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299】越來越不/正/常/了  
   
【299】越來越不/正/常/了

涼薄的忽然出現,讓站在病/Chuang/邊的涼天佑有些吃驚.

父子倆四目相對時,臉上的表各有不同.

冷著臉,涼薄邁著修長的腿,走到了涼天佑身邊.

低頭,沉默了一會兒後,涼薄冷漠地道:"爸,您還算是個人麼?"

涼薄的話,瞬間點/燃/了涼天佑心中早已蠢/蠢/谷欠/動/的炸藥包.

"啪!"

涼薄的話,換來的是涼天佑無的掌匡.

"昨晚你在我跟玲玲那胡鬧,我沒跟你一般見識,現在,你又跟你老/子這麼話,你是不是覺得我把集團交給你了,所以你就有恃無恐了?"涼天佑氣沖沖地道,一張老臉,漲/得/通/.

看見涼薄挨了巴掌,一旁,千芳立即快速起身,擋在了涼薄的面前,看著涼天佑,道:"你根本就是被那個狐/里/精/迷/惑/了心智,你真是越來越不正常了.心有一天,你真的死在她手上."

因為下Chuang動作太急,千芳的刀口,又開始不斷疼痛.

然而,對千芳來,刀口再怎麼疼,終抵不過心上的萬分之一疼.

"你以為她跟你似的麼?"涼天佑冷聲著.

涼天佑就是聽不得別人萬玲玲半點不好.

在涼天佑的心目中,萬玲玲一直都是正義與優雅的化身.

在涼天佑的心中,千芳就是/惡/魔,而萬玲玲就是天使,能照亮他整個世界的天使.

如果不是礙于外界論與涼家的顏面,他怎麼可能一直不讓萬玲玲轉正.

身在有頭有臉的大家族,有些時候,很多事都是很無奈的,為了顏面,為了家族榮譽,人們都不得不放棄很多東西.

"……"看著千芳,涼天佑實在是懶得跟她話,沉默了一會兒後,涼天佑跺了跺腳,然後,快步離開了病房.

涼天佑離開後,整個世界又回歸了平靜.

涼薄碰/了/碰/被打的生/疼的右臉,他沉默著坐在了沙發上……

"如果不是有涼意這股關系在,萬玲玲一定活不到現在!"涼薄冷漠地著.

"她是那老頭兒放在心尖子上的人物,別輕舉妄動.你忘了你以前動了她的萬氏以後,是什麼下場了?"千芳虛/弱地坐在Chuang邊,伸手,輕/撫/著涼薄的頭發,無奈地著.

"我早就不是以前那個渺的我了.如果不是答應了涼意.哼……"

話間,涼薄的拳頭毫不留地砸向了沙發扶手.

骨頭與堅/硬/冰冷的木頭相/撞,這滋味兒很疼.

涼薄一直在醫院陪伴千芳陪伴到傍晚.

直到夕陽染了紐約城的上空,他才開著車子,回到了涼家老宅.

走進客廳,濃濃的鴿子湯香味,撲鼻而來.

步入廚房,眼前的一幕,融化了他眼睛里的疲憊.

此刻,喬薇薇正站在灶台前,用勺子輕輕攪動著一鍋沸/騰的鴿子湯.

那女人,一身圍裙,長發自然綰在腦後,安靜的猶如賢妻良母一般.

這畫面,真的太美,太溫暖,以至于讓涼薄刹那間失了神.

她是一只驕傲的孔雀,是上流社會最囂張跋扈的千金/姐,卻甘願為了他圍上圍裙,挽起長發,走進廚房.

回過神,邁著修長的腿,他一步一步走到了她的身後.

伸出長臂,他從後將她抱在了懷中.

"干嘛?湯快好了.你別鬧."

下巴輕/抵/著她的肩膀,他道:"讓我抱一會兒."

她身上的氣息,就好像安神藥一般,足以趕走,他腦子里所有的雜質.

"對了,今天顧云居然來找/我/要/錢.要三億,呵……"

聽到顧云兩個字,涼薄的眼神立即冷了下來……

"然後呢?"他眉頭深鎖,淡淡問道.

"我當然不會給,我又不是聖母瑪利亞.風光的時候甩了我奔向別的女人,倒黴了又回來找我幫忙,我T/M憑什麼幫他,他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,我/Kao/!見過不/要臉的,真沒見過這麼不/要臉的!"

"就喜歡你這/暴/脾氣."涼薄滿意地道,眼睛里,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意味.

"行了,去去去去,松/開/我,湯好了,再不盛出來就不好喝了."著,喬薇薇便撥開了涼薄的手,關了火.

戴上厚厚的廚用手套,她心翼翼將一鍋香味撲鼻的鴿子湯,放在了一邊.

將鴿子湯裝進保溫壺後,喬薇薇輕輕將保溫壺放在了涼薄的手上,道:"你送去吧."

"遵命,我的女王大人."捧著鴿子湯,涼薄溫柔地笑道.

