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96】做人不能太過分!  
   
【296】做人不能太過分!

涼薄想找自己的父親好好談一談了,做人真的不能太過分!!!

"你去……"哪兒……?

喬薇薇的話還沒有問完,涼薄就已經跑遠了…

半個時後.

紐約郊區一處山/Ding/別墅前,白色的賓利車穩穩而停.

幽暗的車廂內,涼薄冷冷地看著眼前燈火通明的別墅,一張臉,陰沉到了極點.

抓著方向盤的兩只手,悄然用力.

此刻他的臉,比外面的夜空還要陰沉幾分.

下了車,他立即邁著急/促/的步子,走到了大門口,按響了門鈴.

很快,門便開了,開門的是萬玲玲的貼身傭/人非.

"我爸在麼?"涼薄冷冷看著非,道.

"在的,大少爺."

涼薄聞,立即風風火火進了大門.

步入院子,別墅里的歡笑聲立即灌耳而來.

聽到這聲音,涼薄心底的/火氣,又升騰了幾分.

快速走道內門門口,他直接拉開了虛掩的門……

走進客廳,映入眼簾的畫面,讓涼薄的心,荒涼一片.

眼前,涼天佑正坐在沙發上,跟萬玲玲有有笑地看電視,兩個人甜蜜的就好像/熱/戀中的/侶一般.

垂在身側的雙手,在無聲中喔成了拳頭.

萬玲玲無意識地回頭時,剛好捕捉到了涼薄的身影,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.

她起身,撥開涼天佑的手,然後,快步走到了涼薄面前,微笑道:"涼薄啊,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……"

涼薄並沒有搭話,目不斜視地走到涼天佑的面前,冷著臉,道:"我媽媽今晚手術,您知道?"

"不就是切個腫瘤麼?也不是惡性的,有什麼/要/緊的麼?"涼天佑完全一副事不關己,高高掛起的樣子,好像切腫瘤的不是自己的妻子,只是一個路人.

"爸,您不該這樣對待我媽!"

"……"涼天佑低著頭,不再話.

"涼薄啊.你什麼?大姐做什麼手術啊?"萬玲玲聞,立即上前,虛/偽/地挽著涼薄的胳膊,假裝關心.

冷冷/撥/開萬玲玲的手,涼薄快速從口袋中取出了手槍,對准了萬玲玲的眉心.

一股殺氣,自他頭上傾/瀉/而下.

此刻的他儼如來自地獄的索命使者一般,身上的冷酷,讓人不敢直視.

冰冷的槍/口/抵/著眉心,萬玲玲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.

她知道,涼薄真的有可能會殺了她.

"涼薄,你……你/干什麼."萬玲玲驚恐地看著涼薄那殺氣騰騰的雙眸,花容失色.

"大少爺,您這是干什麼啊!"剛剛進門的非見狀,立即緊張地上前,問道.

沙發上,涼天佑'蹭……’地一下起身,指著涼薄厲聲呵斥:"你給我放下槍,聽到沒有!"

"爸……就算無法做到一碗水端平,但是,作為人類對老婆最起碼的關心,還是要有的吧?如果您再這麼繼續對我媽媽的話,那麼我一定親手殺了這個女人,我到做到……"

"嘭……!"

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/槍/響,整個客廳立即陷入了一片漆黑,萬玲玲與非的尖/叫聲,穿透了黑暗.

下一秒,水晶燈碎片猶如雨滴一般紛揚而下.

黑暗中,涼薄墨眸緊斂,雙拳緊喔.

丟掉槍,涼薄轉身,踏著一地黑暗,快速離開了客廳……

如果不是因為涼意,剛剛他的子彈,絕對會穿透萬玲玲的眉心,而不是水晶燈.

涼薄離開後,非跌跌撞撞地走到了牆邊,然後Mo/索到了牆上的開關,打開了客廳內的其他燈.

整個空間,由暗轉明.

涼天佑帶著一臉的愧疚,快步走到了萬玲玲面前,雙手放在她的雙肩,道:"嚇壞了吧.這個逆子!"

"別涼薄是逆子,他這樣也是因為太生氣了而已啊.你你也是的,姐姐/動手術,你怎麼不過去看看呢,你們好歹夫妻一場啊."萬玲玲假裝大方地著.

"我去了,你不生氣麼?"

"我生什麼氣啊.這不是應該的麼?"

"玲玲你真是識大體."

"天佑,我愛你."萬玲玲口是心非地著,完便鳥依人般地/靠/在了涼天佑的懷中.

萬玲玲的一句我愛你,儼如蜂蜜一般,讓涼天佑甜到了心里.

"天佑,我想吃/你/給/我/做的冰糖雪梨了,你去給/我/做吧?"

"行……"涼天佑點頭,著,便爽快地進了廚房.

