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81】該怎麼懲罰你  
   
【281】該怎麼懲罰你

按下接聽,喬薇薇將手機湊到了耳邊,一手,勾/著涼薄的脖頸,得意地下巴輕抬,卻並沒有話.

她倒要看看,這個沐凡要跟涼薄什麼.

"涼子,你在哪里,我肚子好/疼,好像食物中毒,我好/難/受……"

電話那邊,沐凡有氣無力的聲音,讓喬薇薇怒火中燒.

心里雖然很不舒/服,但是,她外表依舊保持著高貴冷豔的樣子.

起身,離開涼薄的懷抱,她一步一步走到落地窗前,手扶著欄杆,俯瞰著腳下城市的/風//萬/種,動了動唇:"沐/姐,肚子不/舒/服你可以撥打120,你打給薄爺有何用?他不是醫生,醫治不了疑難雜症."

"喬……喬/姐?你怎麼拿著涼子的手機?"

"因為我們現在在一起.這個電話就是他叫我幫他接的,他還讓我轉告你,以後不要再來煩他,沐/姐,不想打120,你可以還撥打望北醫院任何一名醫生的電話呀,我相信,作為你的同事,歐向北醫院的醫生們都會很樂意到你家幫你看病的.知道男人最討厭什麼類型的女人麼?"喬薇薇冷聲著,眉宇間,透著幾分清冷.

"什……什麼類型?"

"死纏爛打型,尤其是我們薄爺這種人,更是討厭這種類型的女人."完,喬薇薇便冷冷地按下了掛斷.

烈焰唇輕輕/勾/起一抹冷魅的弧度,她神采奕奕地走到沉默抽煙的涼薄身邊,翹/臀一偏,又坐回了他的大/腿之上.

將手機放回他的手心,她雙手輕/扯/著他的領帶,玩/味一笑,道:"你前女友她肚子疼,我讓她打120,你,我做的對麼,薄爺?"

沉默著挑了挑眉,深/吸一口煙,涼薄輕輕用額頭/碰/了一下喬薇薇的鼻尖,道:"對."

看著涼薄眸中流淌的那一抹擔憂,喬薇薇冷哼:"我知道,你擔心她."

"喬薇薇……"

"噓,別否認.你的心思,我一猜就透,不過,你最好別再跟她有任何瓜葛,否則,有她沒我,到做到."著,喬薇薇又從涼薄手中拿過了手機,按下解鎖,迅速在通訊錄中找到了涼薄的號碼,當著涼薄的面,拉進了黑名單.

"好,你什麼就是什麼."涼薄點頭,眼睛里面,帶著對她的溺愛.

因為愛她,所以,他願意無下限地去縱容她.

即便,他心中有些擔心沐凡,他也不會去找他……

既然已經決定跟沐凡徹底撇清,那麼他就會努力,試著將心中那最後屬于沐凡的角落慢慢騰空.

"你這又是替我做主,又是隨便亂/動/我的通訊錄,又是語威脅我的,你……我該怎麼懲/罰你比較好呢?"

"想怎麼懲/罰,就怎麼懲/罰."嫵/媚一笑,她輕/解/開/襯衫的前兩顆扣子,風//萬/種/地/勾/著他的脖子.

"這可是你的……"著,他便橫抱著她起身,輕輕將她放在了光可鑒人的大辦公桌……

她的一句話,換來的是他整整兩個時的霸道/索/取.

直到她嗚/咽/求/饒,他才依依不舍地/松/開/了她……

撐著/印/密/布的身子艱難爬坐起,喬薇薇低/罵了涼薄一句'魂淡’後,便邁著蹣跚的步子,進了休息室內的浴室.

整理了一下/身/上的衣服,意猶未盡的涼薄優雅地坐了下來.

手指輕輕描繪著棱角分明的唇瓣,打開郵箱,開始瀏覽著甯墨瞳發來的總公司近期的財務報表.

