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86】我們都不是孩子了  
   
【286】我們都不是孩子了

"對不起,除了和好,做我Qing/人這些要求以外,別的我什麼都能答應你.沐凡,你冷靜點,你不覺得你自己現在已經不/正/常了麼?你太以自我為中心了."涼薄語重心長的著,一雙墨眸,越大的深邃.

"好……既然這樣的話,你走吧."著,沐凡便緩緩自枕頭下拿出了一把/帶/血的水果刀……

沾著血的刀刃,在灼/白的燈光下,閃著刺目的冷光.

在刀尖即將對/准她的脖子之前,他迅速奪過了她手中的水果刀,動作之快,儼如閃電,只隨手一丟,水/果/刀便被丟到了兩米以外……

"你還給/我,你/干什麼!"沐凡見狀,立即艱難爬坐起,谷欠下Chuang去撿水/果/刀.

懸在半空中那打著石膏的左腿,因為劇/烈的運/動而再次抽/痛.

"你給我冷靜一點!"他冷聲命令,抬起手,火La辣的巴掌毫不留印上了她的臉.

她苦笑,含淚的眸死死鎖著他盛怒的臉,一手撐著Chuang面,一手捂著Zhong/脹/到了極致的右臉,委屈地道:"涼子,你居然打我……我這麼愛你,你居然打我……"

"沐凡!我們都不是孩子了,不要再任/Xing了!我有我的責任,我有我的選擇!別再一次一次地拿你自己的生命開玩笑!沒有用的!"他無奈地著,語氣,比剛剛明顯要柔/軟/了許多.

"涼子,你以前從來都不會這麼對我!"沐凡苦笑,一雙眼中,充滿了絕望.

這樣的他,讓她覺得好陌生,好陌生.

"是,我變了.我不否認."涼薄無奈地著,聲音,有些沙啞.

送藥的護士,剛好在此刻推門而/入.

病房內的氣氛,讓護士不由地打了個寒/顫.

護士心翼翼推著藥車上前,然後仔細地往針管中抽取了一些止痛消炎藥物,對沐凡道:"沐/姐,該打針了."

"你們都走,我不要打針,你們誰也別管我!讓我自生自滅!"完,沐凡便冷冷地闔上了雙眸,絲毫不准備配合護士的工作.

"沐/姐,您若是不打針的話,我怕您身上的傷口,以後會感染的.萬一感染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."護士一臉為難,耐心地著.

"……"沐凡沉默,依舊緊閉著雙眼.

護士為難地看著端坐在一旁的涼薄,動了動手上的注She器,道:"薄爺,怎麼辦."

涼薄淡定地看著護士,道:"她不配合,你就想辦法,讓她配合!"

護士聞,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注She器,然後,在藥車上取出了一支全新的注She器.

心翼翼抽取了一管鎮定劑後,護士立即朝涼薄投去了求助的目光.

涼薄見狀,立即起身,強/制按住了沐凡的兩只胳膊.

一直緊閉著雙眼的沐凡,立即快速睜開了雙眼,不斷地扭/動著身子,看著涼薄與護士,道:"你們想/干什麼!"

涼薄不語,朝護士使了個眼色後,護士便將枕頭對准了沐凡的脖子……

藥劑緩緩注入脖子上的血管,一直在掙/紮的沐凡也慢慢安靜了下來……

當注She完一整管藥物後,沐凡已然沉/沉/睡了過去.

沐凡睡下後,涼薄便輕輕地松開了她,然後,對著護士,冷聲命令道:"行了,你可以做/你/想/做的了."

完,涼薄立即拿出手機,撥通了Mandy的電話……

"Mandy馬上給我多安排一些保鏢來涼氏私人醫院最上層6號普通病房,我/要/你們給我24時貼/身看護沐凡,絕對不能再讓她做出任何傷害自己的事.還有,給她找個心理醫生為她進行心理疏導."

涼薄的語氣堅決,絲毫不容別人拒絕.

不等Mandy回答,他便掛掉了電話.

走出病房,他疲憊地扯/了/扯/脖子上的領帶,然後,邁著修長的腿,進了電梯.

走出醫院時,整個世界已然華燈初上.

四處,都帶著一種別樣的美好.

初夏清新的晚風撲面而來,卻並沒有讓他感覺到一絲舒/適.

上了車後,他便發動了車子,不輕不重地踩著油門,穩穩沖進夜色,朝夢園的方向奔馳.

夢園門口,隨著布加迪威航的緩緩靠近,站在兩旁的保鏢們立即整齊頷首.

炫目的車燈,讓那一張張帥氣冷酷的臉,更加清晰了起來.

車內,涼薄習以為常地看了保鏢們一眼後,便加重了油門……

刹那間,車子,儼如脫弦之箭一般,沖進了大門.

內門門口,布加迪威航一個帥氣的擺尾,穩穩橫停.

此刻的夢園大院,放眼望去,四處一片鐵樹銀花.