看著涼天佑進了廚房後,萬玲玲看了一眼站在牆邊的非,然後,便拿出手機,撥通了涼意的電話.

電話,一直過了很久才接通.

"剛剛,你老媽差點被你哥哥給殺死."萬玲玲低聲抱怨道.

"什麼?"|

"千芳手術,你爸爸沒去,他就遷怒于我.兒子,媽媽真的/受/夠/了,真希望你能快點接手然後趕緊絆倒涼薄這個討厭鬼."

掛了電話後,萬玲玲冷冷看了一眼一片/狼/藉的客廳,然後,便上了樓……

剛走到臥室門口,她手中的手機,便開始震/動了起來.

看見'牌友老王’四個字,萬玲玲立即鬼鬼祟祟地環視了周圍一圈,然後,進了門.

'牌友老王’是她給甯墨瞳弄的備注,目的是為了怕哪天不心被涼天佑看見懷疑.

而且,甯墨瞳這個號碼,也是為了跟她聯系專門辦理的.

快速走進臥室,她立即按下了接聽.

"喂,有什麼事?不是了,盡量別主動聯系我."萬玲玲不悅地低聲道.

"我就是想你了,我在希爾頓/酒/店/999號/套/房/等你……"

"昨天晚上/才見過,今天晚上再出去的話老/頭/子該懷疑了,過幾天吧."萬玲玲倚著門框,用手捂著嘴,低聲道.

"過幾天呢?"

"三兩天吧,好了,別啰嗦了,你乖乖聽話啊.我睡了."

完,萬玲玲便掛斷了電話.

輕/撫/了一下一頭/新/做/的酒色BOBO短發,萬玲玲看著手機屏幕,冷著臉,道:"你先得瑟幾天吧,等我兒子/上/了/位以後,你就會跟涼天佑涼薄一起死了,甯墨瞳."

邁著纖/長/的腿,她一步一步走到了梳妝台前.

明淨的鏡面,映照著她姣好的容顏.

新做的這酒色的BOBO短發,讓她顯得更加年輕了.

按了一下眼角的細紋,她嘟噥道:"看來,還得再去/做/一次拉皮……"

她深知,美貌是女人降/服男人最重要的籌碼,所以,她對自己的臉,非常在乎.

涼薄從萬玲玲與秋景天的別墅離開後,便開著車子,回到了涼氏私人醫院.

千芳的病房門口,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緒,然後,將手,放在了門把手上.

"誰要/你/照顧了?你趕緊給我走.別以為你跟我兒子訂婚了,我就會接受你."

"伯母,您現在最好別太激/動,心刀口/撕/裂,那樣受苦的可是您."

病房里面,喬薇薇與千芳的對話,將他的手,定格在了把手上.

蹙了蹙眉,他立即推門而入.

看了看正仰躺在Chuang上的千芳,還有站在千芳病Chuang邊一臉驕傲的喬薇薇,他快步走到了兩個女人面前.

"薄爺,既然你來了,那我就先走了."完麼,喬薇薇便冷漠地轉身離開……

看著喬薇薇離開的方向,千芳冷漠地動/了/動/蒼白的唇,雙手緊喔成拳頭,同時砸向了松軟的Chuang面,道:"沒禮貌的,真不知道你喜歡她什麼."

"媽,我希望您以後對她好一點."

"馬上給我甩了她!我就是不喜歡她!"

"每一次,我喜歡的人,您都不喜歡,沐凡是這樣,喬薇薇也是這樣,不喜歡,您想怎麼樣?想像對待沐凡似的,強/制/地將喬薇薇拉到山上,關進破屋子,放一把火?"到以前,千芳對沐凡做過的事,涼薄的眼神,又冷了下來.

"你……"

"她是個好女人,您別傷害她,您若是再做一次跟五年前一樣的事,我怕我會徹底跟您斷絕關系,媽,別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,我到做到."優雅落座,涼薄交疊著修長的腿,看著千芳,嚴肅而又認真地著.

他的語氣雖然不輕不重,但卻在千芳的心上敲下了一個疤.

**這邊,美國紐約夜/色/正濃,另一邊,英國倫敦,亦是同樣的景象.

**位于倫敦市中心富人區的一處白色的別墅里,此刻燈火通明,各式各樣的豪華轎車不斷進進出出,好像白天一般的忙碌.

別墅二樓,一放滿了珍奇花朵的臥室內,一襲白色長裙的孫然正躺在雪白大Chuang上沉沉地睡著,一張臉,蒼白如紙.

Chuang邊沙發上,文質彬彬的白衣男子靜靜坐在那里,不斷揉搓著孫然冰涼的手,對著身後,正坐在茶幾前整理著醫藥箱的醫生,道:"這麼美麗的女子,難道永遠就只能作為植物人躺在這里了麼?醫生,她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醒來?"

上篇:【295】我是不是很帥?     下篇:【297】一定盡力而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