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97】一定盡力而為  
   
【297】一定盡力而為

金發碧眼的醫生快速走到了男子身邊,從口袋中,拿出一只精致的色球,放在了孫然的眉心.

只輕輕一按那微的開關,球立即發出了一道道色的光芒.

那光芒,猶如細針,通過毛孔盡數鑽/進/了孫然的頭部.

十分鍾後,Eric醫生心翼翼關上了球開關,然後,將球放回自己的口袋.

用白手帕擦/了/擦/手/,Eric側過臉,看著身邊長相頗為帥氣的東方男子,用極為蹩腳的中文,道:"樓公子,她相信,通過我獨創的腦神經刺/激療法,一定可以讓這位/姐/蘇醒的."

救下孫然的這名東方男子全名叫樓夜,全球第一大/毒/梟/樓竹的唯一血脈,樓氏的太子爺.

"Eric醫生,你是全球最好的腦神經醫學專家,你一定要幫我治好她,總覺得,她跟我很有緣分."

回想起那天晚上第一次見到孫然的場景,樓夜真的感覺相當神奇.

比任何一部電視劇的節都要神奇.

那天,他剛好,在中國旅行,聽聞中國V市鳳凰山附近人煙稀少,荒涼至極,那天晚上,酷/愛/探/險/的他便獨自開著快艇,到了鳳凰山海域.

將快艇停在海中間後,他便下了水.

當游到一處鳳凰山崖下時,忽然感覺有一只手,在抓他的腳……

當他的手觸到她手上的溫/熱時,他才確定,她是人而非鬼.

然後,他便費勁地將她拉到了自己停在海中間的快艇上,上/了/快艇之後,她便完全失去了意識.

醫生,她因為大腦極度缺氧,腦神經已經完全處于休眠狀態.

再後來,他便將她帶回了這里.

"嗯,樓公子,我一定盡力而為."Eric醫生嚴肅地道.

"那麼樓公子,沒事的話,我就先走了.很晚了."

"嗯!"樓夜點頭,坐了下來.

蔥白的手指,輕/撫/著孫然那蒼白的唇/瓣,兩種一樣的白,幾乎快/要/融/為/一/體.

他的眼神很溫柔,帶著一種與世無爭的味道,身上帶著幾分與整個世界疏離的清冷.

"噠……"

"噠……"

"噠……"

高跟鞋/摩/擦/地面的聲音,在走廊里不斷飄蕩,輾/轉,並透過門縫,灌進了室內.

這樣的聲音,在此刻這安靜的深夜,顯得格外突兀.

樓夜並沒有轉移視線,因為,他知道,來者是誰……

他只靜靜看著孫然,好像,全世界,只有她一個.

她是他的睡美人,可是,他的吻,卻/吻/不醒她.

推門而入的,是一位一身白裙,雍容華貴的婦人.

她是樓夜的親生母親,樓竹的妻子,任潔.

她眼神里的複雜,與樓夜的無谷欠無求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.

"你就天天守著這個丫頭就行了,惹我不高興了,我把她丟出去你信不信.公司的事,你一點也不管,樓夜,你能不能給媽爭口氣,你爸他現在又找到那個沐凡了,你就不怕那個女的給你生個弟弟,威脅你的地位麼?"任姐站在樓夜的面前,指著Chuang上沉睡中的孫然,不滿地道.

"那不/干/淨的公司誰要接手誰就去接手,我絕對不/會/要,那些肮髒的交/易,我不會/碰."樓夜輕/撫著孫然的臉頰,宛如一朵遺世獨立的雪蓮.

他是冰與水的結合體,文質彬彬中帶著幾分對整個世界的疏離.

"你真是不爭氣!"任潔/冷/哼,然後,轉身快步離開了房間.

任潔離開後,整個世界又回歸了平靜.

樓夜靜靜看著沉睡中的孫然,含//脈/脈.

翌日,美國紐約涼家老宅.

一樓大陽台上,喬薇薇正一邊喝著咖啡,一邊享受著洋傭人的按/摩.

傭人的按/摩/手/法/是極好的,喬薇薇感覺/渾/身的疲勞都消除了不少.

輕放下咖啡杯,雙眸優雅輕闔,她開始專心享/受.

初夏溫暖的陽光散落在她身上,讓她整個人顯得格外耀眼,好似一朵安靜的睡蓮.

那高貴與迷人,全都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.

從醫院剛回來的涼薄走到陽台時,剛好看見了這樣的景.

傭人剛谷欠跟涼薄話,涼薄便將修長的手指/湊/到了唇邊,做/了/一個'噓’的手勢,然後,又朝傭人使了個眼色.

傭人見狀立即心靈神會地離開.

傭人離開後,涼薄替代了傭人的位置,開始溫柔地為喬薇薇按/摩/肩膀.

淡淡的薄荷氣息,讓喬薇薇緩緩睜開了雙眼,感覺肩膀上的力/度有些不對勁,她扭頭,看向了正在給她按/摩的涼薄.

"世界第一少給我按/摩,我還真榮幸啊."

"你該感到榮幸的事兒多了呢."松開喬薇薇的肩膀,涼薄坐在了喬薇薇的面前.

今日的他,一身修身白襯衫,搭配著灰色長褲,簡單的裝扮,卻是不簡單的迷人,而那眼神里的幽/深與玩/味,還有這該死的好聽的聲音,更是You/人/犯/罪.

