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84】別在我面前裝白/蓮/花  
   
【284】別在我面前裝白/蓮/花

聽到涼薄的話,沐凡滿意地笑了.

顫/抖著將簪子放在了病榻上後,她便無力地躺了下來,毫無焦距的雙眸死死鎖定著頭上/那雙冰冷陰郁的眼睛,道:"涼子,坐下來,陪/陪/我."

"我先出去叫護士重新回來給你掛水,然後,包紮傷口."罷,涼薄便轉身,走出了病房.

找到護士後,涼薄特意讓護士在沐凡的吊瓶中加上了安定藥劑.

回到病房,護士為沐凡重新掛上吊瓶,然後包紮了傷口後,便離開了.

護士走後,涼薄隨即優雅地坐了下來.

看著沐凡漸漸變得沉重的雙眸,他一直保持著沉默.

很快,安定藥劑便起了作用.

沐凡睡/下後,涼薄便開著車子,來到了喬氏集團.

喬薇薇辦公室門口,涼薄頓住了步子,

猶豫了好一會兒,他才敲了敲門.

"進!"

聽到喬薇薇的回答,他立即推開了門.

此刻,喬薇薇正坐在辦公桌前看報紙.

寬大的報紙/遮/住了她的面部,讓人看不到她此刻的表.

整理了一下/身上的外套,涼薄邁著優雅的步子,走到了喬薇薇身邊.

聞到熟悉的薄荷氣息,喬薇薇立即放下了報紙,然後,轉了轉椅子,將目光定格在了頭上那張俊朗不凡的臉.

"薄爺,這個時間,怎麼有空過來?"她含笑看著她,唇角,微微上揚,冷豔而又高貴.

初夏的陽光散/落/在她的臉上,將她素面朝天的臉,映襯的格外雪/白無/暇.

"有事想跟你."他淡淡地著,修長的五指輕輕劃過她的發絲,她的臉.

"什麼事?"優雅地扶著椅子扶手起身,她嫻熟地為他整理著已經松/掉的領帶,問道.

"沐凡在我公司樓前撞車自殺,我秘書跟我了那事兒之後,我直接下去了,然後,把她送到了涼氏私人醫院."他心翼翼地著,一雙墨眸認真地捕捉著喬薇薇的表變化.

"你的做法很正常,我不認為有什麼問題.如果是我的前男友顧云在我公司樓下自/殺/的話,我也不可能不/下去."喬薇薇無所謂地聳肩,表猶如平靜的湖面.

"她現在怎麼樣了?救過來沒有?"喬薇薇問道.

"嗯!她醒了以後,就一直/纏/著我,以死威脅我,不讓我離開,萬不得已,我只好讓護士在她的吊瓶里面加了安定藥物.我這才得以/脫/身."涼薄一字一句如實著.

如今,對喬薇薇,他不打算繼續隱瞞什麼了.

因為,上一次,他已經受到教訓了.

他知道,隱瞞,只會讓事更糟.

所有,最好的辦法,就是跟喬薇薇坦白一切.

"看到她那樣你心/疼不?"她輕聲問道.

"實話,有點."涼薄並沒有否認.

涼薄的話,雖然讓喬薇薇感到不開心,但是,這次她並沒有鬧.

她只是輕輕點了點頭,然後.拍了拍涼薄的肩膀,道:"你涼氏應該還有很多工作吧?不回去處理工作?"

"干嘛工作,你不生我氣?"涼薄垂眸,看著她淡定依舊的臉,問道.

"其實,我很生氣.但是,你對我的坦白,沖淡了我心底的怒火,而且你也跟我過,在你心中還是有她的一個位置的,既然有她的位置,那麼為她心痛,就是必然.不過,薄爺,我希望你能記住,你對我的承諾……"

"我知道,對你過的每一句話,我都銘記在心."他點頭,雙手捧/著她的臉,認真地著.

"有你這句話就/夠/了."

"我涼氏一會兒還有一個會,我先回公司."

"嗯!"喬薇薇點頭,依舊保持著該有的高貴與淡定.

目送著涼薄離開後,喬薇薇冷冷一笑,然後,便拿起了牆上的外套,優雅地穿在了/身/上.

拎著包包,她也乘著電梯下了樓.

出了公司後,她便開著色的瑪莎拉蒂,來到了涼氏私人醫院.

沐凡的病房門口,她深/吸/了一口氣,然後,停下了腳步.

重重推開門,她不屑地看了沉睡/中的沐凡一眼,然後,一步一步走到了病榻邊.

看了看手中的愛馬仕包包,她冷哼,然後,毫不留地將包包砸向了沐凡懸/掛/在半空中的左腿.

劇烈的疼/痛,徹底將沐凡從睡夢中拉了回來.

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,便是喬薇薇那張冰冷到了極致的臉.

看見喬薇薇,沐凡心下一緊.

環視周圍一圈,她卻並沒有發現涼薄的身影.

"喬//姐,你這是做什麼?為什麼要用包包打我受傷的腿."沐凡故作委屈柔弱地著,一雙眼,淚光閃閃.