當著裝整齊的喬薇薇從休息室中走出來時,涼薄正在批閱文件.

墨黑的薄襯衫前三顆扣子肆/意開敞,兩只子隨意卷至手肘以上,揮筆間,健/碩Xiong肌上的那幾道鮮/的吻/痕,若/隱/若/現,很是妖/嬈.

暖暖的陽光散落在他妖孽般美麗的臉,此刻的他,看起來優雅而又閃亮.

他是/那/種生來就帶著光圈的人,即便只是靜靜坐在這里批閱文件,都閃耀的讓人睜不開眼.

他很專注,專注到喬薇薇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,他依舊渾然不知.

輕/按/著他寬/厚/的肩膀,喬薇薇輕聲道:"看你有很多文件要批閱的樣子,我就先回去了.對了,咱們之前住的那公寓的鑰匙你帶沒帶在身上?你給我的那把我不心弄丟了."

"去那公寓/做/什麼?"輕輕/翻/閱著文件,涼薄低聲詢問.

"去年我生日/你送我的粉鑽手環,我找不到了.應該是落在那里了.我買了條裙子,覺得應該由那手環來搭/配."喬薇薇道.

拉開抽屜,取出一串精致的鑰匙輕輕放在喬薇薇手心,涼薄道:"去找找,若是找不到,我再給你買更好的."

他的云淡風輕,好似,那價值一個億的粉鑽手環,只不過是一件不起眼的玩意兒.

"這可是你的."輕/吻/了一下涼薄的發,喬薇薇隨意轉動著鑰匙圈兒,邁著兩條酸/痛的長/腿,走出了涼薄的辦公室.

開上色的瑪莎拉蒂,喬薇薇一路來到了公寓樓下.

走進大樓,她快步進/了電梯,然後按下了公寓所在的樓層.

到達目的地後,喬薇薇動/了/動/酸/痛的脖子,出了電梯.

公寓門口,她拿出鑰匙,開了門.

撲鼻而來的熟悉氣息,讓喬薇薇感覺很是舒心.

這里,是她曾經跟涼薄,甯檬生活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地方.

這里,藏著很多很多刻骨銘心的記憶,所以,來到這里,她感覺格外親切.

換上拖鞋,她徑直走進了衣帽間,找了一圈,卻並沒有找到自己想找的手環.

關上最後一個飾品抽屜,喬薇薇長歎了一口氣,然後低聲碎碎念:"難道是上次在客廳擺/弄/那手環的時候,不心掉在哪里了?"

走進客廳,她將沙發/翻/了個底兒朝天,還是沒有.

目光,卻在觸/及到沙發底/下/那露出一半的粉色鑲鑽手機而停滯.

挑了挑眉,她緩緩蹲下,從沙發底下,拿起了手機.

這是孫然的手機……

記得當時孫然在鳳凰山跳/崖/自/殺後,搜救隊在鳳凰山下周圍海域打撈了很久,卻並沒有打撈到她的尸體,只打撈上來這只手機.

鬼使神差地按下開機鍵,進過水的手機,卻一點反/應都沒有.

冷冷將手機丟在沙發上,喬薇薇又走進了臥/室,開始尋找自己的手環.

找了半天,終于在梳妝台的抽屜里,找到了自己想/要找的.

將手環戴在手腕,然後對著陽光細細打量著這鑲嵌著99顆心形鑽石的手環.

淺淺的粉色光芒投/照在她的眸.

她淺笑.

思緒不由地回到了自己剛與涼薄相識不久的那段時間,回到了他在她23歲生日上,送她手環的那一幕.

放下胳膊,她拿著鑰匙,滿意地退出了臥室.

離開公寓後,她便開著色的瑪莎拉蒂往喬氏奔馳.

