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94】你們都欺負我  
   
【294】你們都欺負我

走到沐凡病房門口,涼薄直接推開了門.

門緩緩而開,沐凡緊張地看了一眼開敞的窗戶,確定樓竹已經跳下去了以後,沐凡長長地呼了一口氣,一顆懸著的心,慢慢放回了原處.

回過神,看著已經站在她身邊的涼薄,她笑道:"涼子,你給我帶的什麼好吃的?帶我昨天的那家的/春/卷沒有?"

涼薄隨手,將帶來的食物放在Chuang頭桌,然後,道:"嗯,帶來了."

一張傾城的俊顏,帶著一絲清冷,眼神里,帶著似有似無的疏離.

"那你/喂/我/吃."沐凡張/嘴,道.

"我叫護士來喂/你,公司還有事,我就先走了."不等沐凡回答,涼薄便快步走出了病房.

看著涼薄離去的方向,沐凡的眼睛,漸漸變冷.

"涼子,你現在是把我當成毒蛇猛獸了麼?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樣子,呵……"

回想起以前涼薄對她的各種好,她的心,慢慢擰成了一團兒.

看來,死纏爛打,以死相/逼/這招真的行不通,她不能繼續用這一招了,繼續用的話,只會將涼薄越推越遠.

她應該再想別的招數了.

一個絕妙的計劃,慢慢在她心底一點一點生根.

冷笑著動了一下懸掛在半空中的兩條打著厚重白色石膏的腿,沐凡緩緩閉上了雙眼.

現在,她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這個計劃的具體實施方法了……

"嚓……"不輕不重的推門聲,打斷了沐凡的思緒.

她蹙眉,不悅地睜開了雙眼,然後,扭頭,看向了緩緩朝她走來的美女護士.

"沐/姐,薄爺讓我來/喂/您吃飯."護士走到Chuang頭桌前,一邊心翼翼地往外拿著食物袋中的各種美食,一邊道.

"護士/姐,我現在不想吃飯,你出去吧,我現在只想一個人靜一靜."沐凡禮貌性地著,一雙眼,褪去戾氣,漸漸變得溫和.

"嗯!"護士點頭,輕放下食物,然後,便快步離開了病房.

涼薄從沐凡的病房離開後,便來到了歐向北的監護室.

涼薄走進監護室的時候,歐向北正一個人靠坐在Chuang頭,一邊看著電視里播放的品,一邊哈哈大笑.

面無表地上前,涼薄慢悠悠坐在了沙發上.

看了涼薄一眼,歐向北立即收斂了笑容,關掉了電視.

"最近,快被沐凡那個女的折/騰瘋了吧?她居然還真的跳樓啊."提到沐凡,歐向北的眼睛里,寫滿了不悅.

"嗯."涼薄惜字如金.

"不管怎麼的,還是希望你能夠處理好你們三個人之間的關系吧,別讓事變得更加複雜."

涼薄點頭,帶過話題,道:"楚榆呢?"

"回去給我拿換洗的衣服了.什麼周楚榆,就沐凡,我建議你,還是好好跟她談一談吧.如果,她再繼續任性妄為,就不要管她了.要生要死,隨她去,你總不能一直這樣/受/制于她."

"……"

涼薄不語,整個人陷入了沉思.

一張帥氣逼人的臉,漸漸籠上了一層嚴肅.

最近,沐凡真的,已經快把他的耐心消磨光了.

歐向北的是對的,他不能一直/受/制于沐凡.

**這邊,涼薄與歐向北,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著天,另一邊,涼意公寓里,涼意,正獨自一人吃著早餐.

**餐廳里,涼意看著對面那空蕩蕩的座位,心中,有些不舒/服.

那個丫頭,當真是准備絕食抗議的了……

放下筷子,他無奈地起身,快步走出了廚房.

臥室門口,他輕輕推開了門.

優雅倚門而立,他朝正坐在Chuang上看電視的秋容擺了擺手,道:"丫頭趕緊出來吃飯,別鬧了,你就算一個星期不吃飯,我也不會答應讓你去學校的."

"好,那我就一個星期不吃飯,我看看你到底答不答應."秋容任性地著,完便關掉了電視,氣鼓鼓地將自己埋進了被子里.

看著將自己包裹的密不透氣的秋容,涼意用力/按了按眉心,道:"好,那你別吃了."

完,涼意便關門離開了.

聽到關門聲,秋容不滿地彈坐了起來.

看著緊閉的門,秋容雙手用力捶打了一下被子,道:"哼!那我就七天不吃飯,把自己/餓死."

"嘟嘟嘟……"手機的震/動聲,讓秋容臉上的不悅漸漸凝固.

拿起身邊的手機,看見是'甯檬’的電話,秋容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喂,甯檬."