"哦?比如呢?"

"比如薄爺是你未來的老公,比如,薄爺天天讓你免費/吃/豆/腐."

"去……收/費的那是鴨/子."

喬薇薇打趣道.

"我做的湯你給伯母送去了?"喬薇薇問道.

"嗯,送去了."

"沒是我/做/的吧?"

"沒有……"

"嗯,別.那個湯對刀口複原很好的."喬薇薇道,臉上,帶著幾分不自然.

"外冷內熱的東西."

"別誤會,我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會這樣,否則,我才懶得搭理她."喬薇薇下巴輕抬,動/了/動/唇,一如既往的高貴冷豔,儼如高高在/上的女王,睥睨眾生.

"……"涼薄含笑挑了挑那一雙迷人的劍眉,卻並沒有話……

"對了,顧家快破產了你知道麼?"

涼薄的話,並沒有引起喬薇薇過大的緒波動.

她只是淡淡地抬起頭,道:"顧云?你是那個去年在訂婚之前甩了我的那個渣男顧云麼?活該啊."

"莫玲玲現在因為這事兒已經跟顧云離婚了,莫家現在怕被顧家連累,已經徹底跟顧家撇清關系了.顧云現在正在四處籌錢."作為局外人的涼薄,無關/痛/癢,地著.

喬薇薇冷哼,高傲地揚/動起唇/瓣,斜睨著涼薄,道:"我以為,甩了我,他能過得有多好呢,沒想到,居然這麼慘."

"看見他過的這麼慘,你都沒什麼感覺麼?"

"有啊,看見他過得不好,我就放心了啊."喬薇薇冷冷地著.

"對了,你收拾一下,今天是紐約市長Dylan先生的生日.中午他家有宴會,我們過去一趟."

喬薇薇聞,立即點了點頭.

*…*…*…*

幾個時後.

此刻Dylan市長的家里,正在舉行著一場華麗的宴會.

放眼望去,金碧輝煌的大廳里盡是政界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.

衣著華麗的人們,或是在跳舞,或是,在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,聊著天.

氣氛好的一塌糊塗.

而宴會的主人公Dylan市長,此時正挽著自己的妻子與幾個/政/客/聊著天.

"嘭!"香檳塔碎裂的聲音打破了/和/諧.

一時之間,大廳里,一片Sao/亂.

人們紛紛圍到了引發Sao/亂的地方.

此刻,狼狽蜷縮在地,渾/身/都是玻璃渣子的顧云,此刻無疑成了全場的焦點……

"我過了!我是不會給你的顧氏投資的,你煩不煩,窮鬼來這種/地方/干什麼!"美國首富Arvin先生居高臨下地指著狼狽不堪的顧云,怒目橫眉,厲聲呵斥.

顧云Shen/吟著無力艱難/爬坐起,看了看圍在自己身邊的人群,心里,一陣酸苦,這一刻,他感覺自己好像成了一個笑話.

天堂與地獄的差別,他真的徹底領悟到了.

拍了拍身上被血/液與香檳/弄/髒/的白色西裝,顧云/狼/狽起身,抬起頭看著美國首富,低聲下氣,道:"Arvin先生,我的是真的,只要您給我們顧氏投資,我保證,不出一個月,您一定會拿到十倍的回報."

這一刻,顧云拋下了自己所有的自尊,他用那一口流利而又標准的英文,可憐巴巴地著.

這一刻,他再也不是曾經那個翩翩公子顧云.

一個身無分文,欠債幾十億的人,談何自尊呢?

他現在只想/翻/身.

顧云此一出,惹得全場議論紛紛,人們臉上的譏/笑,嘲/諷,又更加/深/刻/了幾分.

顧家現在就是一燙手的山芋,就連莫家還有以前與他們家關系甚好的幾個大家族都選擇手旁觀了,外人自然不可能伸手幫助他……

"Shit!好啊,只要/你現在/跪/下/來把我皮鞋上的酒/舔/干/淨,我就給你投資!"Arvin囂張地看著顧云,雙手交疊Xiong前,用英文道.

完Arvin便將自己沾著酒漬的黑色皮鞋,往前伸了伸.

看著Arvin那囂張的嘴臉,還有那皮鞋,這一刻,顧云感覺屈/辱到了極點.

垂落在身側的雙手,漸漸喔成了拳頭.

"舔/鞋!舔/鞋!舔/鞋!"周圍的人們,開始不斷拍這手,用英文起哄.

在眾目睽睽之下,顧云狠咬著牙根'撲通……"跪在了Arvin的面前,低下頭,冰冷的唇/瓣/緩緩附上了那酒漬的鞋尖……

顧云的動作,讓Arvin臉上的笑容,更加深刻了幾分.

"嗚呼~~~~"

其他圍觀的人們,開始不斷地拍手起哄……

當妝容精美,衣著得體的喬薇薇與涼薄步入客廳的時候,兩個人便看到了不遠處那喧鬧而又嘈雜的場景……

頓住步子,喬薇薇好奇地看著那些圍/靠/在一起,不斷拍手歡呼的人們,道:"他們在興/奮什麼呢?什麼況?"

"過去看看……"涼薄定定看著人群處,然後,牽著喬薇薇的手,一步一步地靠近著人群.

上篇:【296】做人不能太過分!     下篇:【298】金/錢面前沒有自/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