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83】美的禍國殃民  
   
【283】美的禍國殃民

"沒有,我只是想跟你聲生日快樂啦,丫頭,有沒有想/要的禮物?"

"哥哥,是不是我想/要什麼,你都能答應我?"抓著有些顫/抖的心髒處,甯檬忐忑問道.

"當然了,今天是你生日.你想/要什麼禮物哥哥都會滿足你的,吧,想/要什麼?車?衣服?首飾?"

"哥哥,我不想/要車,也不想/要衣服,更不想/要什麼首飾,我只想你放棄你的計劃."

"Shit!你什麼?!你別忘了,我們的父母是怎麼死的!"

"可是哥哥,我覺得我有點堅持不下去了,好像快要崩潰了."涼薄和喬薇薇對她太好,面對他們的時候,罪惡感總會不斷地跑出來折/磨她.

"崩潰也要給我繼續!只要/你/不死你就得與我一起戰斗到底!甯檬,你給我有點志氣,行了,不了,就這樣~"

耳邊,冰冷的掛斷聲徹底敲碎了甯檬對甯墨瞳的最後一/絲/幻/想.

她的哥哥就是這個樣子,一直以來,都將複仇當成唯一的信仰.

掛掉電話,甯檬長歎了一口氣,看著涼薄,喬薇薇,涼意,秋容,他們送她的禮物,一顆心,亂到了極點.

這邊,甯檬獨自一人在忍/受良心的折/磨,隔壁房間,涼薄與喬薇薇的臥室里,卻又是另一番景象.

雪白的羊毛地毯上,喬薇薇手拿著骰子,看著對面盤腿而坐的涼薄,道:"我一下游戲規則,我們兩個人丟骰子,點數大的算贏,贏了的可以隨便要求輸了的做一件事.不要節/操,不要下/限."

涼薄優雅一笑,饒有興致地看著她手中的骰子,道:"女士優先,你先來."

涼薄話音剛落,喬薇薇便將手中的骰子,丟在了他們面前的木質方格子里.

"哈哈,六點……薄爺,你輸定了."

涼薄一臉黑線,Kao!這女人運氣要不要這麼好.

拿過骰子,他繼續保持著一副穩若泰山的模樣,云淡風輕地將篩子隨便丟進了方格子中.

"哈哈,一點……薄爺,你人品太次了!"喬薇薇指著骰子,得意地拍手笑道.

",想讓我/做什麼?"涼薄淡定地看著喬薇薇,問道.

"你隨便出去找個保鏢,親/他一下,告訴他,你愛他……"

"不行,換!"他冷聲著,一張臉,漸漸變黑.

"要麼去/親/保鏢一下,要麼,戴假發去客廳走一圈,你只有這兩種選擇."喬薇薇得意的下巴輕抬,雙手交疊Xiong前,睨著面前的涼薄,道.

"我有第三條路麼?"

"有,和我分手."喬薇薇玩笑地道.

"你狠……"他無奈一笑,起身,走到她的梳妝台前,拿起了她的及腰假發,心翼翼戴在頭上.

他的長相,太過妖豔美麗,這樣的假發戴在他的頭上,不但沒有違和感,反而,還為他增添了幾分女Xing的魅惑.

看著這樣的他,喬薇薇的心,又開始劇烈跳動.

他若是一個女人,定是那種禍國殃民的類型,若是生在古代,定會惹得天下諸侯群起而奪之……

"行了麼?"

冰冷而又好聽的聲線,將喬薇薇的思緒拉了回來.

冷豔一笑,她起身,拉住了他的手,道:"還要去客廳走一圈呢."

涼薄不語,只縱容著喬薇薇拉著自己出了房間.

乘著電梯,兩個人一路來到了客廳.

電梯門開的刹那,正坐在客廳地板上/插/花/的女傭們,立即將視線都集中到了電梯內頭戴假發,儼如女子的涼薄身上.

即便是這樣被人盯著,涼薄的表依舊云淡風輕.

扯/了/扯/頭上的長發,涼薄淡定地繞著客廳走了一圈後,便回到了電梯內.

直到電梯門緩緩而關,女傭們才回過了神……

面面相覷後,大家又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.

"薄爺戴假發可真是美啊."

"不過咱們薄爺是不是得了失心瘋了啊?從沒有過的瘋/狂啊……"

"看樣子有點像,是不是忘記吃藥了啊?"

回到房間後,一關上門,涼薄便黑著臉,摘下了假發.

將假發拍在喬薇薇手中後,他陰謀一笑,道:"來!我們繼續……"

"我才不/要……"隨意轉動著假發,喬薇薇得意一笑,然後便快步走進了浴室,關上了門.

"……"涼薄站在原地,吃癟地動了動唇:"好吧……女人,你夠狠."

想想自己剛剛做的那些事,他真恨不得直接找個地洞鑽進去……

從到大,他從沒想過,自己有一天,居然會為了一個女人的一句話,去做那麼丟臉的事.

翌日.

涼氏集團總裁辦公室.

初夏的午後,沒有開空調的辦公室內,溫度有一些高.

唱片機里,播放著一首優美的鋼琴曲,調子輕柔唯美.

光可鑒人的大辦公桌前,涼薄一邊瀏覽著非洲分公司的賬目,一邊聽著音樂.

