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92】沒話說了?  
   
【292】沒話說了?

涼氏私人醫院最上層,涼家專屬樓層,急救室門口.

急救室門口,喬薇薇,涼薄肩並肩而坐,兩個人的臉,帶著相同的陰郁與沉重.

兩個人的對面,摘下了黑超口罩的涼意,不斷前前後後踱著步,臉上的表,也並不好看.

"薄爺,我真沒想到,她會跳樓……"喬薇薇側過臉,抓著涼薄的手,看著他陰云密布的側臉,道.

"薇薇,你真的太沖動了,我明明告訴過你,叫你別刺/激她,你就是不聽我的,我過,先把她騙下來,到時候再,你為什麼非要把事鬧大!"涼薄不滿地著,眼睛里的冰冷,讓人心寒.

他的責備,深/深/刺/痛/了喬薇薇的心.

縱然,喬薇薇知道,千錯萬錯都是她的錯,但是,看著他為了別的女人責備她,她的心里還是很不好/受.

"哥……嫂子也不是故意的."

"我知道,她不是故意的……"涼薄低聲著.

其實,他也知道,喬薇薇不是故意的.

他氣的,是喬薇薇的固執與沖動,明明事可以很好地解決,偏偏,她要用那麼極端的法子.

"呵呵……薄爺,你什麼時候這樣在乎一條人命了?你不是殺人不眨眼的麼?如果,因為我跳下樓的人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,你會這樣麼?"喬薇薇低聲著,眼睛里,充滿了無力感.

"喬薇薇……"

"怎麼,沒話了?我不是已經跟你對不起了?事鬧到現在這一步,我也很傷心,我喬薇薇T/M不是什麼冷血動物,看見一個活生生的人因為我跳了樓,本來我T/M心里已經難/受死了!你還要給我擺臉子!薄爺,真對不起,我傷害了對你很重要的人,沒有關系,一會兒,如果她真的死了,我喬薇薇一命抵一命!"到最後,喬薇薇的眼淚,又一次流了下來.

她知道,涼薄沖她發火,是理所當然,她也知道,自己剛剛確實不對.

但是,大道理人人都懂,私心,難以自/控.

她就是不喜歡涼薄為了那個沐凡這樣對她,不管是因為何種原因!她就是這樣的自私,這樣的自我.

"喬薇薇,誰要/你的命了?"涼薄的語氣軟/了/軟,道.

喬薇薇不話,只冷冷別過臉,淚如雨下.

三個人,誰也不再話,氣氛,漸漸冷了下來.

整整六個時,三個人默默無.

每個人,都在焦急地等待著急救室里最後的宣判.

六個時後,急救燈驟然熄滅,急救室的門緩緩而開……

主刀醫生率先走了出來,他一手摘著口罩,一手/擦/著汗,看起來,疲憊無比.

三個人見狀,立即快步上前……

"怎麼樣了?"三個人異口同聲.

醫生再次擦/了/擦/汗,目光自喬薇薇涼意的臉上一掠而過,然後定格在了涼薄的臉.

"原本受傷的左腿,因為跳樓的緣故斷開了,除了原本的左腿況很不好之外,病人的頭部,身上各處均有多處骨折.經過我們的努力,病人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.起來,這也是一個奇跡,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,身上,沐/姐/身/上居然都只是外傷."醫生認真地彙報著,不敢有一絲馬虎.

醫生的話,讓三個人齊齊松了一口氣……

"醫生,辛苦了."涼薄輕拍著醫生的肩膀,道.

"既然沒事了,我就先回去了.你在這陪/護吧."喬薇薇冷冷看了涼薄一眼,道.

涼薄聞,側過臉,看著喬薇薇冷冰冰的臉,點了點頭,道:"你先回去,我一會兒就回."

喬薇薇沒有答話,朝涼意使了一個眼色之後,便轉身,快步往電梯的位置走.

涼意見狀,立即跟上了喬薇薇的步子.

出了醫院大樓,喬薇薇頓住了步子.

整個城市已經染上了一層灰色,就連溫度,也比白天的時候,下降了不少.

華燈初上,四處都是那樣美,喬薇薇的心里,卻亂糟糟的.

她與涼薄,沐凡,三個人的況,似乎越變越複雜了.

她感覺,有些疲憊了.

"還在生我哥的氣?"涼意淡淡地問道.

看著喬薇薇那冷冷淡淡的臉,他的心里,很不是個滋味.

"不是生氣,畢竟,所有的錯,都在我身上.我只是覺得好累.感是兩個人的事,一旦,多一個人,就會讓人感覺累.就算知道我比沐凡重要,我還是覺得很累."看著眼前的人來人往,喬薇薇盡對涼意傾吐著心事.

此刻的她,再沒了平時的囂張跋扈.

眼睛里,驕傲盡褪.

"鸚鵡,其實,你完全可以換一種生活方式,如果,你跟我在一起的話,你一定不會那麼累的."涼意優雅/褪/下自己身上的白色西裝,披在喬薇薇的肩頭,道.

