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93】給你半個月時間  
   
【293】給你半個月時間

涼意一臉黑線,手指,輕彈了一下秋容的額頭,道:"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呢?你才十七歲."

"這怎麼能算是亂七八糟的呢?"秋容嘟嘴,道.

"我算就算……"

"哦……"秋容悶悶地點頭,趁著涼意不注意,飛快親了一下涼意的臉頰後,她便快速跑出了廚房.

涼意捂著臉頰上的那一微涼處,看著秋容離開地背影,無奈地搖了搖頭.

回過神,看著猶如災/難現場一般的廚房,他再次輕咳.

將廚房收拾整潔,然後吃了晚飯後,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多.

剛回到自己的臥室,涼意就看見秋容正坐在電腦前花/癡般地看著他鋼琴演奏的視頻.

她看的很專心,以至于他已經站在她身後,她還渾然不知.

"我家意哥哥就是帥."秋容一邊用手輕/撫/著電腦屏幕上涼意那張帥氣逼人的臉,一邊著,依舊沒有發覺涼意正站在身後.

"哦?丫頭我真沒有那麼帥麼?"涼意打趣道.

聽到涼意的聲音,秋容難/為//地碰/了/碰/頭發,然後扭頭,看向了身後那張帶著笑意的臉.

"嗯,真的有,意哥哥,在秋容心中,你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最帥的男人."秋容道.

忽然想到了秋景天的病,涼意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.

"丫頭,今天有沒有跟主公聯系過?"涼意認真地問道.

"沒有啊.怎麼啦?"秋容不解地問道.

"丫頭.沒事多跟主公打打電話,知道麼?"涼意語重心長地道.

"知道啦,意哥哥,我每隔兩三天,不是都會跟我爸爸視訊通話的麼?意哥哥,你真是很啰嗦耶,簡直比我爸爸還要啰嗦耶."秋容抱怨道.

"好了,不早了,趕緊關上電腦,洗洗這髒臉睡覺,老是對著電腦對眼睛不好,丫頭.我發現你現在都快成典型宅女了,除了每天去楚榆姐公司學表演的時間之外,其他時間,不是宅在家玩電腦,就是宅在家玩電腦."涼意碎碎念,儼如一個大哥哥.

"嗯,我最近在玩一個游戲,叫連連看,真的很好玩啊."秋容扭/動/了一下坐姿,繼續仰面看著涼意,興/奮地著.

連連看……果然,是這個丫頭的風格……

"好吧……可是好玩也不能總玩這個啊."

忽然想到了什麼,秋容立即彈簧般起身.

"我也沒有總玩啊,我不是偶爾還跟甯檬一起出去逛街吃飯麼.對了意哥哥,我能不能去讀書啊.我問過楚榆姐姐,她如果我想去讀書的話,表演課可以盡量都給我安排在周末呀.意哥哥,總在家真的很無聊,我能不能去甯檬那個學校啊.你安排我去甯檬那個班吧."秋容不斷搖晃著涼意的胳膊,撒嬌道.

"你難道不知道主公一直都只請家庭教師在家教你讀書的原因麼?學校里亂七八糟的人實在是太多了,萬一……"

"可是,我現在可是英國普通農場主女兒的身份啊,況且,這是中國,很安全的啦."

"就是因為這里是中國所以才更不安全麼,我們帝國,在這邊的勢力比較."涼意嚴肅地道.

涼意的話,讓秋容不悅地蹙起了眉頭.

"可是,我真的很想去上學,我從來都不知道學校生活是什麼樣子的,意哥哥,我求你了,你就讓我去上學吧,我也想享受我自己該享受的青春時光啊,我不想以後回想起來後悔,遺憾."秋容又道.

"你聽話,別總得寸進尺.丫頭,你再這樣,我就把你送/回英國."涼意嚴肅地道.

他感覺這個丫頭應該好好管管了,總是得寸進尺,她要拍電影,他不得已答應了,她要要留在中國,他又答應了,現在居然還要去上學.

"好,那我明天早上起就不吃飯了,中午也不吃,晚上也不吃,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我都不吃飯了."秋容再次又吃飯威脅涼意,因為她知道,涼意最怕她不好好/吃飯.

"隨便你,這次沒得商量,我決不妥協."著,涼意便轉身,進了浴室.

看著涼意離去的背影,秋容不滿地跺了跺腳,抱怨道:"哼!意哥哥,你一定會答應我的!"

本來,她對學校並沒有那麼大的渴/望,但是自從聽了甯檬的那些學校趣事後,她就對學校生活產生了極大的向往.

關上電腦,秋容臉也沒洗便直接上/了涼意的Chuang.

將自己埋進被子里,她氣鼓鼓地閉著眼睛,卻睡意全無.

*…*…*

同一時間,夢園.

