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88】好好照顧秋容  
   
【288】好好照顧秋容

"哇……爸爸……好耶,好耶."秋容聞,立即飛快地點著頭,一張稚/嫩的臉上,帶著難掩的喜悅.

她就是這樣,開心的,不開心的,永遠都會表現在臉上.

涼意認真地看了秋容一眼,臉上的表,瞬間嚴肅了下來……

將目光定格在秋景天滿是期待的臉,他低頭,道:"主公,我只把這個丫頭當妹妹的."

"唔……意哥哥,誰要當你妹妹丫,不管,我們訂婚嘛,訂婚嘛."秋容不滿地嘟嘴,臉上的笑容驟然收/斂,不斷搖晃著涼意的胳膊,撒嬌道.

"秋容丫頭,你先出去,我跟涼意談談"秋景天靜靜看著秋容,一雙眼睛里,滿是慈祥的溫柔.

"哦!"雖不願,秋容還是重重點了一下頭,然後起身,快步走出了房間.

秋容離開後,整個世界又安靜了下來.

偌大的臥室里,氣氛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.

隔著繚繞的煙霧,涼意靜靜看著嘴上/叼/著雪茄的秋景天,道:"主公,我真的不能答應您的要求,如果您把繼承人的位置交給我,只是因為這個目的的話,那麼,我願意讓位."

對秋容,他的確是喜歡,但是,那種喜歡,只是哥哥對妹妹的喜歡,完全沒有男/女的愛在.

況且,他的心中,已經藏著另外一個女人了.

秋景天不語,將自己嘴上的雪茄丟進面前的煙灰缸,卻並沒有摁滅.

淡淡的煙草氣息,縈繞在二人鼻尖.

"咳咳咳……"輕咳著自口袋中取出一張化驗報告單,他用那極為顫/抖的右手,推到了涼意的面前.

看見化驗單,涼意立即好奇地拿了起來.

映入眼簾的'肝癌晚期’幾個字,刺痛了涼意的的眼睛.

"主公,這是……"倒/吸一口氣,他強制地按著自己心中的疼/痛感,看著秋景天,滿眼的不可置信.

"涼意,我得了肝癌.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.涼意,我秋景天唯一放心不下的,就是我的女兒秋容,她還那麼,所以,我希望你能替我照顧他,跟她訂婚,你是一個可靠的人,我相信,秋容跟著你,是會幸福的."秋景天認真地著,到最後,淚水,竟是不自覺地模糊了眼眶.

想到他倍加溺/愛的女兒秋容,他的心都要碎了.

他真的不想死,不想丟下他的女兒一個人.

"什麼?一個月的時間?主公……我認識一個癌症方面的專家,他……"

"沒用的,從我半年前知曉自己的病到現在,我已經找過很多很多的著名醫學專家了,涼意,你能不能答應我的請求,跟秋容先訂婚.然後,過段時間就結婚,我想在我死之前,看見我的女兒嫁人,這樣,我才能安心離開."秋景天繼續著,此刻的他,已然褪去了全身的威嚴與戾氣,他再不是世界第二大企業的總裁,而是一個舍不得自己女兒的可憐父親.

"主公,您放心,秋容那丫頭,我一定會好好照顧,我會一輩子把她當成妹妹.至于公司,我也一定會好好替秋容打理好.如果您不放心,我可以現在就寫一封保證書,交給您的貼/身律師."涼意認真地回答著,眼神堅定,不帶一絲閃爍.

他一直把秋容那丫頭當妹妹,就算秋景天真的不在了,他也會照顧她一輩子,替她打理好讓她繼續做被裝在蜜罐子里的公主,他絕對不會做任何傷害秋容的事.

"涼意,你態度真這麼堅決?那丫頭有什麼不好的?她漂亮,可愛,還很聰明,從來不知道什麼叫/做/爭,什麼叫/做/恨,她可是這個世界上最純淨的孩子."到秋容的優點,秋景天的眼睛立即變得神采奕奕,唇角,不自覺地微微上揚.

那個丫頭,一直都是他的驕傲,他的寶貝.

"主公,我不想拿我自己的愛開玩笑,你放心,就算您走了,我也一定好好照顧秋容,哪怕,我們不是夫妻.若是您還不放心的話,那麼,您就取消我的繼承權吧.我願意淨/身退出……"涼意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.

"涼意,我走了以後,你當真能替我好好照顧秋容?哪怕,你們兩個人不是夫妻."

"主公,那是自然,我是什麼樣的人,您應該很清楚,不是麼?"涼意繼續著,臉上,帶著前所未有的嚴肅.

是啊,涼意是什麼樣的人,秋景天自然是再清楚不過的了.