"你不是要來我這個學校上學的麼?什麼時候來啊?"

"嗯……大概要過幾天."秋容悶悶地道.

"哦,那行,我/要/上課了,先掛啦."

聽到電話那邊同學們們喧/鬧/嬉/戲的聲音,秋容更加堅定了自己要去上學的想法.

掛掉電話後,秋容起身,快步走出了臥室.

客廳里,上午沒有行程的涼意正坐在沙發前看電視,電視里,此刻正播放著時下的軍/事熱聞.

走到涼意的身邊,秋容隨手抓起身邊的抱枕,狠狠拍打了幾下涼意的肩膀,道:"意哥哥,我想/上學."

"不行,免談!"抓過秋容手中的抱枕,丟在一邊,涼意態度堅決.

看著涼意,帶著慍色的臉,秋容嚇得淚如雨下.

雙手捂著臉,秋容哇哇大哭,道:"嗚嗚嗚,意哥哥,你凶我!我/要/上學怎麼了,難道我不該享受我這個年紀該享受的麼!"

看見秋容哭了,哭的像個孩子,涼意立即慌了心神.

雙手,輕拍了一下秋容肩膀,他臉上的慍色瞬間消退.

"丫頭,我跟主公都是為了你好."

"為我好為我好,你們就知道為我好!你們想過秋容的感受麼.爸爸為了我好,每天把我圈/養在籠子里,你為了我好,總是千方百計限制我的自*……"秋容繼續捂著臉,委屈地大哭.

"丫頭.你別任性."

"就任性,我不管,你不讓我去讀書,我也要去."

"那我就讓主公停了你所有的卡,然後讓沉醉來將你強/制送回英國."涼意道.

"嗚嗚嗚……你們都欺負我."秋容失聲痛哭,捂在臉上的兩只手,慢慢顫抖著滑了下來.

心疼地/擦/拭著秋容臉上的淚水,涼意溫柔地道:"多大了都,還動不動就哭鼻子."

"我就哭,我就哭,你不讓我去上學我就天天哭,好呀,你想把我強/制送回英國是麼?那你就送吧,回英國以後,我也每天絕食!我到做到!"

秋容態度堅決,聲音哽咽無比,眼淚,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,不斷地往外翻滾.

看秋容這次是鐵了心了,涼意長長歎了一口氣.

一雙狹長的眸中,閃過一絲為難.

他知道,這個丫頭,一旦下定決心要做什麼,誰也攔不住,他也知道,如果真的采取強/制手段,這個丫頭,真的能像她的那樣做.

"我跟主公商量一下吧."

"耶!"

聽到涼意的話,秋容立即破涕為笑.

秋容含淚的笑顏,融化了涼意滿眼的陰云.

拍了拍秋容的臉,涼意無奈道:"現在,能吃飯了麼?"

"當然能了!"用力擦了擦眼淚,秋容立即彈簧般起身,笑道.

"你呀你,廚房里有你最愛吃的燒魚,還有你最愛的香辣蝦,甜蜜粥,端去餐廳吃吧."

"嗯!"秋容乖乖點頭,然後,便如同兔子一般蹦蹦跳跳進了廚房.

"這個丫頭."涼意搖頭,然後,便拿出手機,撥通了英國秋景天的電話……

*…*…*…*…*

**三天後.

大清早,秋容便興/奮地換上了斯諾高中的夏款校服.

簡單的馬尾,白色的短襯衫,色的格子百褶裙,讓秋容顯得更加青春洋溢.

站在衣帽間光可鑒人的鏡子前,秋容手/扯/著裙擺,看著鏡中的自己,滿意地點了點頭,道:"秋容美女,穿上這身衣服,你更好看了……"

"丫頭,別自戀了,趕緊出來吃早餐,一會兒送你去斯諾高中……"

涼意的聲音,灌耳而來.

秋容立即含笑看向了倚門而立,滿臉笑意的涼意.

"意哥哥,你是把我安排在高二三班吧?"

"是啊是啊……"

"那就好."秋容滿意地點頭,然後,快步上前,親/昵地挽住了涼意的胳膊.

吃過早餐後,涼意便親自開著車子,將秋容送到了斯諾高中門口.

霸氣的黑色卡宴穩穩橫停在學校大門口,吸引住了所有來往學生的目光.

坐在車內,看著眼前人進人出的學校,秋容激動地扭/動/了一下坐/姿,側過臉,看著涼意道:"意哥哥,好開心,我先下去啦."

"等一等……"涼意忙拉住了秋容的胳膊,道.

"干什麼啊?"秋容問道.

"等一個人……"

"等誰?"

"來了你就知道了."涼意故弄玄虛.

"那好吧."秋容悶悶地點了點頭.

上篇:【293】給你半個月時間     下篇:【295】我是不是很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