他的溫柔的目光,只為一人停駐.

"好了,趕緊去/送,湯在這里面放久了,就不好喝了."喬薇薇挽著涼薄的手,叮囑道.

"那你親/我/一下."涼薄無/恥/地將臉湊到了喬薇薇的面前,道.

踮起腳尖,喬薇薇輕闔上雙眸,在他臉頰印上了淺/淺/一/吻……

"行了,趕緊去吧,快去快回."

"嗯……"

涼薄離開後,喬薇薇無奈地搖了搖頭,然後,脫下了裙子,走出了廚房……

回到客廳,喬薇薇優雅地伸了個懶腰,然後,朝著上次給她按/摩的傭人擺了擺手,道:"來,給我按按/摩."|

完,喬薇薇便走到了沙發/前坐了下來.

傭人聞,立即聽話地走到了喬薇薇身邊,半跪在沙發上,她開始認真地為喬薇薇按/摩著肩膀……

輕闔著雙眸,喬薇薇靜靜地享受.

這傭人的按/摩手法,真的一/級/棒,她真的很喜歡.

"嘟嘟嘟……"

口袋中,她的手機又開/始不斷震/動,細微的震感,震的她腿部肌膚酥/麻.

慢悠悠睜開雙眸,她立即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.

看見是顧云的電話,她立即按下了掛斷.

顧云來找她,無非就是為了借錢.

她懶得理他.

翌日.

清晨,喬薇薇醒來時,涼薄已經去了涼氏總部.

動了動猶如被車輛/碾/過的身子,她不願地在Chuang上打了個滾,然後,懶懶地爬坐起.

無聊的一天,又開始了.

"額……"

長長地打了個呵欠,柔了柔惺忪的睡眼,她動了動兩條酸痛的腿,下了Chuang.

洗漱完畢後,她換上了一身色的吊帶長裙後便出了門.

開著涼薄Sao/包而又拉風的色法拉利,她一路狠踩著油門,她一路來到了紐約最大的奢侈品商城.

掃了一上午貨,刷爆了自己還有涼薄的N張卡後,喬薇薇滿意地拎著自己手中的大包包,離開了商場……

剛剛將東西放回車子里,喬薇薇的電話便響了……

看見是涼薄的,她立即按下了接聽.

一手扶著車門,一手拿著手機,道:"干嘛?薄爺?"

因為買了很多自己喜歡的東西,所以,此刻,喬薇薇的心還是不錯的.

"買東西買舒/服沒有?"

"舒/服了,刷爆了你N張卡,滿載而歸啊.全是Ding/級奢侈品的全球限量版,有的還是全球只有一件的呢.對了,我還順便買了幾套全球限量版的珠寶.我准備回去選幾套當楚榆姐跟歐向北將來的結婚禮物."

"嗯,只要/你/覺得開心,把我整個涼氏集團拿出去刷都沒問題."電話那邊,涼薄的聲音,該死的好聽.

"哈哈,薄爺……這話我愛聽.要不要出來吃午餐?"

"我這開會中."

"那算了,我自己一個人/吃.拜……"

掛了電話後,喬薇薇滿意地看了看一車的購物袋,然後,上了車……

在外面吃了個飯,她便回了涼家老宅.

與傭人一起將東西搬進衣帽間後,無聊之極的喬薇薇便開始對著穿衣鏡不斷比劃著一件件衣服首飾.

一瞬之間,衣帽間的地板,便被她變成了'災/難’現場,各種衣服首飾,遍地都是.

比劃完最後一件衣服,她便下了樓,進了廚房.

此刻,窗外的紐約,已經被夜/染/上了一層灰色.

站在案板前,喬薇薇心翼翼地將各種配料切碎後,便放進了已經放好了水與鴿子的鍋內.

"嘟嘟嘟嘟……"

手機的震/動聲,劃破/了一廚房的甯靜.

手放在圍裙上/蹭/了/蹭,喬薇薇立即拿出了手機.

看見是涼薄的電話,她便按下了接聽.

"這麼晚還不回來,加班?"

"嗯……我媽吵著要喝鴿子湯,你等下燉好給她送過去吧."

"燉著呢……"

"辛苦了……"

掛了電話後,喬薇薇開了火.

兩個時後.

夜色漸漸變的深沉,畫好了得體的淡妝後,喬薇薇便/抱/著已經燉好的鴿子湯,出了門.

開上涼薄的色法拉利,她一路暢通無阻地出了涼家老宅……

距離涼家老宅門口幾十米處,一輛黑色的桑塔納靜靜停靠在幽暗處.

在色法拉利即將與自己擦肩而過時,一個漂移,穩穩擋在了法拉利前……

"嗤……"

"嘭……"

伴隨著一陣緊急的刹車聲,色的法拉利與黑色桑塔納重重相/碰……

一瞬之間,火/花/四濺.

上篇:【298】金/錢面前沒有自/尊     下篇:【300】定時炸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