"既然命都不想/要了,那你還管這條破腿/做/什麼?別以為我沒看懂你的苦肉計……你現在無非就是在利用薄爺的同心而已.沐凡啊沐凡,你可真是可憐又可悲."喬薇薇冷聲著,精致的下巴輕輕上抬,一雙冰眸冷冷地睨著沐凡那做作的表.

此刻的喬薇薇,儼如一朵帶刺的玫瑰,高貴美麗卻讓人不敢輕易去觸碰.

"喬/姐,我沒你想的這麼卑/鄙."

"有沒有你自己心里清楚,沐凡,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!收起你那些把戲,否則,我真不敢保證我會對你做出什麼事來!想重新Gou/搭我喬薇薇的男人,你得先過了我這關!"喬薇薇繼續著,氣場十足.

"喬/姐,你為什麼要把我的這麼不堪!我沒你想的那麼齷/齪."沐凡/強/擠/著眼淚,委屈道.

"為什麼?因為你那些肮/髒而又不/堪的行為.別在我面前裝白/蓮/花!沐/姐,有沒有人告訴你,苦苦糾/纏薄爺的你,真的很該死?"

"喬/姐,我需要休息,請你出去."

喬薇薇並沒有答話,只優雅拿起自己的包包,然後,輕/撫/了一下自己的頭發,轉身,淡定地走出了病房.

*…*…*…*…*…*…*

同一時間,涼意公寓.

浴室里,剛剛結束了一天行程的涼意正站在噴/灑/下洗/著冷水澡.

冰涼的水珠,均勻/噴/灑/在那完美的身段之上,帶著一種別樣的唯美與迷/人.

"啊!!!!"

秋容的尖/叫聲,穿過緊/閉的門灌耳而來,讓涼意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.

迅速關上開關,隨手扯/過牆上的浴巾圍在月要間後,涼意便快速拉開了浴室的門,走進了臥室.

看見秋容正坐在電腦前上網,涼意的心才回歸了原位,

快步走到秋容身邊,看了看電腦屏幕上那些關于秋容的吐槽貼,還有秋容那氣鼓鼓的表,涼意立即明白了秋容尖/叫的原因.

"唔……意哥哥!你的粉絲,全都在我配不/上/你!嗚嗚嗚,意哥哥!你,我真有那麼差勁兒麼你看,她們還,讓我去死呢!還我真丑!"秋容委屈地看著涼意,一雙梨花帶雨的清澈大眼睛,我見猶憐.

秋容從到大都被秋景天保護的很好,幾乎沒有受過任何委屈,現在,看見網上這些謾/罵她的帖子,她自然受不了.

看著秋容的樣子,涼意心疼地碰/了/碰/她的肩膀,然後,溫柔地道:"誰我的秋容丫頭丑了?我的秋容丫頭最好看,最可愛了.丫頭,不要太去在意別人的想法."

"可是,就是不開心!我最討厭,別人秋容配不/上意哥哥這種話!"秋容不悅地扁嘴蹙眉,道.

無奈地搖了搖頭,涼意溫潤一笑,手指輕輕/碰/了一下她巧的鼻尖兒,道:"我們出去吃麻辣燙?"

"Yeah!好耶好耶!麻辣燙!我最愛!我還要吃麻辣米線!麻辣火鍋!還有薯條!漢堡!炒面!"一到吃的,秋容立即破涕為笑,一張臉,綻放如花.

這一笑,兩只虎牙兒與嘴角那一對精致的梨窩兒又一次出現在了她的臉上.

她的笑容就像陽光,總能照亮涼意心底最陰/暗/潮/濕/的地方.

涼意Chong溺地扯/了/扯/秋容笑靨如花的臉,道:"你是吃貨麼?"

秋容聞,立即點了點頭,然後,燦爛一笑,道:"嗯!我是吃貨!"

"變臉比變天還/要/快的丫頭,去,換身衣服,我帶你出去/吃."雙手優雅放在口袋中,涼意溫柔地著,眼帶笑意.

一聽換好衣服就可以出去吃好吃的,秋容立即彈簧般起身,然後,猶如兔子一般蹦跳著進/了衣帽間.

秋容換好衣服後,涼意便開車載著她來到了市中心步行街的一家麻辣燙店.

車子,在店門口停穩後,黑超遮面的涼意立即指了指秋容腿上的墨鏡,道:"丫頭,戴上.這樣,才不容易讓人認出來."

"哦!"雖然不願,秋容還是乖乖地戴上了墨鏡.

下了車後,兩個人便一前一後進了店.

這個時間,店內並沒有什麼人.

兩個人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做下來後,便一人點了一份麻辣燙.

"期待呢……我的麻辣燙呀,哈哈……"秋容雙手捧臉,看著涼意,一臉的滿足.

"嘟嘟嘟嘟……"

手機的震/動聲,讓涼意谷欠又止.

看見是秋景天的電話,涼意立即按下了接聽……

上篇:【283】美的禍國殃民     下篇:【285】我真是可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