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79】不能走  
   
【279】不能走

關上門,周楚榆掙/紮/著甩開了周父的手,道:"蘇清城怎麼樣了?"

"死不了!別再跟我提起蘇清城這個人!"到蘇清城,周父又想起了他罵周楚榆二/手/貨的景,一雙眼,漸漸變得猩/.

"跟我走!"周父又一次谷欠強/制/拉著周楚榆往樓梯口走.

"爸,我不能走!歐向北現在這個樣子,我怎麼能走!"周楚榆,身子不斷向/後/打/墜.

周楚榆的話,讓周父周母氣憤不已.

歐向北曾經對他們的女兒怎麼樣,他們二老可都是看在眼里的.

看著周楚榆對歐向北那個/混/子還不死心的樣子,周父周母自然氣憤.

"爸爸,媽媽,你們先回去吧,我要留下/來照顧他,他是因為我才會變成這樣的我……"

"啪!"不等周楚榆完,周父的巴掌便不偏不倚落在了周楚榆的臉.

火/La/辣的疼痛,在右臉蔓延,周楚榆瞬間了眼.

捂著臉,周楚榆淚眼婆娑地看著周父,道:"爸,就算您打我,我也要留下/來!要不是為了挽回我,他根本不會親/手/用/槍/去打自己的心髒!爸爸,媽媽,歐向北已經改了,他不是以前的歐向北了."

"從到大,你做什麼事我們都由著你,唯獨這件事絕對不行,楚榆,歐向北當初把你害得有多慘,難道你都忘了麼?你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!"周母跺腳,心疼地挽著周楚榆的手,語重心長地著.

"爸,媽,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他了!不管你們同不同意,我一定要留下來照顧他,他都不確定還能不能活下來,我怎麼能在這個時候甩子走人.爸爸媽媽,對不起……"周楚榆堅/定地著,完,便低下了頭.

"好.既然如此,你以後就別/叫/我爸爸了!我們走!"周父冷哼,完,便強/行拉著周母離開了周楚榆的視線.

捂著被打的火/La/辣的臉頰,周楚榆含淚倒/吸了一口氣,然後,一步一步退回了病房.

病榻上,歐向北還是在沉睡,眉宇間的'川’字始終不曾消失.

邁著沉重的步子上前,周楚榆又一次緩緩坐了下來.

指尖輕/撫/著他蹙在一起的眉心,她的心中五味雜陳.

"歐向北,睜開眼睛,看看我,好麼?"她有氣無力地著,放在他眉心的手指,一點一點挪到了他冰冷蒼白的唇瓣,一下一下細細描繪著.

她真的不敢想.

不敢想歐向北若是永遠也醒不過來,她該怎麼辦.

內疚,心痛,自責,不舍,種種感覺撕/扯/得她心里亂糟糟的.

翌日.

陽光,透過半開的窗簾,細細地散/進/奢華的病房,映照在歐向北慘白的臉.

心髒上的抽/痛將歐向北從沉睡中拉了回來,他卻並沒有立即睜眼,只是眼珠在不斷地轉動著.

"歐向北,歐向北……"一旁,周楚榆看著歐向北不斷轉動的眼珠,不斷輕輕搖晃著他的身子,呼/喚/著他.

歐向北蹙眉,一睜眼,映入眼簾的便是周楚榆哭的如同/花/貓/一般的臉.

此刻的她,依舊穿著昨天那一身帶血的婚紗,一看就是從昨天一直在這里待到現在的樣子.

而她眼圈上的那兩抹刺目的青色,更讓歐向北心/疼/不已.

他苦笑,顫/抖的手輕/撫/了一下她核桃般的眼皮,用氣音道:"老婆,我居然沒死……咳咳……"

每咳嗽一下,他的心髒都如同針紮一般的疼.

"歐向北,你醒了,你醒了!我給薄爺他們打電話.薄爺都快擔心死了,從昨天到現在,薄爺已經給我打了無數個電話了."按/捺/不住激動心的周楚榆,彈簧般站起,淚流滿面.

這一刻,她真的好開心,心中的烏云也隨之慢慢消散.

歐向北醒了,那就代表沒事了.

"別慌,讓我好好看看你."歐向北虛弱地著,聲音幾乎到可以忽略不計.

雖然人是醒來了,但是,他的氣色,卻依舊慘白.

"我先打完電話,你再看我也不遲."著,周楚榆便拿起了Chuang頭櫃上歐向北的手機,撥通了涼薄的電話.

跟涼薄報告了好消息之後,周楚榆激動地放下了手機,又回到歐向北的身邊,坐了下來.

粉拳,不/輕/不/重/打了一下他沒有受傷的胳膊,她委屈地道:"歐向北,你知不知道,你真的嚇死我了!為什麼要拿你的生命開玩笑."

看見周楚榆這樣跟自己話,歐向北的心就像被灌了蜜糖一般.

"老婆,我只是想向你證明我的心."

