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95】我是不是很帥?  
   
【295】我是不是很帥?

"嗤……"伴隨著一陣刺耳而又綿/長/的刹車聲,白色的奔馳超跑穩穩停在了黑色的卡宴後.

兩輛豪車,一前一後停在斯諾高中校門口,瞬間,讓這所高中的檔次,提升了N倍.

車內,秋容/通/過後視鏡,看了一眼後面的奔馳超跑,道:"這不是沉醉的車麼?"

"是."涼意看了看車後視鏡內映照出的跑車,然後,便下了車.

這個時間,學生們已經全部/進/了學校,因此,校門口,已經沒有人了……

看見涼意下了車,秋容連忙跟下了車……

白色的奔馳超跑內,一身斯諾高中男生校服的沉醉,通過車內鏡看了一眼自己此刻這雷人的打扮,然後,又將目光定格在了不遠處站在黑色卡宴邊上的涼意,道:"意爺啊,你居然讓你的最佳分身/特助來這高中扮演學生,你你坑爹不坑爹……"

扯/了/扯/白色長襯衫上的黑色領帶,沉醉又將目光落在了車內鏡上.

看著鏡中一身黑白學/生/裝/的自己,他滿意地吹了一個口哨,道:"不過,我演/學生也很像,誰能看得出,老子今年二十五了?"

輕/撫了一下一頭/極/短/極/短/的黑發,他快速下了車,手扶著車門,慵懶地看著站在涼意身邊的秋容……

秋容與涼意四目相對時,很明顯,目瞪口呆了……

她的嘴瞬間張成了'O’型……

這真的是,天雷滾滾,天雷滾滾.

看著秋容,沉醉慢悠悠將手放進了黑色的長褲口袋中,然後,一步一步走到了秋容涼意的面前.

"秋容,怎麼樣,我是不是很帥?"

"沉醉,你這也要來讀書?還是高中?一個IQ200的名校畢業生,現在/要/來讀……高……中?"秋容上下打量著沉醉這裝扮,道.

"你在這里,總需要一個可靠的人保護你,沉醉他功/夫/一流,而且,還是我最信任的人,他是保護你的最佳人選.你不會真的以為我跟主公會讓你自己一個人在學校吧?"涼意看著秋容,道.

"意爺,你,我進這個學校真的好麼?萬一那些女的都迷/上/我怎麼辦?"沉醉自戀地道.

"……"

"……"

秋容涼意一臉黑線,兩個人一起陷入了沉默.

"秋容,你記住,我是沉醉,今年18,是英國普通工薪階層的後代."

"……"

沉醉與秋容辦好入學手續後,便在班主任的帶領下,來到了高二(三)班.

當沉醉與秋容兩個人走進教室的時候,男生女生們都沸/騰了.

坐在最南邊最後第二排的甯檬看到沉醉,目瞪口呆了……

據她所知,沉醉跟涼意年紀是差不多的,這沉醉大叔是神經錯/亂了麼?裝什麼18歲啊……來讀什麼高中啊??

沉醉與秋容跟著老師的步子上了講台,分別站在了班主任的兩邊,兩個人的臉上,各帶著不同的表.

沉醉淡定依舊,秋容笑靨如花.

這樣的場景,是秋容從未經曆過的.

"好了,大家安靜一下,這兩位是咱們班新來的學生,這位是秋容,這位是沉醉,兩個人一個十七歲,一個十八歲."

"秋容,你是不是涼意秋季要拍的電影《你若安好》那個女主角?"

"沉醉,你電話多少啊……"

講台下的同學,七嘴八舌.

"好了,都給我安靜!"

班主任獅/吼/功/一/發,整個教室立即安靜了下來.

"沉醉,你就跟秋容做甯檬同學後面的空桌位吧."班主任淡定地看著沉醉秋容道.

聽到班主任的話,秋容立即拉著沉醉快速往甯檬後面的空桌走.

在經過甯檬身邊時,秋容熱/地朝甯檬擺了擺手,而沉醉,則是狠狠白了秋容一眼.

"變/太,裝什麼十八歲純潔少年啊."甯檬看著沉醉,低/罵.

*…*…*…*…*

同一時間,涼氏私人醫院.

病房里,沐凡看著正在給她按/摩/全/身的護士,道:"護士,你能不能把那個手機拿給我?"

護士點頭,立即將手機拿在了手中,道:"您的手不方便吧,您要打電話給誰,我幫您."

"幫我/打給薄爺."

"行……"護/士點頭,隨後,便撥通了涼薄的電話.

電話撥通後,護/士體貼地將手機,放到了沐凡耳邊.

一直過了很久,電話才接通.

"涼子,有時間的話,來我這一趟吧,我有事,想跟你商量."

"行."

聽到涼薄的聲音,沐凡立即對護士道:"好了,可以了,掛了吧."

護士點頭,然後,便掛了電話,繼續給沐凡輕輕按/摩/著身體.

半個時後,涼薄走進了病房.

"好了,你出去吧."沐凡看了涼薄一眼,然後,對護士道.

沐凡話音剛落,護士便停下了按/摩的動作,朝涼薄恭敬頷首後,快速離開了病房.

護士離開後,沐凡笑盈盈看著身邊的涼薄,道:"涼子,你坐."