一縷溫暖,流/竄/進喬薇薇的心,她瞬間,就覺得不那麼冷了.

"涼意,如果愛可以隨便轉移的話,我想我會毫不猶豫地轉身,抱住你,可惜,它不能,去年認識他到現在,我們經曆了太多,我不想因為這一個沐凡就退縮."喬薇薇手抓著涼意的外套,看著涼意,道.

因為隔著墨鏡,所以,她看不到涼意此刻的眼神.

"那,如果有一天,我哥為了沐凡,跟你決裂呢?"

"我相信,不會有那一天的,我在他心中是什麼地位,我很清楚,不過,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話,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瀟灑轉身,徹底離開他的世界,絕不會跟沐凡似的對他死/纏/爛/打,不過,在離開之前,我會親手殺了他跟沐凡,我喬薇薇不幸福,全天下都別想安生."喬薇薇認真地著,到最後,語氣變得有些冷.

看著她,涼意的嘴角,不自覺微微上揚.

"就喜歡你這爽快,愛恨分明的性格."他含笑看著她,蔥白的指尖輕/劃/過她的臉,墨鏡下的眼睛里,帶著憐愛.

他喜歡她.

喜歡她的愛恨分明.

喜歡她的直/來/直/去.

喜歡她的驕傲冷豔.

喜歡她的堅強果高貴.

她對他來,是個特別的存在.

在她之前,涼意從來不知道,這個世界上,還會有這樣一種女人.

"我也喜歡我自己這性格."喬薇薇自娛自樂,道.

"鸚鵡,你知道麼?從你第一次救了我的命開始,我就認定你了.跟你相處的越久,我就越喜歡你.如果,累了,如果倦了,就果斷轉身吧,我是你堅實的後盾."涼意深款款地傾吐著自己的愛意,毫無保留,嘴角,微微揚起,那笑容比頭上的星空還要美好.

"涼意,我是你/嫂子,你覺得你跟我這些話,合適麼?再,秋容那姑娘不錯.好好對人家."

"鸚鵡,每次跟你這種話的時候,你都喜歡強調'嫂子’這個詞語,對我來,你只是一個女人,不是什麼嫂子.還有秋容我只把她當妹妹."涼意又道.

"走吧,各回各家,你的秋容該等/急了."著,喬薇薇便脫下了涼意的外套,然後,將外套披回了他的肩.

轉身,她帶著一身的高貴冷豔,頭也不回地走向了自己的色瑪莎拉蒂.

開上車子,她直接掉了個頭,沖進了夜色……

大樓門口,涼意靜靜看著喬薇薇離去的方向,一雙狹長的眸子,驟然緊斂.

轉頭將鼻尖對准自己的肩頭,嗅/了/嗅/她/遺/留下來的淡淡香水氣息,他快速穿好了外套,上了自己的黑色卡宴.

上了車後,涼意便迅速發動了車子,沖進了夜色.

順路買了些晚餐,涼意便開著車子,回到了公寓.

回到公寓,一推開門,涼意便被滿屋子的濃煙味熏到淚眼朦朧.

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發生火災了.

心下一緊,他快速跑進了客廳.

看見不斷往外冒煙的廚房,他立即放下了手中裝滿了食物的袋子,快步跑到了廚房.

走到廚房門口,涼意徹底雷了.

眼前,秋容正一邊翻炒著一鍋黑乎乎的不明物體,一邊捂著嘴巴不斷咳嗽.

旁邊一口裝滿了黑色焦炭狀物質的鍋,還在不斷地冒著黑煙.

"咳咳……秋容丫頭,你/干什麼呢?"涼意捂嘴輕咳,走到秋容身邊,看著臉髒的如同花貓一般的秋容,道.

秋容一邊翻炒著鍋內的黑色不明物體,一邊道:"炒菜呀.意哥哥,你不是喜歡吃燒肉麼?怎麼我不管怎麼做,都像黑燒肉啊.這次的貌似又失敗了."秋容關掉火,喪氣地將炒勺丟在了鍋內,抹了抹髒/髒的笑臉,道.

"咳咳……咳咳……丫頭,你想做燒肉,改天我教你,以後不要趁著我不在家的時候進廚房了,我怕你把我這廚房給點了."涼意一邊開著抽油煙機,一邊不斷用手在鼻尖扇著風,道.

"可是明明看著就很簡單的,為什麼我這麼笨呀,意哥哥,我覺得我做不了賢妻良母了哪."秋容委屈地碰/了/碰/自己黑乎乎的鼻尖,看著涼意,道.

涼意無奈搖頭,道:"丫頭,你只要做公主就好,做什麼賢妻良母,那多累?"

"才不要,我/就/要/做賢妻良母,將來,我/還/要給意哥哥生好多好多孩子."

涼意一臉黑線,道:"我買了晚餐,還是熱的,我們出去吃?"

"我剛剛吃了一些薯條,現在不餓了.意哥哥.我們生個寶寶玩吧?"秋容又道.

上篇:【291】別過來     下篇:【293】給你半個月時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