***這邊,喬薇薇正開心地開著車子往喬氏奔,另一邊涼氏私人醫院,歐向北的監護室里,歐向北與周楚榆之間的氣氛,卻顯得有些沉重.

**藥水味彌漫的監護室里,歐向北靜靜仰躺在病榻之上.

周楚榆則正在用手機觀看蘇清城執導的涼意鋼琴單曲《Only》MV,面色沉重.

輕輕柔了一下酸/痛的眼眶,周楚榆/緊/抓/著歐向北的手,垂下眸子,道:"歐向北,我覺得,我們的幸福,是建築在蘇清城痛苦之上的."

歐向北沒有話,在心中默認了周楚榆的法.

對于蘇清城,他是心中有愧的.

"希望,他在法/國,能夠找到適合他的另一半吧……"周楚榆淡淡地著,聲音,略帶沙啞滄桑.

"那子,長的也不算太次,而且,現在還是個土豪,人品什麼的也都還行,我相信,他會遇見好妞兒的.你若是不放心他,等我好了,我們可以去法/國旅游,然後,順道去看看蘇清城."

"好……"周楚榆點頭.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劃破了一室的甯靜.

手拿著白色大保溫壺的辛,笑盈盈看著周楚榆,走到了她的身邊.

放下保溫壺,辛慢慢坐在了周楚榆身邊,抓著周楚榆的手,道:"楚榆,我給你和這個/混/子燉了大/補的雞湯,剛出鍋的,你/嘗/嘗."

"阿姨,我把歐向北害成這樣,您不但不怪我,還給我燉湯……"

"他這不是沒死麼?害哪樣了?"辛狠狠白了歐向北一眼,道.

對于歐向北用生命挽回愛這事兒,辛心里,其實很不贊同.

"老媽,我/要/喝湯."

"想喝湯自己起來盛!"辛又狠狠白了歐向北一眼,道.

"我根本動/不/鳥啊.您喂我,嘿嘿……"

"尼瑪啊,動/不/鳥/關我毛事啊,這是你自/作/自/受啊.有什麼話不會好好嗎.動什麼槍,也不知道你這孩子隨了誰,怎麼這麼血/腥*力."辛低聲碎碎念.

完,辛又側過臉,微笑看著周楚榆,道:"楚榆啊.不管怎麼樣,你能回頭,阿姨是真的很開心."

歐向北一臉黑線,動了動蒼白的唇瓣:"老媽您又開始給我們展示您的變臉神功了."

"咋的,你有意見嗎?"辛又冷下了臉,看著歐向北,道.

"我現在一個臥Chuang中的重病號,我能有什麼意見."著,歐向北便閉/上了雙眼.

跟周楚榆著那麼久的話,他有些累了.

**這邊,中/國/V/市,還是豔陽高照,另一邊,美/國/紐/約,卻是夜色深沉.

**美/國/紐/約希爾頓酒店.

總統套/房/臥/室內,激/烈/糾/纏的氣息,還未完全消散.

金色的大Chuang上,涼意的母親萬玲玲正疲憊地躺在甯墨瞳的懷中.

雪白的薄被,遮蓋住兩個人/空/無/一/絲/的身/子……

"你不是,整理了一份涼薄派人暗殺背叛涼氏那些人的證據?在哪兒啊?"

輕/撫了一下萬玲玲的鼻尖,甯墨瞳緩緩/爬/坐起.

雪白的薄被因為他的起身緩緩下滑至月要部以下,令人噴血的健/碩身材,毫/無/遮/掩地展示在了萬玲玲的眼前.

拿過Chuang頭的錢包,取出最/里/層的一只精致的銀色雕花U盤,放在萬玲玲脖頸,他邪魅一笑,道:"這里面,全是錄音."

"涉/黑,殺/害對手,背/叛者,敵人,用非/法的手段吞/並別人公司,這些證據,足夠置/涼薄于死地了……"輕拿起精致的U盤,萬玲玲冷笑道……

上篇:【280】有緣還會再見     下篇:【282】穿什麼都好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