涼薄淡淡地點頭,眼睛里的疏離,就像一把刀,深/深/刺/痛了沐凡的心.

"涼子,我不找你,你也不主動聯系我,對我,真是冷漠啊."沐凡苦笑,道.

"有什麼事,你吧."涼薄優雅落座,交疊著修長的腿,沒有表.

"涼子,我決定退出你跟喬薇薇的世界了,我決定祝福你."

沐凡的話,讓涼薄緊蹙的眉頭,漸漸舒展.

"想通了?"涼薄淡淡地著.

"嗯,想通了,既然我已經沒那麼重要,我也沒必要再/霸/著你,黏/著你了,就憑我,永遠也追不回斷了線的風箏,不是麼?"沐凡強擠著眼淚,認真地著.

既然,以前那些/招/數行不通,那麼,她決定暫時以退為進.

"……"涼薄沉默,一雙眸子,越發的深邃.

"好了,你應該很忙吧.回去吧.我一個人在這里就可以了."沐凡故作灑脫.

涼薄挑了挑眉,起身,道:"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."

著,涼薄便瀟灑地離開了病房,連頭也沒回.

走進專用電梯,涼薄按下了一層按鈕之後,便疲憊地靠著牆壁,低下了頭.

"嘟嘟嘟……"

口袋中,手機,在此刻不斷地震/動了起來.

看見是老媽千芳的電話,他立即按下了接聽.

將手機放到耳邊,他一邊看著電梯上跳動的數字,一邊道:"喂,媽,有事麼?"

電話那邊,除了一陣一陣的/抽/泣外,別無其他聲音.

"媽,您怎麼了?"涼薄立即問道.

一樓,電梯門緩緩而開,涼薄拿著手機,快步走出了電梯.

"我的胃上長了一個腫瘤,醫生,需要立即做手術,你爸爸他都知道我的事,我讓他陪我做手術,他卻不肯."

站在醫院大樓門口,千芳帶著哭腔的聲音,讓涼薄頓住了步子……

一雙劍眉,在無聲中,緊/緊蹙在了一起.

垂在一側的手,緊/緊喔成了拳頭.,

"什麼時候手術?"涼薄問道.

一股寒冷,在他周身蔓延開來,讓人不寒而栗.

"三天後."

"我這就回去安排一下去美國,他不陪您,我來陪您."涼薄道.

"好.謝謝你,兒子."

掛了電話後,涼薄的狠咬著牙根,沒有話.

將手機放回口袋,他自動無視著眾人對他投來的目光,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地走到了自己的黑色布加迪威航前,拉開車門,上/了車.

開上車子,他便回到了涼氏.

回到涼氏後,他便開始馬不停蹄地處理手頭上的工作.

一直到整座城市籠上一層灰色,他才疲憊地將手頭上的最後一份文件推在了一邊,優雅地伸了一個懶/月要.

這個男人天生就是一個絕/色尤/物,哪怕只是簡單的伸懶/月要/動作,由他/做起來,都顯得格外迷人.

扔掉手中的鎏金鋼筆,摘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鏡,他疲憊地起身,走到了光可鑒人的落地窗前.

外面的世界,此刻華燈初上,站在他的角度,剛好可以將這座城市的美好,盡收眼底.

光可鑒人的玻璃,映照出了他絕色的容顏.

拿出手機,他迅速撥通了喬薇薇的電話.

"你那邊工作處理的怎樣了?"

"剛處理完,怎麼,要走了麼?"

"恩,我這就接你去."

完,涼薄便掛掉了電話.

拿起椅子靠背上的黑色外套,穿在身/上後,他關了燈,然後,走出了辦公室.

下了樓後,涼薄便開上/了自己的布加迪威航,飛速往喬氏集團的方向奔馳.

**這邊,涼薄正飛速往喬氏集團趕,夢園里,甯檬卻正在跟甯墨同通著電話.

**巴洛克風格的臥室里,氣氛,有一些嚴肅.

窗簾緊閉的落地窗前,甯檬手捂著嘴巴,心翼翼對電話那邊,道:"哥哥,薄爺現在就要去美國了.千伯母要手術,他要過去陪她."

*…*…*…*

三天後,美國,紐約.

是夜.

位于紐約市中心的涼氏私人醫院.

最上層,涼家專屬樓層.

手術室門口,喬薇薇靜靜靠在涼薄的肩頭,與他一起吞云吐霧,耐心地等待著.

手術,已經進行了一個時了,涼天佑,始終沒有出現.

煙霧繚繞中,涼薄臉上的表開始越來越難看.

這就是他的爸爸,他的心里眼里,永遠都只有萬玲玲一個人,不管他的媽媽發生什麼事,他的爸爸永遠都不會在乎.

手術燈,驟然熄滅.

手術室的門,緩緩而開.

涼薄喬薇薇見狀,立即彈簧般起身,快步走到了手術室門口.

"醫生,手術怎麼樣?"看著率先出來的主刀醫生,涼薄嚴肅地用英文問道.

"薄爺,手術很成功.腫瘤已經完全切除."

涼薄聞,立即放心地長呼了一口氣.

側過臉,看著身邊的喬薇薇,道:"你留在這里,先幫我照看一下我媽媽,我去個地方……"

上篇:【294】你們都欺負我     下篇:【296】做人不能太過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