"……"

冰涼的手,顫/抖/著抓住周楚榆的手,他不安地詢問:"老婆,你原諒我了?"

"……"周楚榆低頭,表示默認,豆大的淚珠猶如雨水一般落/在Chuang面.

"老婆,從今天起,我一定會好好對待你,我會好好做周楚榆的二十四孝男人.我發誓,如果我再做一丁點兒對不起你的事兒,就讓我天/打/雷/劈,不/得/好/死."歐向北認真而又深地著,眼睛里面的溫柔,足以融/化所有.

"噓……就算有一天你會再次背叛我,我也不希望你死,歐向北."周楚榆認真著,蔥/白的指尖輕/輕/壓/住了他的唇/瓣.

"知道麼,你這溫柔的目光我真的等了好久,好久,老婆……對不起,以前都是我不好.老婆.謝謝你,願意再給我機會."歐向北卑微地著,眼神里,帶著難掩的激/動與喜悅.

二十分鍾後.

涼薄,喬薇薇,進門時,歐向北正一邊掛著水,一邊幸福地與周楚榆四目相對,雖然默默無,卻是不出的甜蜜.

看著這樣的景,所有人的心都暖了起來.

看見涼薄與喬薇薇,周楚榆立即起身,熱地朝著站在門口的他們擺了擺手,道:"過來坐啊.你倆."

二人聞,立即手挽著手,邁著一致的步子,走到了周楚榆身邊,優雅地坐了下來.

看見二人坐下後,周楚榆又立即走到病榻另一邊的長沙發上,坐了下來.

與周楚榆相視一笑後,歐向北將目光轉移到了涼薄與喬薇薇身上.

"嘿嘿……謝謝你們倆啊,沒你們還有涼意,昨天那婚,我還真搶不成."歐向北無/力痞笑,眼里,流轉著幸福的笑容.

歐向北的笑容,融/化/了涼薄心中彌散不去的憂傷.

交/疊起修長的腿,他冷冷看著歐向北,道:"你該慶幸你沒死,否則,我一定親自去炸了閻王殿,然後把你的魂魄拉回來毒打一頓."

"歐向北,你知不知道,你這一折騰,把我們大家都嚇壞了?!"喬薇薇責備道.

"……"歐向北尷尬一笑,輕輕/垂/下眸子,卻並沒有回應喬薇薇的話.

"感覺怎麼樣了現在?醫生怎麼的?應該/死/不/了/了吧?"涼薄冷著臉,看著歐向北,詢問道.

"醫生醒了就沒事了,只要注意不要隨便亂動拉/扯/到傷口就行."周楚榆淡淡地著.

看著周楚榆身上帶著血的婚紗,還有周楚榆憔悴的臉,喬薇薇心疼地起身,走到周楚榆身邊坐了下來,道:"楚榆姐,來的時候比較匆忙,忘記給你帶換洗衣服了,不如你現在回去洗個澡換件衣服休息下吧.歐向北這邊我跟薄爺照顧著就好."

"好,薇薇,那向北就拜托你了."周楚榆聞,微笑著拍了拍喬薇薇的手,道.

"歐向北,你乖乖養病,別/亂/動.我回去換件衣服救回來."周楚榆優雅起身,拂/了/拂/一頭黑發,看著歐向北,叮囑道.

"嗯,我知道了,乖老婆,快回去吧."歐向北點頭,輕/聲/著.

他的嘴唇,因為掛水的原因潤了不少.

從病房離開後,周楚榆便打了車回到了自己的別墅.

迅速洗了個澡,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,周楚榆便馬不停蹄地開著車子,回到了涼氏私人醫院.

她並沒有直接去歐向北的病房,而是跟護/士打聽了一下蘇清城的病房,然後,乘著電梯,來到了蘇清城病房所在的樓層……

蘇清城病房門口,周楚榆蹙眉頓住了步子,手,在即將觸/碰/到門板的時候,卻猶豫著伸了回去……

一會兒,她到底該如何面對蘇清城……

猶豫了很久,周楚榆終是鼓足了勇氣,敲了敲門.

"進!"

蘇清城好聽的聲音穿/透門板,灌/入/了周楚榆的耳中……

推開門,周楚榆尷尬地站在門口,卻並沒有往前走……

四目相對時,周楚榆的心,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.

"楚榆,過來坐."正靠坐在病榻上看雜志的蘇清城清雅一笑,輕合上雜志,對著周楚榆道.

他的眼神,一如既往的溫柔.

帶著滿心的愧疚與不安,周楚榆一步一步走到了蘇清城的病榻邊……

她只是低著頭,卻並沒有坐下來.

"清城,你的肩膀怎麼樣了?"周楚榆輕聲問道,目光不斷在自己的鞋尖打轉.

她真的不敢看蘇清城的眼.

"好多了.周楚榆,我/要/甩了你……"蘇清城淺笑,假裝淡定地著……

心,卻因為這句話而不斷抽/痛.

上篇:【278】到底怎麼樣了?!     下篇:【280】有緣還會再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