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8】到底怎麼樣了?!  
   
【278】到底怎麼樣了?!

醫生慢悠悠/扯/下掛在右耳的口罩,長歎了一口氣,一張臉,陰沉到了極點.

醫生這樣的反/應,惹得周楚榆一陣暈眩.

強/烈的不安全感,在眾人的心中蔓延.

"醫生,到底怎麼樣了,你快!"急之下,涼薄用/力/扯/住了醫生的衣領,冷聲命令,一雙眼,到了極致.

"歐少的心髒受損嚴重,雖然已經經過手術縫合,但況仍舊很不樂觀,現在就看能不能度過接下來的48時了.如果48時後,歐少能醒過來,那就不會有太大問題……但是,這樣的幾率,真的很."

醫生一字一句艱難地著,越越忐忑.

醫生的話,好似從天而降的千斤巨石,毫不留將眾人/壓/了個血肉模糊.

涼薄的臉漸漸冷了下來,抓在醫生衣領上的手,開始一點一點變得無力.

這意思就是,如果48時後,歐向北醒不過來,那麼他就會死.

深/吸/一口氣,周楚榆無/力地靠在了喬薇薇的身上,淚如雨下.

一分鍾後,扣/著氧氣罩的歐向北被醫護人員心翼翼/推/了出來.

此刻的他,就猶如寒風中不斷搖曳的燭火,搖搖谷欠滅.

眾人見狀,立即圍了上去,手抓著推車扶手,七嘴八舌地大喊:"歐向北,歐向北……"

"病人現在需要安靜,所以,我建議你們不要全都跟進重症監護室,只要進一個人就好."醫生又道.

"楚榆,那你跟著進/去吧……我們幾個先回去,有什麼事,隨時給我打電話."涼薄輕輕松開了推車,看著周楚榆,道.

周楚榆不語只是重重點了點頭,然後,便與醫護人員們一起將歐向北推進了重症監護室.

醫護人員們為歐向北掛/了水後,便安靜地退出了病房.

偌大的病房,只剩下周楚榆與歐向北二人.

各種儀器發出的"滴答"聲,在安靜到沉寂的空間里,顯得格外突兀.

顫抖著/扯/著被鮮血染/了一大半的婚紗,周楚榆緩緩坐在了歐向北身邊.

看著歐向北完全失去了生氣的臉,周楚榆又想起了他親/手/用槍穿/透自己的肩膀與心髒的那一幕……

腦海中,不斷回放的血腥的畫面,一下一下撕/扯/著她的五髒六腑.

毛骨悚然的痛覺,讓她忍不住倒/吸了一口氣.

顫/抖的手,輕/撫/過歐向北完美的高鼻梁,周楚榆谷欠哭無淚.

"歐向北,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."周楚榆輕聲著,眼眶,干/澀到發痛.

原來,眼淚流/干/的感覺,是這樣讓人難受.

"歐向北,我求你,一定要好好活著,想挽回我們的感,那你就活過來.歐向北若是死了,周楚榆該如何獨自存活……是我太過分,對不起,歐向北,你睜開眼睛看看我."

她十七歲就愛上的少年,卻被她親手送上了死亡的分界點.

碰/了/碰如核桃般的雙睛,周楚榆顫/抖著趴/在了病榻上,側臉緊/貼著榻面,手,緊/抓著歐向北的手……

重症監護室外,已經包紮好了傷口的蘇清城,靜靜捂著自己被歐向北打傷的肩膀,轉身,邁著沉重的步子下了樓.

蘇清城剛一回到自己的病房,病房內的蘇父,蘇母,周父,周母便迅速圍到了他的身邊.

"清城,你去哪兒了?去這麼久,我找了你半天呢."周母詢問道.

"沒去哪兒.叔叔,阿姨,我有話想對你們."隨手帶上門,蘇清城無力倚著門板,動/了/動/唇.

"你."周父又道.

"我以後,不會再繼續守在周楚榆身邊了……今天的婚禮取消了便取消了,也不要再補辦了,我受不了像周楚榆這種心里裝著別人的女人,我覺得我完全有資格擁有更好的女人.而且,本來我也不是特別喜歡周楚榆."蘇清城看了一眼自己一直沉默的父母,然後,低著頭,一字一句口是心非地著.

"清城,你在什麼!"蘇父蘇母異口同聲,厲聲呵斥!

"清城,你謊,你的眼神出/賣/了你."周父蹙眉,滿臉憂郁.

相較于歐向北,周父更加喜歡蘇清城,他成熟,穩重,清雅,有擔當……

"伯父,伯母,爸爸,媽媽,我的是真的,我不想再/夾/在/周楚榆跟歐向北中間了,他們才是真愛,我只是一個跑龍套的.我覺得以我的條件,完全可以找到比周楚榆更好的女人."蘇清城繼續著……

脫口而出的字字句句,都化作了釘子,生生/敲/進了蘇清城已經血流不止的心髒……

他承認自己謊了,他承認自己口是心非了.

