家專屬樓層的急救室……

周楚榆等人則是不安地坐在兩邊,焦急等待……

涼薄獨自一人靠著急救室/緊/閉的大門,拿出一根煙,顫抖著點燃,然後深/吸了一口.

此刻,涼薄心里的疼不會比周楚榆少一分一毫.

他與歐向北,是多年的兄弟,過命的交,看著歐向北那個樣子,涼薄真的害怕極了.

他真的很怕,自己唯一的真心兄弟歐向北會離他而去……

"楚榆,你為什麼要跟歐向北那些話.如果你不那些話,歐向北就不會這樣."涼薄蹙眉責備道.

盡管,他知道周楚榆心里也不好/受,但是,他還是忍不住要,這一刻,他心里面真的亂極了.

涼薄的話重重敲在了周楚榆的心上.

她卻並沒有回話,只是靜靜靠在喬薇薇肩頭,黯然淚流.

涼意,甯檬,秋容三個人保持沉默,面色同樣凝重.

"薄爺,你什麼呢!楚榆姐也沒想到歐向北會真的那樣做啊!"喬薇薇立即替周楚榆抱不平.

"沒想到……呵呵,一句沒想到就能彌補一切了麼?"涼薄冷哼,一張傾城的臉,陰郁到了極點.

他知道自己不該責備周楚榆,但是,他就是忍不住.

歐向北現在這個樣子,他真的怕極了.

"哥,你少幾句吧.楚榆姐已經夠難/受了!"涼意優雅起身,快步走到涼薄身邊,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動了動唇,

"就是,能不能少幾句了?"喬薇薇不滿地道.

涼薄看了看喬薇薇與涼意,欲又止,最後,他選擇了沉默.

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,涼薄又一次深/深/吸/了一口煙.

靠著喬薇薇哭了很久,周楚榆才顫/抖著坐直了身子.

擦/了/擦/臉上的淚痕,周楚榆看了看眾人,然後沉默著低下了頭.

如果,早知道她的這一場婚禮,那一句話,會讓歐向北變成現在這樣,那麼,她一定不會那麼做,那麼.

她真的沒有想到,歐向北會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她回頭……

可是,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如果,只有結果和後果.

她真的快要難/受死了,好似每一寸肌膚都在喊疼……

一旁,喬薇薇輕拍了一下周楚榆的肩膀,眸心疼地看著周楚榆,道:"楚榆姐,薄爺也是因為看不得歐向北那樣才會對你那些話的,你別生他的氣."

周楚榆點頭,哽咽道:"我知道,他們兩個人是多年的兄弟,看著歐向北那樣,薄爺心里自然不痛快,我不生氣."

經過半個時的漫長等待,急救燈終于熄滅……

急救室的門,也隨著急救燈的熄滅緩緩而開……

等候多時的眾人迅速起身,風速圍在了急救室門口……

主刀醫生率先走了出來,臉色十分難看.

看著主刀醫生這樣的表,及個人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……

"醫生,怎麼樣了?"涼薄/咬/了/咬/唇,率先問道.

上篇:【276】世界上最痛的感覺     下篇:【278】到底怎麼樣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