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輕一點 【362】我的名字,你不配知道  
   
【362】我的名字,你不配知道

"嘭……!"一股狂風,神奇般地吹開了緊閉的客廳大門.

一道黑影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移動到了風的面前.

在殺手風還沒來得及反映的時候,巫師宙斯右手上的黑色/大毒蠍,已經爬上/了/風的脖頸.

"啊……"疼痛,讓風手下一抖,槍瞬間落地.

風扭頭,看著身後一襲黑色西裝,一頭銀發,如同邪靈一般陰冷帥氣的宙斯,想開口話,卻不能夠.

毒汁透過傷口滲入風的血液,風瞬間癱軟在地,整個人開始瘋/狂/抽/搐,口吐白沫,儼如羊癲瘋一般.

"回……"宙斯對著黑蠍子冷聲命令,年輕帥氣的臉上,籠著一層讓人畏懼的寒意.

宙斯話音剛落,黑色大毒蠍立即回到宙斯右手大拇指,然後瞬間化作一枚精致的黑色蠍形戒指.

風痛苦慘叫,一張臉,漸漸變成墨黑的顏色.

宙斯看了一眼腳下的孫然,輕輕朝茶幾上的那杯水抬了抬手,裝滿水的玻璃杯瞬間落到了他的手心……

"嘩……"下一秒,杯中清水儼如瀑布一般傾/瀉/而下,落在了孫然的臉上.

冰涼的感覺,漸漸喚醒了沉睡中的孫然.

孫然緩緩睜開了雙眼,看著頭上那張,陰冷帥氣的臉,倒吸一口冷氣……

"你是誰?"她迅速爬坐起,看著他,問道.

"宙斯……"宙斯居高臨下睨著孫然,冷魅開口.

宙斯,他就是宙斯,僅次于母親的巫師,樓夜所的那位朋友,好帥的男人……

"你就是宙斯……"

宙斯邪魅一笑,一雙墨眸上下打量著孫然的臉,道:"你可比你媽媽好看多了……"

孫然快速起身,環顧周圍一圈,卻沒有發現樓夜的身影.

不行,她必須要去找樓夜!

"你看到樓夜沒有?"孫然問,眼睛里,寫滿了焦急.

宙斯看著孫然,雙丹鳳眼漸漸變得深邃.

手指,朝門外,指了指,道:"他在門外……隨我去吧."

完,宙斯便轉身,快步走向了門口.

孫然緊隨其後.

一出門,孫然就看到了昏厥在地的樓夜與另一名殺手——影,以及一大堆處于昏厥狀態的保鏢.

"樓夜,樓夜……"孫然用力拍著樓夜的臉.

宙斯淡定地將手中的另外半杯水,澆在了樓夜的臉上.

當樓夜睜開眼睛的時候,他率先看到的是孫然,然後看到的便是宙斯的臉.

他快速爬坐起,緊張地檢查著孫然的身子,道:"然,你沒事吧?有沒有受傷?"

孫然搖頭.

剛剛,真是生死邊緣.

她緊/緊/抱/住了樓夜,渾身顫/抖.

冷靜下來,她才真的開始害怕,

"樓夜,剛剛,若不是宙斯的話,我應該早就死了……"孫然呢喃.

想到剛剛,她所經曆的一切,她就覺得後怕.

樓夜立即扶著孫然起身,看著一旁雙手交/疊/Xiong/前,靜靜看著他們的宙斯,道:"宙斯,你怎麼會來?你又救了我,我欠你兩條命了."

宙斯無所謂地/扯/動起一邊唇角,撫了撫一頭白色的短發,道:"知道就好."

完,宙斯便迅速從口袋中取出了一枚精致的黑色U盤,朝樓夜丟了過去.

樓夜敏捷接過U盤,道:"這是?"

"這里面是你爸爸與沐凡的對話,話題圍繞的是往喬薇薇車上/放定/時/炸/彈的事,我是在黑你爸爸電腦時偶然發現的這個錄音文件,本來想把它送給你就走,沒想到我一過來,就聽到了槍聲……"宙斯道.

"宙斯,謝謝你……"孫然拿過樓夜手中的U盤,心翼翼地將它攥在手心,滿眼感激.

宙斯笑,沒有話.

他的笑容,雖然陰冷,但是,卻很好看.

那雙丹鳳眼,雖然籠著一層邪氣,但是,非常特別.

"看來,沐凡跟你爸爸聯手了,我有一計,可以保證孫然的安全,只是需要/你們倆暫時分開一陣子."宙斯道.

孫然與樓夜饒有興致地抬頭,同時將目光定格在了宙斯那深邃陰冷的丹鳳眼上.

宙斯冷笑並沒話,腳狠狠踩住了殺手影的Xiong口.

"咳咳……"影漸漸恢複了意識,但因身中巫術,他還是沒有辦法動彈.

"你是誰!"影冷冷看著宙斯,躺在那里,一動不動.

"我的名字,你還不配知道!"宙斯冷哼,然後,緩緩蹲了下來.

"出……"宙斯看著自己手上的戒指,低聲道.

很快,戒指便迅速化身成一只張牙舞爪的黑色毒蠍……

孫然曾經見過母親駕馭各種毒蟲,因此,對于這個她早已是見怪不怪.

而樓夜,也見過很多次宙斯手上的東西,同樣也見怪不怪……

相較于兩個人的淡定,影卻不淡定了……

他蹙眉看著那張牙舞爪的蠍子,道:"你是巫/師……?"