可是,想到自己剛剛周楚榆親口對歐向北出的那番話,蘇清城還是決定放她海闊天空.

既然,他注定給不了周楚榆想/要/的那種地老天荒,那麼他甯願放她海闊天空,甯願獨自一人咽下所有的疼/痛,讓周楚榆回到歐向北身邊.

"清城!我真的不知道你這是怎麼了,婚姻大事,豈能容你這樣兒戲,咱們村,人人都知道你今天結婚,你現在來這一/套,傳出去,這不是給咱們老蘇家丟/人麼?!"蘇母不悅地蹙眉.

"媽!您別了,這事兒,就這麼定了!若是沒什麼事的話,大家都回去吧.我想一個人靜一靜!"蘇清城低聲著,臉上,是少有的冷漠與微怒.

"算了,你翅膀/硬/了,你愛咋咋地吧,老頭子,走,我們回村!"蘇母狠狠白了蘇清城一眼後,便拉著蘇父離開了病房.

周父周母面面相覷,一起長長歎了一口氣……

"清城……"

"叔叔阿姨,你們都別了,周楚榆,我是真不/要了!其實冷靜下來想想,她這個二/手/貨,還配不/上/我蘇清城……"話的時候,蘇清城始終低著頭,生怕周父周母會看見他眼睛里的淚花.

蘇清城的一句'二/手/貨’,讓周父周母的臉同時綠了下來……

"什麼?二手貨?蘇清城!你可真會話!你記住,這次是我們楚榆不要/你了!而不是你不要/我們楚榆了!"一直沒話的周母憤怒地指著蘇清城的鼻子,冷聲道.

完,她便揚起了手,毫不留地給了蘇清城一巴掌.

"哼,老公,我們走!什麼/破/男人!就他個鄉下人,還好意思嫌棄我們楚榆!"周母再次狠狠白了蘇清城一眼後,便拉著周父風風火火離開了病房……

"嘭!"伴隨著一陣震耳欲聾的關門聲,整個病房又回歸了平靜.

站在原地,看著/緊/閉的門,蘇清城的淚終于奪眶而出.

垂/落/在身側的一只手,漸漸/握/成了拳頭.

指甲深/深/嵌/入肉中,他卻一點也感覺不到痛.

轉身,他強/撐著幾乎快被疼痛感折磨到散架的身子,一步一步走到病榻前,坐了下來.

艱難拿過Chuang頭桌上的煙,單手點燃,他卻並沒有抽,只是任由香煙在指尖燃燒.

直到香煙燒到肉,蘇清城才回過神.

手下一/松,即將燃盡的煙頭瞬間落/地.

他知道,剛剛周父周母一定很生氣,他們現在一定覺得他很垃/圾.

不過,沒關系.

只要能夠成全周楚榆的幸福,他蘇清城怎樣都沒關系.

別是親自敗壞自己的名聲,就是要他親手將自己的心髒掏出來撕成碎片,他也無所謂.

手,狠狠砸向自己已經包紮好的左肩,劇/烈的疼/痛,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,

他試圖讓身上的疼/痛來沖淡身上的疼痛,卻不能夠.

鮮的液體,沿著傷口一點一點流/淌而出,只是瞬間,便染了他身上單薄的病號服.

他卻如同失去了感覺的機器人一般,只是靜靜坐在那里,目光,呆滯到空洞.

三個人的感注定有一個人要退出,而他,注定就是那個要退出的人.

或許,從一開始,他就不該/妄/想娶周楚榆為妻……

同一時間,歐向北監護室.

伴隨著一聲巨響,重症監護室的門瞬間被踢了開來.

突如其來的聲音,讓周楚榆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,回頭,看著怒目橫眉站于門外的父母,周楚榆的心,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兒.

看父母的樣子,周楚榆立即起身,快步走到了門口,聲問道:"爸,媽,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?誰告訴你們的?"

"你們的事在醫院鬧得沸沸揚揚,這還需要特意去問誰麼?我跟你爸爸從蘇清城病房出來,一下樓就聽到護/士們在議論你們!真是丟人!"周母冷冷看了一眼病榻上的歐向北後,便將目光轉移回了周楚榆的臉.

"跟我們走!"周父話音剛落,便強/行/抓/住了周楚榆的手腕,拽著她往外走……

因為害怕打擾歐向北休息,周楚榆並沒有掙/紮,只是猶如木偶一般任由父親將她拉出了病房.

上篇:【277】除非你死     下篇:【279】不能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