巴洛克風格的臥室里,燈火通明.

光可鑒人的落地窗前喬薇薇一邊喝著酒,一邊欣賞著腳下的鐵樹銀花.

清新的晚風,透過半開的窗戶吹進室內,吹的她裙角飛揚,吹的她身邊的雪白窗簾,如同波/濤一般起起伏伏.

她這個角度,剛好能夠將夢園最美麗的夜景盡收眼底.

將杯中酒一飲而盡,苦/澀/的氣息沿著喉嚨一路蔓延至胃部.

涼薄不在,她感覺整個世界都空空蕩蕩的.

今天這一個下午,真的發生了好大的事,而那件事,都是因她的沖動還有自以為是.

雖然她很不喜歡沐凡,但是,她當時,真的不是有心想讓沐凡跳樓的,她是光明磊落的喬薇薇,她的心思不會那樣狹隘.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劃破了一室的沉寂.

透過窗戶,喬薇薇看到了正疲倦站在門口,一手拎著外套,一手不斷按著眉心的涼薄.

他看起來,很累的樣子.

她並沒有回頭,只是保持著原來的站姿,不斷把玩著自己手中的空杯.

一分鍾後,她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.

透過玻璃,她看著正從/後/緊/抱/著她的涼薄,道:"她怎麼樣了?"

"女人,下午,別生我的氣."

"薄爺,你知道麼,就算我有錯,我也很討厭,你為了別的女人指責我.更何況,那個人是沐凡,我雖然內疚,但我還是很不喜歡你在那照顧她,我給你半個月的時間,半個月後,我希望你能夠整理好所有的一切."身子自然後靠,喬薇薇垂眸,認真著.

"好……"涼薄點頭.

"我困了,睡/覺/了."淡淡地推開涼薄,喬薇薇隨手將手中空杯放在涼薄手中,然後,赤足上了Chuang.

翌日.

涼氏私人醫院7號重症監護室里,雙手,雙腳均打著石膏的沐凡,正仰躺在雪白的大Chuang上,淺淺地睡著.

身上各處的酥/麻/疼/痛感,折/磨的她根本就睡不踏實.

各種儀器滴滴答答的聲響,在此刻這安靜無比的空間里,顯得有些突兀.

"噠……"

"噠……"

"噠……"

猶如來自地獄般陰森的腳步聲,喚醒了淺睡中的沐凡.

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涼氣,沐凡立即睜開了雙眼.

映入眼簾的,是樓竹那張帶著邪笑的老臉.

看著樓竹,隱約的不安,開始在沐凡的心底,不斷翻湧.

"你什麼時候回來的!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邊.你趕緊走,一會兒涼子沒准兒會過來."沐凡冷聲呵斥.

眼前的樓竹,真的讓她倒盡了胃口.

樓竹繼續保持著原來的邪笑,手中拐棍/輕抵著沐凡的下巴,道:"那個男人就那麼好麼?值得你這樣一哭二鬧三上吊."

"我的事,你是怎麼知道的?"

"醫院里,大家都在議論你,我不想知道都很難."樓竹冷/哼.

他開始嫉妒涼薄了.

撫了撫一頭花白的頭發,樓竹收回自己的拐棍,然後,坐在了沐凡身邊,道:"凡凡,什麼時候,你也能為了我這樣呢?"

"永遠沒這可能,呵呵……"沐凡冷笑.

輕碰了一下沐凡那打著石膏吊在半空的兩條腿.

樓竹又道:"要趕緊養好才是啊.不然要怎麼陪我呢?"

樓竹的曖昧話語,讓沐凡不由地打了一個寒/顫,胃部又開始翻江倒海.

這個老/男/人,真的要多惡/心,有多惡/心.

狠咬了一下唇/瓣,她嫌惡地看著樓竹,道:"你趕緊走!"

"凡凡,這麼長時間不見,你怎麼能對我這麼冷漠?"樓竹又碰了碰沐凡腿上的石膏,道.

"我讓你走,你沒聽到麼?若是讓涼子知道你這個大/毒/梟/跟我認識,他會怎麼想我?你能保證,他不調查我,調查咱倆的關系麼!!"沐凡呵斥道.

"那不是正好……"樓竹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.

"如果真那樣,我就去死.樓竹."沐凡冷聲道.

"我還真有點嫉妒涼薄了呢,凡凡."

他嫉妒涼薄的年輕,嫉妒涼薄的帥氣,嫉妒涼薄擁有著沐凡的心.

門外,走廊里,手拿著兩大袋子食物的涼薄,正邁著修長的步子,不急不慢地往沐凡病房的位置走.

今日的他還是標准的一身黑,還是一臉標准的清冷表……

上篇:【292】沒話說了?     下篇:【294】你們都欺負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