還是會馭蟲術的巫/師……

"啊……"伴隨著影的一聲慘叫,毒蠍子瞬間爬上/了他的脖/頸,開始瘋/狂/啃/噬/那白嫩的肌膚.

毒汁慢慢滲/入/血液,影尖叫,一張臉,漸漸變得扭曲,墨黑.

"回……"宙斯又道.

黑色大毒蠍聽到指示,瞬間回到他的右手大拇指,化作一枚黑色的蠍形戒指.

"你想不想死?"宙斯看著他,問道.

影痛苦地搖頭,緊接著,整個人便開始瘋狂抽搐,口吐白沫.

"那就按照我的做行麼?"影點頭.

宙斯滿意地從口袋中取出了一顆黑色解藥,放到了影的口中.

影迅速咽下解藥,繼續抽搐,道:"怎麼做?"

"這個蠍毒需要一個月服一次解藥,連服三個月,才能徹底解,我每個月都會按時給你解藥,但是,你需要幫我辦一件事."宙斯又道,

"什麼事,你……"

當一個人真的面對生死關頭的時候,他才會懂得,什麼都不如活命來的重要.

而影,現在就是這樣的感覺.

"你現在打電話,去告訴樓竹,你就孫然已經被你殺了,而且已經拋到海里喂了鯊魚,而你的同伴因為與樓夜打斗,不幸被樓夜殺死,還有,你還要告訴他樓夜被你用迷煙迷暈了,現在就躺在你身邊."

"就這樣就行了麼?"影道.

宙斯點頭.

"好……"影立即答應,他想活命就必須答應.

宙斯見狀,立即從影的口袋中取出了他的手機,撥通了樓竹的電話……

很快,電話就通了.

"總裁,孫然已經殺了,已經拋尸大海,喂了鯊魚,公子中了我的迷煙,現在還在我身邊,風被公子殺了."影爽快地道.

"干的漂亮,影!"

電話那邊,樓竹道.

樓竹的聲音,惹得一旁的樓夜眉頭深鎖.

他的父親,為了沐凡,簡直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呵呵.

掛斷電話後,宙斯迅速起身,進了門.

走到客廳內苟延殘喘的殺手風身邊,他直接拿出了手槍……

"嘭……!!!"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.

子彈毫不留穿透了風的心髒.

"額……"風悶哼,徹底死了過去.

轉身,宙斯又回到了門外孫然與樓夜的身邊.

宙斯狠狠踩著地上的影,道:"記得,別耍花樣,孫然要是有什麼閃失,你的解藥,可就沒了.不要為了那些不重要的人付出你的生命,懂麼?"

完,宙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看著樓夜,道:"你現在就隨影回去.回去之後,就呆在你的別墅,哪里也別去,好好把這出戲演好,孫然,我來保護就行."

樓夜點頭,然後,看著孫然,道:"現在所有的東西,都在你的手里,你要揭開真相也好,要怎麼樣也罷,都隨你,但是我不希望我爸爸因此受到牽連……"

"我知道,樓夜,我有分寸."孫然點頭.

樓夜張開雙臂,緊/緊/抱住了她,道:"那,我們就分頭行動."

"樓夜,等我/做/完該/做的事,我就回倫敦找你……"

"好……"樓夜點頭.

一旁,宙斯靜靜看著這一切,沒有話,深邃的眸子,儼如無底洞一般,讓人看不清里面的緒.

*…*…*…*…*

翌日.

中國V市.

傍晚,夕陽,將整片天空,燃燒成一片火的顏色.

位于V市郊區的墓陵籠著一層淡淡的憂傷.

白珊的墓碑前,孫然流淚跪在那里,輕/撫/著墓碑上的照片,她懺悔道:"媽媽,對不起,都是我的貪/谷欠,嫉妒,將你害成了這樣……"

因為貪谷欠,因為嫉妒,因為虛榮,她幾乎毀掉了自己所有的一切.

一旁,宙斯靜靜站在那里,看著這一切,一不發,夕陽,為他的銀發鍍上/了一層淡淡的橙色.

孫然一直在白珊的墓碑前哭訴了很久.

直到夜色漸濃,她才顫/抖/著起身,擦了擦淚,與宙斯一起離開,來到了涼氏私人醫院.

她想看看她那尚處于植物人狀態中的父親.

涼氏私人醫院門口,宙斯停下了車子,然後與黑超,口罩遮面的孫然一起,來到了孫星的病房外.

推開門,孫然顫/抖/著走進了燈火通明的病房.

看著病Chuang上,那戴著氧氣罩,躺在那里沉沉昏睡著的孫星,她的眼淚,再次決堤.

她在宙斯的攙扶下,蹣跚上前……

"咚……"她直接跪倒在地,抓著孫星的手,道:"爸爸,對不起,我是個罪人."

看著父親這個樣子,孫然感覺自己的心仿佛已經碎成了一片一片.

心底的罪惡感,又加深了幾分.

真的放下之後,她才懂得,曾經的自己,到底有多麼的罪大惡極.

"爸爸,您快點醒過來,好不好?不要再繼續睡著了."孫然哽咽呢喃.

門外,護士的腳步聲響起,宙斯立即抓起孫然,快速抱著她,從窗戶跳了下去……

足尖著地後,孫然依舊處在驚魂未定的狀態.

她看著宙斯,道:"走吧,我們回去.明天,我想先見見喬薇薇……"

宙斯點頭.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上篇:【309】都是太帥惹的禍     下篇:【311】有了媳婦兒忘了娘