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87】愛你,早已成了我今生最大的信仰  
   
【287】愛你,早已成了我今生最大的信仰

喬薇薇聞,臉立即到了脖子根兒.

手指迅速離開他的眉間,她站直了身子,扯/了/扯身上的白色比基尼,道:"哪兒有?"

看著她臉的樣子,瞬間融化了他一身的疲憊.

"你哪哪都有……"他半開玩笑地著,眼睛里終于出現了一抹笑.

"回房間換件衣服吃飯!肚子餓/了!"喬薇薇轉移了話題,扯/過椅子上的浴巾,披在身上,快步往電梯走.

"一起……"他見狀,立即起身,邁著修長的腿追上了她的腳步,長臂自然搭在她的肩膀,與她一起進了電梯.

二人回到房間各自換好衣服後,便乘著電梯下了樓.

一樓客廳,電梯門緩緩而開……

早已等候在外的女/傭們,立即整齊站成兩排,整齊鞠躬,道:"薄爺,喬/姐,晚餐已經准備完畢."

電梯內,涼薄習以為常地攬/著喬薇薇的月要,清冷的目光自中女/傭身/上一掠而過後,擺了擺手,道:"行了,都下去吧.不用你們伺/候了."

"是!"女/傭們整齊頷首,動作整齊.

"走吧,我們吃飯去."涼薄側過臉,溫柔看著喬薇薇,道.

喬薇薇點頭,而後,便跟隨著涼薄的步子,步入了餐廳.

新買的大圓餐桌前,喬薇薇涼薄面對面坐了下來.

桌上,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美食,中式,美食,英式,韓式,泰式,一應俱全……

做工精細講究的美食,配上精致的餐具,還有華貴的燈光,顯得更加You人了不少.

"這夢園是換大廚?感覺做的菜有些不一樣了."喬薇薇一邊切著面前的一盤清蒸大龍蝦,一邊看著面前正優雅搖晃著杯中酒的涼薄,問道.

"嗯,這次這個是從法國請過來的,精通世界各地的料理."淺/啜/了一口杯中酒,輕放下酒杯,涼薄不急不慢地著.

他的每一個動作,每一個眼神,都是相當優雅的,猶如電視劇里的紳士……

"龍蝦好新鮮,你嘗嘗……"喬薇薇指了指他面前的龍蝦,道.

**這邊,喬薇薇與涼薄正在愉快地用著餐,另一邊,涼氏私人醫院里,歐向北與周楚榆同樣如此……

**涼氏私人醫院,歐向北監護室.

監護室里,洋溢著一片幸福與喜悅.

雪白的病榻上,歐向北與周楚榆面對面而坐,中間擺著一張不大不的折疊桌.

桌上,全是周楚榆親自准備的美食,這些都是歐向北喜歡的菜.

"老婆,我覺得,吃/你給我親手做的菜,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."

周楚榆淺笑,將垂散在兩邊的頭發歸攏到一邊,然後,慢悠悠/夾/起一塊香煎五花肉,放在歐向北唇/邊,道:"多吃點肉,看你瘦的."

他見狀,立即乖乖/張/嘴,一邊咀/嚼/著口中香氣四溢的五花肉,一邊輕/揉/著自己蒼白消瘦的臉,道:"追老婆追瘦的呢……"

周楚榆沉默,滿臉是笑.

這樣跟歐向北在一起,哪怕只是吃著簡單的飯菜,著平淡的語,她都會覺得幸福而又滿足.

"老婆……"輕放下筷子,歐向北一改剛剛的痞氣,認真地看著周楚榆,動/了/動/依舊蒼白的唇/瓣.

"嗯?"周楚榆一邊往歐向北的米飯碗中夾青菜,一邊問道.

"你放心,我以後,一定會好好對你.一定……"

"我相信你,歐向北……"

"老婆,過盡千帆後,我才真正懂得,其實,幸福不是看你身邊的美/女有多少,不是看你開著多麼豪華的車,住著多麼豪華的房子,而是看你身邊到底有沒有一位真心愛人."歐向北認真地著,眼神不帶一絲虛假飄渺.

跟周楚榆離婚到現在,他真的懂得了很多東西.

"歐向北……"

"老婆,如今,我最大的願望,就是能跟你一起老去,看細水長流.我希望等到我們頭發花白,牙齒掉光的時候,依舊能夠十指/緊/扣.周楚榆,你知道麼?愛你,早已成了我今生最大的信仰."他認真地看著周楚榆泛著淚花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著.

這樣深款款的話,這樣溫柔認真的歐向北,這樣迷人的燈光,竟讓周楚榆一時失了神.

她沒有想到,一向放/Dang/不/羈的歐向北,竟然會這樣浪漫動聽的/話.

"嘿嘿……老婆,你被我感動了對不對?"歐向北痞笑,手,難為地撫了撫一頭清/爽/的短發,問道.

"你呢?"周楚榆擦/了/擦/眼淚,道.

"那……既然你都這麼感動了,不如,把這個/戴/上?"著,歐向北便從身後枕頭下,拿出了一枚閃亮的經典款鑽戒指.