炫目的燈光,將這個寬/廣而又唯美的院子,映照的儼如白晝一般.

下了車,涼薄便快步進了客廳.

"薄爺好!"早已站立整齊的女/傭們,朝著涼薄恭敬頷首.

為首的女傭迅速上前,將拖鞋放在了涼薄腳下……

"薄爺,喬/姐在二樓游泳呢."女/傭一邊伺候著涼薄穿鞋,一邊道.

涼薄不語,儼如帝王一般享受著女/傭的服/侍.

穿好拖鞋後,他便快步走進了電梯,來到了二樓……

二樓,隨著電梯門的緩緩而開,一股咸咸的海水氣息,立即撲鼻而來.

走出電梯,映入眼簾的,便是超大的游泳池.

游泳池內,喬薇薇正自*地在水中游弋.

此刻的她儼如一條婀/娜/Xing/感的美人魚,渾身上下,都透著一種不出來的迷人與美麗.

饒有興致地走到泳池邊,他優雅地坐在了雪白的長椅上.

交疊起了修長的腿,一邊/抽/著煙,一邊欣賞著喬薇薇曼/妙的身姿.

游的不亦樂乎的喬薇薇,在目光捕捉到岸邊的涼薄時,立即頓住了動作……

泳池正中央,她淺淺一笑,然後,快速游到了岸邊.

手扶著欄杆,她一步一步上了岸.

此刻的她,素面朝天,只一襲白色的比/基/尼/遮/身,濕/噠/噠的頭發緊/貼在臉頰兩邊,儼如出水芙蓉,Xing感卻也不失純潔.

她是一個尤/物,可以Xing/感,可以清純,也可以女王范兒……

交疊著修長的腿,涼薄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她,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,道:"坐."

自然地聳肩,撫了撫一頭/濕/噠/噠的頭發,喬薇薇優雅坐在了涼薄的身邊.

隨手扯過椅子扶手上的白色浴巾,一邊/擦/拭著頭發,一邊問道:"不一起下去游個泳?"

他一直沉默看著她,煙霧繚繞中,眸中的玩味漸漸褪去.

"干嘛這麼看著我?"喬薇薇問道,擦/拭頭發的動作頓了頓.

"你去醫院找沐凡了?"涼薄淡淡地問著,聲音中,不帶一絲感/波/動.

這樣看著他,喬薇薇竟然有些猜不透他的緒了.

她淡然一笑,緩緩將浴巾放在腿上,側過臉看著他,道:"是!"

她並沒有否認,也不想否認.

"你都跟她了什麼?"涼薄又道.

"只是宣示了主權,並且了一些比較難聽的話而已."喬薇薇云淡風輕地著,絲毫沒有隱瞞.

"以後別再去刺/激她了,她現在精神很脆弱,緒很容易崩潰,你走後,她就割腕了."到割腕,他眉頭深鎖.

喬薇薇冷笑,無所謂地吹了一個悠長的口哨,然後,拿起了他指尖抽剩下一半的煙,狠狠抽了一口,道:"你這是在責/備我?還是警告我?割腕?不會是算准了換藥時間故意的吧?"

"她不是那/種人……"

"呵呵……她是與不是,你又怎麼知道?畢竟五年不見了,她變了也不定啊."喬薇薇冷聲著,完她便慢悠悠將煙頭放回了他的指尖.

丟掉腿上的浴巾,起身,她一步一步走到了泳池邊.

做了一下准備動作後,她猶如一條鯉魚一般,縱身一躍,優美落水……

美麗的水花,隨之四濺開來,在燈光下閃著七彩的光圈,儼如來自上古時代的奇花.

喬薇薇下水後,涼薄只是靜靜坐在岸邊,繼續/抽/著煙.

"嘟嘟嘟……"口袋里的手機,又開始不斷地震/動.

隨手將煙頭丟進旁邊的垃圾桶,他立即拿出了手機.

看見是Mandy的電話,他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Mandy……怎麼了?"

"總裁,我派去的人,現在已經到了沐/姐的病房,三個男人守在病房外,三個女的守在病房內.還有,心理醫生也找好了."

"嗯,辛苦了.給我好好看著她.我不希望自殺這種事再發生在她的身上."涼薄冷聲命令,完,便掛斷了電話.

喬薇薇一直在水中游了很久,直到筋疲力盡,她才上了岸.

等到她上岸時,他已經靠著椅子睡著了.

褪去了戾氣與冷酷的他,周身都透著一種別樣的安靜美……

看著這樣的他,喬薇薇竟有那麼一點兒不忍心把他叫醒了.

"罷了,你睡吧."她低聲著,卻是不自禁地彎/下/了/身/子,將手放在了他緊蹙的眉頭.

冰冷的觸覺,喚醒了睡夢中的他……

"女人……你這是在吃/我豆/腐麼?"他低聲調/戲,一雙眼睛里,滿是玩/味.

上篇:【285】我真是可悲     下篇:【287】愛你,早已成了我今生最大的信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