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85】我真是可悲  
   
【285】我真是可悲

"主公,您有什麼指示麼?"看了秋容一眼,涼意恭敬地頷首,對著電話那邊的秋景天,道.

"有時間帶著那丫頭回來一趟吧.我有事想跟你們商量.咳咳……"

電話那邊,秋景天的聲音,聽起來有些/虛/弱.

"主公,您感冒了?"涼意緊張地問道.

聽到涼意的話,秋容立即起身,坐到了涼意身邊,將耳朵/貼/在了涼意的手機上.

"你什麼時候有時間?"電話那邊,秋景天直接轉移了話題,問道.

"一周後,我有三天的休息時間."涼意如實回答.

"那行,一周後,你帶著秋容那丫頭回來一趟吧."

"是,主公!"著,涼意便掛掉了電話.

看著涼意掛掉電話後,秋容立即扭/動了一下坐/姿,不滿地道:"意哥哥,你干嘛這麼著急掛電話啊,人家還想叮囑老爸乖乖打針吃藥呢."

"放心吧,主公身邊那麼多專業醫生在的."涼意道.

話間,waiter已經將熱騰騰的麻辣燙放上/了桌.

看見麻辣燙,秋容立即起身,坐到了涼意的對面,然後,拿起筷子,津津有味地吃/了起來.

秋容吃東西的時候,總是特別專注,眼睛永遠只盯著自己的碗.

"哇!!!你是涼意是不是?"花/癡般的尖/叫聲,讓涼意即將觸碰到筷子的手懸在了半空中.

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超,涼意扭頭,看著身邊身材微/胖,略有點花/癡的女子,動了動唇:"不好意思,你應該認錯人了!"

"你胡!"著,女子便伸手,摘下了涼意的墨鏡.

當涼意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臉呈現在她面前的時候,她立即激/動地抓著涼意的墨鏡尖/叫:"啊!!!涼意,我能不能親/你一下!你知道麼,我做夢都想/親/你!"

一旁,一直專注于自己的麻辣燙的秋容,終于忍/耐/不下去了.

秋容不耐/煩地將筷子拍在桌上後不滿地道:"喂!我意哥哥是不會親/你的!他只/親/我!"

"咦?你怎麼也有點兒眼熟?"女子好奇地看著秋容,谷欠伸手去摘秋容的墨鏡.

涼意見狀,立即起身,扔下了一百塊錢後,便搶過了自己的墨鏡,然後快速拉著秋容跑出了店.

上了車後,涼意立即發動了車子,直到將女子甩出去老遠,涼意才放慢了車速,穩穩將車停在了路邊.

"丫頭,抱歉啊.沒想到被認出來了,沒吃/夠/吧?我們去別家?"摘下墨鏡後,涼意側過臉,看著身邊正在玩手機的秋容,道.

放下手機,秋容扭頭,與涼意四目相對.

眨了眨一雙清澈到了極致的大眼睛,秋容迅速親/了一下涼意的臉頰,然後嘟嘴,道:"意哥哥,你要記住哦,這個世界上只有秋容可以親/你哦."

"還要不要吃麻辣燙了?"涼意含笑問道.

"不要了,我們還是回家吧,意哥哥,我發現,我不能再跟你這種大明星出來吃飯了,認識你的人真的太多了,戴墨鏡居然都能被認出來."秋容悶悶地碎碎念.

"嗯……還是跟沉醉在一起吃飯比較好,哈哈."秋容又道.

撫了撫秋容的頭發,涼意無奈地搖了搖頭,然後,發動了車子……

*…*…*…*

同一時間,涼氏集團總裁辦公室.

剛開完會的涼薄一進辦公室,便疲憊地走到沙發前,躺了下來.

輕按著眉心,他/翻/了個身,找了個最舒服的姿/勢,閉上了雙眼.

這一個下午,實在是發生了太多的事,他感覺有些累.

"嘟嘟嘟……"口袋中,手機的震/動聲,劃破了一室的甯靜.

不耐煩地起身,慵懶靠著沙發,他慢悠悠地從口袋中,拿出了手機.

看見是V市警察局局長的電話,涼薄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喂……"沒有任何客套的寒暄,只有簡單的一個字.

以他的身份地位,根本無需跟任何人客套.

別是一個的局長,即便是到了美/國/總/統的面前,他一樣不需要客套.

"薄爺,我們已經已經抓到了逃逸摩托車男,您,怎麼處置他比較好?薄爺,我是覺得吧,既然是沐/姐自己往人家車上/撞/的,咱是不是應該從輕發落?"

"你自己看著處理吧!"著,涼薄便干脆地掛掉了電話.

"嘟嘟嘟……"

剛將手機放回口袋,手機又開始不安分地震/動了起來.

長歎一口氣,涼薄再次慢悠悠地將手機拿了出來.

屏幕上的'院長’兩個字,惹得涼薄心下一緊.