這樣簡單大方的經典設計,剛好是周楚榆喜歡的類型.

"好吧……歐向北,敢,跟我這麼多//話,就是為了這個?"周楚榆指著戒指,道.

"那必須的.我去百度搜了求婚攻略,人家了,求婚之前,一定要深款款,最好能把女的哭,那樣成功率才高,老婆……要接受我的求婚不?"歐向北眯眼痞笑,笑容,比色的鑽石,還要亮眼.

"你還去搜求婚攻略?歐向北,你要不要這麼幼稚?"周楚榆一臉黑線.

"那好老婆,你到底要/不/要接受人家的戒指呀?你看,嫁給像我這樣一個男人多好?你看我啊,耍得了狠,賣得了萌,打得過流/氓,還玩得了深,而且,我還是高富帥,遇見像我這麼優秀的男人,你還不領回家當Ya/寨相公?老婆,你就接受我的戒指吧,好不好?"完,他還不忘朝周楚榆拋了個/媚/眼/兒.

"你都把自己成這樣了,我好意思不接受麼?"周楚榆淺笑,拿起戒指,爽/快/地/套/在自己的左手無名指.

"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接受的,老婆,ILoveyou……"

"吃飯吧,飯也/堵/不/住你的嘴."著,周楚榆又夾起了一塊壽司,塞/進了歐向北的嘴巴.

歐向北一邊大口大口地/嚼/著壽司,一邊道:"老婆,等我們結婚了,我們生幾個孩子比較好?十個?還是一百個?"

到孩子,周楚榆的臉色又黯淡了下來.

失去那孩子這麼長時間,周楚榆其實始終沒有從那陰影中走出來……

只要別人一提起孩子兩個字,周楚榆的心,就會抽./痛.

夜深人靜的時候,總有那一股子強/烈的罪惡感,不斷撕/扯/著她的心.

她當初,真的不該打掉那個孩子.

"老婆……又想起我們的寶寶了?"到寶寶,歐向北的臉色也暗淡了下來.

"是……有時候,真的很後悔,當初,不該做那樣無的決定,他是世界上最無辜的生命."周楚榆苦笑,眼圈微.

"當初,都是我不好,如果不是我的話……"

"好了,當初的事,就不要再提了,吃飯吧."周楚榆/強/笑,拿起筷子,道.

"嗯!我們不提,我們要努力往前看."歐向北堅定點頭,道.

*…*…*…*…*…*

數日後.

英國倫敦,世界第二大企業掌門人秋景天宅邸.

是夜.

印著'LY’字樣的直升飛機,緩緩降落在鐵樹銀花的院中.

霸氣的螺旋槳飛快轉動,帶起一陣一陣凜冽的寒風.

早已等候在此多時的保鏢傭人們,立即整齊而又恭敬地頷首,風,將他們的頭發,吹的凌/亂.

滿天星斗下,秋容與涼意手牽手,一步一步走下了飛機……

"意爺,容/姐!"保鏢傭人們,異口同聲.

看了看身邊滿臉笑意的秋容,涼意對著面前的諸多保鏢傭人們,道:"主公呢?"

"回意爺,在臥室."眾人繼續異口同聲.

"意哥哥,走嘛,我們去看爸爸……"秋容興奮地搖晃著涼意的胳膊,一雙清澈的大眼睛里,帶著難掩的喜悅.

"嗯."涼意點頭,而後,便牽著秋容的手,進了客廳……

乘著電梯,二人一路來到了秋景天臥室所在的樓層.

到達目的地後,電梯門緩緩而開……

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隨即撲鼻而來.

踏著松/軟的毯,兩個人快速走到了秋景天的臥室門口……

"咳咳咳……"

秋景天劇/烈的咳嗽聲,透過虛掩的門,灌入了涼意與秋容的耳朵,惹得二人一陣緊/張.

"咚咚咚!"迅速敲了敲門,不等秋景天回應,秋容便拉著涼意的手,進了門.

臥室內秋景天正坐在茶幾前,慢悠悠地抽著雪茄,一張臉,帶著幾分病態,一雙眼,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.

看見秋容與涼意,秋景天立即朝二人擺了擺手,笑著道:"來,都過來."

秋容涼意聞,立即走到秋景天的對面,坐了下來.

"爸爸,您的感冒怎麼還沒好?您都沒有乖乖吃藥對不對?您的氣色真的好差耶!"秋容儼如一個管家婆一般雙手叉腰,碎碎念著.

秋景天看了看涼意,然後,又將目光定格在了秋容的臉,強/笑道:"管家婆,爸爸沒事的."

"涼意,你跟秋容這丫頭,最近相處的還愉快麼?"秋景天輕/彈/著煙灰,又問道.

"嗯,還不錯."涼意禮貌地回答.

"趁著你現在有空,不如,明天,你跟秋容辦一場訂婚典禮吧."秋景天認真地著,態度有些堅決.

上篇:【286】我們都不是孩子了     下篇:【288】好好照顧秋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