氣氛好的一塌糊塗.

"鈴鈴鈴……"

電話鈴聲,不合時宜地響起.

按了按眉心,涼薄並沒有抬頭,一邊繼續看著文件,一邊拿過了固定電話,放在耳邊.

"總裁,樓下出車禍了.總是來找您的那個女的被車/撞/了……保安們,那個女的是故意往別人車子上面撞的.那輛摩托車撞了她之後就跑了.現在,保安已經報了警,並且也已經叫了救護車"

電話那邊秘書Mandy的聲音,惹得涼薄心下一緊.

迅速掛掉電話,穿上外套,他快速出了辦公室,下了樓……

穿過大廳,他快速跑出了公司.

一出公司,涼薄便看見了距離門口不遠處的那一堆人……

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,他快步走到人群之後,不耐煩地撥開了人群……

映入眼簾的畫面,刺/痛了他的心.

此刻的沐凡,正靜靜地躺在血泊中,好似一朵即將凋零的玫瑰.

"沐凡……沐凡……你醒醒,你別嚇我!"迅速蹲下/身子,涼薄拼命搖晃著昏厥中的沐凡,不斷地喊/叫/著.

然而,任憑他如何搖晃,沐凡都如同木偶一般,毫無反應.

橫/抱/起她,他如同瘋了一般地沖到了自己的布加迪威航前,拉開車門,將沐凡放在了副駕駛位置上.

為她系好安全帶後,他便從另一邊上了車,一路狠踩著油門,飛速到了涼氏私人醫院……

進了醫院,沐凡便被送到了最/上/層涼家專屬樓層急救室急救,而涼薄則是不安地坐在急救室外,不斷地抽著煙.

這一刻,他的心里,亂到了極點.

他曾深愛過的女人,此刻,正躺在急救室里,生死未卜.

而且,保安還,她是故意往車上撞的.

怎麼,她是要輕生麼?

半個時的等待,好像半個世紀那樣漫長.

半時後,急救燈驟然熄滅.

急救室的門,緩緩而開.

涼薄見狀,立即丟掉了手中的煙頭,快速走到急救室門口,看著率先走出來的醫生,道:"怎麼樣了?"

"沒什麼大礙,沒有傷到內髒,只是左腿重度骨折了.恐怕這幾個月內,這位/姐都得依靠輪椅跟拐杖了."醫生一邊解著口罩,一邊著.

涼薄聞,一顆懸著的心,終于落回了遠處.

醫生話音剛落,護士們便心翼翼將沐凡推了出來.

此刻的她,依舊處于昏睡狀態.

將沐凡推進普通病房,並且為她掛上水後,護士們就走了.

偌大的病房,就只剩下涼薄與沐凡二人.

靜靜坐在病榻上,涼薄蹙眉看著沐凡打著石膏吊在半空的左腿,他的心,又是一陣刺痛.

半個時後,麻醉漸褪的沐凡緩緩睜開了雙眼.

看見涼薄正用一種心疼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左腿,沐凡心下一喜.

苦肉計,對涼薄永遠是最有效果的.

只是,腿太疼了.

他明明叫那個騎摩托的人只將她蹭倒最好,沒想到,那人居然沒能控制住車速,撞了她的腿.

"我怎麼還活著,怎麼沒被/撞/死……涼子,你為什麼要管我."苦笑著動了動唇,沐凡故作委屈地問道.

"沐凡,為什麼要輕生?"涼薄蹙眉,不悅地問道.

"因為你不/要/我了,你是我的全部,你都不/要/我了,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."淚水奪眶而出,她哽咽道.

"沐凡,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比我更優秀的男人.為了我死,真的不值得.下次,不要再這樣了."涼薄低聲道,一張傾城而又妖孽的臉龐,籠著融化不了的陰郁.

"可是,我認定了你,涼子……"

"乖,好好養病,我叫我秘書Mandy來照顧你,我公司還有事."長歎一口氣,他緩緩起身,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外套,動/了/動/唇.

沐凡見狀,立即不管不顧地扯/掉/了自己手背上的針頭,然後艱難地爬坐起,迅速取下了頭上的簪子,將最尖/銳的部/位對准了自己的脖子……

"好,你走吧."沐凡垂眸,淚如雨下,拿著簪子的手,不斷顫/抖.

"你在做什麼!你瘋了麼!"涼薄厲聲呵斥.

"是,我是瘋了!我愛你愛瘋了!你走,今天你若是走出這個門,我保證,你很快就會收到我的死訊!"簪子一點一點嵌入脖頸,鮮豔的色液體自破損的肌膚一點一點流淌而出,刺痛了涼薄的眼.

"你瘋了麼!把簪子放下!"涼薄再次呵斥,一雙眸,到了極點.

"你不是要走麼,你走!你走!"對上/他猩的眸,沐凡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/勢,崩潰尖叫.

看著這樣的沐凡,涼薄心里,真的無奈極了.

無奈地蹙眉,他道:"好,我不走,你把簪子放下."

聽到涼薄的話,沐凡的心里,自然是滿意極了.

她現在很想笑,可是,她不能,她必須要將戲演足.

上篇:【282】穿什麼都好看     下篇:【284】別在我面前裝白/蓮/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