拿起手機,他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喂,院長,什麼事?"

"薄爺,沐/姐割腕了……現在在搶救."

院長的話,瞬間趕跑了涼薄身上所有的疲倦.

"什麼?割腕?"彈簧般起身,他一邊快步往辦公室外走,一邊問道.

"是的,要不是換藥的護士及時發現……恐怕,沐/姐就……"

總裁專用電梯前,涼薄迅速掛斷了電話,然後,乘著電梯下了樓.

離開涼氏後,他迅速開著自己的布加迪威航,來到了涼氏私人醫院……

乘坐著專用電梯,涼薄一路暢通無阻地來到了最上層涼家專屬樓層急救室.

焦急在門外踱步的院長看見涼薄,立即迎了上去,緊張地道:"薄爺.現在,正在給沐/姐輸血呢.沐/姐她……失……失血過多."

看了院長一眼,涼薄便快步走到了雪白的長沙發前,坐了下來.

煩躁地拿出一根煙,點燃,抽/了一口,然後,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,對著院長,道:"坐吧."

院長聞,立即坐在了涼薄的身邊.

忽然想到了什麼,院長立即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封信,然後,道:"薄爺,這個是沐/姐寫的遺/書."

看著院長手中折疊整齊的紙張,涼薄再次深/吸了一口煙,然後,隨手將燃著的香煙丟在了腳下.

拿過院長手中的信,心翼翼地展開後,娟秀的黑色字跡映入眼簾--涼子,喬薇薇得對,像我這種總是糾纏著你的人的確該死.涼子,我死了以後,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你自己.永別了【永遠愛你的沐凡留】

沐凡的信,讓涼薄的臉色越來越沉……

他知道,一定是喬薇薇來跟沐凡過什麼.

將信/揉/成一團,他煩躁地將尊貴的頭靠在了沙發靠背上.

自從沐凡回來後,所有的一切都/亂/了……

他真的很煩,很煩.

二十分鍾後,被醫生從死亡邊緣線上搶救回來的沐凡,被推出了急救室.

涼薄見狀,立即起身,邁著修長的腿,走到了沐凡的推車旁邊.

看著沐凡那包裹著紗布的手腕,與那蒼白的臉,涼薄的心,再次變得凌亂不堪.

跟隨著醫護人員的步子,一路將沐凡推回了她的病房後,涼薄沉著臉,坐在了病榻邊的沙發上.

醫護人員們將沐凡安頓好後,便迅速退出了病房.

偌大的病房,此刻,安靜到了極致.

就連沐凡的呼吸聲,涼薄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.

窗外的城市,漸漸籠上了一層灰色,恰如涼薄此刻的心.

他真的不想再管沐凡的事,他真的已經下定了決心.

可是,今天的狀況,他卻不能不管.

十分鍾後,沐凡緩緩睜開了雙眼.

與涼薄四目相對時,她絕望地流淚了.

"呵呵……我真是可悲,想死都死不了……"沐凡故作失望地道.

"沐凡,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……"

"喬/姐,我之所以到你公司樓下自殺,其實都只是苦肉計,還我只是在利用你的同心.我只是想向她證明,我沒有她想的那麼齷/齪.其實,她的很對,像我這樣死死糾/纏/著你的女人,的確該死.呵呵……"沐凡繼續著,心里面,卻得意到了極點.

"沐凡,以後不要拿你自己的生命開玩笑."

"呵呵……涼子,生命這東西對我來已經不重要/了,失去了你的愛,我還要這生命做什麼?有什麼意思呢?涼子,你走吧,就讓我自己一個人在這里自/生/自/滅吧."看著涼薄,她淚如雨下.

這一刻,她自己都特別佩服她自己的演技.

她對自己的表/演,真的很滿意.

其實,她早就算准了護士來換藥的時間,所以,她才會那麼大膽地去割腕.

"……"涼薄並沒有起身,只是坐在原處靜靜看著沐凡……

兩個人都不再話,整個病房,一片死寂.

良久,涼薄才打破了沉默……

"我知道,你還是很愛/我,我也知道,你很想挽回我們的感,可是沐凡,我們真的已經不可能了.我是不可能辜負喬薇薇的,我很愛那個女人,我希望你能夠徹底忘掉我,過全新的生活,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,白頭偕老.以後,別再做傻事了."涼薄認真地著,目光不斷在自己十指緊扣的雙手上打轉.

"你這樣一次一次地鬧,真的讓我覺得很累."涼薄又補充道.

"涼子,如果,你真的不想讓我死,真的想我認真地,好好地,安靜地生活下去的話,那就讓我做你的Qing/人吧.只要能讓我陪在你身邊就好,我不/要/名分,不/要地位,什麼都不/要,我只/要/你……行麼?"沐凡又道.

上篇:【284】別在我面前裝白/蓮/花     下篇:【286】我們都不是孩子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