若不是看上/了涼意的人品與才能,他又豈會將帝國公司交給與他毫無血緣關系的涼意.

"好,那我/要/你/給我簽署一份保證書."

著,秋景天便從沙發墊子下,拿出了一份已經打印完成的保證書……

保證書上,明明白白寫道--我涼意,承諾,秋景天去世後,會好好照顧秋容,並且,替秋容打理好的一切事物,除了應得的20/股權之外,我涼意不會多拿一分一毫,絕不覬覦秋容那50/的股份,如有違約,我涼意願意淨身出.

看完保證書上的內容,涼意毫不猶豫地拿起了茶幾上的簽名筆,在保證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.

看見涼意簽名後,秋景天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,道:"這份聲明,我會交給一名可/靠的律師,至于是誰,這是一個秘密,涼意,你一定要記住你現在對我的承諾.一定要好好照顧秋容."

涼意知道,秋景天這樣做的目的.

不讓他知道他要委托的律師是誰,無非就是怕他將來有一天,會與那律師聯手.

秋景天一直都是這樣,精于算計.

不過,他也充分理解秋景天的顧慮.

如果他是秋景天,他同樣也會這樣做的.

"是,主公!"涼意點頭,恭敬頷首.

"對了,我的事,不要告訴秋容那個丫頭.我怕她知道了傷心."

"主公……可是,您現在不告訴她,等到最後,她知道了,她只會更傷心的,我覺得,我們不該瞞著那個丫頭."涼意道.

"涼意,你就聽我的吧……這是命令."秋景天態度堅決,不容拒絕.

與秋景天一直在聊了很久,涼意才離開了秋景天的臥室.

走到秋容房間門口,看著自虛掩的門內透出的暖光,他蹙眉敲了敲門.

"咚咚咚……"

"……"

門內並沒有任何回應.

推開門,迎接涼意的便是一只柔/軟的粉色抱枕.

靈敏地接住朝他丟來的抱枕,他站在原地,看著沙發上,眼圈微的秋容,道:"丫頭,干嘛,想打/死我?"

秋容聞,立即彈簧般起身,風風火火走到涼意面前,粉拳不輕不重打在他的Xiong口……

"嗚嗚嗚……意哥哥,你為什麼要拒絕我爸爸的提議,為什麼不跟我訂婚,秋容到底哪里不好?秋容真的很喜歡意哥哥呢."秋容一邊嗚咽流著淚,一邊抱怨著,雙手,還不斷捶打著涼意的Xiong/口,儼如一個要不到糖的孩子.

她真的很喜歡意哥哥,她想當他的妻子.

她討厭聽到意哥哥拒絕她的話,真的很討厭!

看著眼前這個女孩兒,想到秋景天的化驗報告單,還有,秋景天的那番話,涼意的心,竟然不自覺地疼了起來……

他不敢想象,這個孩子,以後若是知道了秋景天的況後,會怎樣的嚎啕大哭,會怎樣的撕心裂肺,那樣的畫面,他想想就難/受.

長臂一伸,他溫柔/抱她/入懷.

"丫頭,你很好,你很可愛,很善良,很單純,你是這個世界上,最乾淨的天使,我很喜歡你,但是,那種喜歡只是哥哥對妹妹的喜歡."手修長的五指,輕/撫著她的發絲,他心翼翼地安慰著,好似是在呵護著一件價值連城的寶貝.

"意哥哥,我討厭你!討厭你!"任性地推開涼意,秋容用力擦/了/擦/臉上的眼淚,低吼道,一張臉兒,揉/成了一團.

完,秋容便轉身,快步走到電腦前,坐了下來.

狠狠地白了涼意一眼後,秋容心不在焉地打開了網頁.

網頁上,鋪天蓋地的,還是關于涼意的消息.

看著網頁頭條上,涼意的照片,秋容不滿地用手,輕輕彈了一下涼意的照片,動了動唇:"長這麼好看干什麼呀."

"丫頭,長得好看,也犯錯了?"

涼意的聲音,在頭上響起.

秋容扭頭,看著他笑盈盈的眼睛,道:"人家心這麼不好,你還好意思笑丫."

"那需要/我哭麼?"涼意看著她,滿眼都是溺/愛.

"嗯,你哭吧."秋容道.

看著秋容,涼意的臉,忽而嚴肅了下來.

看著她乾淨無瑕的臉,涼意輕輕用手,碰了碰秋容的頭發,道:"丫頭……"

"嗯?你想什麼呀?"秋容好奇地看著涼意的眼睛,問道.

上篇:【287】愛你,早已成了我今生最大的信仰     下篇:【289】永遠保護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